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同归于尽

    她一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刺在了齐文竹的胸口,很准,齐文竹瞪大眼睛,想喊,却被她一把捂住了嘴,刀子抽了出来,热血喷了齐文静一脸,“你不想让姐活,姐也不会让你活的!那么多男人你不要,你偏偏要你姐夫,你是自找的!你先走一步,我立马让他去陪你,我也会陪你的,我们到下面再好好吵。”

    齐文静伸出手合上了她的眼睛。

    终于,挣扎消失,松开手,齐文竹已经消无声息了。

    手中的刀子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

    齐文静看着一动不动的妹妹,眼泪流的更窜更急了。

    她的内心这一刻并没有害怕,只是痛心。

    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妹妹。

    她拿起一件衣服,狠狠的将自己脸上的血给擦掉,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秦子臻的电话。

    “我想见女儿。”

    “我们既然离婚了,就不要再见了。”秦子臻果断拒绝。

    “可是你不是说,以后我想见就能见吗?现在为什么不让我见了?”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她的妈妈了。”

    男人果然薄情。

    齐文静只好说,“秦子臻,让我最后一次见她一面不行吗?我很想她,也很想你。”

    “真的是最后一次?”秦子臻不相信的问道。

    “嗯,你可以现在将我的话录音,作为以后的证据,我最后一次见孩子,以后,我就不再见她了,行吗?子臻,我们在一起将近六年了,让我最后见一面。”齐文静的口气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但此时的她,却面无表情可言。

    “既然你自己主动说是最后一面,那就最后一面吧,什么时候?”

    “现在。”她说了地址,然后放下了电话。

    将那一件婚纱给穿上,依旧很合身。

    却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时候了。

    重新拿起那把带着血的刀子。

    将齐文竹身上的手机翻出来,她放进了自己口袋里。

    拉过被子盖在妹妹身上,她大喊一声,“妈,我和文竹睡觉了。”

    外面传来齐母的应答声,“好。”

    蹲在门边,等了一个小时,外面的齐父齐母才去卧室休息。

    这一个小时内,她将齐文竹手机上的短信和qq聊天记录看了个遍。

    并且编/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定时了时间,收件人是自己的爸妈。

    悄悄出了家门。

    来到和秦子臻约定的地点。

    一个公园里。

    她从后面过去的,来到车前,拉开后面的车门进去,坐在了秦子臻的后面。

    措不及防的吓了秦子臻一跳。

    “妈妈。”女儿的声音让齐文静心里好受了一些。

    “吃过饭了吗?”

    “吃了。”女儿甜甜的回答,“妈妈,爸爸说明天要送我去外国读书,你会跟我一起去吗?”

    齐文静心里怒了,原来他早已做好了打算不让她见。

    还冠冕堂皇的说出以后随时随地都能见的话来。

    她轻声的回答,“不呢,我不去。”

    秦子臻嗅了嗅,“你身上是什么味道,怎么腥气?”

    “今晚文竹回家了,妈从菜市场买了活鱼活鸡,是我宰杀的。”

    “你身子好了?”

    “好了。”她说的时候,肚子上的伤口疼的她一抽一抽的。

    “那就好,好了,女儿见也见了,回去吧,明天她还要早起赶飞机。”秦子臻显然不想在这里跟她多待。

    她握着手上的水果刀,嘴上应着,“好,来宝贝,和妈妈亲一个。”

    起身,身子倾斜到副驾驶位子上,秦子臻本来就在抽烟,一直望着窗外,根本没注意她。

    当后颈处被捅一刀的时候,他想转身,刹那间,又是一刀,他和齐文竹都是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被深中要害。

    惨叫声和女儿的嚎啕大哭声掺和在一起。

    惨叫声不过只一下便没了音息。

    齐文静像是被中了魔一样,不间歇的给了秦子臻20几刀,都是在脖子上,他的脖子已经看不出了原本的模样,人也来不及说话,就去了。

    女儿本来嚎啕大哭,后来被吓傻了。

    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妈……妈……”

    “妈妈……”

    “妈妈对不起你,但是,你要跟妈妈一起走,因为,妈妈不舍得让你以后任由你奶奶摆布,跟妈妈一起走。”她将秦子臻的身子从前面强行拽到后面,然后下车开车出了公园。

    车子开的很快,脑子里浮现出家门前,她看的文竹和秦子臻的聊天记录。

    齐文竹问:你还爱我姐吗?

    秦子臻回答:早已不爱了,要不是对你姐负责,我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齐文竹说:可是我姐还爱你。

    秦子臻回答: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你才是我要爱的人,我真的会对你很好很好,相信我。

    齐文竹说:为了你,我跟我姐以后肯定会撕破脸,我姐也肯定会很恨我,我对不起她,以后我若是生了儿子,你能不能将外甥女给她,她太可怜了,我不忍心看我姐一辈子孤零零一个人。

    齐文静的眼睛里泪花止不住的流。

    旁边的女儿吓得惨哭不止,摇着她的胳膊。

    她却早已失去理智。

    车子冲上桥栏,在过往行人的尖叫声,掉了下去。

    慢慢的蔓延了车顶,沉/沦。

    水将整个车厢淹满,女儿的哭声微弱了起来,看着她挣扎的模样,齐文静搂住她,失去理智的那一刹那,齐文静想,再也不用生儿子了,再也不用难受了,再也不用爱了……

    当舒小爱通过钟御琛的关系,调动了很多机密档案,在一一细看的时候,耳旁传来建军警员的惊呼,“什么?好好,马上赶到。”

    “队长!市郊的大桥发生事故了。”

    徐正站起来,“赶紧组织人员营救,估计来不及了,一起喊上吊车机。”

    “是!”

    舒小爱没在意,一直在自己的位置上,她是吃过晚饭重新归来局里的,准备到九点多就回去。

    等到了九点的时候,徐正回来了,坐在那里,喝了一口茶,便说,“小爱,那个秦子臻是你的前夫对吧?”

    “嗯,是。”她头都没抬。

    “被杀了。”

    “嗯。”舒小爱动作一顿,然后抬头,“嗯?被杀了?谁干的?”

    “直觉是她老婆,现在还不确定。”徐正摇摇头,“刚从那边回来,车子被吊出来了,整个脖子被捅了不知道多少刀,挺惨的,她老婆女儿也在车内,不过,俩人没外伤,法医当场就得出结论,这母女俩可能是溺水。”

    舒小爱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孩子是无辜的……”

    “后面的要慢慢调查,我现在还得马上赶过去。”徐正说完便走了。

    舒小爱收拾了一下,整个人有点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不过,她只是觉得什么事不应该牵扯孩子,大人的命暂且不说,自私的剥夺孩子的生命,也够碎尸万段的了。

    回到锦绣小区,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钟御琛,后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一看他就是活不长的料。”

    “只是可惜孩子了,那么小。”舒小爱坐在沙发上。

    “要吃宵夜吗?”钟御琛靠在沙发后面,搂住她的脖子,亲昵的问。

    “你去煮我就吃。”言下之意,你不煮,就不吃了。

    “好,我去煮宵夜,你先坐在这看会儿电视。”他站直身子,朝着厨房走去。

    舒小爱转过头,正好能看到他系围裙的模样,谁能知道,钟御琛肯为她下厨房。

    拿过遥控器,锁定新闻频道,果然在现场直播秦子臻的新闻。

    镜头里,可看见秦母是嚎啕大哭,秦父也是连连垂泪的镜头,还有齐文静的父母,新闻上面说,齐文静不仅杀了秦子臻,还杀了自己的亲妹妹齐文竹,以及和自己的女儿一起溺死,证据是齐文静动手前给齐母发的短信。

    这条短信证明了一切,被公布了出来,也说明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动机。

    一切真白于天下。

    看完新闻,舒小爱觉得齐文静真的是个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恨的女人。

    不过,她一个女人能得手两条大人的命,只要还是对方没有防备,甚至根本没想到她会想要害自己。

    想起以前她联合秦母给自己下/药,将自己脱光扔进酒店那种行径,意外碰见趾高气扬的模样,跟她的下场相比,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对秦子臻,她更是觉得活该,渣男。

    不是他,另外三条生命不会死。

    主要还是因为他。

    一把将遥控器关掉,她站起来,趴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的男人,情不自禁的说道,“怪不得女人们常说,男人只有三个时候最帅。”

    “哪三个时候?”他侧过头,给她一个笑容。

    “认真工作的时候,认真做饭的时候,还有……认真掏钱的时候。”

    他挽唇一笑,“怎么办,我这三样可都有。”

    舒小爱走进去,主动踮起脚亲了他一下,“我爱你。”

    他转过身,狠狠地啃着她,很少听她说这三个字,突然听见她讲一句,怎么可能不开心。

    这一个吻,时间太长,长的需要他熄火继续,结束的时候,舒小爱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都不正常了,带着难以言说的谷欠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