【282】太不要脸了!

    说起来,总难免要嫉妒舒小爱。

    老天待她太好,好的令人嫉妒。

    她伸出手,看着手上依旧紧缠的纱布,想着最近虽然幕旭尧天天回来,却不愿意跟她说话,背对着她,不知道如此坚持不离婚,到底是错还是对?

    她也不知道。

    ***

    从幕家出来,便接到了刘家人的电话,刘先生说将公开道歉信已经发到她的邮箱,希望她现在就去公布,也希望她今晚就来303别墅告诉冤魂。

    舒小爱第一次觉得,这是她目前为止难度最大却又这么容易就解决的事情。

    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还是觉得刘家的后人想的通。

    舒小爱还是决定先去接儿子放学,送回家再去警局就是了。

    她到了幼儿园,才知道,钟西徇已经被接走了。

    经过询问才知道是钟老爷子接走的,刚想打电话给钟御琛确认,那边正好打来了电话,确认是钟老爷子接走的,舒小爱这才搭车回到警局。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舒小爱喜笑颜开的看着正在查案的警员们,“阳光大道303别墅这个事情现在就要终结了。”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徐正都难以置信,“小爱,这才两天的时间……”

    舒小爱坐在自己位子上,便打开电脑边说了上午去刘家详谈的事情以及刚才刘先生打电话的事情。

    “小爱姐,好奇这个事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建军站起来,问道。

    舒小爱含笑说道,“我现在正看刘先生给我的邮件,是公开信,里面有原因经过以及代表他的老一辈道歉愧疚的话,等下我整理一下,发给党报以及各大媒体,你看了就知道了。”

    “嗯哪,那你整理,我等下看。”

    舒小爱双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看着邮件的内容,她打电话给媒体,并且将邮件重新邮寄给了媒体记者们。

    半个小时后,局长兴冲冲的从办公室出来,“小爱啊,我真没想到,这么一件事就这么终结了,真的令人相当意外啊,如果当时刘司/令没有为了政权上的争斗无中生有捏造出陷害参谋长的事情来,参谋长一家老少不会一夜之间被处死,那个时候跟我们现在不能比,那时候网络不发达,但上级还是担心丑闻爆出,所以处决的速度比较快,现在看来,真的是令人惋惜。”

    舒小爱神情淡淡的说,“局长,事情终结,我给你写的保证书也该还给我了吧?”

    “那是那是,我现在就给你去拿。”局长转身便冲着办公室走去。

    “最近这两起大案子结案的比较快。”舒小爱看向徐正,“齐文静的案子真是令人咋舌,不过她作为凶手也死了,总的说来,也不费力,只可惜了孩子。”

    “这个女人可悲可怜又可恨。”徐正摇摇头,“一想起秦子臻啊,眼前还是浮现出他的惨死模样,那个女的真的挺狠的,不过车吊出来的时候,她是紧紧地搂着她女儿的,去将她从车里拉出来的时候,愣是没分开她跟她女儿,费了很大功夫,这个女人,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舒小爱若有所思,收拾东西关闭电脑,“爱恨情仇……这四个字,真的让人送死……”

    “你这是要下班?”

    “我先回家吃饭,吃晚饭要去阳光大道303别墅去给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尽早去投胎,不要在人间逗留了。”

    “那你小心点。”

    “没事的。”

    舒小爱回到家,钟御琛已经在餐桌边等着了,她坐在他旁边,“等会吃过饭,我还要去一趟阳光大道。”

    “我看见新闻了。”钟御琛扭过头来,“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你去将小徇接回来。”

    “我陪你一起去阳光大道,然后我们一起去接西徇,怎么样?”她始终不放心。

    “我不想看见你妈,这个事情已经澄清了,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舒小爱实话实说,“不用担心我,吃过饭就过去。”

    见她这么固执,钟御琛也就随她而去,吃过饭,俩人各自行动。

    夏天的天气变化无常,上午还阳光灿烂,到了傍晚乌云挤压的很低,一看就是想下雨的模样。

    维纳斯开车带着舒小爱来到阳光大道,今天算是来这里两次。

    车子停在303别墅门口。

    田老板离开a市的时候说,这套房子他不会再要了,如果里面不干净的东西自行清理了,房子就摆在那里就行,无需管它。

    舒小爱推开车门,然后下了车,提着笔记本站在门口,手轻轻一推大门,便发出一声咯吱的声音,缓缓敞开了。

    院子里郁郁葱葱,青叶花红,古宅耸立在那里,多了几分森冷之气。

    舒小爱刚关上大门,一阵阴风便呼啸而来。

    “太爷爷,我来了,我将这个事情办好了,特此来告知您老人家。”

    她话刚毕,一阵笑声便由远而近逐一扩散开来。

    令人头皮发麻。

    纵然舒小爱见过很多不干净的东西,听者依旧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十米开外现形,在一眨眼已站在了她的面前,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我已经知道了,你可真有本事。”他看起来很开心,依旧穿着军服,两手被在身后,笑眯眯的看着她。

    “太爷爷,不是我有本事,是刘家的后人现年已经六十岁的刘政/委,今天早上打电话让我过去,给我说了很多,听我说完你的事情,他很快便答应了。”

    他抬头望天,“过了这么多年,住进这座宅子的人,那么多,却只有通过你得偿所愿了。”

    “现在是田老板买的这栋别墅,不过,他是h国人,临走前说宅子不要了,以后就放在这里了,不再管了,不过,太爷爷,我倒是还是觉得你们应该离开这个让人触景难过的地方,寻找重生。”

    “是啊,该是时候了,姑娘,你回去吧,我们也该收拾收拾离开上路了。”他冲她一笑,转身一眨眼便是别墅门口,再一眨眼,不见了踪影。

    舒小爱转身出了门,并且关上了大门,这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再凶猛的鬼也有不愿意继续害人的时候,有些人,还不如鬼呢。

    从一开始害怕,再到抗拒,最后到接受,舒小爱真正体会了上天赋予她这双阴阳眼的意义,帮助强大而又无助的另一个世界的子民,鞭策这个世界拥有魔鬼内心的人类。

    “维纳斯,开车吧。”她关上车门。

    “好的,舒小姐。”维纳斯刚行驶不远,便说道,“舒小姐,前面的好像是幕旭尧。”

    她看向前方,发现还真是。

    “那就停一下吧。”舒小爱下车,刚喊出一声‘旭尧’便崴着了脚踝,身子朝前扑去。

    幕旭尧大步上前,抱住了她。

    舒小爱回头一看,她踩到了一块砖头,现在脚踝疼的火/辣/辣的,想是肿了。

    千诗诗领着幕家奕从家门口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俩人抱在一起,她当即变了脸,怒吼一声,“舒小爱,在我们家大门口,你在抱我老公,还要不要脸了!”

    舒小爱赶紧松开幕旭尧,脸上并没有心虚窘迫,“我怎么不要脸了,只不过崴着脚了,旭尧扶我一下,你不要误会。”

    相比较她的自然,幕旭尧则有些不自然,转过头,看着门口的母子俩,“你们先上车。”

    千诗诗就是不上车,“我们跟你一起上车。”

    维纳斯下了车,“舒小爱,怎么样了?”

    “没事,旭尧,你上车吧,我跟维纳斯也不过走这里路过,正好看见你,我们回去了。”她转身慢慢的重新上车。

    幕旭尧眸子暗色不明,“路上小心。”

    目送车子走远。

    “人都没影了,眼睛都舍不得收回来了。”当一个女人嫉妒心发作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理智而言的。

    幕旭尧转身大步朝着车边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千诗诗牵着幕家奕的手紧跟着也上了车。

    没开灯,但昏暗的光线下,千诗诗还是能看清他脸上的情绪。

    她忍着也没说话,直至到千宅。

    跨进院子,幕旭尧跟千父坐在客厅里谈话,母子俩则去了千母的卧室。

    “妈,你都不知道,我快要气死了!”千诗诗第一句话就是严重不满,“刚才来的时候,我和家奕出门便看见那个贱人跟旭尧抱在一起,就在我家大门口啊,真是太不要脸了!”

    千母有点不信,“在你家门口?怎么可能?她智商没那么低啊。”

    “不信你问家奕,他也看见了。”千诗诗碰了碰自己的儿子,“告诉外婆,看见爸爸跟那个坏女人抱在一起了没有?”

    “抱在一起了……”幕家奕嗫嚅的说道。

    “就她一个人在?”

    “没有,还有个司机。”千诗诗冷哼,“她看见我发现了,还找借口说自己崴着脚了。”

    “也许真的是崴着脚了。”千母说道,“前几天我找她了,在茶馆里,她明确的说不可能跟旭尧在一起,她的男人是钟御琛,我也觉得没可能,就算她愿意,那钟御琛愿意?他又不是傻子。”

    ***

    不知道为什么老有人在评论区留言说我断更,我真的一天都没断过啊,看留言说这个的多了,我澄清一下,从来没断过更,我的坑品一向是好的。

    每天凌晨12点后的几分钟更新~非常准时。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