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颤抖的心

    舒小爱只要伸出自己的手,“起来。”

    钟御琛抓住她的手,身子刚刚起来,便一把将她拽了下来,重新趴在了他的身上。

    想要起身,却被他抱紧,身子突然滚落了下来,俩人紧紧拥抱着,跟滚雪球似得。

    身上沾满了雪花。

    舒小爱使劲挣脱他,然后自己拍了拍身上的雪,扭头就走,但是她走的又急又快,走到上坡的地方,脚一滑,直接扭到了,膝盖跪在了地上。

    钟御琛起来上前,将她抱起来回了房间。

    “疼吗?”

    舒小爱扭过头不理他,钟御琛将鞋子给她脱了,发现脚踝已经肿了,他走向阳台,用一个袋子装了不少雪回来,直接敷在她的脚踝处。

    手指冻得通红,“这下不能出去玩了,这样也好,好好待在房间里,省的出去惹事。”

    舒小爱反问,“我惹什么事了?相比较你来说,我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是,背着我去别的男人那里,也叫不惹事。”他沾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对你一忍再忍,你不要消磨掉我对你的容忍,小爱,谁爱谁,不是一成一变的,我也有累的时候,也有一瞬间想要放弃。”

    “你放弃啊,我没有让你死缠着我。”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有点怪怪的。

    “你少拿话来激我。”他绷紧下颌,“ 我问你,真的跟他在一起了吗?”

    舒小爱抬起头,“不是都说听见我们的对话听见女佣的话了么,为什么还问我,不是很相信自己亲耳听到的事实了吗?难道要我亲口说出来,你才相信?”

    他盯着她,心在颤抖。

    早已被冰冻的心,再次被蒙上了一层灰尘。

    “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他看着她,“我也不是没有自尊的人,恰恰相反,我的自尊以往是不容践踏的,但却为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没有了尊严,现在你告诉我,你跟他真的睡了?”

    舒小爱喉头突然被哽住,看着他的目光,她有一股子冲动想要面对自己的心,想要说出自己的心意,想要解释什么,但有什么像是在阻隔在她和他的中间,容不得她自私的为自己。

    视线盯着地面,她一动不动,只说了一句话,“你觉得是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只要你相信。”

    钟御琛面如死灰,“这就是你的答案?”

    “嗯。”

    他冷冷的说道,“我以为我的决不放弃能打动你,我以为我跟旭尧不一样,但现在,我觉得,就算我爱的是块石头也被捂热了,你哪儿是石头啊,你是千万年的化石,旭尧比我幸福,毕竟你们相爱过,而我呢,就像是个傻子似的想要你留下来,我却忘了,一个没有心的空壳子怎么可能爱上人,这爱,你不要,自然有人要。”

    “所以,你会放我彻底离开你的视线?”

    钟御琛勾起残忍的笑容,“不会。”

    她还想要问什么,但是看到他的笑容后就再也问不出来了,一层寒意油然而生,舒小爱看着他离开,张了张嘴,想要去喊住他,想要从后面抱住他,她知道,如果现在她去抱住他,告诉他刚才说的都不是真心想说的,他会原谅她之前的话,他们会和好如初。

    但仅仅是想象,直至他走出房间的门,门砰的一声关上,她始终都坐在那里,浑身冷成了冰棍,像是束在冰雕里面的人物。

    爱情,注定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两个字眼。

    她不配拥有。

    从今天这一刻起,每天,都会从孙丹丹和江小咪的嘴里听到关于他的事情,一天连续找了十几名处/女相陪,待在房间里就是一天,不知道做什么。

    孙丹丹愤愤然,“钟少这是要干什么啊。”

    舒小爱立即说道,“是我不能跟他在一起,不怪他。”

    “为什么呀?大姐,你是脑子进浆糊了吗?”孙丹丹实在是不能理解,“难道大姐的心里始终都装着幕三少吗?”

    “不管他的事情,我和他已经是过去式了,但是,旭尧不能跟我在一起便是因为阳气一点一点被耗尽,最后到了频频昏厥的地步,如果当时还要执意如此,那么,后果可想而知,另外,我答应了救我爸爸的人,坚决不能跟他在一起。”

    “这些,钟少知道么?”

    “他知道。”

    “既然知道,还要坚持自己跟你在一起……”孙丹丹唏嘘一声,“该让我说什么好呢。”

    “好多事情掺杂在一起,我觉得,我们两个是不被祝福的人,这辈子,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度过。”

    江小咪感叹一声,“你只是没有意识到,钟少对你的重要性,等有一天,你觉得,离开了他,你完全不能呼吸,不能做任何事的时候,你就不会有这么多障碍了,爱情往往是要两个人好好的守护,大姐,别的我不想说,只想问你,如果钟御琛以后每天搂着抱着亲着睡着别的女人,你只要想到这一个场景,心情如何?如果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有了共同的孩子,你又会作何感想?”

    舒小爱眼圈微红,闭上眼,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心境。

    “大姐,能有什么能阻止两颗心的靠近,我跟小咪都看了出来,你也爱他,现在去找他吧。”

    句句说到了舒小爱的心里。

    “是我太不勇敢,总是思前虑后,我现在就去。”理智的她很难有失控的情绪,但现在,她就是失控了。

    走在走廊上,她的情绪依旧很激动,当一把推开他一天都没出来的房间,她隔着老远,一眼便看见了他正在和一个女人唇舌火热上演。

    桌子上很多酒瓶,都是空的。

    酒瓶的名字都是他喜欢的酒种。

    可见,这些酒都是他喝得,喝得神志不清,喝得意乱情迷。

    舒小爱关上门,缓缓往里走。

    一直走到床边,看他闭着眼睛双手在身下女孩的身上到处点火,惹的女孩娇喘连连,不知道是故意这样给她看的,还是女孩真的很享受这种状态。

    “钟少……唔……你慢点。”

    他伸出手就去撕女孩的丝袜。

    舒小爱亲眼看到这一幕,果然如小咪所说,她的心在滴血,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目光凌厉的看着他身下的女孩,“滚出去!”

    女孩可不怕她,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是钟少喊我们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滚?”

    舒小爱说不出一个像模像样的理由来,低头看向醉的不省人事的他,开口,“我当然有资格,就凭他爱我。”

    她不知,就凭她这句话,让钟御琛高大的身子浑身一震,心里更灰暗了,本来,她突然来,他的心里是很欣喜的,但是, 她的这句话却像是在说,谁让他爱她,这就是原因,这就是他最大的死穴……

    手猛然使劲,甩开了她的手,女孩的丝袜瞬间破碎。

    钟御琛的手捏住了女孩的下颌,像是在说给舒小爱听一般。

    “像你这样年轻,漂亮,身材好,又是处/女的女人,我想要多少有多少,不要以为成为了我的女人,就不知分寸。”

    女孩连忙回答,“钟少,我明白,小蕊会好好的陪你的。”

    他罕见的扬起了笑容,让小蕊看直了眼。

    她连忙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衣服一次脱了个精光,然后分开了双/腿,“钟少,我的第一次给你,绝对没有做过手术。”

    他淡淡的瞥向舒小爱,“没看我要做正事了么?出去。”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舒小爱瞬间成了笑话。

    她脸色惨白,低下了头,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门轻轻的关上,地面干净透明,有泪掉落,瞬间结成了冰。

    房间的钟御琛目光依旧看着门口,直至早已脱好衣服准备的小蕊打断了他的思路,“钟总,来嘛?”

    他抬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打的小蕊耳膜轰轰作响,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打,捂着脸惊恐的看着他。

    钟御琛站直了身子,掏出手绢擦了擦嘴,猩红的眸子轻描淡写的看着她,“还不滚吗?”

    小蕊反应过来,赶紧穿好衣服和另外一群女孩离开了这个地方。

    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走到阳台边,看见院子里有个一走一瘸的身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

    何美珍看见这群女孩回来,个个脸色很不好看,便问道,“不是说钟总召见你们了吗?怎么不高兴?”

    小蕊扫视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何美珍淡淡的笑笑,“我是钟御琛以前最爱的女人,只是想知道他现在的口味变得什么样了而已。”

    闻言,一群女孩面面相觑,“真的假的?”

    何美珍沾沾自喜,“当然是真的,我的名字是何美珍,不信你们网上搜索一下,顺便看看照片,不带打脸的哦。”

    立即有女孩搜了,“还真是哎,钟少以前最爱你,为什么分手了?是因为舒小爱的横刀夺爱么?”

    何美珍没直接否认,算是默认了,“我很了解小琛,所以你们若想接近他,不如在我这里取取经,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