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他转身大步的就出去了。

    舒小爱一把拉住他,“旭尧,这个我们先放下,你跟我一起先去祠堂,让伯母先留下来帮伯父清理一下卫生。”

    幕母慌忙的应道,“对对对,旭尧,别的事情等会再说,最重要的先去将祠堂的不干净的东西整理出来。”

    幕旭尧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应了一声,和舒小爱一起走了出去。

    幕母看着幕父这模样,心尖上都是疼的,恨死千诗诗了。

    她擦了擦眼泪,喊人进来帮忙将幕父弄到浴室,为他沐浴更衣。

    幕旭尧和舒小爱出来,千诗诗看他们俩人走向门口,便大喊,“你们俩去哪儿!是不是背着我约会!”

    舒小爱懒得搭理她,俩人喊了几个人,一起去了祠堂。

    门口值班的俩人看见她带着幕旭尧来了,吓得不轻。

    “你们俩别害怕,我既然答应你们不会让夫人责怪你们就不会,虽然你们有过失,有错误,但是,诚实的坦白了,那就算了,不过,幕家也留不住你们了。”

    “多谢舒小姐,是我们俩不好,听信了少奶奶的话。”

    “你们走吧。”

    她转头看向别的家仆,“去将门打开。”

    听令于她的人迅速上前,打开了祠堂的大门。

    门刚一打开,一阵冷风便从里面窜了出来,大家面面相觑,不敢向前。

    舒小爱举手,“全部靠后,给我照着灯光。”

    灯光照向里面,舒小爱拿出五张符,伸开放在掌心中,暗中运气,片刻后,凝聚的气全部集中在放符的手掌心内。

    舒小爱嘴里念念有词,瞬间,手里的五张符便犹如利剑一般朝着门里面冲去。

    里面一阵怪异的声响,但很快就没有了。

    她弯腰从自己带来的东西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袋子,里面一看就是液体,就是不知道装的什么。

    她上前几步,在门口,将这些东西倒了出来,众人一看,是红色的,血。

    “这是狗血。”舒小爱解释道,“先封住门口,你们等下站在门口给我照着灯,我一个人进去。”

    幕旭尧担忧,“小爱,我跟你一起进去。”

    “没事,这个才一星期多,没威力,幸好发现的早,时间若是早了的话,就有点难度。”舒小爱起身,将血袋子扔到一边儿,冲他们招了招手,“都过来照着灯。”

    大家都赶紧靠近。

    舒小爱大步走了进去,四下看了看,她转过身,一把从家仆的手中抢过点灯,走到灯光的开关处,将灯光给打开了。

    众人在门口紧挨着身子往里面看,但什么都看不见,舒小爱却打开灯就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一颗人头。

    是刚死不久的。

    她朝着里面走,人头的两个眼珠子猛然睁开,翻滚了几下,朝着舒小爱袭来。

    舒小爱下腹绷紧,浑身置于紫色的光芒中,惊艳了门口人的眼睛。

    只见她犹如跳舞一般,在祠堂的中间出招,没几分钟,便一个紫色的聚光过去,这才站直了身子。

    舒小爱回头,“你们进来。”

    幕旭尧跨步进去,众人看了看,还是不敢进去。

    俩人来到了高桌前,舒小爱拿起香炉,对外面的人说,“里面去准备一个新的香炉来。”

    “明白。”

    她捧着香炉,看着幕旭尧,“我觉得,让伯母也看看和幕家的别人一起看看比较好,还有千诗诗。”

    “按照你说的办。”幕旭尧看着她,眸子亮了不少。

    舒小爱看了他一眼,一起出了祠堂。

    刚到门口,舒小爱这才看见钟御琛站在那里,黑色的西装,不知站了多久。

    她上前,“什么时候来的?”

    “你进去的时候来的。”

    舒小爱转身,说道,“你们两个和好吧,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那么多年的哥们了,不至于,旭尧,你觉得呢?”

    幕旭尧转过脸,“他要同意,我没意见。”

    舒小爱伸出手指戳了戳中御琛,“嗯?”

    “我没拿他当回事,不然,这五年,幕氏早被我打压了,还能任他更高一层楼。”钟御琛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压根没将不相往来当真。

    幕旭尧悻悻道,“多谢你的不打压之恩。”

    “不用啊,只要你以后跟我女人别距离那么近,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舒小爱抿唇一笑,“行啦,一起去客厅。”

    三个人到了客厅,千诗诗等的颇不耐烦,看见她们回来,一个没忍住,便嚷嚷着,“家奕,看看,这就是想给你当妈妈的坏女人。”

    幕家奕奔跑过来,朝着舒小爱,幕旭尧上前几步拦住了他,看向佣人,“带他上楼睡觉。”

    几个佣人一起过来,幕家奕使劲挣脱,边挣脱边大喊,“坏女人!坏女人!”

    钟御琛的脸冷了下来,冷光直接射向了千诗诗,她这才意识到,俩人身后的钟御琛。

    “千诗诗,你串通你妈,给整个幕家下咒,养小鬼在祠堂里,你这是想让幕家人全部都听你的吗?”

    “你别胡说!”千诗诗极力反驳,“我没有!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做的!”

    “证据?”舒小爱捧着香炉走到她一米远的地方,看着她,“这是什么?你三更半夜的去祠堂借着许愿的意思下咒,总共去了两次,除了两个值班的家仆外,还有监控,这还需要证据?你妈是巫师,结合这些,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千诗诗被堵得哑口无言,“舒小爱,你管的太宽了吧?碍着你什么事了?三番五次的来,你说,你是不是对我老公还有情?”

    “情当然有,不过是亲情,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而且,我有男人,这不也来了,再给我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脸给打烂。”

    她话刚说完,幕母便冲了出来,上去便一把抓住了千诗诗的长发,“臭女人,看老娘今天不把你给打死!”

    “嗷!啊!疼死了!”千诗诗尖叫,“家奕啊,你亲妈要被你奶奶给打死了!”

    幕母边打边骂道,“我们幕家到底哪儿对不起你了,你公公哪儿对不住你了,你要这么害我们!离婚!必须离婚!”

    舒小爱上前扶住幕母,“伯母,你别动怒,消消气,她和旭尧的婚姻还是交给旭尧来处理为好。”

    “不行,必须离婚!”幕母不能容忍家里有一个时刻需要防备的杀人凶手。

    千诗诗做这些的本意并不是为了离婚,离开这个家庭,她只是想将他们都踩在脚底下,都听她的。

    但是,现在情况出了意外,她也没想让幕父死,只是想让他瘫在床上不能动,幕母幕旭尧也一样,因为幕父没有兄弟姐妹,那么,也没人来争,公司家里就靠她了,他们还不是乖乖听她的话。

    但她打错如意算盘了。

    不知道舒小爱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舒小爱!”千诗诗头发如同鸡窝似的大喊,“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和旭尧都有孩子了,你就非要让我们离婚你才心里高兴了是吧?我离婚了好给你腾地儿是吧?”

    “放肆!”钟御琛厉色看着她,“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给缝住!”

    千诗诗被吓着了,讪讪然,“我只是说实话。”

    “千诗诗,我不是圣母,也不是软脚虾,要说毁婚……不该说是你自己作出来的结果吗?给我扣黑锅?是我让你害人的?你年纪轻轻,心肠却这么歹毒,你知不知道,你下的咒再过一个星期,死的是谁?你知不知道,你在祠堂养的小鬼是最不容易受控制的,若是被反噬,别说你自己,你妈,你儿子都可能活不成,到现在,还敢给我说都有孩子了,你的所作所为是站在母亲的立场上做的吗?打你耳光都算轻的了,如果伯母伯父旭尧有三长两短,我让你付出同样的下场!”她话毕,手上的香炉瞬间掉在了地上,顿时烟灰肆起。

    舒小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然后蹲下身将灰尘里面的两根骨头拎了起来,缓缓地走向千诗诗,千诗诗想后退,动弹不得。

    舒小爱站在她面前,抬起胳膊肘,将两根骨头在她眼前晃了晃,“告诉大家,这是什么骨头?”

    千诗诗脸色难看,“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就将它挂在你脖子里。”舒小爱重申,“再问你一遍,这是什么骨头!”

    “你明知道还问我!”

    “我知道,可惜大家不知道。”

    “人……人的骨头……”

    闻言,幕母破口大骂,“你……你竟然敢将死人的骨头放进供奉幕家列祖列宗的香炉里!”幕母气的浑身直哆嗦。

    千诗诗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舒小爱看向家仆,“过来将这些清理了,这两根骨头送到火葬场,这些灰不能乱扔,找个坑,埋了,然后倒上一坛子白醋。”

    下人立即照办。

    幕母直接发话,“你们将她送回娘家去。”

    舒小爱喊了一声,“等等。”

    “小爱,怎么了?”

    舒小爱看向千诗诗,“回家告诉你妈,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这话你自己最好也记着,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

    ***

    ps:2群:309265101   3群:397537041  (不要重复加群,重复了也会被踢出来)

    新浪认证微博昵称:安姿莜sharon

    微信群公共号搜索笔名。

    来关注我吧~~~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