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突然冒出来个儿子

    钟御琛果然松了手,缓缓离开了她的身体。

    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地上折射出一道长的灰暗影像。

    舒小爱坐起身,整理了自己的心情。

    “钟御琛,我们早就该好好的谈谈了,借今天这次机会,我想告诉你我的决心和想法,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划清界限了,这样的行为很不好,因为我没打算跟你在一起,给你希望是不对的。”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无论我们以前如何相爱,都已经是过去了,既然老天让我忘记你的一切,就说明不希望我跟你继续在一起,曾经因为你带给我的痛苦我也不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我只求你,给我一个安静的生活,带着你的儿子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了,好吗?”

    钟御琛站在那里没出声。

    舒小爱继续说,“我相信,你绝对能听明白我的意思,钟御琛,执着不是死缠烂打,我也很讨厌死缠烂打的方式,这样不会让我更加喜欢,反而觉得很厌烦。”

    “不说以前,你现在真的对我一点点的心动都没有吗?说实话。”

    舒小爱语塞,“你这样的男人注定是让女人觊觎的对象,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但是,对不起,我对你没心动。”

    “你确定没有说谎?”

    “没有。”舒小爱觉得自己心里就算真的有不一样的感觉大抵是因为以前的感情影响,如果她现在很爱他,她自己怎么没感觉到很强烈。

    “假如你现在有了我们共同的孩子,你也不会因此跟我在一起?”

    舒小爱认真的说,“我不会怀上你的孩子,就算怀上了我也会打掉,就算生了下来,我也会尊重自己的感觉。”

    钟御琛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如果她没有失忆,孩子的事情他早就公布于众,因为她的心里是有他的。

    现在,怎么能草率公布?

    用孩子捆绑她,他现在不愿意这么做。

    他没再说一个字,走向卧室。

    熟睡的钟西徇被叫醒,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爸爸,姐姐回来了吗?”

    “穿上鞋,我们回家。”

    钟西徇看他脸色不对,下床穿上鞋,又问,“爸爸,你怎么了?”

    钟御琛牵着他出了卧室,看见舒小爱,钟西徇笑着打招呼,“姐姐,你可回来了,我跟我爸爸……”

    还未说完,钟御琛一声冷意的话让他不禁一颤。

    “闭嘴。”

    钟西徇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怎么了,眼巴巴的看着舒小爱,直至被钟御琛拉出了门外。

    清脆的关门声让舒小爱一怔。

    好了,这下全好了,他再也不会出现她面前了吧?

    她的日子又可以平静了。

    只是,为什么,全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气,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

    她不是应该高兴么?

    她到底怎么了?

    舒小爱慢慢走回卧室,触摸到被窝里的一片温热,眼前浮现小徇刚才望着自己的眼神,心里堵得慌。

    她掏出手机拨打给孙丹丹。

    “睡了吗?”

    “没有,大姐你也没睡吗?”孙丹丹的声音很清明,听不出来一点困意。

    “丹丹,我刚才和钟御琛说明了我的决心,让他以后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了。”

    孙丹丹嗯了一声,“然后大姐你现在心里说不清的感觉对吗?”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你知道吗?刚才小徇跟我打招呼,我没回复他,他被他爸爸就那么拉走了。”

    孙丹丹说道,“大姐,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却不能说,我只想说一句,你觉得钟御琛他爱你吗?把你的实话告诉我。”

    “如果他不爱,不会为我做早餐,也不会这么死乞白赖的总来找我,他那么有钱,没必要放低自己的身段。”

    孙丹丹沉吟一声,“既然你也知道他爱你,既然他那么爱你,有些事情他为什么会做呢,希望大姐你好好冷静的想一想,面对自己的心,有那么难吗?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

    “有些事情?你指的是?”舒小爱心里隐隐有些触动,她不确定孙丹丹和她说的是不是一件事。

    “大姐你这么聪明,我想你一定能想通,其实很显而易见,可能是越是显眼的事情越容易走进死胡同。”

    舒小爱紧握着手机,被孙丹丹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给愈发的清醒了。

    “大姐,你现在把手机挂断,自己坐在那里好好围绕着‘爱’这个字想,他很爱你,很爱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电话挂断。

    她坐在那里,真的很认真的在想。

    孙丹丹究竟想说什么呢?

    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

    仔细的回想孙丹丹的所有话,她觉得孙丹丹口中的有些事情要么指的是钟御琛和姚涵结婚,要么指的是他让姚涵代/孕的事情。

    结婚的事情没什么特别悬念,倒是代/孕的事情。

    孙丹丹是想说,钟御琛既然那么爱自己,为什么还要让别人代/孕孩子呢?

    姚涵之前,他是跟自己在一起的。

    又很爱自己。

    那么,孩子……

    舒小爱浑身僵硬,小徇的亲生母亲难道真的是……自己?

    当时自己和他很相爱,为什么不愿意给他生孩子,还要他找别的女人代/孕?

    难道是自己不会生?

    曾经做过体检,自己身体绝对没问题的。

    还是怕累怕痛怕身体变形?

    仔细想了想,这些对于母爱来说,都不是问题。

    自己是丁克族?

    以前自己还是喜欢小朋友的,从来没有一辈子不要孩子的想法,难道是……因为现在自己拥有阴阳眼,生孩子对自己来说有很大的危险性,自己的奶奶生第一胎的时候,就很险些没过来,生两个姑姑的时候,直接难产身亡,师父也告诉过自己。

    钟御琛知道这个原因,所以才找人代/孕。

    这么一想,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她颤抖着手重新拨打了孙丹丹的电话,很快便接通了。

    “丹丹……既然钟御琛那么爱我,他是不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的,之所以代/孕,是因为孩子是我的,对吗?”

    “大姐,你曾经告诉过我们,你从小就没有母亲疼爱,看到小徇,很心疼,现在还不晚。”

    舒小爱颤抖着手,泪流满面,这个事实让她难以置信,但是,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无法反驳。

    “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明明知道我的底线是不当后妈,他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啊。”

    “大概是不想因为孩子接受他,想你接受他再告诉你,我觉得,大姐你现在知道就好,有些事情,越多人知道,对于小徇来说并非是好事,时机还不成熟。”

    “我明白。”挂了电话,舒小爱是彻底的睡不着了。

    她很激动,很欢喜,也没想到,钟御琛竟然爱自己这么深,不惜用代/孕的行径让他们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之前,她说出的话,一定伤到他了。

    她糟践了他的心。

    舒小爱拨出他的号码,按了下去。

    电话一直通着,却没人接听。

    她拨打了一遍又一遍。

    舒小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现在明白了,不愿意做后妈这个梗一直横在他们之间,当这个梗揭开后,她看的更清楚了。

    为什么,他们之前睡在一起,明明是他不对,她却没生气?

    还吃光他做的早餐。

    次次吻她,她不是没办法解决,只是半推半就。

    为什么?

    如果是别人,就算被他压制着,也会想办法给一耳光吧。

    因为是他吗?

    所以,今晚他问自己有没有对他一点点动心,她的回答是撒谎的。

    自己欺骗了自己。

    如果不是跟孙丹丹打了电话,那么,这个秘密还要多久才能知道?

    她不知道。

    想起第一次见小徇的场景,想起当时的感受,再想起那天晚上,小徇想念妈妈的模样,他小小的身子缩在自己身旁梦呓哭,她的心就揪着难受。

    血缘关系果然连着心。

    钟御琛以前说过的话,处处是漏洞,有迹可寻。

    是她粗枝大叶,一直没往自己身上想。

    这么大个惊喜,让舒小爱整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拨打了钟御琛十几个电话都不接,也不关机,就是不接,是看到的吧。

    她想了想,编辑了一条短信给他,内容是:我现在后悔对你说的话了,能收回来吗?能带小徇回来吗?或者我去找你们。

    但是,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回复。

    舒小爱热切的心情越浇越旺,根本容不得她冷静下来。

    她对他说的有一句话没有错,就算孩子生了下来,她也会尊重自己的感觉。

    现在她没有假装不知道孩子存在的事情,她会去鉴定中心做dna鉴定,孩子如果的的确确是自己的,无论如何,她也要跟孩子在一起,尽自己的全力补偿他流失的母爱。

    舒小爱继续发短信:今晚对你的话不是我的真心话,对不起,你给我个回复。

    焦躁不安的心干着急。

    舒小爱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看他依旧不回复,她只好换鞋准备去锦绣小区,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刚打开门,浑身的血液涌上心头。

    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她的面前,一眼不眨的同样看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