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凶宅厉鬼

    “阳光大道那里我特别熟悉,因为我师父幕老太太就住在那里,对303别墅我还是有所耳闻,但知情不多,只知道,那是一栋老别墅了,有历史的别墅,以前是一个参谋长的家,相当有钱,装修的也很奢华,参谋长后来被杀了,一家老小,一夜之间全都死了,尸体清理出去后,房子便搁在那里,后来被拍卖了,被国外的一家有钱的少爷看中了,买了下来,后来好像是又转卖了,原来是落在了田先生的手上。”

    舒小爱的声音轻飘飘的,用不太流利的语言说着,最后反问,“田先生,你能听得懂我的话吗?”

    “听的懂,舒小姐是幕老太太的徒弟,我在h国就有所耳闻,敢问,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了?”田老板相当谦逊,这东西,本来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撇开御琛生意不谈,我想给你忠告,我现在看出你的头顶上有一团黑气,对你不太好,现在就算你搬出那个宅子,也会跟着你,我不是危言耸听,也绝对不是胡言乱语,一般,凶宅,卖出的价格很便宜,你买的时候,不太贵吧?”

    田老板一听,吓出了一身冷汗,连连点头,“是很便宜,这么大的一套别墅,我只用了几十万就买到了,相当便宜的很,买的时候听那边的说是因为房子太旧 ,所以才这么便宜的,你所说的那些,我没听说过,网上貌似也没有。”

    舒小爱一笑,“传到网上,你还会买吗?田老板也不必害怕,你现在也对我的话半信半疑,不过我还是想说,你晚上回去,不要回头看,一直到你的卧室,躺在床上睡觉,都不要回头,一定要听我的,好了,现在夜色也很晚了,生意明天再谈,好吗?”

    田老板听她的话,哪儿还敢回去。

    但老婆孩子都在那里,他怎么也不敢不回去,心里也存在着一丝侥幸,万一她为了帮钟御琛忽悠人呢?

    但看她那神态,也不像是忽悠人的,田老板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但仍旧没说什么。

    会议结束,明天再谈。

    钟御琛心情好的不得了,一手牵着舒小爱的手,一手牵着钟西徇的手,出了会议室。

    田老板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心里是多少有点不舒服的。

    他先打个电话给自己的老婆,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通。

    “老婆,你跟孩子睡了吗?”

    里面的声音一切如常,“没有,我们坐在客厅看电视呢,等你回来。”

    “好,我马上就回去。”

    田老板的心情这才好转不少,不至于那么担心了。

    和自己的四个属下出了钟氏集团。

    “你们几个今晚跟我住在一起。”

    四个属下本来就听舒小爱那么说了,心里有点害怕,一一婉转拒绝,但田老板怒视着他们,“怕什么,有我在呢。”

    目光落在他们身上,成了烫手山芋,若是不服从,很可能被炒鱿鱼。

    推脱不过,大家也就默认了。

    车子到了阳光大道的303别墅门前,几个人坐在车里一时间竟然都没下车。

    “别愣着了,都下车!”

    田老板一声发话,谁敢不从,麻溜的下了车,大家跟在田老板后面,一起走向了大门。

    可能是心理作用。

    从踏进大门的时候开始,大家都觉得脖子后面透着一股子凉意。

    但都有意无意的遵守着舒小爱的话,没敢回头,直至走进客厅。

    四个人约定好睡在一个房间,大男人真的还很害怕,壮胆。

    田老板到了客厅赶紧说,“老婆,睡觉了。”

    “好。”田夫人拉着孩子起来,三个人一起上楼梯。

    但是,阴冷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田老板越是走,越是好奇,但还是强忍着,没回头。

    倒是田夫人无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身子当即朝下滚了下去,发出一声渗人的惊叫声,“啊!”

    田老板立即就想抓住她,但是,他回头的那一瞬间,身子也瘫了,仍然是一把捂住了孩子的眼睛。

    拼尽所有的力气再喊自己的几个属下,“给钟总打电话!快点!”

    整个人坐在楼梯上已经不会动了,更别说去管滚下楼梯的老婆了。

    他闭着眼,一动不敢动。

    浑身颤抖,可见吓得不轻。

    楼下面传来田夫人痛苦的呻/吟声,有血从她的头上流出,她躺在那里,被吓傻了。

    几个属下立即知道出了事,拨打给了钟御琛,没有人敢从房间里出来。

    钟御琛跟舒小爱刚到锦绣小区便接到电话又掉头来到阳光大道。

    只是西徇被小a带回庄园。

    两个人到门前的时候,舒小爱不允许钟御琛跟她一起进去,但是,钟御琛不肯,“我是你男人,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进去,再说,你忘了么,一般的小鬼见了我是会跑的。”

    舒小爱神色凝重,“可是,我怕不是一般的小鬼。”

    “我不怕。小爱,我不让你一个人进去。”

    舒小爱见她执意如此,只好说,“好吧,不过,你不要回头看,知道吗?你就一直进去走,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能回头,答应我。”

    “好。”

    舒小爱走在前面,他跟在她的后面,俩人进去了。

    大门没有上锁。

    俩人走到客厅门口,看见一个女人躺在楼梯口,而田老板带着儿子坐在楼梯上,已经不会动了。

    “田老板。”钟御琛沉声喊出了声,田老板这才敢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不干净的东西。

    他连忙下楼,回头喊那几个下属下来,然后抱起昏迷的田夫人就要往外走。

    舒小爱拦住了他,“别走。”

    “为什么?”

    “你出不去。”舒小爱四个字吐出,田老板欲哭无泪,“你要救救我们。”

    舒小爱没说话,环顾四周,这房子阴气重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们进来,想出去岂会是那么容易。

    四个下属下来,倒是还挺稳当。

    舒小爱大喊一声,“各位奶奶爷爷,我是不远处幕老太太的徒弟舒小爱,我们闯进来打扰了你们的清净,是我们不该,求你们放过我们一马,天一亮我们就为爷爷奶奶们烧钱,祭拜你们。”

    她话刚一说完,不知哪个方位便传来一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怪笑,吓得他们几个人尖叫连连,倒是钟御琛,很冷静,站在那里,头都不回。

    舒小爱的脸别提多阴沉了,对方是住在这里很多年的冤死鬼,怨气相当大,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得住。

    她以为,这些鬼不会害人,只会吓吓田老板一家,但是,没想到,出乎了她的意料。

    突然,一道极快几乎来不及查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黑影眨眼便朝着舒小爱冲了过来,她立刻给挡住了,并很快的击退了黑影。

    “先到院子里。”

    她让他们几个出去,而钟御琛则是倒着走。

    “你们几个不能回头。”

    说完便伸出双臂护送大家到了院子里。

    黑压压的云层似乎要掉下来似的。

    大家的心里个个都被压抑的喘不过来气。

    舒小爱知道现在根本出不去,若是要强硬走,不死必重伤。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走出了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只有她能看得到,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一张惨白的脸,却是布满了诡异,冷笑开口,“你就是幕老的徒弟?”

    “是。”

    “那就受死吧,最恨你们这些巫师!”

    舒小爱没想到自报家门成了坏处,军服男人出手狠辣,但是,舒小爱也是用全部的力量来对抗,男人不敌舒小爱,差点被打的魂魄分家。

    她准备趁热打铁继续的时候,又出来一个女人一个男人。

    舒小爱心道坏了,便低声说道,“又出现俩。”

    钟御琛干着急,他是看不见。

    “在哪儿?”

    “朝着我们来了。”

    一个女人突然扭曲了脸,转身就跑。

    “跑了一个,可能是等级太低,估计是看见你的缘故。”

    “也就是说,现在在我们面前的是俩,长什么样?”钟御琛反问。

    “都是生前的样子,幻影,穿着军装,像是打仗那时候的。”

    “帅吗?”

    舒小爱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她哪儿有心思管对面的这些鬼是不是帅。

    “脸白的跟刷了几层墙,什么帅,很丑。”舒小爱的话令对面俩男鬼不满了。

    “大哥,这个娘们竟然说我们丑。”后来的男人愤愤道。

    先来的男人鼻子里发出一声重音,完全不把舒小爱放在眼里,“我一个打不过她,我们一起上,肯定灭了她。”

    “行。”

    舒小爱叱喝一声,“俩男人竟然想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有本事一个一个来!”

    “刚才是谁喊奶奶爷爷来着的,小孙女,爷爷们老了没本事,先吸了你的元气再说!”后来的男人朝着她就来。

    一起跃起,原本军服俊脸的形象顿时烟消云散,只有四个比铜陵还大的眼睛让人看了心思生恐,不敢再看第二眼。

    关键时刻之际,舒小爱脱口而出,“我不仅仅是幕老的徒弟,我还是警察,能伸冤的警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