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噩梦缠身

    回去的路上,舒小爱一直紧紧的搂着钟西徇,这一刻,她觉得,什么都没有怀里的这个珍贵。

    这一段路,竟比来的时候快了很多,到底是心理上的距离。

    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

    舒小爱将钟西徇哄睡,然后在他的房间窗口和门口贴了符,就算再厉害的人能进来,但一旦踏进符的结节,她是能立刻感受的到的。

    做好这一切,她才放心的退出了房间。

    回到卧室,便见钟御琛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很专注的在看什么。

    “看什么呢?”

    “相册。”

    舒小爱走近一看,伸出手,将相册拿起来,原来,这些都是西徇从出生到现在的照片。

    “你拍照,他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

    “看的出来。”舒小爱嘴角勾起,“这些照片大多不是侧面就是后面。”他的父爱,是隐晦的,不善于让孩子知道的。

    钟御琛声音凉薄,“有些时候,我却没有能力护他周全,更别说你。”

    舒小爱笑出声来,“又不怪你,瞥去巫术,谁有你厉害。”

    钟御琛站起来,一把拥住她,“这是我觉得自己最无能的地方。”

    舒小爱安慰道,“我们刚好互补,不是吗?我会好好努力,好好努力更上一层楼,”

    这话,就像是同患难的妻子,对丈夫的鼓励。

    钟御琛伸出手,捧住她的脸,“谢谢。”

    舒小爱踮起脚尖,抱住他,“你是小徇的爸爸,我是小徇的妈妈,我们应该为了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努力,不管什么原因有了他,就要为他负责。”

    “嗯。”钟御琛倒退,直至到床边,“我们睡觉吧。”

    “好。”

    ***

    夜深深地静谧了下来。

    千家客厅灯光透明,千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千母带着幕家奕去卧室入睡。

    幕旭尧刚踏入家门,和千父打了一个招呼后,便快速的上了门。

    他推开门,卧室里亮着灯,洗手间静悄悄的同样亮着灯。

    幕旭尧靠近洗手间,一把推开了门。

    千诗诗站在那里,局促不安的问道,“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这是幕家,我什么时候还要跟你禀告。”他冷淡的瞥她一眼,转身便走到床边,伸出手将西服给脱掉放在椅子上。

    千诗诗一改往日的针锋相对,回到刚认识幕旭尧的时候状态,“要吃宵夜吗?”

    “不吃。”

    “那茶呢?”

    “不用。”

    千诗诗讪讪然,“旭尧,你我是夫妻,何必处处这样,我想好了,为了家奕,我们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幕旭尧却不愿意,“从你耍阴招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能好好过日子,看见你这张脸,我真的后悔自己最初的决定,我最该宁愿单身,也不应该娶了你。”

    千诗诗心里纵然窝着火气,但是也在忍着,“不应该不也把我娶回来有了家奕吗?你心里有那个女人,我没办法让你忘记,你有就有吧。”

    她的如此反常让幕旭尧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仔细的看着她,然后又将头转过去,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公司的事务繁忙,幕氏公司虽然不能跟钟氏相提并论,但也算中小级别公司了,一个人要管那么多的事情,是劳心劳力的活儿,又要下很多决定,一切都要他亲自定夺。

    千诗诗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买的内/衣,然后去洗了洗澡,穿上躺在了幕旭尧的身旁。

    伸出手故意放在他身上,果不其然,被他直接给甩开了。

    “老公。”千诗诗低喃,“我想要。”

    “准备给我戴绿帽子的人千万不要收手,大把男人等着你。”

    “他们怎么能跟你比呢。”她的手重新企图放在他的后背上。

    幕旭尧腾地坐了起来,冷睨着她,“千诗诗,你够了,不要恶心我。”

    说完起来拎起外套摔门而出。

    千诗诗一个人坐在床上,看了看紧闭的门口,苦涩一笑,忘记不了他的眼神。

    厌恶,一眼都不想多看她。

    她嘴角蔓延一抹冷笑,下床,继续走向洗手间。

    然后将刚烧成灰烬的符用一个小盒子装好,握在掌心里,走了出来。

    穿上一身黑色利索的衣服,她出了门。

    将小盒子揣进口袋里,装作一副若无事时的模样下了楼。

    出了客厅,她走小道前往幕家祠堂。

    有未睡的佣人碰见她,个个不忘记打招呼。

    千诗诗并没有直接去幕家的祠堂,而是去了祠堂附近的一个秋千上坐着,一直坐了二个多小时,此时深夜十一点多了。

    幕家静寂的很。

    她四下看了看,然后走到了祠堂门口,守祠堂的下人看见她颇为意外。

    “少奶奶,你……怎么来了?”

    “是这样的……”千诗诗低声一阵哭泣,“我想来求幕家的列祖列宗保佑我的婚姻可以幸福,我是偷偷来的,就怕被人看见传出去。”

    看她这样,两位下人又觉得她一个人不能做什么,“少奶奶,你可要进去快点出来,最多五分钟。”

    “好,我许个愿就出来。”她顺利的进去了。

    祠堂大的空旷,千诗诗借着灯光站在高桌前,她的眼尾瞟见了门口看着她的下人,拿起香点上,然后起身准备插香的时候,再度看了一眼,发现没人看了,便将小盒子从口袋里拿出来,利索的将里面的灰倒进香炉里,用手指搅了搅,这才将香插上去,前前后后,不过几十秒就完成的事情。

    然后虔诚的跪在那里磕头,一连三个。

    随后匆匆的出来,出来的时候,她拿出一张卡递给他们两个人,“过几天我还要来这里还愿,到时候再度拜托了,这些够你们几个月工资了,还希望你们能保守秘密,我不希望传出去。”

    “少奶奶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说出去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啊,况且人还给钱了,更不能说了。

    “这就好。”

    千诗诗迅速的回去,一路上心情都特别好,晚上睡得也是无梦。

    倒是幕母,这一晚上是噩梦不断。

    她没到天亮便醒了,心慌的不行。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窸窸窣窣的动作将幕父给吵醒了。

    “这么早干什么呢?”

    幕母脱了鞋躺在那里,说道,“晚上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吓死我了啊。”

    “一个梦而已,吓什么?”

    “可是这些噩梦比真实都真实,是不是预兆着什么呀?”

    幕父闷声闷气的说,“我看你真是年纪大了,多想。”

    “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梦?”

    “不想听。”

    幕母也是个犟脾气,“你不想听,我还偏偏想念给你听,我今晚啊,做了很多噩梦,但记忆最深的有两个,第一个,我梦见有人拿着刀在追杀我们幕家人,一直在后面追啊追,看不见后面是男是女,但是,就是觉得那刀光马上就要捅到我们身上啊。”

    说到这里,幕母至今心有余悸,捂住胸口感叹道,“感觉在梦里啊,一直在跑,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说怎么那么能跑,是不是觉得快要被杀死了,所以年轻的潜力都激发出来了?”

    “嗯……”

    幕母接着又说,“这是第一个梦啊,第二个梦啊,梦见我抱着家奕呀,从楼上跳下来了,哎呀,那么高的楼,我怎么会这么想不开想要抱着孙子死……”

    幕父这时转过身,沉声道,“这梦太不吉利了。”

    “就是说啊,我这还睡什么睡啊, 最近没有看恐怖电视,也没看有关这俩个梦的场景啊,怎么无缘无故竟然会做噩梦,太不寻常了。”

    幕父无所谓的说,“就是一个梦,有什么不寻常的,你还记得吗?几年前,我还梦见我被车碰到了呢,这不也是没影儿的事情吗?”

    “说的也是。”幕母心情释然了不少,“梦就是梦。”

    但纵然这么说,她是睡不着了,半躺在那里,悠悠的说道,“他爸,我觉得我的命真是太不好了。”

    “我跟你有区别吗?”

    幕母侧过身子来,“我们生了三个孩子,俩儿子一个闺女,你说,咋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呢!”

    “人各有命。”

    “老大呀,真是……”说起这个大儿子,幕母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将他生成了儿子,他却喜欢男人,不想做生意,喜欢画画,我们当爸妈的能理解,性取向这个,我到现在也没法从心里真正的接受,闺女吧,几年前在国外,学也上了,也工作了,你说你倒是回来啊,家里还有爹妈呢,要不是没几个月打一次电话,真的以为她死在外面了,这老三,肯接手公司,性取向也正常,也在我们身边,但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媳妇。”

    “这媳妇,你跟咱妈当初不也挺赞成的。”幕父开口。

    “若不是小爱身份特殊,哪儿有她什么事啊,是我们家老三没福气。”幕母眼角湿润了起来。

    “好了,儿女自有儿女福,你也别想这想那的,他们的日子,还要他们自己来过。”

    “可我就是心疼啊。”

    幕母蒙上被子,越想越生气,越觉得想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