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看他入迷

    闻言,舒小爱简直想笑,这个小子满二十吗?就敢说出这么臭屁的话来,她都快三十的人了,追他?

    但她却微微一笑,“没错,我就是想追你。”

    他鼻子里发出一声重重的音调,“我心情不好,你不要烦我,追我的人太多了,你连号都排不上,不要以为你来当我老师,我就会接受你这个陌生女人了。”

    舒小爱反问,“是呢,追你的人都从阳台上坠/楼死了,你这个罪魁祸首连点内疚的表情都没有,心是黑的?”

    他反唇相讥,“她死不死管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害的。”

    舒小爱心里咯噔一下,看着他,难道真的是被自己猜对了么?

    那个女孩真的是他的追求者?

    可是哪里又很不对劲?

    即便是追求者,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以死来表达自己的心吧,除非是脑残。

    这个看起来很容易就破的案子,在舒小爱看来,一点都不容易。

    “我以为是你把她推下楼的……”

    龙晓晨嗤笑一声,然后淡然的回了教室。

    这反应哪儿像凶手……

    舒小爱从学校出来就回了警局。

    “小爱,你回来的正好,李想的这个案子我要跟你探讨一下。”

    舒小爱坐下,看着他,“队长的建议是什么?”

    “这个案子现在不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不过,我们走访了一下李想的家人,家人说李想平时很正常,也没有异常的地方,突然会死,让家人很难接受。”

    舒小爱摇头,“队长你的观点是她是被杀的是吗?昨天晚上我问她了,她说是龙晓晨杀了她的,但是,这个答案不能让我信服,纵然她是死亡者。”

    队长疑惑,“你有别的意见吗?”

    “当然有,昨天我当即去了坠/亡的阳台,没有发现争执或者凸显挣扎的疑点,桌椅工工整整的摆在那里,当然,也有可能是龙晓晨收拾了,但是,龙晓晨这个男生本来就很正常,首先,他很冷静,一点点慌乱都没有,我刚从他的学校回来,去临时当他的老师观察一下他,他明确的说了不是他害的她,所以,这个案子不要妄加定论,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罪犯,队长,这个案子我接收 。”

    “不想再休息几天吗?”

    “不了,觉得很有挑战。”舒小爱开口,“我等会去李想的家里跑一趟,有些事情还是要从细节着重,不过,小区的电梯监控还要麻烦你派人找小区物业那边要一下,我想要看看监控里有没有问题。”

    这孩子有没有异常,不是父母可以确定的。

    “好,我派人去调查。。”

    舒小爱出了警局,顺着人行道准备去公交站牌下的时候,在钟氏大楼楼边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西徇?”

    “姐姐。”钟西徇喊了一声,“你要去哪儿?”

    “姐姐没事随便逛逛,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你爸爸呢?”

    钟西徇伸出手一指,“在上面呢,我是偷偷从上面跑下来的,不想呆在他的办公室,很闷。”

    闻言,舒小爱立刻说道,“西徇,你这么小偷偷跑下来会让爸爸担心的,万一有坏人,把你抱走,那该怎么办,走,我带你找你爸爸。”

    钟西徇被她牵着手朝着钟氏大楼走去。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舒小爱。”

    “姐姐你的名字很好听。”

    舒小爱抿唇一笑,“你的也是。”

    “我觉得你的手很温暖,而且,很亲切,我对你有好感。”

    “嗯,我也是。”

    小家伙脸红了,偷偷瞟了一眼舒小爱,然后一本正经的跟着她进了电梯,然后直接到了总裁层,似乎没人拦着。

    不知为什么,舒小爱记忆里明明没来到过这里,却能准确的找到钟御琛的办公室。

    她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

    舒小爱推开门,牵着钟西徇进去,“钟先生,您儿子跑到楼下去了,他年纪还小,外面坏人很多,请您多费心照顾好他。”

    钟御琛站起来,走到她面前,“谢谢。”

    “不用谢。”

    舒小爱转身就要走,钟御琛喊住她,“坐下喝一杯再走吧。”

    不等她拒绝,钟御琛便跑了出去,“我去给姐姐冲咖啡。”

    “嗳……真的不用……”

    但他的小身影已经跑远。

    “舒小姐先坐,既然西徇想要给你冲咖啡,那就喝了再走。”

    舒小爱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钟御琛面上不动声色,眼底深处的笑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境。

    “舒小姐看起来好年轻,多大了?”

    舒小爱尴尬的回答,“我28岁了。”

    “哦~~~”他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随即说,“看起来跟二十岁的没两样呢,结婚了吗?”

    “没有。”舒小爱突然想起孙丹丹和小咪的话,说他风流成性,不是啥好鸟,心里不免多了一层警戒,不由自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西服穿的很得体,好看,一张脸带着成熟的魅力,帅的令人看上一眼就觉得脸红,这样的男人,真看不出来是个衣冠禽/兽。

    钟御琛知道她在看自己,抬眼,“好看吗?”

    声音很柔,让舒小爱的脸腾地就红了,“钟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钟御琛未回答,而是看着端咖啡的钟西徇,“慢点。”

    他小心翼翼的端着进来,递给舒小爱。

    “谢谢西徇。”舒小爱拉住他的小手,“这是你自己冲的?”

    “嗯嗯,专心给你冲的。”

    “那我就尝尝看了,肯定很不错。”她试探性的喝了一口,“真的不错。”

    钟西徇笑了,“姐姐,你电话号码是多少,能告诉我吗?”

    “你有手机吗?”

    “我爸爸有。”钟西徇站起身,冲钟御琛伸出手,“爸爸,把你手机给我。”

    钟御琛递给他,他拿在手心里,成功的要到了号码。

    舒小爱刚走,钟西徇便趴在钟御琛的对面说,“爸爸,我如愿的要到了姐姐的号码,你说了下午要带我去游乐场去玩,你可要说话算数。”

    “嗯。”

    ***

    舒小爱去了李想家里,父母知道她是警官后,十分配合的聊天。

    “你们平时工作忙吗?”

    李母眼圈红红的,显然哭的不轻,“不忙,我和她爸爸早些年做了生意赚了钱,就在家门口不远开了一个店。”

    舒小爱反问,“早些年,你们都不在家?”

    “是啊,想想小的时候是她奶奶带大的,她奶奶去世后就来我们身边了。”李父回答。

    舒小爱暗暗记下,然后问道,“她平时和你们交流多吗?比如在家会和你们主动聊天?”

    李母摇摇头,“这孩子沉默寡言,话一直不多,平常我们的话题也不过是问她在哪儿,回来吃饭,关心她的学习等等。”

    “我能去看一下她的房间吗?”

    “可以,跟我来。”李父站起来主动带头舒小爱去李想生前居住的卧室。

    房间很简洁,收拾的很干净,桌子上拜访了书籍和一些小玩意,舒小爱注意到一个半大不小的瓶子,她走上前打开盖子,里面竟是半罐子用纸叠的纸鹤,她将手伸进去,拿出一个出来,将纸鹤抚平,纸张上写了一个‘你’字。

    她又拿出一个,打开,上面又写了,‘晨’字。

    舒小爱又连续打开,上面写的都有字,她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小线索,便转头对李父说道,“这个可以让我带走吗?”

    “可以。”

    舒小爱点了点头,问道,“她有相册吗?”

    李父摇摇头,“没有。”

    舒小爱翻了翻她拜访的书籍,只是轻轻地看了看,便发现了好几张大头贴,上面是她和龙晓晨的照片。

    两个人笑的都很灿烂。

    难道,他们真的是情侣?

    舒小爱将照片放进了瓶子里,然后环顾了一圈放进,“房间很暗,平常都要开灯进来吗?不是有窗户吗?为什么不打开?”

    “想想不让打开。”

    “原来是这样。”

    舒小爱抱着瓶子出了李家,站在楼下,她望着上面紧闭的窗户,心下起疑,明明很多异常的点,这个女生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

    她和龙晓晨的大头贴,明明两个人笑的都很开心,说明就算不是情侣,也是关系较好的关系,龙晓晨为什么现在这么不愿意多谈她?

    舒小爱带着这些疑问回了家。

    坐在大床上,她将所有的纸鹤都给倒了出来,然后都一一拆开,发现所有的背面都有一个娟秀的字迹,舒小爱觉得,这些字组起来,应该是一封很长的信。

    可是怎么组成呢,这么多,不是几张。

    她打电话叫刑警队没任务的警员都喊到了家里,五六个人坐在一起猜这些纸组成的句子。

    经过两个小时的不懈努力,大家终于拼接出了一段完整的话。

    就算前后顺序不一样,但意思还是一个完整的意思。

    整段段落是:多少个夜晚,我的内心都是一如既往的黑暗,没有你,我失去了一切,我没人爱,想念你,很想很想,求你回到我身边,只要你回来,我不要一切,只要和你在一起,只要你能回来,祈祷,晓晨。

    警员小美说道,“舒警官,这明显的是写给那个龙晓晨的,意思是说这个男生和她分手了么,如果是这样,那她死就可以肯定,是这个原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