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难受也得憋着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们两个以及你们两个的家人在乎的人想活着的话,就给我管好这张嘴,孩子的事情,烂在心里。”

    江小咪虽然害怕,但是仍然反驳,“大姐是孩子的亲生妈妈,你有什么权利不让人家相认。”

    孙丹丹的眼睛愈来愈红,江小咪心惊胆战,不敢直视她。

    “我是阎王。”四个字撂下,江小咪来不及追问,孙丹丹的身子猛烈激灵了一下,然后逐渐平息。

    “小咪……”

    江小咪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扶住她,“丹姐,我腿软了。”

    “刚才的话……我听见了。”孙丹丹也被吓了个不轻,两个人出了电梯,回到小区外的车子上。

    刚坐上去,孙丹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看江小咪一脸汗,明显被吓得。

    她手伸向后面拿出毛巾递给江小咪,“擦擦。”

    江小咪捂住心口,边擦边肯定的说,“五年半前,给我们邮寄快递的肯定是他。”

    “这还用的说么。”孙丹丹一脸严肃,“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孩子的事情的,估计想知道也不难,但是看他刚才阻止我的行为,不难看出,他不想我们大姐和钟少和好,他想跟我们大姐在一起么?”

    “丹姐,我们真的不说么……”

    “都亲口说阎王了,你还敢说么?分分钟弄死咱俩,这件事先不要声张,钟少自己肯定知道孩子的亲生母亲是谁,看他什么时候表态。”

    江小咪露出担忧之色,“憋在心里真的难受。”

    “难受也得憋着。”孙丹丹看向窗外,“警方来驱散记者了,要不了多久这些记者就会被轰走,刚才,阎王上我的/身,那一刻,真的感觉被鬼上/身了,我们这些普通人拿什么跟这些牛/逼的人抗争。”

    江小咪紧握着双手,“丹姐,我相信,若是真爱,不管最初如何,最终还是会在一起的。”

    孙丹丹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小说看多了吧,生活谁也说不准明天怎样,更别说两个人的命运了,不过,我不觉得钟少会输,现在是谁先占心谁就厉害,更何况,钟少留了那么一手,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估摸着,阎王也是孩子出生后才知道的,不然,他怎么可能让孩子顺利出生。”

    “可惜,大姐现在不知道。”

    孙丹丹打开车门,“下来吧,人走的差不多了。”

    两个人重返舒小爱家。

    “大姐,下面人快走光了。”

    舒小爱也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江小咪转头不经意的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影,正是钟御琛。

    “那啥,我和丹姐先回家了,大姐你好好休息啊。”

    孙丹丹也看见了钟御琛,俩人刚跑上来又要下去,真够折腾的。

    舒小爱将她们送到门口,自然而然的同样没忽视掉高大的身影。

    她看着他,不知说什么。

    钟御琛进来,一把将门给关上了,上前抱住了她,“对不起。”

    舒小爱的鼻间飘来他身上独特的气息,一时间竟然忘了将他推开。

    “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又不是你让我上的媒体头条。”最终,她还是推开他,转身走到桌前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咕咚咕咚喝个精光。

    “但是因为我。”

    舒小爱晃了晃头,“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那么,以后别在出现我面前了,对我对你都好,虽然我光明正大,但是网上那些网络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你能发个声明更好了。”

    钟御琛盯着她的脸,问,“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对,我觉得,以后你将会带给我更多的困扰,现在仅仅是开始。”

    钟御琛笃定道,“我也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会很辛苦,可我不想再对你放手。”

    “你若要这样,那我觉得我找个男朋友比较好。”

    “就算你结婚, 我也不放手。”

    “……”舒小爱看着他,“我究竟有什么好,这么让你念念不忘,还是得不到就不甘心?”

    “在我眼里,你哪儿都好,我不是几年前的我,不会因为不甘心就要这么追一个女人。”钟御琛继续说道,“小爱,和我在一起,好吗?”

    舒小爱冷淡的吐出四个字,“天方夜谭。”

    她大步回到卧室,将门从里面反锁,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边,心乱如麻。

    钟御琛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下着的毛毛细雨,目光如同这漆黑如墨的天气一样。

    坐在椅子上,他掏出手机,拨打了黑衣人的电话。

    压低声音,“有结果了吗?”

    黑衣人那边声称,“少主,这帮媒体们斗着胆子怎么都不说,要不要镇压一下逼问?”

    钟御琛阴鸷着眸子,“告诉他们,如果不主动说出背后是谁指示的,就送他们上西天,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百个人。”

    “是。”

    他挂了电话,静静地坐在那里,冷气扑来,更清醒了。

    舒小爱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最后掀开被子,下了床,打开了门,客厅空无一人,他一定走了。

    她这才重新返回床上安心的睡着。

    这次的门没有上锁,几个小时过去。

    睡梦中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站在了她床边,夜色中凝视着她。

    如果她现在醒来一定会吓到,可惜,她现在已经是熟睡状态了。

    坐在床边,轻轻紧扣住她的手。

    舒小爱虽然在熟睡,但她的睡眠状态纵然在熟睡下也很浅,在他碰到她的手之际,她醒了。

    看他没有别的动作,她便继续装作睡着,从未醒来。

    没想到,他竟然一直握到了清晨,一晚上都没睡。

    掌心的温度终于离开,钟御琛替她掖好被子。

    然后起来出了卧室,舒小爱以为他走了。

    谁知道半小时后,他再次回来了。

    她赶紧闭上眼,感觉到他站在床前,便眯眼去看他在干什么。

    谁知道他弯身在床头柜上写字条。

    侧脸很认真。

    写完就走了。

    门合上,她的眼睛也跟着睁开了,这次他是真的走了吧?

    她坐起来,赤着脚在地板上踏足,轻轻趴在门口,往客厅看,真的走了。

    舒小爱转身走到床头柜前,伸出手拿起字条。

    上面一句话:宝,早餐在厨房,记得吃。

    字后面是一个笑脸。

    舒小爱将字条窝在手心里,然后扔进了抽屉里。

    然后洗漱,安安静静将早餐吃完,直至最后一口,这简单的早餐,被吃进去的不只是肚子,还吃进了她的心。

    他这样的贵公子,能坐在她床前一晚上,紧握着她的手几个小时,完了还做早餐给她吃。

    钟御琛真不是一般人。

    真的这么爱自己吗?

    “小爱。”舒小爱猛然抬头,不知什么时候,对面坐了一个人,冥夜。

    “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他看着她,说道,“我在b市给你购置了房,你过去吧。”

    这是通知,不是商量。

    “我的工作在这里,家人也在这个市里。”她不想走。

    “你是特殊警官,向上级提出想要去别的市区,一样会放你去,至于家人,可以一起过去。”他看着她,“a市已经影响到你的生活了。”

    “b市就不影响吗?我又不是小三,还怕说。”她的意思很明显,不愿意过去。

    冥夜看着她,“是因为钟御琛才不愿意过去吗?”

    舒小爱一笑,“可能么?”

    “不可能么?”冥夜凉凉的说,“我看你是又想将自己陷进泥潭里出不来的趋势。”

    “你也知道……我们以前的事情?”

    “当然知道,因为,孟婆汤是我给你端的。”

    舒小爱终于清楚了自己失忆的原因,“你给我端的?我愿意吗?”

    “开始不愿意,后来愿意了,孟婆汤里加了青春永驻的东西,你不觉得你的脸和你的身体都没变化吗?”

    “冥夜,我为什么要喝这种选择忘记的东西?”

    他一针见血,“因为,你太痛苦了。”

    “因为什么太痛苦了?”

    “因为钟御琛,因为他让你太痛苦了,我原本以为,你忘记了有关他的一切,就算他找你,你也不会跟他有交集,我失算了。”他细细斟酌,“我就不该让你重新回到a市来。”

    舒小爱心口一紧,“你后悔了吗?”

    “我后悔了。”他一字一句的说,“我说过,以后,不会再让他伤害你,我就说话算话,杜绝他接近你是最好的办法,我希望你自己能把持自己,因为,如果你继续朝他倾斜,我就出面清理他了。”

    说完,冥夜便走。

    因为门铃响了。

    舒小爱打开门,门口站着的竟然是龙晓晨。

    “你,还好吗?”

    “还好啊,该吃吃该喝喝。”

    看她状态还不错,龙晓晨冷嗤一声,“好一会儿前,我看见他从你这里出来,你就不能有一点矜持么?”

    舒小爱笑容可掬调侃,“看来,你站在楼道口一定不低于半个小时啊。”

    “……”龙晓晨开口,“不要搬家。”

    经过这样的事情后,她百分之九十会搬家。

    “谁说我要搬家了?”

    “我以为你会搬走。”他看了看别处,“为了安全,最近也不要出小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