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被赶出家门

    千诗诗一点不知道悔悟,“不要你自以为是,到底谁后悔还不一定呢,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闭嘴!”幕旭尧终于克制不住,看着她,“到现在你还将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检讨,千诗诗,你将巫术用在我身上也就算了,没想到你却要害我们全家,我是引狼入室,才会把你娶回来,这件事没有余地,就这样。”幕旭尧摆手,让人带千诗诗出去。

    千诗诗就这样离开了大家的视线。

    幕母身子坐在沙发上,扶额叹息,“我们幕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能娶到这样的媳妇。”

    “妈,爸现在怎么样了?”

    “仍然昏迷不醒。”

    她刚话毕,便有家仆从卧室里跑出来,“夫人,三少爷,先生醒来了。”

    幕母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激动不已,“那快去看看。”

    几个人齐齐前去,刚去,便见地上有两口黑血,幕父被一个家仆扶着,正在呕吐。

    舒小爱喜笑颜开,“吐出来了,没问题了,伯母,这几天一定要给伯父好好养身子。”

    “真的没事了?”幕母也显然高兴不已。

    “自然。”

    幕母回头,“愣着干什么,赶紧将污血清理清理。”

    她倒了温水过去,“漱漱嘴。”

    幕父接过,喝了一口,然后漱了漱嘴吐进了垃圾桶。

    而后躺在那里,家仆给靠着两个大枕头。

    眯着眼睛的幕父这才开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还问发生了什么事,你真是要把我们都给吓死才好啊。”幕母埋汰道,“晚上你出去干什么去了?”

    幕父回答,“吃过饭我就在院子里走走,没出咱们幕宅,我记得,我明明朝着花园里走,但不知道怎么,就朝着小湖边走去了,不知怎么的,就从上面滚下去的,到了下面的湖边,差一点就掉进去了,正好有路过的家仆,后来就不省人事了。”

    幕母说起这个就咬牙切齿,“这个等会我再给你说。”

    舒小爱见状,拿出三个用绳子挂着的狗牙,说道,“伯母,伯父,还有旭尧,这个我已经处理过了,你们挂在脖子上,一般的小鬼不敢靠近你们的,就算有大鬼靠近,我这边能感应的到,万一你们再觉得有什么不寻常,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觉得,千诗诗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就不给孩子弄了,我觉得千诗诗不会拿孩子怎么样的,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千母也不会那样的,是她的外孙,倒是你们,我比较担心。”

    幕母赶紧接过,“好好,不会善罢甘休那能怎么样,这个家里容不下一个杀人犯。”

    “总而言之,最近你们要小心为上,家里暂时不要招家仆,平时监控也要多看看。”

    “好,伯母记下了。”

    舒小爱点点头,“伯母,我们不是坏人,但是我们也不能任由人欺负,我和御琛先回去了,你们早些休息吧。”

    “好。”幕母和幕旭尧将他们两个人一起送到了门口。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幕母看向自己的儿子,“老三,你该怎么做,不需要妈说了吧,这个女人如此恶毒的心肠,真是被她最初的公众形象给骗了,还闺秀名媛呢,我看就是一坨屎。”

    气的开始语无伦次了起来,“要不是小爱,你爸爸可就……”

    她跺了跺脚,再也说不下去,朝着客厅走去。

    幕旭尧站在那里,脸色冷霜如雪,谁都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有多难过,他一开始和千诗诗结婚,想着会跟他做平常的夫妻,想慢慢的接受她,但是,不料千诗诗却给他下巫术,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一次不够,那几个月几乎都是如此。

    每次将她看成小爱,醒来再一看是她的脸,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特别无助。

    愈来愈烦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再跟她想心平气和的生活下去。

    对儿子,虽然有些疏忽,但他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合格的爸爸,下班跟家奕相处的时间也不少。

    但在她的眼里,显然不够好。

    事情现在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如果他还要跟她继续这无爱的婚姻,是对所有人的不负责。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

    钟御琛看着她沉重的脸色,“事情摆平了,还不高兴?”

    舒小爱摇头,“不,事情没有结束,也许,这才是刚开始而已。”

    钟御琛皱眉,“那千母难道还很厉害不成?”

    “没有真正较量之前,不能低估任何人。”舒小爱打开窗户,将手伸了出去,“我答应了奶奶,会保护幕家,我一定不能食言。”

    雨滴落在她的掌心,冰凉一片。

    路过的霓虹灯辉映在手心里,五彩斑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舒小爱转过头,在他的右脸上亲了一下,“谢谢。”

    钟御琛嗯哼一声,“再亲一个。”

    她继续亲了一下,“行了吗?”

    “没亲着,再来。”

    舒小爱却不来了,“无聊不无聊你。”

    他笑出声来,“不无聊。”

    她也笑了,“小徇睡了吗?”

    “我来的时候上楼了,不知道睡了没有。”

    舒小爱靠在椅背上,“当了妈妈后,感觉很多都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

    “心态,习惯,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比如,以前看到朋友圈里晒恩爱晒孩子的都会觉得够无聊的,但是当了妈妈后,就会觉得,有些东西是遏制不住的,这是每个母亲都会不由自主会做的事情,还有,出门总会第一个担心孩子,只是有些遗憾的是,小徇不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没有看着他成长,这对我来说,是用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珍贵记忆。”

    “你当初要是这么爽快的生孩子,我也不会这么做了。”

    舒小爱侧着身子,看他,“说真的,我很谢谢你,偷偷给我养大了这么一个儿子,你说,我要怎么报答你才好?”

    “我都没要报答,你倒是想自动送上了,好吧,看你如此有诚意,我也不推脱了。”他沉思道,“就罚你这辈子只能在我身边,哪儿也不许去。”

    舒小爱挽住他的胳膊,“好。”

    仅仅是一个眼神的交汇,便足以明白两个人的心意。

    ***

    市医院。

    宋母在这里夜夜守在这里,宋父的手术做了,但成效很不乐观,因为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它地方,纵然做了手术,还是有些不太好。

    宋琳琅白天来,晚上不在这里守夜。

    宋母整个星期下来,便瘦了一大圈,脸色也很不好,不只是她瘦了很多,宋父因为手术没几天,吃不下去饭,更是瘦的不行。

    但看着自己的爱妻更受累,他还是心疼,“打电话让琳琅过来守着。”

    宋母摇摇头,“没事。”

    “给她打电话。”宋父命令着,“让她来陪我一晚上。”

    拗不过他,宋母还是打给了她,“琳琅,睡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妈。”

    “你来医院陪你爸爸一晚上。”

    宋琳琅闻言,说道,“妈,我白天过去就行了,晚上我就不去了吧,医院的晚上怪渗人的。”

    宋母看了一眼宋父,仍旧说道,“你爸想让你来。”

    “妈,我明天过去啊,赵楠喊我,先挂了啊。”宋琳琅将电话挂断,躺在床上,烦躁的说,“这么晚了让我过去。”

    赵楠围着浴巾出来,听见她的声音,便说,“你爸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让你去你就去啊。”

    “现在觉得还是兄妹多好,轮流。”宋琳琅躺下,“我不去,我爸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挺吓人的。”

    赵楠嘴角一抹冷笑,什么也没说,然后并没有上床睡觉,反而穿上衣服。

    “晚上你这是干什么去?”

    赵楠淡淡的反问,“我去哪儿还要向你汇报?”

    宋琳琅心里有点不乐意,“我是你老婆,问问你怎么了,赵楠,昨晚你都没在家,今晚还要出去吗?你……是不是也犯了男人的通病?”

    赵楠懒得搭理她,“十一点回来。”

    然后就出门了。

    宋琳琅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最后,她还是起床,开车来到了医院。

    见到她出现在门口,宋父的眼睛明显一亮,“琳琅。”

    宋母站起来,“不是说不来了吗?”

    “妈,你别回去了,我们一起陪着爸好了。”

    宋母点点头,“行。”

    关上门,宋母躺在里面的冰床上,宋琳琅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爸爸的脸,她有些心疼,“爸今天吃饭了吗?”

    “吃了,很少。”宋母回应,“赵楠自从你爸刚住院的时候来看一次,再也没来了,琳琅,你跟他感情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一直都那样,不咸不淡。”宋琳琅实话实说。

    “唉。”宋母叹息一声,什么也没说。

    半夜,宋父要倒尿袋,宋琳琅捏着鼻子,将尿袋整理了后,突然问道,“妈,我爸手术后无法下床了,这几天他拉过大便吗?”

    “拉过,少。”宋母开,“两天一次,这明天早上,又差不多了。”

    宋琳琅脑补了给自己爸弄擦pi股的场景,不禁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她多想了,有宋母在,怎么也不会让她这么做的,虽然是女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