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出手最狠招(求月票!)

    “他说什么了?”

    舒小爱微微一笑,“说看得见我的过去,看不见我的未来。”

    钟御琛嗤笑,“忽悠你的,他还能看人的过去和未来?”

    不知为何,舒小爱却觉得冥夜没撒谎。

    吃了饭, 两个人起来离开餐厅。

    车子驶进小区的时候,尽管相隔有些远,但舒小爱还是一眼便看见了前面手拉着手的男女正是维纳斯和孙丹丹。

    舒小爱让钟御琛停下车,自己轻手轻脚的小跑在他们后面,然后在后面轻轻一拍孙丹丹的肩膀,直接吓到了她。

    “啊!我的妈呀!”

    舒小爱笑眯眯的问,“你俩真浪漫啊,花前月下的牵着手。”

    维纳斯有些羞赧,“是丹丹说吃饱了出来溜达溜达。”

    孙丹丹挽住舒小爱的胳膊,回头瞅了一眼,“姐,你跟钟少去干啥去了?”

    “刚从外面吃饭回来,没想到一眼就看见你俩了,丹丹,姐说句实诚话,能撮合你和维纳斯,是我感到最快乐的事情,因为你们在一起没有太多的压力负担。”

    孙丹丹甜蜜一笑,“嗯,我也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

    “你家里人打过电话来吗?”

    孙丹丹摇摇头,“没有,不过,我也不打算跟他们打电话,我十几岁就出来闯荡了,他们也没管过我,不过把我跟死狗一样的养大,一回到那个家,整天就是争吵争吵争吵,现在耳根子好清静。”

    孙丹丹说完,然后趴在舒小爱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们同/居了。”

    “真的?”

    孙丹丹点头,“嗯。”

    “那你和小咪居住的那套房子现在不是空闲着吗?你准备处理吗?”

    孙丹丹摇头,“不,我决定将那设为我的娘家了,那里是我和小咪还有你一起聚会的地方,属于我们三个的地盘,不处理。”

    舒小爱知道她的意思,笑道,“这样挺好,你们俩快些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

    孙丹丹冲她摆摆手,“晚安。”

    远处响起舒小爱的声音,“嗯,晚安。”

    她小跑着上车,感叹道,“这俩人挺温馨的,看着怪浪漫的。”

    “不过是普通情侣都会有的,你要羡慕,等会咱俩也一起出来溜达。”

    舒小爱望向窗外,“同样的事情,看在别人身上就是浪漫,但自己真要做的时候就觉得没那么明显了,也许,幸福其实都在别人眼里。”

    钟御琛转头看向她,眸子中的火焰突然就升高了。

    “跟我在一起,你不幸福吗?”

    她否决他的话,“不,我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能跟自己相爱的男人在一起,我怎么会不幸福。”她冲他一笑,“只是一想到未知的东西会扑面而来,我就害怕。”

    钟御琛眸子闪烁了几下,“有我在,我们一起面对。”

    ***

    钟老爷子睡着了许久,钟母便悄然起了身子,然后悄没声的出了门。

    拿着包匆匆的开车出了钟家老宅。

    一直到一处小区楼下,钟母这才火急火燎的从车里下来,顺着楼道口的电梯上去。

    按了按门铃,门缓缓打开,何美珍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伯母,你来了?”

    钟母小心的问道,“美珍,脸怎么样了?效果如何?”

    何美珍让她进来,“多谢伯母的找的好医生给我看,脸上下去了不少,没什么大碍,只是,伯母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钟母坐下,数落道,“茶馆的事情被揭穿了,我还被你伯父给骂了一顿,小二对我也有成见了,越这样,我越是不喜欢舒小爱,不过,看小二对她的态度,是不好弄了。”

    何美珍躺在沙发上,脸色不大好看,略白灰暗。

    “伯母就接受她好了,反正小二认准的人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她咳嗽两声,两眼紧闭。

    钟母一听就炸了毛,“接受她?想得美!你没看见那天她还想打我来着么,因为一只狗,就恨不得将我给杀了,我敢让她做我儿媳妇呢?唉……”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早知道,你别出国,好好跟小二在一起,你们俩现在估摸也结婚了呢,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哪儿还有舒小爱什么事?”

    每次说起这个,何美珍就犹如千刀万剐了似的难受,她也后悔啊,但后悔木有用啊!

    “伯母,别……说了,都过去了。”

    “伯母知道你现在不是以前的你了,但小二还不知道你变了,美珍啊,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伯母一定会为你做主的。”钟母低声说,“伯母想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好主意,需要你的帮忙。”

    何美珍眼睛一亮,“什么好主意?”

    钟母说的特别小心翼翼,“这件事我敢保证万无一失,美珍呐,伯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让舒小爱彻底扫地出局,本来我想啊,她若有个自知之明,我也不想那么做,但现在看她不但没有自知之明,反而越挫越勇了,虽然不是杀她,却是让她生不如死。”

    何美珍更加好奇了,“伯母,你快说,到底是什么方法,我很想知道。”

    钟母附在她耳边低声言语了一番,直至说完,何美珍脸上露出了笑容,激动的一把抱住钟母,“伯母,太感谢你了,你放心,只要我能重新和御琛在一起,那么,我一定把你当亲生母亲孝敬,让你安享晚年。”

    钟母笑了笑,“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是我突然想起来的方法,想起来后就匆匆的过来跟你商量了,怕电话里说不清楚,如此看你十分愿意,那我也就这么做了,但是我让你做的这个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否则,我是可以活得好好的,但你我就不敢确定了,另外,只要敢背叛我的人,伯母可不管她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她,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何美珍奋力的点头,“伯母放心,我一定好好做,绝对不辜负你对我的厚爱。”

    “如此,最好,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何美珍连忙起来相送,“伯母,你路上小心点。”

    “好。”

    关上门,何美珍走向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凉水哗啦啦的放着,她伸出双手捧起水往自己的脸上洗,原本涂抹的白粉轻松的被洗掉,皮肤完好无缺。

    虽然被热汤伤着了,但两天就下去了,没什么影响。

    现在听到了钟母的话,何美珍不仅要为自己打算了,这一次,不光是钟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她说过,一定要睁大眼看着舒小爱是怎么被钟御琛抛弃的,这一次,她一定要狠狠地好好的看清楚!

    睡了一晚,何美珍第二天一大清早便开始辗转了几辆车后来到了千家。

    她后门请求进千家主母,但是佣人没让她见,当听说和千诗诗有关的重要事情,千夫人终于答应见她。

    进去她居住的房屋,何美珍忍不住抖了一下。

    千夫人看起来很年轻,看着四十几岁,两个手腕都戴着佛珠,面带微笑,“听说你要对我说关于我们诗诗的重要事情,不知是何事?”

    何美珍虔诚的鞠躬一拜,“的确,千夫人,不知道你可认识舒小爱?”

    千母点点头,“自然认识,她是钟家儿子的女朋友,这件事恐怕全国都知道了吧?”

    何美珍点头,“可你知不知道,她也是幕旭尧的前女友?”

    “知道。”

    “那你还知不知道,幕旭尧至今还深爱着舒小爱呢?”

    千母眯眼,“俩人已经分手,听说还是旭尧提出来的,何来深爱一说?”

    何美珍笑了,“夫人有所不知,幕旭尧和舒小爱离婚是有渊源的,听说舒小爱很阴,八字很轻,命格也不好,幕旭尧跟她在一起时间久就会昏厥,脸色苍白,久而久之危及生命,不知道她这是什么身体造成的,不过, 这些都暂且放在一边儿,幕旭尧如今依旧忘不了她,俩人私下还有相见,幕旭尧会出车祸,也是因为日日放不下她,造成的心结,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他和诗诗就算结婚,也难免回你幸福,夫人身为诗诗的母亲,难道就不担心吗?”

    千母拧眉,“你会有这么好心来告诉我这些?有些话不妨直接说好了,何必拐弯抹角。”

    何美珍笑道,“夫人果然聪慧过人,美珍既是来告诉夫人这些的,也是来求助夫人的。”

    她看了看千母继续说道,“都知道幕家的老太太没逝世之前是我们国家乃至整个世界上有名的神婆,但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名声不如幕老太太,但也不弱的巫婆,听说千夫人整日迈门不出,便是修炼这些我们觉得很神圣的东西,舒小爱又是幕老太太的徒弟,这些我也有所耳闻,她想必也继承了幕老太太的遗物,如果千夫人能帮我,不仅除掉了您女儿潜在的威胁,又帮助我解决了我想解决的人,更何况,如果拿到了幕老太太的成果,那千夫人岂不是在我们国家所向无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