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多少女人求不来的荣耀

    “原来这么久了。”他的手指摩擦着她的肌肤,“我的身边一直都跟着你,你一直都默默的守在我身边,没有去投胎,委屈你了。”

    她完颜一笑,“跟在主上身旁怎能算委屈,我甘之如饴,多少女人求不来的荣耀。”

    他心里一痛,“若她也像你这般有自知之明,该有多好。”

    说完,他唏嘘一声,“容姬你去投胎吧,我会让你来世投在富贵之家,享尽荣华富贵,再去月老那里给你配一个好老公。”

    容姬脸上一片惨白,“主上,你不要我了?”

    “我还是适合一个人。”他神情寡淡,“下去吧,好好想想。”

    容姬站直身子,盈盈一拜,转身出了他的寝室,但在即将走出冥宫之际,她却没跨出门,而是转身藏匿在幔帐之中,因为衣服颜色十分陪衬,根本看不出里面藏了人。

    崔珏进来,看冥夜坐在冰床上凸显失魂落魄,叹息一声,“主上,如果你实在想要那舒小姐,直接掳来就是,何必为难自己。”

    他缓缓抬头,眸子红的吓人。

    “我们现在已经亲口说了断绝关系了。”

    “说了又如何?主上是忘记了吗?舒小姐在你面前食言了几次,你食言一次又如何?”崔珏不以为意,“自从你认识了舒小姐后,就变得不再像你了。”

    “我不想。”

    “不如,主上您让舒小姐恢复记忆为好,这样她自然会离开钟御琛。”崔珏建议道,“孟婆的孟婆汤,不是只有钟御琛脖子里的血玉配上童子血才能解除的吗?”

    “他那血玉佩戴在脖子里,想要滴上童子血谈何容易?”

    崔珏便迟疑了,“如果主上想做一件事,崔珏觉得没有做不成的,就看你想不想了。”

    “如果她有来生……”冥夜低声说道,“那该多好,我只需要躺着休眠六十年,就能见到她重新投胎的身份,我会在她婴幼儿时期就第一时间陪伴她长大,谁也没有我先来到她身边,可是,她只有这一世,叫我如何想放弃?”

    字字句句如同诛心。

    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容姬的耳朵里,听着他的声音,容姬心如刀绞。

    她深爱着冥夜,一直陪在他身边,从没见过他如此过。

    因为舒小爱,他让自己去投胎。

    自己如此爱他,一直都是他在为自己遮风挡雨,是不是也该到了她献出自己这份心的时候了。

    她脚步缓缓地出了冥宫,身形窈窕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坐在床上思来想去后,容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助冥夜一臂之力,让舒小爱恢复记忆。

    虽然私自去人间参与人间的事情是要魂飞湮灭的,但是,她不后悔。

    ***

    第二天,天气阳光高照。

    钟母将姚涵喊到了家里,说实话,跟钟御琛结婚的这五年内,钟母始终没给过她好脸色,但是,碍于姚涵一直安分守己,她也没为难过姚涵。

    离婚后,这是钟母第一次召见姚涵。

    姚涵来了买了礼物,坐在钟母的对面,轻声喊道,“妈,身材还好吗?”

    钟母闻言,心里不爽快,怎么都离婚了,还要喊妈?

    但想到自己喊她来是有事,她也就不斤斤计较了。

    散漫的应了一声,然后回答,“还好,你知道小二前女友回来了吗?”

    姚涵实话实说,“知道,我还在小徇的幼儿园里见过她。”

    钟母诧异,“她去那里做什么?”

    “因为我和御琛比较忙,她代表我去参加家长会去了。”

    钟母鼻子里发出一声重音,在姚涵面前似乎一点都不掩饰对舒小爱的嗤之以鼻,“还摆上高姿态了。”

    姚涵缄默片刻问道,“不知道妈喊我过来所为何事?”

    钟母嗯哼一声,“你还想跟我们小二复婚吗?”

    姚涵当然想,但她也知道,钟御琛怎么可能答应?

    “御琛恐怕……”

    “他那边我自有主张,我只问你愿不愿意?”

    “我当然愿意。”碍于钟母钟老爷子还不知道孩子的秘密,姚涵又说,“小徇也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但我们离婚后,御琛已经不允许我见孩子了。”

    “再不愿意,也摆脱不了孩子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事实。”钟母说完又继续说,“你可还知道,舒小爱失去记忆了?”

    姚涵摇摇头,“这个……倒是不知道。”

    “他们现在能关系那么好,还不是因为她没了记忆,小徇迟早喊她喊妈妈,你忍心么?”

    姚涵心里顿时想,她不愿意有办法么?

    “纵然不忍心,但是,御琛现在一心扑在她的身上,我也没有办法。”姚涵实话实说。

    “怎么没办法。”钟母急了,“你多殷勤去看看孩子,或者我这几天让小徇留在家里,你带回你娘家几天好好教导教导。”

    姚涵心里想的是,这可不是她提出的,觉得有道理。

    “行。”

    钟母焦躁的心这才安抚了下来,心里思量着,她知道姚涵很聪明,知道自己的意思是什么。

    又聊了一会儿天,姚涵才离开钟家。

    一路上她想到的是,钟母说,她是因为失忆才会跟钟御琛关系好的,如果没失忆,那意思是他们根本不会那么好……

    是因为之前有很多矛盾和痛苦的意思么?

    那如何让她恢复记忆呢?

    姚涵刚到家,便发现自己的笔记本放在那里,是开着的。

    她的笔记本屏幕是上锁的,平时需要输入准确的密码才能进入。

    现在很明显,谁动了她的笔记本。

    因为笔记本有她的一些小秘密,姚涵立刻便去问自己的爸妈,爸妈声称家里没人来。

    她重新回到卧室,刚将笔记本放在腿上,便吓得弹跳了起来。

    笔记本上竟然会自己打字,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打字。

    直至几分钟后,安静了。

    她大着胆子靠近一看,上面写的内容让她大吃一惊。

    上面竟然是关于如何让舒小爱恢复记忆的点子。

    “你……是谁?”

    上面再度打出了几个字:你的前世。

    姚涵吓得五脏六腑都快要停止运作了。

    她吞咽了一口气,然后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上面再度出现回复:因为,你需要我帮你。

    姚涵神经松懈了一些,“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该相信你吗?”

    上面最后出现一串字:你可以不信,但你总要试试,我走了,方法教给你了。

    姚涵紧接着无论怎么喊,电脑屏幕上再也不会出现回复了。

    她将屏幕上的字都牢牢地记在心里。

    然后决定试试,因为并不是特别难。

    但是,刚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恍然若梦,若不是看着上面还停留的字眼,她真的以为只是一个梦。

    不禁扪心自问,“世界上真的有看不见却存在的生命吗?”

    她挎着包赶紧下了楼,坐在姚母旁边,“妈,世界上有鬼么?”

    姚母脱口而说,“哪儿来的鬼,这个世界没有鬼,我这么大岁数了,一次没见过。”

    姚父却道,“要是给你见一次,不得吓死你,不要以为没见过就否定它的存在。”

    姚涵赞同的点点头,“爸爸说的没错。”

    是不是真的,刚才她经历过了,到底准不准,她去做一次不就知道了么?

    如果按照电脑上的点子,让舒小爱恢复了记忆,那就是真的,如果不是,那又如何解释呢?

    姚涵心里乱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这是一次冒险。

    她去拾荒的一个家庭里,给了对方好几万,只为要这个家里幼小的儿子一点点血。

    对方当然愿意。

    姚涵拿着抽出的一点血,然后将血迹倒在了自己的口红上,最后,将口红盖子盖好,给钟御琛打了个电话。

    “什么事?”他的冷漠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

    “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最后一次见你,赏个脸吧。”

    “哪儿?”

    “一千零一夜吧,你哥们的地盘,你放心。”

    “嗯。”

    挂了电话,姚涵便去做准备了。

    她一整天都惶惶不安,到了傍晚,她将带着童子血的口红悄然涂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因为口红的是火焰红的,所以根本看不出什么。

    在一千零一夜的包厢等着他。

    并没有叫酒水,因为知道叫了,他也不会喝,会防备着她。

    过了一会儿,钟御琛终于来了。

    他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外面一身黑色西装,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彰显着衣架子的原始功能。

    “找我到底什么事?”钟御琛开门见山。

    “请坐。”姚涵拍了拍旁边的座位。

    但钟御琛不买账,坐在了她对面。

    姚涵起身便坐在了他旁边,“你不用防备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放心,我来只是想问问你,你什么时候告诉你爸妈孩子的事情。”

    “这不用你来操心了,你别管那么多。”

    “你妈妈今天找我了,说让我管管孩子,我又不能说出这个事情来,对我很困扰。”

    他冷笑,“很困扰不接她的电话就行了。”

    姚涵扬起唇,突然,快很准的吻在了钟御琛脖子里的血玉上,直接将他摁倒在沙发上。

    ***

    ps:继续求月票哦~~妞儿们加油~~~木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