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果然是母子,心有灵犀

    待钟御琛反应过来,一巴掌将姚涵给推开了。

    身子被弹了出去,摔得她浑身像是被散了似的,疼的她颤抖。

    钟御琛一张脸冷了下来,瞥着她,“我看你还是不知收敛。”

    姚涵辩解,“我已经知道收敛了。”

    她勉强的站起身,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钟御琛握了握手,也跟着走了出去。

    姚涵上了车,心里惴惴不安的心过了好一会儿才安定了下来,天知道,她刚才有多紧张,紧张的浑身都镇定不下来。

    唯恐有个闪失,但是依照现在看来,她将带有童子血的血迹亲在了他脖子里的那块玉上了。

    舒小爱真的会恢复记忆吗?

    姚涵去超市买了吃的喝的,然后将车开到了丰华小区内,如果钟御琛今晚和舒小爱滚床单了,那么,她就会恢复记忆。

    要是这些都做了,她还没有恢复,那么就证明,这是无效的。

    姚涵没敢开车里的灯,戴着望远镜靠在座位上蹲点。

    不仅仅是她在这蹲点,她的后座同样坐着一个女人,便是容姬。

    她也在等消息。

    童子血触碰血玉,是会消耗来自阴间的任何魔化的,舒小爱喝了孟婆汤,便是来自阴间的屏障。

    这是唯一能够让舒小爱恢复记忆的办法。

    就看成不成功了。

    钟御琛从一千零一夜出来,便去了丰华小区。

    因为钟西徇在那里。

    今天舒小爱和警局的人员一起去了乡下,在小宁的坟前烧了纸,做了祭拜。

    舒小爱并没有见到小宁的魂魄,按照她的意思是,小宁在阳间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纵然她是有原因的,但也是违背天条了。

    会魂飞魄散的。

    她没有见到她的魂魄,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不想出现在舒小爱的面前,默默地结束了一切。

    至于为什么说,小宁已经走了,是因为几个人从乡下回来,就有警员告知,许母在监牢里大哭狼嚎,神志已经不清了,嘴里念叨着自己的老公儿子。

    看着让人甚为可怜。

    但是,没用,逝者已逝,该要承受的惩罚,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责任。

    她注定要以杀人罪的罪名被提起公诉,然后宣判死刑,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容不得有一丝改变。

    从警局回来,舒小爱便去幼儿园接了钟西徇回来,并且告知了钟御琛。

    所以,现在钟御琛才会来。

    刚进门,舒小爱便说,“下午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买了很多家具,你干的?”

    他眉目一挑,“你觉得除了我,还有谁这么关切你么?”

    面对他炽热的目光,舒小爱转移了视线,看着房间,也没觉得不妥,“买了也行,反正你也要做沙发,也要看电视,这些家具你都要用。”

    “爸爸,你一个人回去吧,我今天跟姐姐睡。”

    钟御琛落座,“作业写了吗?”

    “还没。”

    钟御琛淡淡的盯着他,“吃过饭了,打算什么时候写,等一会又要睡觉了。”

    钟西徇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看着自己老爹深沉的目光,只好悻悻的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小书包,“现在写。”

    舒小爱看钟御琛的话在儿子面前几乎是百分百管用,坐在钟西徇旁边,“老师留了什么作业?”

    “老师留了语文还有算数,手工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

    舒小爱继续问,“那语文作业是什么呢?”

    “我们老师要自己写一篇新的作文,并且要求自己给自己写出评语,老师说,这篇作文要写寓言类的故事,是一个短而精的内容。”钟西徇拿出铅笔在卷笔刀里削减,笑吟吟的说,“我都想好要写什么了。”

    “什么?”

    “我要写一只被妈妈抛弃的小鸭子跟着一只老母鸡长大的寓言故事。 ”

    舒小爱傻眼了,“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故事?那么,你想用这个故事来说什么呢?”

    钟西徇一本正经的说,“我想说,鸡妈妈将小鸭子抚养长大,不是亲妈妈,却胜似亲妈妈,尽管,代替不了亲妈妈的位置,但是也很厉害。”

    舒小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摸着他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说,“没有亲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当然……”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也有特别的,实在是觉得孩子是累赘,但我想,小徇,你的妈妈永远也不会觉得你是累赘,相反,她的心里一定很自责,因为把你生下来,却没有尽妈妈的责任。”

    钟西徇嘴巴一翘,“她才不会呢,反正我有没有妈妈都过的好好,没有我也不稀罕!”

    舒小爱心头一紧,又说道,“她是爱你的。”

    只是,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

    “爱不爱我怎么知道呀,反正我觉得她不爱我。”

    舒小爱不说话,看他拿着铅笔在本子上写作业,态度很认真。

    “小徇上小班开始,都这么认真吗?”很显然,这话是在问钟御琛。

    “嗯。他做一件事会十分专注,玩的时候也很捣蛋。”钟御琛从小徇的身后,握住了舒小爱的手。

    “只可惜,我错过了他的童年,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她说着,突然一笑,“他专注的样子肯定是像你了。”

    因为她从小就不好好写作业,舒父说,每次老师留的作业,她都没怎么好好完成过,上小学是叫家长叫的最多的一个孩子。

    钟御琛意味深长的回答,“像我倒是像我,有一点像他的妈妈,那鼻子跟她妈妈长得这么像,还有笑的时候,这都是很明显的特征。”

    舒小爱静静地坐在那里,偷瞄了一眼他,“那她妈妈还是不如他爸爸,因为很多地方都跟他爸爸很像。”

    “阿弥陀佛吧,像爸爸的孩子一般都不傻,像妈妈的孩子,智商堪忧。”

    “……”舒小爱冲他怒了努嘴。

    钟西徇放下笔,看向他们两个,“你们能不能安静,我要写作业,都被你们给打扰了,交不上作业,怎么办?”

    舒小爱丢开手站起来,“好好,你好好写,姐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脱掉鞋子,盘坐在沙发上,钟御琛打开冰箱,熟练的给她拿出在冰着的椰子汁,然后又拿出半个西瓜,拿着刀子,坐在她旁边,将西瓜切成一片一片的三角形,放进水果盘里,牙签扎在西瓜上,推在了舒小爱的面前。

    舒小爱伸出手端起椰子汁,顺着吸管喝着,看着她悠闲的姿态,钟御琛会心一笑。

    放下杯子,拿起牙签,扎一片西瓜放进嘴里,“唔,好甜。”

    看他都不吃,她便问道,“你怎么都不爱吃水果。”

    “看着你吃就好了。”

    舒小爱将牙签重新扎了一片,然后递在了他唇边,“喏。”

    他张开嘴,将西瓜吃了,然后点了点头,“这西瓜是不是被蜂蜜给浸泡过了,不然为什么这么甜?”

    舒小爱但笑不语,“现在八点了啊,快开电视,看看有没有特别好看的h剧。”

    电视荧幕打开,钟御琛翘起腿,随意的换着频道,刚换了几个,耳边便传来舒小爱的声音,“停。”

    他顺从的停下,电视里播放着今夏最火的一部h剧,舒小爱赞道,“女主角依旧那么漂亮啊,只是这男主角眼生,不过身材不错……咦……长的也挺耐看。”

    闲淡的嗓音悠悠传来,“有什么耐看的,小眼睛,削了骨头的腮帮子,鼻子还做了,就剩下一张嘴勉强能看。”

    “……”舒小爱不满道,“能做男主角,自然有他的能力,前几天在网上,到处都是讨论这部电视剧的帖子,这男主角恐怕靠着这一部戏,要大红大紫的节奏了。”

    “能做男主角,不一定是男的很有能力,还有可能被富婆养了……这男的老板是女的,你造吗?”

    舒小爱摇摇头,迟疑问道,“真的假的?”

    “嗤……”钟御琛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好整以暇,“也只有脑残粉才会yy。”

    说的让舒小爱看电视剧的心思瞬间没了。

    “那换台吧?”

    钟御琛又拿起遥控器,换到一个综艺节目的频道了。

    “就这个吧。”舒小爱说道,“这期邀请的嘉宾又是h国的团队啊。”

    钟御琛侧过头,看她两眼盯着电视,看的满脸都是笑容,又不开心了。

    “一群整惨的小男生笑起来脸都是僵硬的,画的跟鬼似的眼线也够恶心一把了,为什么长的这么丑还有脑残粉喜欢?”

    又给看的正兴奋的舒小爱一盆子冷水,她睨视着他,“你要是跟美猴王似的拔一根毛就克隆出一个你这样的,我想这些庸脂俗粉不会被女生们看在眼里的,关键是要是满大街都是你也不好,到时候都分不清谁是自家男人了,乱认错,说不定还要做个记号啥的。”

    “……”

    这时,不远处做作业的钟西徇插话了,“姐姐,按照你这么说,那我也有很多爸爸了,太赞了呀,这个爸爸严肃了,我就去找那个爸爸,谁对我不好,我就不当他儿子。”

    “……”

    舒小爱忍俊不禁,心里只想说一句话,果然是母子啊,心有灵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