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真好听

    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舒小爱不自然的的将目光落在窗外。

    钟西徇无聊的回头,“姐姐,你去哪儿啊?”

    “我去警察局。”

    钟西徇眼睛瞪大,“姐姐是警察吗?”

    “是呀。”舒小爱觉得这个孩子特别亲切,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钟西徇。”

    “西徇?”她反复的咀嚼了几个字,笑道,“真好听。”

    “嗯,我爸爸给我起的,我爸爸说希望在我身上带来喜讯。”

    “……”

    舒小爱目光落在主驾驶的钟御琛身上,目光刚好和他对视,当即心扑通扑通跳,他的眼睛犹如一汪深潭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的吸引进去。

    车子一路前行,一直到市区的警局门口。

    舒小爱下了车,冲钟御琛鞠了一躬,“谢谢钟先生的顺风车。”

    “不客气。”他紧绷着线条,目光还是落在她身上。

    舒小爱扯了扯嘴角,转身朝着警局里面走了进去。

    看见她,徐正以为自己看错人了,仔细看了看,才确定的说,“小爱?你……你……你……”

    “徐队长什么时候结巴起来了。”舒小爱笑道,“不欢迎?”

    “当然欢迎。”他搓了搓手,“求之不得呢。”

    舒小爱坐下,看着他,“我来是报道的,重新加入刑警队。”

    “真的?”徐正两眼放光,“真是太好了,你肯回来,我们都很高兴,说起来至今我还内疚,你父亲的事情……抱歉……”

    “又不是你的错,说什么抱歉,都过去了,即便抓住不放,也不能改变什么,接受能接受的,接受不能接受的。”

    徐正欣慰一笑,“局长要是知道,也很高兴,你去和他说说吧。”

    “好。”

    舒小爱站起来前往局长办公室,听闻她要回来,局长颇有感慨,“小爱啊,回来就好,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

    “若说要求,我有两点,第一,我的案子我有所有的权力侦查,任何人不经我的允许不能搀和,第二,我上班时间不受限制,行为比较自由。”

    “这两点都没什么问题,我答应你。”

    舒小爱微微一笑,“好,目前有什么特别大的案件么?”

    “特别大的没有,比较严重的徐正在负责。”

    “那我这几天就不接手了,让我好好放松几天,来市区,居住的地点还没着落,也不能总住姐妹家,我打算自己租个房子住。”

    “行,你先安置吧,工资方面我给你按照大队长的标准发放,破一件案子原来是奖励五百,现在奖励一千。”

    那这样下来,一个月也挺多了,舒小爱很满意。

    至于不住孙丹丹的那套空房子是冥夜不允许的,准确的来说,冥夜不允许她住在锦绣小区,具体的原因,他也不说。

    舒小爱答应他了。

    **

    “爸爸,我们回家吗?”

    “你没看爸爸的手机一直在响吗?回爷爷家。”他心情平静了很多,只要见了小爱本人,他便不再有顾虑了。

    车子停在钟家老宅门口。

    刚下车,管家便迎上前说道,“少爷,老爷子发了大脾气呢。”

    “嗯,我知道。”

    钟御琛在前面走,钟西徇规中规矩的跟在后面。

    刚走到大客厅门口,便听见里面的咆哮声,“这个逆子!他竟然出尔反尔,我们钟家的脸面到底放在什么地方?”

    钟母在一旁劝慰道,“好了,发火都这么长时间了,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消个屁的气!”老爷子脸红脖子粗,坐在沙发上。

    钟御琛一点不受影响的走了进去,“是谁惹我们家老爷子生气了,儿子替你教训他。”

    闻言,钟老爷子更气愤了,“你说是谁,还不是你个逆子!”

    钟御琛看了一眼钟西徇,悠悠的说,“爸,你孙子在呢,注意点形象,不然会受到影响的。”

    钟老爷子这才气呼呼的看向自己的宝贝孙子,“西徇,来爷爷旁边。”

    钟西徇过去,依偎在他旁边,嘴巴甜甜的说,“爷爷你别生气了,爸爸不是有心的,西徇永远都不惹爷爷生气。”

    钟老儿子叹息一声,“你愿意爸爸和妈妈分开吗?”

    “他们不是一直都分开着的吗?”钟西徇问。

    “如果永远分开呢?”

    钟西徇不吭声了,缄默了一会儿,便说,“分开最好了,我不喜欢妈妈。”

    钟老爷子大破眼镜,“为甚么不喜欢妈妈?”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像天生不喜欢奶奶一样。”

    “……”钟老爷子回头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你到底是做什么了,让孙子天生就讨厌你?”

    钟母反问,“我哪儿知道?”

    难道是因为她不太爱笑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这婚不能离。”钟老爷子瞪向对面的儿子,“听见没有?!”

    “没听见。”钟御琛坐直身子,“爸,我真的不想气你,但是,我有我的原则,我的原则就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谁也拦不住。”

    钟老爷子快要气死了,“早知道,召集令就不给你了!”

    “已经晚了。”他悠悠的说,“姚家我自己会处理的,你就不用管了。”

    钟母虽然也不太喜欢姚涵,但她的确是个比较安分的媳妇,很孝敬自己。

    “小二,你离婚的原因是什么?”钟母看着他,“难道是那个疯女人回来了?”

    钟御琛默不作声,随后说道,“这件事就这么说了,明天我便给姚涵发离婚协议书,至于离婚声明,也会随即公布的,就这样。”

    不容易一点余地。

    钟老爷子紧握着拐杖,哼道,“姚涵跟了你五年,你就这么对她?”

    “是她不愿意走的,我不是没有给过她机会。”

    “小二,如果你非要和她离婚,不顾我们钟家的面子,我就死给你看。”

    钟小二眯眼,“名声?五年前你也这么说,名声是什么,能吃能喝还是能说话?我不在乎名声,爸你今年八十了,就算死给我看,我也可以给你按一个寿终就寝的名头,你如果不想活了,那你自己就看着办,儿子我会风光大办的。”

    钟老爷子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翅膀硬了。

    浑身哆嗦,说不出一个字来。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前脚走,钟西徇立刻后脚跟上。

    “混蛋!”

    钟母赶紧抚着他的胸口,“别真的气病了,他想怎么做,就让他怎么做好了。”

    钟老爷子靠在沙发上,“真是儿大不由爹,没想到,他竟然给我来这么一手。”

    钟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是那个疯女人起因的,要我说,小二突然这么坚决,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要不要打探一下?”

    “打探什么啊,就算是她回来了,你能怎么着?”

    “我不能怎么着,反正姚涵这个媳妇不是我选的。”虽然话这么说,但钟母自然知道,自己那么害舒小爱,她若再度回来成了她的儿媳妇,那还得了?

    目光落在地面上,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这又要不安生了么?

    ***

    舒小爱从警局出来已经快四点了。

    她想着天色还早,便去租房子。

    便去中介看了看。

    结果发现,拎包入住的比只租一间房子贵的太多,舒小爱决定不要拎包入住的。

    她相中了距离警局只有一小段距离的房子,只是在市中心不远,斜对面就是钟氏办公大楼。

    虽然挺贵,但舒小爱还是租了下来,一居一室一卫一厨,每个月三千块钱。

    仅仅租房子,一个月就花掉了三千块钱,这还不算吃的用的花的,不过现在她的工资按照大队长的工资给的,也不算花销太大,还有提成。

    舒父将她给的二十多万银行卡重新给她,舒小爱没要完,从银行卡里取出了五万块钱,剩下的重新给了他。

    她交了半年的房租,一下子就出了一万八。

    剩下了三万二。

    房子里面是直接墙壁装修过的,只需要买家具就能入住了。

    房子是小区靠近街区的那幢最高的楼层。

    她入住在二十二楼。

    舒小爱事不宜迟,去了家居中心,买了一个冰箱一张柔软的大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两个椅子,厨房的餐具,被子和生活用品,一次性购买整齐。

    这些也不过花了她一万左右。

    买好这一切,天已经黑了。

    家具送过来,她简单的打扫了一下,便去楼下的超市买食材和吃的了。

    去的时候双手空着,回来,直接将超市的推车都给运回来了。

    冰箱塞得满满的,她一个人悠闲的在厨房做吃的,早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这些对小爱来说,早已是小菜一碟。

    吃过饭也不过七八点。

    实在睡不着,舒小爱想去买量身衣服。

    她一个人顺着人行道,走向商铺店门口。

    有些衣服从橱窗里看着挺好看,但一看标牌,她就放弃了,名牌都很贵,她还是穿地摊货好了,便宜又不错。

    在一家普通的店面里,舒小爱买了两身干练的短衣短裤,又给自己买了两身跑鞋,方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