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钟西徇(求月票!)

    钟老爷子显然是气着了,他今年八十岁了,但依然身体硬朗,口气依然有力,“等不到我不在的那一天?你早就打算等我死了和姚涵离婚是吗?”

    “没错,这段错误的婚姻因你而有,也要因你消失。”

    “那西徇怎么办?你是让他没有亲妈吗?”

    钟御琛慢条斯理的回答,“这就不要你操心了,就这样。”

    他挂断了电话。

    能想象得到老爷子会大发雷霆,但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她回到他身边之前,他要亲手为她扫清障碍,以前是他没有全部的能力,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他了。

    她的底线是不当小三,他一定干干净净迎接她回来。

    就算忘记他如何,重新爱上不就好了吗?

    他们早已彼此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开。

    重新启动引擎,钟御琛开车来到了钟西徇就读的幼儿园学校门口。

    现在距离放学还有一个半小时,但他今天却很想亲自来接他,这一等就是很久。

    “队长,通知下去,国内的大小所有媒体即便撞见了舒小爱,也不准让她上新闻,更不准重提旧事,否则,后果掂量着办。”

    队长诧异,但没敢多问,“遵命。”

    幼儿园门口聚集了很多接孩子的家长,钟御琛等所有孩子都被接走后才下车的。

    他一身黑色的西服,衣架子就是穿啥啥好看。

    走到幼儿园门口,一眼便看见钟西徇背着小书包坐在不远处,似乎习惯了每次都是最后一个被接走的。

    “西徇。”

    听到他的声音,小家伙眼睛一亮,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爸爸亲自来接自己的次数就好比他每周获得小红花的次数是一样的。

    “爸爸!”

    他撒欢儿一样的在老师的护送下出了学校的门口,高兴的仰起小脸问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放学。”

    钟西徇拉住他的手上了车,将小书包扔到后座,“爸爸,明天是周六,不上学了,老师留了作业,说要写一篇五百字的作文。”

    “嗯。”

    “你知道作文的标题是什么吗?”

    他淡淡的瞥了钟西徇一眼,“什么?”

    “标题是我的一家。”他显然很苦恼,“我们家里那么多人,我怎么写的过来,难道要这样写,小a是个黑衣男,小b是个黑衣男……”

    “你老师留的作业意思是你的一家,主要是让你写你的爸爸……妈妈和你自己。”钟御琛解释。

    “哦哦,知道了。”小家伙应了后便不再吭声了。

    钟御琛看他郁郁寡欢,便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了。

    “是在想妈妈吗?”

    钟西徇戚戚唉唉的回答,“爸爸,妈妈从小就不喜欢我,我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我们家的球球时间多呢。”

    球球是钟御琛买的博美犬,取名球球,跟以前的嘟嘟长得一模一样,也是一样的品种,甚至现在拽着肥硕的身子也跟嘟嘟九成的像。

    “等你写作文的时候,我帮你叙述。”

    “爸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亲可敬了?”钟西徇很不习惯了起来,“我一直都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现在想来,是我想错了,你果然是我亲爹。”

    钟御琛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要不是自己亲生,他犯的着为别人养儿子?

    只是对孩子不冷不热是因为,平时他工作很繁忙,而且,每一次想要对儿子亲近的时候,看着他的脸,便想起小爱。

    纵然他的眉毛眼睛和嘴巴都像极了自己,但鼻子和耳朵,以及笑容却像极了她。

    不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车子如愿到达锦绣小区。

    缓缓驶进v栋庄园,车子刚停,钟西徇便抱着书包下了车,他如同狼嚎一般的朝天大喊了几声,然后蹦蹦跳跳抱住迎接而来的球球。

    “一天不见,你这又胖了,唉,真为你的未来担心。”

    钟御琛听到他的话,突然便想起了,以前嘟嘟活着的时候,小爱也是经常自顾自的担心,看来,娘俩的脾性是一样的。

    “快点洗手吃饭,吃完饭要做作业。”

    “爸爸,两天的时间呢,我能明天做吗?”

    “不行,今晚做完,能今晚做完,干什么要留到明天,快点。”

    钟西徇的脸成了小包子,只好松开球球,跟着老爹进了客厅。

    陈姨看见父子俩一起进门,笑眯眯的说道,“饭做好了,快点洗手。”

    “这就来。”将书包放到沙发上,钟西徇跟着陈姨去洗手。

    待吃完饭,父子俩一起在楼上的书房里,父亲办公,儿子做作业。

    钟西徇先做了手工作业剪纸,然后才打开作业本,拿起铅笔在本子的最上面正中间写了四个字:我的一家。

    然后认认真真的趴在那里好好的写,先写了自己,然后写了爸爸,最后写了妈妈,写完然后递给钟御琛,“爸爸,我写好了,你检查看看。”

    钟御琛接过,看到上面写的,无语望天,“我和你妈妈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把你自己写的这么好,把我俩写的这么……”

    “因为我写的是事实。”

    “你回房吧,回头我给你修改修改。”

    “好。”

    钟御琛看了他的这个作文,办公的心思全部被扫荡一空,他拿起作业本,从头看去。

    标题:我的一家。

    内容:我一家有三个人组成,我,爸爸和妈妈。

    我今年四岁半了,是个聪明可爱的男孩子,我爸爸常常夸我像极了他的智商,说这大概也是我聪明的原因之一吧,我也是个很低调的孩子,所以就讲这么多吧,下面来说说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是个公司的掌门人,他今年29岁了,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会经常训斥我,但是爸爸是爱我的,我晚上蹬被子,爸爸总会每夜来给我盖被子,爸爸很忙,会经常去国外出差,也很少来接我放学,有时候他回来了,我却睡着了,我爸爸有一个爱好我必须要讲讲,他喜欢唱歌,还是那种沉痛的歌,好几次我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总能听见他那嘶吼的歌声,好吵啊!!!

    我妈妈很不喜欢我,每次在爸爸面前,她总是对我关爱有加,但是,爸爸不在的时候,她却对我爱理不理的,我很想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有个特别爱他的妈妈,我跟妈妈见面不多,对她不是很了解。

    以上就是我的一家了,不知道够不够五百字。

    ……

    钟御琛将这一页给他撕掉,然后拿起铅笔,认真的给他写。

    嗯……标题还是我的一家。

    内容么,稍稍改了改。

    我今年四岁半了,是个聪明的男孩子。

    我的爸爸是个公司的掌门人,他今年29岁了,他是个可亲可敬的人,会经常辅导的功课,我爸爸很爱我,我晚上蹬被子,爸爸总会每夜来给我盖被子,我好爱我爸爸,虽然他很忙,经常去国外出差,但是,他依然会来接我放学,爸爸有一个爱好,他很爱唱歌,每次唱歌,我都觉得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再来说说我妈妈,我妈妈很漂亮,她性情倔强,有自己的底线,我很爱妈妈,没有妈妈就不会有我,如果可以爱妈妈有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等到妈妈老了,我要孝顺她,给她买好吃的,给她买好看的衣服,带她和爸爸一起去游玩。

    这就是我的一家,我爱我的一家。

    钟御琛仔细的看了看,满意的将作业本和铅笔装进钟西徇的书包里,然后神清气爽的去休息。

    第二天……

    当钟西徇打开自己的作业本的时候,傻眼了。

    拿着作业本立刻下楼去质问自己的爸爸。

    “为什么你把我的作业给改成了这个样子?”

    钟御琛认真的回答,“因为写的是事实。”

    钟西徇抓狂,“可是,爸爸,你写的我很不满意,先不说你了,说什么歌声听着是享受,就说我妈妈吧,我妈妈漂亮我同意,性情倔强,有自己的底线这个不清楚,我不爱我妈妈,虽然没有妈妈就不会有我,但后面的这几句……我……”

    他气的小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钟御琛睨他一眼,“就这样,被我发现你再改你就死定了,为了模仿你的字迹,昨晚爸爸熬夜了呢。”

    钟西徇只好将作业重新塞进书包里,气鼓鼓的坐在餐桌旁吃饭。

    他坐在以前舒小爱坐的位置,准备将对面的筷子汤勺拿来,钟御琛便沉声的说道,“坐你的位置去。”

    他从椅子上下来,回到对面上,“爸爸,你真是顽固不化,对面都没人坐,我为什么不可以坐在那里。”

    “那不是你的位置。”

    “那是谁的位置?”他探究道,“给妈妈留的吗?”

    “嗯……”

    “可是你都不让妈妈来这个院子,她怎么坐这里?”

    钟御琛淡淡的回答,“哪儿那么多话,吃饭。”

    钟西徇便不再多言,默默地吃饭。

    吃过饭,父子俩重新上了车。

    “爸爸,我们要去哪儿?”

    “我们去逛街。”

    “……”钟西徇迈着萝卜腿不相信的问道,“爸爸你不去公司吗?”

    “不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