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掩埋的秘密

    *********

    舒小爱愣着了,倒是钟御琛镇定自若,只是脸色沉了下来。

    随即,钟西徇被亲爹给拉进了卧室。

    舒小爱坐在那里,并未动,她相信,钟御琛是有分寸的。

    卧室的门关闭,房间里父子俩大眼瞪小眼。

    钟西徇看钟御琛绷着脸,小脸露出一分忐忑,“爸爸?”

    “你真的喜欢她?”

    “喜欢。”

    “如果她是你妈妈呢?”

    钟西徇小脸错愕,然后坚定地问道,“你要让她成为我后妈?”

    钟御琛认真的看着他,“如果是你亲妈呢?”

    钟西徇怔住,支吾着问,“爸爸,你在开玩笑对吗?”

    “爸爸什么时候给你开过玩笑?”

    钟西徇说不出来话了,嘴巴一撇,愤怒的看着他,“姐姐是我的!”

    “我没说她不是你的,只是形式不一样。”

    钟西徇气的哼哧哼哧,将手上的鲜花砰的摔在了地上,跑了出去。

    钟御琛看着地上的花儿,弯腰捡起来,然后放在了桌子上,也跟着追了出去。

    钟西徇出了门,没有往下面跑,反而是跑了上面。

    舒小爱见她跑出去,也从座位上喊他,但是,当她出去的时候,已经没了钟西徇的身影。

    俩人一上一下去追。

    钟御琛往下跑,舒小爱往上面找。

    当在顶楼看见小小的身影坐在那里时,她松了一口气。

    上前从后面抱住了他小小的身子,“小徇,对不起。”

    “我不要你做我后妈。”

    舒小爱深呼吸一口气,“我不做你后妈,你爸爸跟你开玩笑呢。”

    闻言,钟西徇再三确认,“真的?你没说谎?”

    “当然没有。”舒小爱抚向他的头,“好了,我们下去吧,饺子都要凉了。”

    “嗯!”他奋力的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朝着楼下走去。

    钟御琛找了一圈没见着人,跑去监控那里一看,发现根本没下楼,他也就不那么着急了,刚到门口,便见她们俩从楼上下来。

    他脸色蓦然一沉,“要跳楼?”

    钟西徇显然心情好了回来,哼道,“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我可是坚强着呢。”

    钟御琛淡淡的瞥他一眼,然后转身回了客厅,坐在那里吃饺子。

    这顿午餐接下来吃的还是比较顺利的。

    待吃完,钟西徇乖乖地去卧室午睡。

    客厅里,剩下了俩大人。

    舒小爱开口,“我是他妈妈的事情还是先别告诉他,我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毕竟还是个孩子,慢慢来。”

    钟御琛胳膊放在桌面上,身子半靠在桌面上,向前靠近,轻轻地抵住了她的头。

    “一上午,满脑子都是你,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事实了。”

    舒小爱垂帘,“我还有些不太适应。”

    “我会让你慢慢适应的,别着急,慢慢来。”他的唇往下移动,落在了她的眼睛上,温热一片。

    舒小爱的眼睛在轻颤。

    他的手捧着她的侧脸,加深了这个吻。

    只要轻轻地碰着她,他便犹如着了火一样控制不住。

    舒小爱也不反抗,任由他胡来。

    ……

    下午,舒小爱回到警局。

    就事情的进展展开讨论。

    小美发言,“我和建军调查了他们小区的监控和电梯监控均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员。

    许母基本都是一个人进出,有时候和她老公一起,但从未发现过她有跟第三人一起的镜头。”

    徐正看向另外两个去许亮家周围探访的警员。

    “我们也询问过了,他们一家子经常独来独往,以前还跟邻居见面搭个话,后来见面直接无视了,都不搭理了,因此,邻居亲戚也不知道他们跟谁都过节,一一问过了,都说不了解。”

    舒小爱沉吟一声,“我们也给她做过精神鉴定了,好的很,看来,想要知道内幕,还要从许母的身上知道了,将她安排在一人间牢房,按个监控,我好好观察一下她。”

    “行。”

    半个小时后,建军过来通知她可以去监控室了。

    舒小爱和徐正一起过去,坐在监控室里,放大了画面,以至于连许母脸上的表情都看的清清楚楚。

    她躺在那里,精神看着挺好,很平静。

    “小爱姐,看着挺正常的啊。”建军疑惑,“根本就像是没作案的模样。”

    舒小爱回答,“表面的正常就是最大的异常,我们轮流值班,监督她几天试试。”

    “没问题。”

    小爱闲着没事,坐在那里,一直在观察着她。

    直至坐了几个小时,快要下班的时候,镜头里的许母在喊警员,小美趴在窗口言语了几声,然后跑了过来,“小爱姐,刚才,许母对我说,让她老公今天千万别去海边,会死的。”

    舒小爱吃惊,“那你有没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小美点头,“问了,她说,是她恩人告诉她的。”

    昨夜,她就被带到了派出所的牢房里,一大早送到了精神病院,她是见不到除了警方和医生的其他人的。

    “你再去问问她恩人是什么时候告诉她的。”

    小美点头,小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再次回来,小美气喘吁吁,“她说是昨天凌晨三点。”

    舒小爱眯眼,看向徐正,“队长,我们将她带回来没超过夜里十二点吧?”

    徐正一张脸严肃了起来,点头称道,“没错。”

    舒小爱顿时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

    “她的这个恩人绝对不是人。”她判断,“我可以下定论了,我进去套套她的话,看看我判断的准不准。”

    “行,我们在外面等你。”徐正说道。

    几个人一起站在门口,舒小爱打开门一个人走了进去。

    许母察觉有人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见舒小爱,她没开口。

    倒是舒小爱坐在了她旁边,问道,“还好吗?”

    “好。”

    “我听小美说,昨天凌晨你的恩人看你了,还告诉你不能让你的丈夫去海边是吗?”

    她点点头,“是的。”

    “为什么不能去?”

    “会死的呀。”许母下意识的说道,“你们告诉他了没有?”

    舒小爱开口,“你丈夫今天早上在海边被发现已经死亡。”

    许母并没有悲痛的神色,只是惋惜不因,“早告诉他就好了。”

    “如此看来,你的恩人真的是个神人,太神奇了,伯母,我能问一下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吗?”

    “听声音……是女的。”

    舒小爱皱眉,听声音?

    “你没有见过她吗?”

    “在梦里见过,只是看不见她的脸,声音是女的,准没错。”说着这话的时候,许母一脸崇拜,“以前是我对这些可不信,但自从认识了师父后,我就相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问题啊,你看看,师父告诉我的,全部都应验了吧,我杀了亮亮是对的,要不然过不了多久,我会被他给杀死。”

    “梦里见过?梦里是怎么见的?”

    许母凸显出一抹极其的不耐烦,“一见就见了,这个说不出清楚。”

    “听声音你能听出她有多大年纪吗?”

    许母摇摇头,“听不出来,但是,有一点,恩人说话的时候,末音总会不经意的带一个长长的余音。”

    “她昨晚凌晨找你,除了说了不让你丈夫去海边,还说了别的什么吗?”

    “她说以后不会再来看我了,因为我在监狱里了,是要被行刑的。”

    “我觉得。”舒小爱嘴角微勾,“仅仅凭着这几件事,让你能够对她死心塌地的相信,有些难以置信。”

    似乎是急于证明,许母赶紧说,“恩人之所以是恩人,并非这件事情,还有接二连三的救了我几次命,一次是巧合,两次是缘分,三次就是坚信不疑了。”

    “伯母,我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救命方式?”

    “那我就跟你讲讲好了。”许母开始说,“有一次,她提前对我说,在xx路上靠东边的中间路会发生车祸,让我明天不要走东边,我好奇就去了西边等着,心里想着,没有车祸就说明她在造谣,但是,让我震惊的是,真的在那个地点那个路段发生了车祸,第二次她告诉我在中午十一点整我们小区的电梯会坏,让我那个时间段别出门,我没敢做电梯,结果,真的在十一点电梯坏了,一群人困在电梯里出不来,那个时间段就我一个人发现及时通知了物业,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第三次呢,就是乘坐飞机,同样是恩人提前告知于我,哪一班航班会出事,我就没做,结果不也是吗?对了腊月那次飞机事故不都上新闻了,你应该也知道啊。”

    舒小爱反问,“看起来都很不可思议,但是,你不觉得这些人为的也可以做到吗?她既然可以在你的梦里出现,还有什么做不到的,至于你儿子,我问过你的前儿媳,她说许亮虽然对婚姻不忠,但是,人性并不坏,而且很孝顺你们,你难道没有想过你的儿子为什么性情大变逼得你们老两口卖房子吗?”

    许母摇摇头,“不知道,这还用说,不是吸毒就是赌博了,败光了家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