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本能的选择相信她

    许亮叹了口气,“老婆,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我都照做,我以后真的再也不在外面找女人了,如果我再这样的话,天打雷劈。”

    话刚说完,外面的天空突然传来一声电闪雷鸣,钟嘉丽嗤笑,“看见没有,老天都不相信你。”

    许亮怒不可遏,“你这么非要跟我离婚是不是你也看上了外面哪个男人?”

    “没有,就是单纯不想跟你这样三天两头搞出车九的人在一起,令我感到无比恶心。”钟嘉丽坐在沙发上,纤长的美腿翘了起来。

    “钟嘉丽,难道你就不怕我跟你离婚后去向你弟弟揭穿你已经开始在公司布局的事情?”

    她一点都不害怕,“不好意思,我布局了?你有证据吗?没证据不要挑拨我们姐弟之间的关系。”

    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最近做什么都不会对他说。

    许亮觉得就算自己力挽狂澜,也无法阻止这段婚姻了,只好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刚签完,他便走向钟嘉丽,一把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让我们最后亲密一回,也不枉我们在一起六年多。”

    钟嘉丽推搡着他,“别碰我!”

    许亮却死命的按着她的手,钟嘉丽本来性子就烈,直接咬了他一口,但迎接的是一个耳光。

    他松开她,两个人的婚姻在这一刻玩完。

    ***

    自从两个人坦白心意以后,钟御琛便不再限制舒小爱的通信权利。

    下午之际,她的电话响了,是钟母打来的。

    说是要约她出去谈谈,舒小爱直接便拒绝了,声称跟她没什么好谈的。

    但钟母不依不饶,说有重要的内幕要告诉她,是关于杀害嘟嘟的幕后凶手,不是她本人非要吃这个狗肉的,舒小爱便答应去了。

    到了后,舒小爱刚坐下,服务员便端进来两杯茶,钟母还没说话便借口去洗手间起身离开了,然后没过一会儿又进去,最后再出来。

    出了门,她便一把捂住胸口,一副难受的模样,然后匆匆离开了包间。

    舒小爱左等右等不见钟母回来,一出去问才知道钟母居然离开了。

    把她喊过来又不在这里这是想干什么?

    不知道钟母搞什么把戏,舒小爱出了大门,便问站在门口等着的维纳斯,“现在几点了?”

    “四点半了。”

    “好,我们回去吧。”

    钟御琛下班回来,便见她闷闷不乐的依旧在客厅看电视,他上前一看,才发现她睡着了。

    他弯下身子轻轻地将她抱了起来,顺着楼梯上了楼。

    刚将她放到床上,舒小爱便醒了,搂着他的脖子,“回来了?”

    钟御琛点头,“回来了,怎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舒小爱嗯了一声,然后抱住了他的胳膊,“这几天,我每次睡觉都会做噩梦,梦好真,就跟亲身经历一样。”

    “你也说了,那是梦,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瞳孔愈来愈紧,愈是平静愈是心里难安。

    “不……”舒小爱有些担忧,“我每晚上做的都是一样的梦,连续几天,无论是白天睡觉还是晚上,都是一样的,我有些害怕睡觉,但是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想睡。”

    钟御琛手愈来愈紧,眉目之间多了几分清爽寒意,“我会想办法的。”

    她坐直身子,“不想再睡了,肚子饿了。”

    “我们一起吃早饭。”

    舒小爱麻溜的下床,俩人跟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手牵着手下去吃饭。

    陈姨晚餐特意做了清淡的饭菜,又熬了玉米粥,舒小爱喝了两碗,笑眯眯的说,“陈姨做饭很合我的口味,以后我也要多学习学习。”

    “舒小姐什么时候学习都行。”陈姨笑道。

    钟御琛还未吃完饭,手机便急促的响了起来,他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便直接摁断了。

    不料电话又再次响了起来,舒小爱看向他,“接吧。”

    他这才接听,“喂?”

    “……”

    钟御琛看了一眼旁边的舒小爱便回答,“好,我马上带她回去。”

    挂了电话,他便说道,“老宅那边打电话,说要我带你回去,有重要的事情。”

    “那就去吧。”

    俩人起来一起开车回了老宅。

    刚进客厅,便见钟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脸色极其难看,唯独不见钟母的身影。

    “爸,我们回来了。”

    钟老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坐下,我有话问小爱。”

    舒小爱心里咯噔一下,看老爷子那脸色,一定不是小事,但自己又没做出格的事情,到底有什么话要问自己?

    “伯父请说,我洗耳恭听。”舒小爱嗓音清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你伯母下午跟你见面后就一直腹中很不舒服,让医生检查后发现中了慢性的毒,是曼陀罗毒,这是个什么情况?”

    老爷子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就是说钟母下午自从和舒小爱见面之后,就中了曼陀罗慢性毒……

    “伯父,下午伯母给我打电话,说不是她非要杀死嘟嘟的,是另有所人,一定要跟我见面,我就去了,刚去伯母便借着去洗手间出去了,没几分钟回来后,又在房间里待了几分钟,我跟她说话,她也不理我,然后又出去了,这次是真的离开了茶馆,倒是叫了两杯茶,不过我和她谁都没喝,怎么中毒的,我也不知晓呢。”她的话说的跟事实一分不差,但却让钟老爷子更加嗤之以鼻了。

    “本来,小二很喜欢你,我也很鼓励你们在一起,但是,你不仅做出这样的报复心理,还满篇谎言,我自然不信你伯母的一面之词,去让人调查,结果显示,你去茶馆之前去了药店,去药店买什么呢,买了曼陀罗的各种配药,有监控显示你去了药店,我也让人拿了照片去问了药店的老板,还有,你说茶水未动,那为何茶馆里的服务员却坚持说去端茶出来的时候,茶已经喝了几口,另外,在另一个杯子口检验出了曼陀罗,这些,你怎么解释?”

    舒小爱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但碍于如此诬陷自己,她不得不说,“药店老板和服务员都是可以买通的,这很容易,我干什么要做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呢?”

    钟老爷子哼道,“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伯母将你养的那只狗跟你姐一起炖掉了,小爱啊,你伯母和你姐那么做,我也说她了,但狗死了就死了,难道人的命还不如一只狗让你下那么大的毒手,再怎么说,你伯母也是小二的妈妈。”

    只有当事人被诬陷被冤枉才知道这种说什么都不对的处境有多么的无能为力。

    钟御琛一直没开口,但他本能的选择相信舒小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见舒小爱不说话,钟老爷子问道,“怎么不解释了?”

    “该解释的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舒小爱再卑贱,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伯父你也说了,伯母是小二的妈妈,既然是小二的妈妈,我更不会这么做了,毕竟做这样的亏心事是要背负一辈子的心里债,该说的已经说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信我的自然会信我,不信我的我也无能为力。”她语速加快,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是,为了再一次了解你,我还派人去调查了你的过去,离过婚,原本是秦子臻的老婆,后来是因为丈夫找小三而离婚的,不过,我也得到了你之前准婆婆前夫对你的评价,说你这个人人品不行,不然你前夫也不会找女人了……”

    “伯父!”舒小爱打断他的话,“一码归一码,我以前的事情到底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有数,不劳伯父再给我说教,伯母自己给自己下这么大的毒手我也是万万没想到的,不过是想将我从御琛身边赶走罢了……”

    钟老爷子幽幽的说道,“现在不仅仅是你伯母想把你从小二身边带走,我也不看好你们了,小二儿,你怎么说?”

    他沉声说道,顺便给了钟御琛一记别有所意的目光,意思便是,你敢要她不要父母,你就死定了!

    钟御琛站起来,“我先去看看妈。”

    他走进父母的卧室,一进屋便见钟母躺在床上,脸色不怎么好,急急的喘着气。

    “妈。”

    “小二啊……我的小二啊,妈差点就要被害死了啊……”声音里打着颤,听着让人觉得像是快要不行了似的。

    “我在。”

    钟母未语泪先行,等哭的差不多了,才说,“小二啊,那个坏女人我们坚决不能要啊,她是想害死我啊,要不是你爸爸喊医生喊的及时,我现在可能已经升天去了。”

    “妈,我相信小爱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害你的……”

    “什么不会!”钟母声音拔高,“怎么就不会了!女人都是多面性的,你见过她的另一面吗?一条狗就比你妈重要,我算是见识到了,不是她害我,难不成还是我自己将那毒药给吃下去的?都说有了女人忘了娘,我看说的一点也不假!你就是有了那个女人之后,将你老娘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