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宋母低三下四的哀求

    舒小爱凝视着已经止住动作的宋母,“不觉得是报应吗?婚内出车九,打着爱情的旗号跟别的男人生活生女,觉得自己的丈夫和女儿是累赘,见都不想见一面,你配为人妻为人母吗?”

    宋母脸色苍白,嘴唇发抖,“不要再说了!”

    “听不下去了?”舒小爱盯着她,“做都做的出来,听几句就不行了?其实,我有一句话一直想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样才做到这么狠心的,你把我生出来到现在,你跟你的琳琅女儿坐在一起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你也有一个女儿,却因为得不到母爱,很可怜吗?”

    她握紧手,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宋母依旧坐在那里,神色呆滞,很多画面场景在她的脑子里一晃而过,从和舒父结婚,到舒小爱出生,到之后的一年又一年。

    有些事情,做的事情不觉得残忍,但数年后,认真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太不是人。

    宋琳琅和钟御琛订婚的那个晚上,她的那一巴掌,打了舒小爱,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后来的事情,每次听到她的消息,甚至她发疯的消息,自己都没有觉得有多难过。

    对她,自己的确亏欠太多。

    宋母眼中的液体充斥着她的眼眶,手在颤抖。

    “你怎么下床了?”护士走进来。

    “嗯,我想去看看我老公。”她将头转到了一边儿,抬起手擦了擦眼角。

    “今早,钟家派来两个护工,一个已经在照顾你老公了,另一个也要马上过来照顾你,你女儿真的挺不错的,昨天半夜打电话让她过来,她二话不说就来了,陪了你一夜呢。”

    宋母抬头,“真的吗?”

    “真的,怪不得钟御琛喜欢她呢,真的挺好的。”

    宋母穿好鞋,正好护工也进来了,她让护工一起去宋父那边。

    宋父睡了,整个人瘦的不轻,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个人,短短的时间内,瘦成了这般模样。

    她转过身,掏出手机打给宋琳琅,电话仍然在关机,不知道去了哪里。

    实际上,宋琳琅在赵北北幼儿园门口的旅馆住了一夜,自从昨天下午她去接孩子,老师不让她接后,她就想着,将孩子怎么给带走,没了孩子,赵楠还敢嚣张?

    她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

    就是等保姆来送孩子的时候,她趁机带走。

    现在她跟赵楠还没签离婚协议书,谁敢拿她怎么样。

    七点多,她就躲在不远处,等着赵家的车过来。

    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车终于来了。

    四五十岁的保姆牵着赵北北的车下来,朝着幼儿园门口走去。

    宋琳琅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北北。”

    “妈妈!”赵北北几天没见她,欢喜的就要朝着她过来,却被保姆牵制住了。

    “小少爷,你忘记奶奶给你交代的话了?”

    宋琳琅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什么话?我是孩子的妈妈,别说现在我还没离婚呢,就算离婚了,我也是孩子的妈妈!”

    保姆并不忌惮,“是,少奶奶,只是,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少爷现在已经有了交往对象,小少爷也有了妈,不信你问问小少爷。”

    宋琳琅快要气炸了,他们还没离婚,赵楠竟然已经给北北找好了妈,想起在他休息室垃圾桶里看到的避/孕/套,宋琳琅就觉得孩子更得抢过来了!

    “北北,你爸爸真的给你找了后妈吗?”

    赵北北点点头,“是的啊,后妈对我可好了,天天给我做好吃的,还带我去玩,爸爸说,以后她是我妈妈,你不是。”

    宋琳琅努力的扯出一抹苦笑,“是妈妈生的你,你也是外公外婆带大的,你都忘记了吗?现在外公病了,在医院里呢,外婆也在医院,外公快死了,北北,外公虽然对你有点严格,但外公对你的好你都还记得对不对?”

    赵北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外公真的快死了吗?”

    “是,那北北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外公呢。”

    “那北北要去看看。”赵北北回答,“虽然外公外婆没有爷爷奶奶亲,但是既然外公都快死了,我要去看看。”

    保姆急了,“小少爷,幼儿园到了,我们不能到处跑,要上课的。”

    宋琳琅呵斥道,“有什么比看快要死的外公重要?北北要去医院,你管得着吗?看完回来上课难道不行吗?”

    保姆辩解,“可是,夫人交代过的。”

    赵北北摆手,“保姆阿姨,我跟妈妈一起去医院看外公,你跟我们一起。”

    保姆见他们母子就要离开,只好妥协,让司机回去告诉赵母一声,自己便跟在母子俩后面一起前往医院。

    宋琳琅心里有主意,甩掉保姆,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儿。

    趁着赵母没派人来带走孩子,她一定要将保姆给甩掉。

    三个人搭出租车前往了市医院。

    下了车,便朝着住院部前去,保姆紧跟着,不敢有一点怠慢。

    宋琳琅抱着赵北北,那走的是相当快,纵然保姆紧跟着,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跟一个四五十岁的脚步相比,始终有点差距。

    “别走那么快啊。”保姆气喘吁吁。

    宋琳琅并不朝着宋父的病房去,而是走楼梯,一直往上走,住院部本来楼层就高,她不走电梯偏偏走楼梯,硬是将保姆给错开了视线。

    当错开了一楼层的距离时,宋琳琅并没有继续往上走了,反而是进了病房楼道,顺着楼道在另一边的楼道口往下走。

    保姆一直往上走,两只脚都是疼的,累的气喘吁吁,一转眼,找不到母子俩人了。

    着急的她小跑着往上走,但是,没发现人,只好重新到一楼,去一楼大厅询问宋父的病房是几号,重新乘坐电梯上楼。

    此时的宋琳琅抱着赵北北出了医院,凑巧的是,她刚上出租车便通过窗户看见赵家的车停在医院门口,从车上下来七八个保镖。

    她松了一口气,低头哄着儿子。

    没地方去的她,既不能回家,又不能住酒店,更不能离开a市,毕竟爸妈在这里,她再不孝顺也不能直接离开。

    她也没什么朋友,将孩子送幼儿园也不妥,赵家肯定发布照片找孩子,以前就跟舒小爱关系最好,现在找不到帮自己的人,宋琳琅悔青了肠子。

    如果舒小爱现在肯帮她,给她下跪,她都愿意,别说是道歉。

    思来想后,她还是拨通了宋母的电话,简短的说了自己的意思,宋母当然支持她这么干,当听到宋琳琅让她去求舒小爱的时候,宋母也懵了。

    不过现在宋父成了这样,家里也没个主心骨,去哪儿都有可能被赵家找到,她为了孩子,也就答应了。

    保姆一看病房没人,就走了,接着找人,宋母去医务室要来了昨晚给舒小爱打电话的号码,跑到医院的楼顶上打给了她。

    舒小爱此时刚到钟氏楼下,正准备上去,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听到她的话时,觉得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这件事,我建议你们还是跟赵家好好商量,这样不是办法。”

    宋母便说,“现在没办法商量,赵家欺人太甚,将琳琅赶出来了,不允许探视孩子,小爱,妈对不起你,但是,求求你帮琳琅这一次,她也说了,只要你答应帮她这一次,你让她干什么她干什么,都听你的,别说道歉,给你下跪都行。”

    怕舒小爱不答应,宋母接着说,“那孩子是我带大的,我也想孩子,只要你答应,小爱,妈给你下跪,行吗?你让我怎么做都行,我去给你爸道歉,小爱,妈求求你。”

    说到这里,宋母失声痛哭,“我以前是瞎了心,但孩子是我跟琳琅的一切,你就帮我们这一把,成吗?”

    “你对外孙都这么有这么深的感情,为什么对你的亲生女儿视而不见,不闻不问?”舒小爱的心简直是疼极了,“为什么!”

    “是因为我跟你爸的婚姻,我不爱他,间接着……”宋母说出实话,“但是,小爱,妈妈没养你但是妈妈生了你……”

    舒小爱打断她的话,“如果不是因为你生了我,我昨晚压根不会去!我曾经说过吧,总有一天你会跑来求我的,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实现了,我不让你对我道歉,也不让你对我爸道歉,因为我爸现在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你不要去打扰她,这件事归根到底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帮不了。”

    就当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里面传来宋母撕心裂肺的哭声,“小爱,我现在站在医院的楼顶上,你是想让我从这里跳下去对吗?妈从来没向谁低过头,你就帮帮我吧,我现在已经遭到了报应,小爱,我现在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了,你给妈一点希望,先把孩子放到你那里一段时间,求求你了啊!”

    舒小爱深呼吸一口气,“只这一次,下不为例,你让宋琳琅送到锦绣小区v栋楼门口,我让人接。”

    “好。”宋母很激动,这一刻,她感受到的不是别的,是感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