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水落石出

    “你都没调查,又如何知道呢?”舒小爱反问,“你说恩人告诉你他会逼死你们,但是,你仅仅凭着前面几次她说的对就断定这一次一定正确,是不是太草率了,并且,他是你唯一的儿子,你亲自那么残忍的杀了他,他才三十二岁。”

    许母突然沉默了,良久,她仍然回答,“我不后悔。”

    舒小爱叹息一声,“你那个恩人究竟是谁,我会亲自揪出来的,希望你还能看得到。”

    她转身出了门口。

    关上门口,舒小爱看向徐正,“好了,她说了,她的恩人她没有见过,出现在她梦里的女人。”

    “这怎么找啊?”小美喊道,“小爱姐,我们这该从哪儿着手?”

    “你们呐,别的都别顾及,全力以赴给我侦查我们市里到底有多少歪门邪道之人,秘密的查,然后查出来将资料交个我,我一一排查,再缩小范围,这样应该不难了。”

    小美仍旧不解,“小爱姐,你说的歪门邪道之人具体是指哪些?”

    “女巫和女法师等等这类的。”

    “明白了。”

    舒小爱另外嘱咐,“尤其是年纪大的女性,年轻的也不能掉以轻心,发现可疑情况立即报告。”

    “好。”

    舒小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将杯子放下,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重新看看小区的监控。

    仔仔细细的查看,的确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地想,最后觉得这么要整垮他们一家的人一定是极其恨他们的,又是个女人,给舒小爱的感觉就是,要么是因为许亮,要么是因为许亮他爹。

    要么是老女人,要么是年轻女人,只有这两个可能性。

    她拎起包站起来就要走。

    “小爱,你干什么去?”

    “我去调查他们一家三口的通话记录。”舒小爱边走边回答。

    到了营业厅,顺利的调出了她们三口的通讯记录,近二年的记录,舒小爱带着回到警局坐在那里慢慢的看。

    并且将频繁出现的手机号码用笔记下来。

    结果发现,一年前有个电话号码有几个月频繁出现在许亮的电话详单里,但是,一年后,却一次也未出现了。

    舒小爱将号码抄了下来。

    隐隐觉得这个号码也许是关键的线索。

    但是她拨打过去,却显示是空号。

    “队长,这个号码我觉得可疑,你向营业厅拨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这个号码是在什么时间注册的。”

    “没问题。”徐正立即去办。

    舒小爱静候了几分钟,徐正这边传来消息,“小爱,这个号码最近三年内被注册了八次,是不同的八个地方,八个身份证号码,我调了出来。”

    舒小爱闻言,有些激动,“太好了,队长,这八个人你排除一下男性。”

    她走到徐正的位置上,看着电脑。

    徐正将其中的三名男性给排除了一下,还剩下五名女性。

    “电话卡在我们市里要用身份证来买,还真的对我们调查案子有极大地帮助。”

    徐正不以为然,“还有很多用一个身份证的,不一定都是真的。”

    “但总归好的多,队长,这五名女性我亲自去排查。”

    “我跟你一起去,局里闲着也是闲着。”

    “行,走。”舒小爱将这几个女人的照片以及地址给打印了出来,拿着资料去找。

    好幸,电话卡是本市的,不是全国各地的,不然,可有得折腾。

    两个人一连找了三个,都没发现异常,舒小爱从她们身上也都没发觉有什么潜修的地方,就此作罢。

    紧接着去第四个。

    第四家的地址在乡下。

    俩人开车跑了两三个小时,到了地方,已经四点多了。

    将车停到村子口,舒小爱拿着照片上前询问,“你好,大娘,请问这位姑娘是你们村子的吗?”

    老太太看了看照片,拍了怕大腿,“这是我孙女啊。”

    舒小爱心中一喜,“你孙女现在在哪儿,我找她有点事。”

    老太太叹息一声,“她死了一年多了。”

    舒小爱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她转头看向徐正,后者的脸色并不比她好多少。

    “怎么死的?”

    “出车祸了,脸都被碾的面目全非了啊,我孙女太可怜了啊。”

    徐正紧接着问道,“怎么没报警?”

    “报啥警啊,是我孙女自己主动撞大车轮子下面的,我也是亲自看见的,这能怪人家啊。”老太太说起来,充满褶皱的眼角湿润了不少。

    “为什么啊?”舒小爱问道,“她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老太太悠悠的回答,“家丑啊,唉,不想多说。”

    见老太太要走啊,舒小爱上前搀扶住她,细心的说,“奶奶,我们是市里来的警察,这是我的工作证,是因为一起案子可能和你孙女有关,奶奶,帮帮我们,您不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细节。”

    老太太仔细看了看工作证,才说,“跟我进屋吧。”

    俩人跟着进去,房子是很老旧的房子,舒小爱四周看了看,问道,“奶奶,平常您跟谁在家 啊?”

    “就我老婆子一个人。”她步履蹒跚的说道,“小宁爸妈在市里做生意,老伴儿也走了,可不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原来是这样,小宁是跟着你长大的吗?”

    “可不是么。”说起这个,老太太看起来很伤心,“我从小把她给拉扯大,她说都不说一声就自己去撞车死掉,你说我心寒不心寒啊。”

    “刚才,我听见你说你也在现场吗?”

    “是,当时啊,小宁刚把我接到市里,我说我不去,她说我整天在乡下呆着,一定要带我去市里住几天,我拗不过她,便答应去了,谁知道,那天啊,我跟她一起去买菜,刚从菜市场出来,她便对我说:奶奶,我去那边看看。就朝着街上冲了过去,当场滚在了大卡车轮子下面,你们不知道,当时,我这老婆子觉得根本没法活了,天晕地旋。”

    舒小爱握住老人的手,“我能理解,太难过了,我听着就很揪心。”

    虽然脸都被碾成了面目全非,但是卡车司机还是送进了医院,谁知道,检查出来小宁肚子里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你看看,我这奶奶当的啊,连她有了孩子都看不出来。”说到此处,老人老泪纵横。

    舒小爱掏出纸巾给她擦拭,“对不起奶奶,让你重新揭开了伤疤。”

    老人摇摇头,“没关系,不是说要帮你们破案吗?”

    “小宁她以前在什么地方工作呢?”

    “在ktv当服/务生。”老人记得清清楚楚,“这是她当时给我说的。”

    “哪个ktv?”

    “好像叫什么来着,对了叫xxxxktv。”

    舒小爱铭记在心,“那奶奶是不知道小宁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自然不知道啊,但孩子已经死了,再追究什么都没用了,我一个老婆子也没能力做什么。”

    “好的,奶奶,你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们,我们帮你。”

    她摇摇头。“什么困难都没有,身体还算健朗,小宁爸爸也经常回来看我,给我买米面,吃穿不愁,只是一个人啊,孤零零的在家里,连个说话的都很少,怀念那丫头在家的日子,她从小陪伴我,如今我这个活了一辈子的老婆子还没走,她倒是先撇下我走了。”

    老人说着说着呜咽了起来。

    “奶奶,别难过,逝者已逝,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去,明天我们可能还会过来,我多陪奶奶说说话可好?”

    “好好。”

    重新踏上归途,舒小爱的心情沉重了不少。

    这个事情已经明朗了起来,最少可以证明,小宁大抵就是许母口中的恩人了。

    她从来没有去过许家,只是给许母托梦,以这样的方式来传递自己的信号。

    怪不得她感染不到一丝有鬼出没的气息。

    回到市区天色已经落了黑。

    他们俩没有回警局,而是趁热打铁去了老人口中的ktv。

    约见了老板,摆明了身份,老板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们。

    果然如他们所料,小宁肚子的孩子就是许亮的,许亮有一次和几个朋友来这里玩,看上了长相清纯的小宁,不知怎么的,俩人就在一起了。

    那段时间,许亮是天天去。

    俩人经常出去过夜不回宿舍。

    后来就发展成居住在一起了。

    据ktv老板说,大概是时间长了,许亮厌倦了小宁,就不怎么来了,小宁觉得不妙,就催他结婚,直接将人给吓得见不着面了。

    最后就找不到许亮了。

    小宁这时候怀孕了。

    天天给许亮打电话。

    电话后来停机。

    出事那天,大家都猜测,小宁之所以撞在了大卡车上,是因为,她看见了许亮的车,跑过去追,没看见大卡车冲过来。

    为了印证ktv老板说的,舒小爱和徐正去印证,找出了那时候路边的监控,发现还真是。

    事情到这里,已经水落石出了。

    许母口中的未卜先知不过是小宁的鬼魂在作怪,包括车祸事件,电梯事件,以及飞机事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