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当然是因为你

    舒小爱听完,心里一直被怀疑的定论逐渐清晰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她精神很不正常?精神分裂症或者抑郁症?”

    “就看你怎么理解了。”他吃了两个小包子便起来走了,舒小爱将包子打包起来,随后追上他,“两个小包子能吃饱吗?再多吃一点,我不问关于她的事情了。”

    他的脸这才好转不少,年轻气盛的男生总是心高气傲,两个人走着,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吃了几个后,龙晓晨才问,“你来我们学校当老师,是因为我吗?”

    舒小爱歪头,笑眯眯的说道,“当然是因为你了。”

    不是为了李想的案子,她干什么闲着没事要当老师,又没有工资。

    “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舒小爱顿时短路了,想到他之前说的自己要追他,觉得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她尴尬道,“你可以继续无视我,我知道你觉得我很烦。”

    他脚步微顿,看了看她的脸,没再说什么。

    学校上了一节课后,她便匆匆赶到警局,调取了李想死之前,有她的所有监控,包括很久以前的。

    当看到她一个人在校园的长椅上嘴里念念有词,就像旁边坐了人一样,最明显的是,有一个晚上的监控,她在大街上像是跟谁吵架一样,动作伴随着哭的动作,让人看到了另一个不同的她。

    和队长商量过后,舒小爱便请来了最权威的精神科医生。

    “舒小姐?”

    “嗯?你认识我吗?”

    精神科医生摇摇头,“不认识,看你的警牌。”

    舒小爱笑着嗯了一声,然后请他看了监控,看后,医生直接断定道,“这是精神幻视的典型症状,让她产生幻觉的那个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真的存在这个人,另一种则是根本没有这个人,完全是她虚构出来的。”

    舒小爱了解了后,点点头,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把玩着笔。

    “那这个案子已经得出结论了,李想当时肯定是处于生病状态,才会导致她坠/楼死亡。”徐正说道,“这些监控就是充分的证据。”

    “我今晚再去见她一面。”舒小爱出了警局,心里突然很烦躁,如果李想不是跟自己一样能看见鬼,那她百分百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在她身上,舒小爱并未看到有被下巫术的迹象。

    心理癌症真的也很可怕,每年死于抑郁症精神出问题的人越来越多。

    每个人或多或少会心情不好,这是人之常情,但如果这些负面的情绪一直困扰自己,给心理造成很大的负担,整个人就会对生活失去信心,更别说爱别人。

    心情不好的事情若想想那些比自己更悲惨的人,那些缺胳膊少腿没手没脚的人,你还会觉得自己不幸吗?

    相比较那些人,你的问题还是问题吗?

    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那么多人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却不实行?

    舒小爱觉得,人有时候应该好好冷静的想想自己最大的烦恼根源是哪里,是贪欲,是不甘心不平衡,还是自命不凡,或许还是别的原因。

    李想的案子已经差不多板上钉钉了,如果是自杀,那么警方也不必移交给检方,直接宣布结果就成了。

    舒小爱闲来无事,顺着路便走到了市医院。

    她步履缓慢,有些散步的意味。

    顺着路走进门诊部。

    她刚进电梯,随即进来的两个人让她挑了挑眉,a市真是地方小,随随便便就能碰见故人。

    进来的不是别人,是秦母和齐文静,齐文静旁边跟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女孩子,长得跟秦子臻几分相像,一看便知道是她和秦子臻的大女儿。

    “舒小爱!”秦母满脸惊愕,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不是疯了么?”

    舒小爱冲她一笑,“我疯没疯,你比我还清楚呢。”

    她转过头按了电梯数字键,静静地等着电梯往上升。

    齐文静冷笑,“这脸不知道打多少美容针才成这样子,没少花钱吧。”

    舒小爱抿唇一笑,“我脸又不僵硬,打美容针?只有长得不好看的才会打吧,比如你,只是,很可惜,美容针也没让你变漂亮,越来越老了,跟四十岁的大妈似的。”

    “你!”齐文静被她呛住,只能干瞪眼。

    电梯门叮的打开,舒小爱出了电梯门直接朝着妇科走去,齐文静婆媳也带着孩子出来,因为她又怀孕了,在连续打胎都是女儿后,这是她的第四胎孩子。

    今天坐诊的是江小咪和齐文竹,鸿塘闲来无事坐在小咪旁边,看见她来,立刻起来,“坐。”

    舒小爱坐在小咪里面,说道,“我新租的小区你还没去过,今晚喊上丹丹,我们聚餐怎么样?”

    江小咪眼睛一亮,“真的?在你家?”

    “嗯,我们一起做,有时间吗?”

    “当然有了。”江小咪喜笑颜开,“大姐,都说不让你租房子住了,丹姐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过,既然租了,我们不去看看怎么行,碗筷凳子够吗?”

    “椅子不够,我等会回去再买几把,桌子不小,够。”

    看她们这么说,鸿塘忍不住问,“我能去参加吗?”

    江小咪回头,“女人们的聚会,你个大老爷们搀和什么,别去了。”

    舒小爱碰了碰她,“他要来为什么不要人家来。”

    说完,看向鸿塘,“一起来吧。”

    “那行,我就不客气了。”

    齐文静和秦母领着孩子进来,齐文竹见状,喊了一声,“姐。”

    “嗯,我来做检查。”

    齐文竹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走吧,我带你去做检查。”

    几个人齐齐出了门。

    舒小爱问道,“她们姐妹俩长得还真像。”

    江小咪低声说,“这个女人打过两次胎了,都是四五个月做掉的,怀的是女儿,听说婆婆想要孙子,就让她一直生,这次看样子也是来看b超的,肚子三个多月,检查的能准吗?”

    “她婆婆 想当年还是我婆婆的时候,那真是豪门阔太作风,往事不堪回首。”她笑,“不过还好,离婚了,他们一家,也就秦父还好。”

    “这个女人一张小三脸,不过和秦子臻结婚,看样子过的也不怎么样嘛,长了一脸的雀斑。”江小咪说道,“你没看她走路那个架子,像不像骄傲的小母鸡?”

    “噗……”鸿塘忍俊不禁,用手戳戳江小咪的脑袋,“就你毒舌。”

    小咪哼道,“看管她妹妹那个德行了,一开始亏我还对她很尊敬,见了她都主动打招呼,又是鞠躬啥的,没想到她在背后说我跟个傻子似的,好嘛,那我也用不着对她客气。”

    舒小爱奋力点头,“咱们不是圣母,谁不搭理咱们,咱们也不搭理她,谁对我们冷嘲热讽,咱们也不能吃亏,这样,我先回去准备准备,等你们晚上来,一切准备ok。”

    “好。”

    舒小爱回家,顺道买了椅子让人送回去,然后去超市又买了几样新鲜的菜类,外加红酒饮料还有牛奶。

    准备就绪的她躺在床上,睡个午觉养精蓄锐。

    ***

    钟御琛离婚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虽然禁止评论,网上更是不允许搜几个名字关键词,但还是成为私下大家议论的对象。

    当钟母和钟老爷子得知付给姚涵高达十一亿元的瞻养费,差点气死。

    钟母怒气冲冲的拿着包开车来到了钟氏办公大楼。

    直接冲到了钟御琛的办公室。

    一把推开门,砰的关上门,“我问你,你真的给姚涵十一亿?”

    “嗯……”

    “钟御琛!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一般的瞻养费一千万就够了,你给她那么多钱,有多少钱被你败不光?”

    钟御琛抬眼,“妈,这就是你跟我爸替我找老婆的代价,如果你们继续找,下一次我就给二十亿,再找三十亿……以此类推……”

    “你……”钟母扶住自己的头,急火攻心。

    “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这件事已经了结了,你儿子我现在恢复了单身汉的身份,而且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估计更没人想嫁给我了。”

    钟母缓缓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小二,就算她生了小徇,也跟你结婚五年,但是你怎么就这么傻给了她这么多钱,将她的肉伦成斤来卖看看值不值十一亿。”

    “妈,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他纠正,“以后,我想要的女人我自己挑选,你们想要孙子的愿望我也给你们达成了,我的终身大事,就不要你们操心了。”

    “你自己挑选……”说起这个钟母就来气,“姚涵虽然不怎么样,但人家也算是跟咱们门当户对,学历高,有涵养,哪一点不比你挑中的那个舒小爱强?”

    “别人再好,我也不喜欢。”她再不好,他就是爱。

    “你就是个死心眼。”钟母恨铁不成钢,“那么多好女孩,你不要,偏偏要她个不吉利的二手货。”

    “妈!”钟御琛脸冷了下来,声音凉薄,“没什么事回家陪陪老头子,六十的人了,不要总想管不能管的事情,你也学学邻居大妈大叔,跳跳广场舞锻炼锻炼身体,再不行,去打打麻将搓搓牌,或者带着老头子去旅旅游都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