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舒小爱的身子自然往后退,“干什么?”

    冥夜抬起手,将她嘴角的西瓜子拿掉,给她看,“西瓜子弄嘴角了。”

    舒小爱讪讪的触摸自己的嘴角,“是吗?”

    他急速后退,眨眼之间重新坐在对面,舒小爱的神经这才好了不少。

    “冥夜,对不起。”

    “我不爱听这几个字。”他学着她,低头大口吃西瓜,没再说话。

    舒小爱放松了下来,“好,你不爱听,那我以后就不说了,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你知道,我想跟你不仅仅是朋友关系。”

    舒小爱顿住,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先前,我给了他机会,他没有守护好你,以后,换我来守护你,小爱,做一个默默守护你的人太难了,我不愿意那样了,那不是我。”

    舒小爱目光落在桌面上,“可是,你注定要失望。”

    “如果你有下一辈子,小爱,我愿意这辈子狼狈退出,我曾经说过,如果你真的有下一辈子,我会在你投胎的时候就给你安排好,你第一个见到的,认识的,只能是我,那样你会不会爱上我,但是,你没有,我不会逼你做选择,我只会拿出我的心给你看。”

    他不等她说话,便捧着西瓜转瞬不见。

    “冥夜……”

    刚喊出声,便没有了他的踪影。

    舒小爱将剩下的西瓜吃完,然后换了鞋子,出门。

    她想去千宅附近看看,给她的直觉是,千母不是个善茬,自己挡了她的好事,她早晚对付自己。

    但路过市医院的时候,聚集了很多新闻媒体工作者,远远地,她看见,被围着的人像是宋母。

    舒小爱知道什么事,但她不打断插手,这不关她的事情。

    刚转身,便有眼尖的记者瞅见了她,大声嚷嚷道,“舒小爱!”

    大家面面相觑,因为之前钟御琛下达过命令,是不准采访舒小爱的。

    但是,他的意思是不准问她和他的事情,他们现在要问的是别的事情,没问题吧?

    思量了片刻,大家一起朝着舒小爱围了过去。

    舒小爱再想离开已为时已晚。

    “舒小姐,你是宋母的女儿,是宋琳琅同母异父的姐姐,你针对新闻上报道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舒小爱轻笑,“什么报道?抱歉,我还没看新闻。”

    记者不是那么容易就甩掉的,当即简述了一遍赵楠和宋琳琅的婚姻玩完,舒小爱神色淡然,“我跟宋琳琅很久没有联系了,不太清楚她的状况,不过,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别人无权猜测干预,你们也不要太咄咄逼人。”

    舒小爱瞥见宋母一脸憔悴,愁容满面,说了这么一段。

    这段话被认为舒小爱的言下之意让记者放宋琳琅一把。

    但舒小爱不是这么个意思,她跟宋琳琅早已没什么情分了,别说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就算是亲妈,她也早已死了心。

    她的实际意思是,让记者都该干嘛干嘛,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内情,没必要紧追不放。

    但媒体才不管这些,他们就是端的这碗饭,才不管你是生是死。

    “舒小姐,宋母是您的亲生母亲,你们还联系吗?”

    舒小爱不愿意大庭广众之下贬低宋母,纵然他们早已恩断义绝,但是,众人面前贬低对方是很不厚道的做法。

    “不管联系不联系,她都是生我的人,我从来没忘记过,她对我的好与坏,我心里都一直铭记,不敢忘记。”

    宋母站在不远处,听到她的话,心里泛酸,不是滋味。

    这个也是她的女儿,她却从来没有在乎过。

    她趁着媒体都在一边儿,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快步的朝着医院内走去。

    舒小爱看着她的身影,眼睛里尽显冷漠。

    但心却一点点的疼痛,那些被尘封的记忆,让她从来没敢忘记。

    宋母曾经对她和舒父的一切!

    她从来都没想明白过,一个女人到底心得有多狠才能抛弃自己的亲生孩子,所以,宋母现在这个处境,纵然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一点都不可怜这个曾经对自己弃之如敝屐的母亲!

    这个采访镜头,虽然两个问题,但传到媒体上,网友对舒小爱一片大评。

    称之为大气。

    不卑不亢,不做包子,不做圣母。

    做了包子就别怪狗惦记。

    做了圣母就别怪妖魔鬼怪攻击。

    ***

    齐文静带着自己婆婆来妇科的时候,齐文竹还没过来,医院的上班时间是下午二点,现在还差几分钟。

    “我给文竹打个电话。”齐文静看她位置上没人,便开始拨打电话。

    刚拨了号码,门口便出现了齐文竹的身影。

    “姐,我来了。”

    “嗯,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说这话的时候,齐文静很紧张。

    “刚才我来的时候,恰好在门口碰见了一群记者堵在医院门口,主要是采访舒小爱的亲妈呢,还采访了舒小爱什么的,我就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齐文竹笑道,“小咪,你大姐她亲妈都这样了,你大姐还不帮她一把吗?”

    “这就不劳你关心了,她是个成年人,该怎么做,自己会做决定,我不用提醒她。”江小咪头都没抬,一句话给抬回去了。

    齐文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匆匆写了一张单子,没再说什么,带着自己姐姐去彩超室。

    上次来医院检查,看的有些模仿,不确定是男是女,毕竟才三个多月。

    现在四个月了,基本看的清了。

    齐文静十分紧张,这是她的第四个孩子,一定要是个男孩才行。

    “姐,你躺下来。”

    齐文静嗯了一声,躺在那里,撩起自己肚皮上的衣服,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手心里出了一层的汗。

    秦母站在那里,也是分外焦急,心里默默祈祷。

    彩超显示,这一胎还是女儿。

    齐文竹的脸难看的很,躺在那里的齐文静一直注意着妹妹的脸色,原本提心吊胆的心在看到她阴沉的脸色时,无力的也不紧张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难道她命里就没有儿子吗?

    放下仪器,齐文竹拿起至今轻轻地在隆起的腹部擦拭,她看向秦母,准备开口的时候,齐文静喊住了她。

    “文竹。”

    “嗯?”

    “是儿子吧?”

    齐文竹察觉出了齐文静的眼色,一时间语塞。

    “文竹,你姐这胎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

    齐文竹看着自己姐姐的眼色示意,只好说,“男……男孩。”

    秦母当即高兴的反问,“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齐文竹只好点头,“伯母,你先在下面等着,我跟我姐很久没见面了,想单独聊聊。”

    秦母因为开心,所以很欢快的便答应了,“行,我在下面等着文静。

    彩超示里此刻只有做彩超的一位医生在,刚才的情况她也看的一清二楚,万万没想到,齐文竹竟然睁眼说瞎话。

    不过平时关系很好,所以,她也只是当做没看见。

    两姐妹一起出去,朝着医院的楼层走去。

    “姐,你这样,就不怕姐夫和伯父伯母知道吗?”齐文竹担忧道,“早晚会拆穿的。”

    “可是,文竹,如果被她知道还是女孩,她会让你姐夫跟我离婚的,我怎么办?我只能这么做,没事的,我过几天悄悄来堕/胎,到时候就说不小心掉了,我婆婆也没辙,就没有我什么把柄了,顶多骂我一顿。”

    “姐,我真想不明白,你是生育机器吗?俩女孩怎么了,咱爸妈不也就咱们姐妹俩吗?有什么?”

    “咱家能跟秦家相提并论吗?”齐文静反问,“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怎么比?”

    “我看不是档次不档次的问题,是你在姐夫心里的位置问题,姐夫要是视你如命,他妈再怎么说,他也不会跟你离婚的。”她这话说的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接戳到了齐文静的心口上。

    “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他对我一如既往,但就是生孩子的问题上,我怎么就一直怀不上男孩呢!”齐文静咬牙切齿的说。

    “那生男生女又不是女人能决定的,姐夫种的桃种子,还能收获香蕉不成?”

    齐文静附和道,“文竹,是不是你姐夫的问题?”

    “这是肯定的了。”齐文竹叹口气,“姐,你如果再打胎,这已经是打掉的第三个了,到时候子//宫口很薄,对怀孕肯定不好。”

    “你不是告诉我,有个女孩打了12次胎吗?”

    “可是她已经不能生了。”齐文竹劝道,“不如你将这个生下来,就说我诊断错了,女儿就女儿,那怎么了。”

    “我已经想好了,就按照我说的办吧,过几天,我来打胎,你对咱爸妈说一声。”齐文静一脸坚决。

    “好。”

    从楼上下去,秦母主动给齐文静拉开车门,“小心点。”

    这种待遇可是以前没有的,婆婆说话的声音都明显低了很多。

    “跟你妹妹都聊啥了?”

    “没聊什么,说一些闲事,妹妹说孩子胎不是很稳,让我回家补补。”

    秦母一听,当即说,“补,必须得补,回家,我就给你炖好的,好好给我孙子补一补,哎呀,怀了几次,终于怀上了,不容易。”

    齐文静干笑,虽然有点发虚,但是,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