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再也不要让我遇见你

    冥夜作状点点头,“我的话,你从来都没听进去过。”

    “冥夜,我想要温馨的家庭生活。”舒小爱开口,“况且,小徇还是我的亲生儿子,我自己是在没有母爱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我不想要我的儿子跟我一样。”

    他的整张脸当即冷了下来,“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猜出来的。”舒小爱蓦然笑了,“冥夜,钟御琛五年前就很爱我,尽管他娶了别人,那是逼不得已,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生孩子,如果是那样,那还是爱吗?”

    她的笑容在他眼里,成为了一根刺。

    “你就是我心头上的一根刺,拔了难受,不拔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痛我。”冥夜低声说道,“我以为这刺就这么长,不会太痛,谁知道,却一点点的往心里扎,小爱,我爱你。”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舒小爱措手不及。

    “冥夜……你……别开玩笑。”

    “我以为你知道。”他苦笑,此时若再不说,以后还有机会说吗?

    舒小爱讪讪然,她也有过怀疑,但看他有床伴,就不往那方面想了。

    “我不知道。”她回答,“冥夜,对不起。”

    这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冥夜表情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我说过,如果他再以爱的名义伤害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你现在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接下来,你会明白你的痛苦究竟是因为谁。”

    舒小爱张了张口,还未说,冥夜便又继续说,“不要以为你现在修炼了八级,就可以保护自己,小爱,你在山顶上待了五年,全身心的投入到潜修当中,说句难听的,就犹如井底之蛙一样,看不清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

    “可是,我明明知道你说的这些,还想要跟他在一起。”

    “如果,你恢复了记忆,你绝对会后悔现在的决定。”

    “可是,如果我终身不能恢复记忆,也不是很好吗?”

    冥夜瞳孔紧缩,“每一次,你都出尔反尔,你在我眼前还有诚信可言吗?我只是不想全力插手你的事情,如果我想插手你的事情,我就不会让你回到a市,回到他的眼皮子底下,是我太高估你的心,沦陷的太快。”

    舒小爱定晴的看着他,“我想跟他好好走下去,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不会后悔。”

    这一句话,本来对一个爱慕者来说,就极其残忍。

    “做人类多好啊,一碗孟婆汤就忘记了一切,我也想来一碗,但是,对我而言,却无效。”他咧了咧嘴角,继续反问,“你不后悔……那你为什么要来求我给你喝孟婆汤?你不后悔,当时的事情你都忘记了,我对你有哪一点不如他?为什么你的眼睛一直都在他身上,有一点点看到过我吗?”

    舒小爱此时此刻不知道除了‘对不起’之外,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冥夜对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如果没有他,自己什么样子还很难说清楚。

    但恩人是恩人,朋友是朋友,爱人是爱人,不能混为一谈。

    这一点,她十分清楚,也坚定自己的立场。

    况且,她还有小徇。

    她的儿子。

    见她沉默不语,冥夜眼神黯了又黯,没什么情绪可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一直被人用着的抹布,突然被抛弃了。

    没有任何价值了,没有用着的意义了,因为有了新的抹布。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刚想走,舒小爱便也跟着站起来,缓缓地走到了他面前,凝视着他,“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如哥哥一样,冥夜,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能先遇见你,先爱上你,弥补这辈子的遗憾,你是个好男人,却不是我的男人。”

    他眸子清明,“你忘记了么,你没有下辈子。”

    舒小爱幡然醒悟,她主动抱住他,想安慰他,还是想安慰自己,她也说不清楚。

    “你会祝福我的,对吗?”

    “我给你两种选择。”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你是和他断绝关系,跟我在一起,还是跟他在一起,和我断绝关系。”

    他一向爱恨分明,自己想要什么,就努力争取,这有什么错?

    “这样的选择,你知道,我不愿意做选择。”舒小爱辩解,“我们完全可以一直以朋友的姿态见面,说话,处事。”

    “可是,我不愿意做你的朋友,因为我做够了。”

    “是不是,断绝了关系,你和我再见面如陌路,再也不肯和我说话,也不再插手管我的事情。”她抬起头问。

    “是,你是死是活,我不再管。”

    “那我破案去阴间……”

    他冷漠了一分,“不能再随意出入。”

    舒小爱心一惊,“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没有。”

    她缓缓松了手,倒退几步,双膝一软,跪在了他面前,弯腰对着他磕了一个头,“冥夜,谢谢你一直对我的好,我都记得,但是,我不能没有他,我不愿意失去他,也不愿意失去我的儿子。”

    他猩红的眸子顿时湿润了,蒙住了他的视线,再也看不清她的脸。

    “再也不要招惹我,再也不要让我爱上你,再也不要让我遇见你。”

    说完,他的身形便一点点消失在了这里。

    舒小爱没抬头,头一直紧挨着地面,她泣不成声了起来,很想把自己分成两半,一半给钟御琛,一半给他。

    但他不能。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地板泪流成河。

    一直跪到双腿发麻,支撑不住,身子倾歪在那里,缩卷着身子,这么久有他的陪伴,终究失去。

    轻轻地爬起来,掏出手机,拨打了钟御琛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

    “小爱……”

    她紧握着手机一动不动,隐约的抽泣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神经一紧,追问,“怎么了?”

    “以后我就只有你了,你要好好对我负责,要对我好,对小徇好,不能背叛我,不能跟任何女人有ai//昧的行为,一生一世,只能装着我,就算跟我一样失忆了,也要重新爱上我,知道吗?”

    “知道。”这两个字让她沉甸甸的心落了地。

    “你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想要在一起不容易,应该好好珍惜。”

    “我会好好珍惜你,不让你受委屈。”他磁性的声音贯穿她的耳膜。

    舒小爱捂住手机,心里火烧的难受。

    有他这一句话就够了,她应该相信他。

    ***

    崔珏看到冥夜的时候,发现他脸色十分难看。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主上,怎么了?”

    冥夜没说话,直接踏进了冥宫,往里面走。

    崔珏赶紧跟上,将冥宫大门关上。

    “传我的旨意,以后舒小爱不允许她再踏进阴间。”

    崔珏诧异,“主上,你和舒小姐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只是再也不来往了。”

    崔珏更不信了,要说冥夜对舒小爱的心思,他比谁看的都真。

    怎么可能说不来往就不来往了,按照自家主上的心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

    “不信?”冥夜抬眼看他。

    “小的不敢。”崔珏低着头诚惶诚恐。

    冥夜冷淡的说道,“我要什么女人没有,如果这点耐力没有,怎么掌管整个冥界,去把容姬给我喊过来。”

    崔珏叹息一声,“是。”

    他退着出了冥宫,不一会儿,红色的女人翩然而来。

    梳着标准的古装发髻,一张小脸虽白但长的很标致。

    她轻盈的身段轻轻地弯身做了一个礼节,“主上。”

    冥夜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她上前,刚站到他面前,身子便天旋地转的被他抱在了怀里。

    冥夜看着她的脸问,“你喜欢我吗?”

    容姬低眉顺眼娇羞回答,“喜欢。”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上/床,是因为喜欢他吗?”

    容姬回答,“如果那女人不是从事这个行业,基本上都是因为喜欢才会做那事。”

    他的心情突然烦躁了起来,明明知道是这个原因,却还要问。

    “如何让一个喜欢别的男人的女人喜欢自己?”

    容姬咋舌,想了想,“女人比男人还要用情至深,如果非要让她喜欢自己,我想只有两种办法能做的到,不过,都不是好办法。”

    “什么?”

    容姬继续说道,“第一种方法捏准她的软肋,准叫她乖乖就范,第二种方法,如果是主上你,就给她一碗永远不能恢复记忆的孟婆汤,她忘记一切,你就以她夫君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只要主上想用,到处是方法。”

    “孟婆汤,喝了一次,第二次就没有效果了。”冥夜继续说道,“而且,阴间的一切可以屏障消失的东西,并不是彻底失去的,就像是孟婆汤,一般的人重生投胎了,就再也没有可以恢复记忆的机会了,因为失去了缘由,但有的人……”

    例如小爱,是完全可以恢复的。

    容姬看着他的眸子,心神一动,“主上可是在想舒小姐?”

    冥夜没回答她,而是看着她,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容姬,你来我身边多久了?”

    “六百年六十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