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小

    “姐夫,还是按照我姐那样吧,就算还是女儿,说明是你的命里无子,认命吧。”

    秦子臻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文竹,我觉得你说的那个方法可行,但是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这样,我们就成乱///lun了是不是?”

    “嗯。”

    秦子臻抓紧她的手,“如果我跟你姐离婚,你再怀孕,是不是就不是了?”

    齐文竹第一个反应便是错愕,紧接着她脸色乍变,“不要,我不想这样。”

    如果他们离婚,的确不是乱//lun了,但是,齐文竹迈不出这一步,因为,这很需要勇气,勇气就是不要姐姐要男人。

    看她被吓住了,秦子臻伸出手,抚住了她的脸,这感觉让齐文竹整个人都僵硬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只要你给我生一个儿子,你就是秦家少奶奶,每天在家跟你姐一样,逛逛街,不需要上班,想做什么做什么,文竹,不是说做的好不如嫁的好吗?你若跟了我,我会对你好的。”

    “姐夫……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齐文竹没想到自己的姐夫这么大胆。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你若实在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好吗?”

    秦子臻启动引擎,开车出了医院。

    最终将车停到了一片小树林里,他再度看向她,“考虑好了吗?”

    齐文竹看着他俊逸的轮廓,“我若跟了你,那我跟我姐就再也没有姐妹情了,我姐会恨我一辈子的。”

    “你姐对你再不错,能跟一个男人对你好比么?你也快三十的人了,文竹,这些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但是,我若怀孕是个女孩……”

    “这样行吗?是个女孩,你愿意再生就继续生,若是不愿意,我给你一千万,让你带着孩子,如何?”

    齐文竹一个月工资几千块,一千万对她而言,一辈子不工作也花不完。

    而且她是个有经验的妇科大夫,怎么怀上男孩,她是有秘方的,只可惜,这些秘方曾经让自己姐姐吃,她嫌苦,吃不下去。

    相比较而言,给姐姐代/孕,如果是男孩,顶多给二三十万营养费,但是如果是女儿,姐姐给不给钱还不一定,孩子是一定不会要,但如果直接给他生孩子,如果是女儿,她就带着一千万带着女儿走,如果是男孩,那她就是秦家少奶奶,怎么算怎么觉得好。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心一横,齐文竹点点头,“我答应你,不过万一我要是怀孕女孩,你不给钱怎么办?”

    秦子臻很大方,“我先给你账户打五百万,行吗?”

    齐文竹顿时就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秦子臻将窗帘统一放下来,将副驾驶座椅也放下来,迫不及待的亲吻她的嘴,这种刺激让他的男性/荷/尔/蒙急剧增加。

    齐文竹也不是青涩小女生,两个人在小树林的车里,亲吻了起来,越过了雷池。

    但是,关键一步,齐文竹还是没答应,因为,他们现在还是姐/夫/小姨/子的关系。

    她还是想等姐夫离婚,这样他们才能在一起,毕竟,这样光明正大,不是超出伦/纲的关系。

    ***

    齐文静在医院病房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俩人回来,她给齐文竹打了很多电话,才将人给催回来。

    “你怎么出去那么长时间,住外面了?”

    “我跟姐夫说了两句话就回去睡觉了,姐,姐夫没回来吗?”齐文竹眉目带春。

    “没有。”刚回答完,齐文静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顿时笑了,“是你姐夫打来的。”

    赶紧接听,原本的笑容渐渐地消失,齐文静整个人僵在了床上,看她神态不对,齐母忙问,“怎么了?”

    “不行!我不答应!”齐文静疯了一般的歇斯底里,她愤怒的挂了电话,然后一气之下将手机给扔了。

    “到底怎么了文静?”齐母追问。

    “妈,他要跟我离婚!”齐文静气的满脸掉泪,“他刚才在医院还好好的,答应让文竹代/孕,为什么一眨眼之间就要跟我离婚!”

    齐母闻言,也是明白了什么。

    “他将这件事告诉了我婆婆,我婆婆坚决让他跟我离婚,妈,我该怎么办?”

    “文静,等你身子养好,再跟你婆婆好好道歉,说这件事。”齐母只好如此说。

    “不行,我现在就去。”她掀开被子,一把拽掉吊针,就要下床。

    齐母赶紧拦着, “你刚动过大手术,不能乱动!”

    但此时的齐文静怎么能控制的住自己。

    最后,在齐文竹齐母齐父的拦住下,重新将她弄上了床。

    躺在那里,她哭的不行。

    可能她永远也想不到,当初介入秦子臻和舒小爱的婚姻,虽然这不是她们离婚的主要原因,但是,齐文静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齐文竹看着自己姐姐难过的样子,心里内疚的不行,但是,想到以后自己生活很好,她就逼迫自己狠了狠心。

    ***

    千母在家一直在闭关,她在努力恢复元气,但没什么大的提高。

    一直在猜那天晚上来的人是谁,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落在了舒小爱身上,虽然没证据,但是,她努力回忆以前见过舒小爱的身形和那天晚上戴面具的身形,发现吻合。

    还有,舒小爱有绝对的理由来找她。

    千母只要一想到她,就恨不得将她咬进嘴里给撕吃了。

    她闭关出来,已经下午四点了。

    她亲自将电话打进了锦绣小区庄园内,要求让舒小爱接电话。

    舒小爱也接听了,听出了她的声音。

    “我们找个时间见见?”

    “你是哪位?”舒小爱来个没认出她的模样。

    “我是千家的主母,舒小姐,我想我们必须出来见见,正式的,如何?”

    “既然千家主母都主动邀请了,我不去是不是显得我很不给面子,好吧,时间地点你定。”舒小爱面无表情,虽然不知道千母打的什么主意,但可以肯定,千母已经认出她来了。

    见她一面又如何,反正她现在想恢复也没那么快,自己现在又高了一级,更不怕她了。

    “好。”千母说出了茶馆的地点和时间,舒小爱应了后便打开衣柜,从里面选出一套大红色的旗袍穿上,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然后让维纳斯开车,送自己去了约定的地点。

    “维纳斯,你在茶馆门口等着,我若是喊你你就立刻进来,我若不喊你,你就别进来,好吗?”

    “没问题,舒小姐。”

    “嗯,进去吧。”她拿着包包,率先带路。

    推开门,舒小爱一眼便落在了千母的身上,一身奢华的派头,一看就是豪门贵太太。

    “千夫人,你好。”

    千母满脸笑容,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一点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你好,舒小姐,请坐。”

    舒小爱坐在她的对面,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弄好的茶水,她当然没那么白痴的去喝,而是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瓶绿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真的很意外,千夫人给打电话找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舒小姐,你我什么身份,就不说了,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比较好,毕竟,拐弯抹角也不是我的风格,你说呢?”千母端起茶杯,也轻轻喝了一小口。

    “是呢,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哪一句说错了,千夫人可不要怪罪。”

    “但说无妨。”

    “我前阵子听到御琛说起过,五年多前,你去精神病院看过我,信誓旦旦的说我没有被下巫术,依你的功力,如何看不出来的,是眼睛当时得了白内障看东西看人模糊不清吗?”

    “那天晚上闯进我千家的人果然是你。”

    “千夫人若是没肯定,也不会给我打电话了,希望我的问话,千夫人能回答于我,五年多前,给我下降头的是你,对吗?”

    千母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你是如何得知的?”

    这一句无疑是承认了,舒小爱本来觉得是她,但没有证据,现在说说,不过是确信一下,没想到,还真的是她。

    “至于如何得知的,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不过,千夫人,你这做派真的不好,打着慈善的旗号,帮助别人做善事,为什么据我了解,你做的事情跟你的做派完全是两回事呢?害我,还想害幕家,心也真是够大的了,不过,很可惜,以后,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一个八级也敢在我十级的面前嚣张,舒小姐,你真是年轻够狂。”千母差一点破了自己的笑功。

    舒小爱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打算跟她好好说话。

    “是呢,我一个八级的照样将一个十级的给打吐血,十级的有什么用呢?”那天晚上,还真的谢谢她,若不是她,舒小爱不可能从八级升到九级,不过,她显然不知道。

    “呵……”舒小爱的话让千母气愤不已,“看你年轻,我是不想跟你计较而已,年轻人,不要这么轻狂,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小,比你高的实在是太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