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我不会拿你家人的命开玩笑

    “钟御琛,我答应他,只来看看你,看过就回去。”

    “如果不回去会怎样?”

    “我拿我家人的命答应了他,如果我半个月不回去,我的家人……”她没继续说下去,相信,他听得懂。

    他阴鸷的眸子一闪而过,声音温柔了下来,“陪我一星期,一星期后我让你回去。”

    “你说话算数?”

    “算数,我不会拿你家人的命开玩笑。”看他不像是开玩笑,她才松了口气。

    他热切的吻住她,舌头在她的唇里拼命的翻搅,努力吸取着属于她的香气。

    她不想回应他,但身子却莫名的亢奋,一点一点的,像是着了火一样。

    身子被他从后面抱住倒在了床上。

    舒小爱双眼紧闭,彻底昏睡了过去。

    他的唇上有药物的成分。

    被子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她的裤子随即被他娴熟的脱掉,钟御琛贴近她,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

    她一动不动的被他搂着,如此乖巧的模样,钟御琛希望一辈子都能拥有。

    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身子,微微抬起她的腿,便顺滑的进去了。

    温暖的包围着自己,这感觉一旦重温,便自持不了。

    他起身,胳膊肘撑着床,在她身上飞翔。

    尽管她昏睡了过去,但动作快的时候,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发出声音,更让他激动万分。

    整整几个小时,这五六天的思念,一旦崩盘,洪水一样阻挡不住。

    整理好一切,他再次习惯性的将枕头放在她身下,然后搂着她入睡。

    这是这几天来,他睡得第一个安稳觉。

    再醒来的时候,舒小爱赫然发现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穿的好好的,下半身却是赤条条的,想也能想到,昨晚他干了什么好事,尤其是臀下面的枕头!

    只是,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点印象?

    “钟御琛……”她阴测测的喊了一声。

    “唔,好舒服~”他伸开胳膊,圈抱住她,“想要吃什么?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谁来对我说说我为什么没了裤子?”

    “我给你脱了。”他脸不红心不虚的承认。

    “然后呢?”

    “我们痛痛快快的做了几场我们爱做的事情。”

    舒小爱将枕头从身下拿出,对着他就是一下,“你这是偷/jian我么?”

    “没有,我光明正大着来的。”

    “……”她将裤子捡起来,慢慢穿好。

    “小爱……”

    “别喊我!”

    “小爱,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这样了……好不好?”

    “……”这是在对她撒娇么?

    嫌恶的回头瞅了他一眼,“别这么对我说话,怪不习惯的。”

    他整了整脸色,干咳一声,“昨晚你答应我的,陪我一个星期,不许食言。”

    “你也答应我的,不许说话不算话。”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直接光着身子下了床。

    “就不能穿上衣服再下来么?”

    “看也看过了,做也做过了,都不知多少回了,有什么好见外的,咱俩谁跟谁……”

    “……”跟非人类是无法沟通的,这一点她前段时间就印证过了。

    他穿上西装,打上领带,一表人才模样。

    舒小爱盯着他,“穿上衣服人模狗样的,脱了衣服狗样人模。”

    他凉凉的回答,“没听人说么,跟鸡随即,跟狗随狗……”

    说着,握住了她的手,“我们去吃早餐。”

    掌心间的温度让她怔忪,低头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指,更是一种悸动。

    他带着微笑,不时回头看着她,只是他的手握得很紧,纵然两个人吃饭,他也要伸出自己的左手握着她的右手。

    待自己吃完,再坐到她的左侧,用右手握住她的左手。

    他为什么这样,舒小爱心知肚明。

    只是为了怕她再突然消失在他的眼前。

    但一直很关注钟御琛的媒体们却借此机会狂拍俩人的照片,声称俩人爱的死去活来,吃饭的时候都要彼此牵着手,羡煞了一路众人……

    当事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只有俩人知道,吃过饭,钟御琛依旧和她牵着手压马路。

    “钟御琛,你姐跟鸿塘亲嘴,你知道不?”

    “什么?”

    舒小爱看他这反应就知道他不知道。

    “你姐夫不是外面又有女人了么,昨天小咪去找鸿塘亲眼所见,俩人已经分手。”舒小爱淡淡的说,“不想在一起就分手,跟已婚妇女玩亲嘴算是怎么回事?小咪说看见的时候你姐硬是趴在鸿塘身上,还没离婚就要玩起来了么?”

    钟御琛察觉她的不满,立即说,“我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喜欢钟嘉丽……这是我最纳闷的事情之一。”

    “你还有什么是纳闷的?”

    他柔情蜜意,“另外的便是像我这样的好男人,你为什么不爱我?”

    舒小爱转移视线,“你又不是人民币,凭啥要求全国人民都爱你。”

    “我多么希望我是,因为那样,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谁说的……国外可以不用……”

    “那就限制你出国……”

    舒小爱抬起头,东边的阳光渐渐地拔出了云层,迷人一样的光彩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恬静的温度,安静如初。

    “why, why can't this moment last forevermore?tonight, tonight eternity's an open door…”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但某人显然不想接电话。

    “你手机响了,说不定有急事。”

    他站定,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喂,知道了。”

    重新踹回兜里,“我爸的电话,让我回家。”

    “肯定是给你算账的,那你回去吧。”

    “你跟我一起。”

    走着去了钟家老宅。

    钟老爷子一看见他回来,当即便骂道,“你爹我年纪大了,我看我没等老死就被你给气死了!”

    钟御琛心情很好,当即喜笑颜开道,“爸,怎么这么说,你一定长命百岁,千万不要生气,儿子也没干什么坏事。”

    “还没干坏事?昨天一天都是你的自杀新闻,我和你妈当时听到这个新闻,简直晴天霹雳,小二,我跟你妈不能再生了,你要是死了,还让我俩活吗?”越说越气,“报纸上还刊登了我跟你妈参加你奶奶葬礼时候大哭的照片,ps到抢救室,别告诉我你做这一切是为了出名!”

    “你看你儿子需要用这种伎俩赢人气吗?爸,我只是为了帮小爱的姐妹孙丹丹压一下新闻。”

    这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解释他没说。

    “用这种方法压新闻,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吗?”钟老爷子坐下,“你姐夫的事情……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我没去调查。”钟御琛慢条斯理的开口,“他们俩离婚不远了。”

    钟老爷子抬起手,“等会他们会过来。”

    钟母从房间出来,看见她们回来,当即朝着这边走来。

    坐在钟老爷子身边,钟母郑重其事的看着他,“以后不许这样跟妈妈开玩笑了。”

    “对不起。”

    钟母神情这才松懈了下来,“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肚子怎么还没动静,该不会是不孕不育症吧?”

    钟老爷子胡子一翘,皱眉,“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不会说话?”

    钟母撇了撇嘴,“我只是随意说说,又不是咒她的。”

    门口闯进一个身影,钟嘉丽穿了一身粉红色的长外套,下身黑色打底裤,脚上一双筒靴,长卷发披在身后,精神看起来相当不错。

    “喊我回来什么事?”她坐到另外一张空沙发上,翘起腿,好整以暇的问。

    钟老爷子喝了一口茶,将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先坐着等着。”

    钟嘉丽目光瞥到舒小爱身上,不屑的开口,“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舒小姐,你朋友都那么没素质,你知道吗?”

    “不知你指谁?”

    “这还用说么,你跟孙丹丹和江小咪听说关系不错,一个出了照片给大家看,很多屌丝男都有眼福了,一个疯婆子,这两个人品都很不太好呢。”钟嘉丽阴阳怪气的愤愤道。

    舒小爱自然知道她还在记恨小咪打她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记得我第一眼看到钟小姐你的时候,觉得你是属于那种高冷的女人,很有气场,穿衣打扮也很有品位,早早的也结婚了,工作也很好,家境也很好,但是,我却听闻你抢了小咪的男朋友鸿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想应该是真的,毕竟强吻鸿塘被小咪当场抓住了,钟小姐,你离婚了吗?”

    钟嘉丽当场爆粗,“关你屁事!”

    钟老爷子闻言,脸都气青了,“嘉丽,小爱说的是真的?”

    “爸,许亮太让我寒心了,上次他找小君的事情,我以为过去了,但没想到他趁着我宫外/孕手术没几天就借着工作的原因带着小三一起出国,幸亏被媒体给拍到了,不然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我费尽心思的想要孩子,他是怎么对我的?我住在医院这几天,是鸿塘每天对我送饭陪我聊天,他人在哪里,再说,他能找,我为什么不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