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终身都要跟他断不开关系!(求月票!)

    “越下越大了,我们进去吧。”

    她心恻动,点了点头。

    卧室里为开灯,落地窗前是沙发,拉开窗帘,躺在沙发上,两个人躺在那里。

    许久,舒小爱开口,“你从哪儿找来的大师化得符?”

    他嗓音淡淡的,“厉害的神父神婆很多。”

    “钟御琛,你曾经和前任在一起那么久,恋爱六年,思念四年,十年的光阴,真的不爱了么?”

    他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不然我为什么要对你说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她装蒜。

    他睨她一眼,清冷大方的说了出来,“我爱你。”

    舒小爱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扑通跳了一下,她慌忙撇过脸,脑子里想起了自己答应冥夜的话,翻过身子看着窗外,再也不肯说话。

    钟御琛坐起身捧起她的右脚,指尖轻轻摩擦刺青的地方,低沉说道,“一星期后,我们国外旅游,你有个心理准备。”

    “去哪个国家?”

    “f国。”

    舒小爱心思一转,国外……那不是更好逃跑了?

    最起码比困在这里要好跑多了……

    于是,她爽快的答应了,“好,我也想要去散散心。”

    殊不知,这是钟御琛下的一个重要的决定,去旅游期间,他一定要她成功的怀上他的孩子!

    终身都要跟他断不开关系!

    两个人在房间里睡觉,何美珍拿了一把伞在大门外快冻成了雪雕。

    小a说了她好几次,她都不听,索性也不再说她了,任由她一个人在门外站着。

    小区里除了昏黄的路灯,绵延不断的大雪,就剩她一个人蹲在大门口。

    因为最近钟御琛和舒小爱的事情整的天天上头条,媒体们都很关注,有记者专门被派跟着这两个人,但跟了这么一段时间,根本看不到舒小爱的身影,钟御琛公司家里,很规矩,根本拍不到什么有内容的照片。

    但今天愣是拍到了何美珍蹲在v栋庄园门口的照片,这一蹲就好几个小时。

    于是,记者上前,问道,“何小姐,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

    何美珍抬头,“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不瞒你说,我是xxxx社的记者,跟拍钟御琛和舒小爱两个人,看你在这很久了都没人给你开门,怪可怜的,可以谈谈你和钟御琛的事情吗?”

    何美珍嘴角抽了抽,“有什么好说的,我在这不过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亲口告诉钟御琛,但是他不见我,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记者一看有新闻,立刻上前扶起她,“走,去车里坐着聊聊。”

    也许何美珍也是太想倾诉了,就跟他一起上了车。

    这一晚上,记者认认真真的记录了许多事情,并且一晚上没睡都在整理何美珍的话。

    大清早,雪停了。

    铺天盖地的新闻传进了钟御琛和舒小爱的耳朵里。

    两个人坐在餐桌边,舒小爱的手里拿着手机,轻轻念出声,“钟御琛旧爱专访,昨天夜里,大雪皑皑,对于钟御琛的前女友何美珍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她在锦绣小区钟御琛的门口守了几个小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亲口给他说,但当记者发现她的时候,钟御琛始终都没有给她开门,据悉,何美珍口中重要的事情和钟御琛的现任女友有关,但苦于她不说,记者也不得而知她要说什么,何美珍亲口承认,她和钟御琛是彼此第一次的人……”

    刚念到这里,手机便被他夺走了,“好好吃饭。”

    舒小爱看他面色挺平静,便问道,“你不生气么?”

    “我不在乎的人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凝滞了表情,不在乎的人不生气,那他经常对她生气,是说明他太在乎了自己么?

    想到这一层,像是有什么想是要费尽力气的扒开她的内心,去窥视。

    “虽然我不在乎,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伤害我在乎的人,这个专访我会澄清的。”

    “唔,你看着办就好了。”

    她低头喝粥,随意的回答。

    “一个人在家无聊可以去堆雪人,希望我中午回来的时候,可以看见你堆的雪人,最好是一家三口。”擦了擦嘴,他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在她脸上印下一吻然后去上班。

    钟氏集团楼下果然集齐了很多记者,钟御琛的车停下来的时候,记者一拥而上照相机咔嚓咔嚓响的人耳膜厌烦。

    维纳斯下车,冷着脸摆手,“我们钟总会接受你们的记者,请你们站好,不要喧闹。”

    顿时鸦雀无声。

    维纳斯伸出手打开车门,一只锃亮的皮鞋下来,钟御琛一身黑色西服下来,脸上戴着墨镜。

    他开口,“今天早上的什么专访小爱给我念了,我要澄清的只有一点,小爱是美珍擅自离开我去国外结婚后来到我身边的,没有小三之说,就这么多,针对这样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澄清也是最后一次。谢谢。”

    只是这么一句话,便瞬间将局势反转。

    网友们疯了,因为钟御琛这一句话便说明了,是何美珍先离开他去国外结婚的!

    原本对何美珍的同情瞬间反转对她的恶心。

    更有网友认为,何美珍做了这么一篇专访,很多字,很多内容,但是,钟御琛只用一句话便澄清了事情,只能说强者惜字如金,怂包废话连篇!

    但尽管如此,很多二十岁左右的女网友还是普遍认为舒小爱心机重,不然怎么可能甩掉幕旭尧和钟御琛在一起。

    更有算命大师在网上爆料,钟御琛和舒小爱相克,是不适合在一起的。

    算命大师过后,紧接着又是面相大师称钟御琛和舒小爱只适合恋爱,不适合结婚,钟会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而舒小爱则是会一直单身。

    总而言之,这个话题一直都是热度不减。

    宋琳琅伸出手将电视关闭,遥控器扔在沙发上,“我看着何美珍真是瞎折腾,这招对钟御琛根本没有一点用,这个白痴!”

    宋母担心道,“她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不准再瞎搅合了,你爸为了你,你知道受了多少屈辱,再出事,谁也保不了你。”

    宋琳琅不耐烦的喊道,“妈,你这一天都说多少遍了,我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知道了。”

    “我这还不是担心你么,琳琅你不是小孩子了,我跟你爸爸都四十多岁了,现在生孩子也是难了,所以,你看在爸爸妈妈的面子上,就不要再闯祸了,我已经让周围的邻居看着点了,看看有什么不错的好男人给你介绍,平平淡淡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宋琳琅翻了一个白眼,“家产没有一个亿别想娶我。”

    宋母努了努嘴,“琳琅,只要人好,对你好,家产咱们可以不那么在意,只要让你吃穿不愁就好。”

    “可是,妈,找一个窝囊废有什么用,我想要找个可以让自己风风光光出嫁的男人,最起码让谁提起我来都觉得我嫁了一个好男人,而不是让别人觉得我老公是吃软饭的。”

    “等有介绍的,我先看看怎么样,条件不错就给你说,你去见见面。”

    宋琳琅点点头,“行。”

    反正钟御琛也是不会再对她有一丝兴趣。

    ***

    鸿塘九点多出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钟嘉丽打来的,说手术后出血量不多,但今早开始就开始出了很多,像是止不住的样子。

    他算了算,今天是手术后的第六天,按理说,只会越来越少,怎么会越来越多?

    “你过来吧,我在医院。”

    钟嘉丽有气无力,“我感觉自己好像不会动了,鸿塘你过来接我可好?”

    听声音的确感觉不太正常。

    鸿塘只好亲自开车去了她的家。

    到了后,佣人说钟嘉丽在卧室里,鸿塘觉得自己去她的卧室不太方便,便让佣人去让她下来。

    佣人上去后又下来了,“太太说马上就下来了。”

    鸿塘点头,坐在沙发上等她。

    过了一会儿,钟嘉丽从楼上下来了,衣服整齐就是披头散发,凌乱不堪素颜看着有点憔悴。

    鸿塘打量着她,“嘉丽姐,你这几天没好好休息么?”

    “鸿塘,我觉得现在我现在有点失血过多了,浑身有气无力的。”

    “你这几天饮食上如何?”

    “没吃辛辣,我安排厨房了,吃的都还不错。”

    “那你是进行x生活了吗?”

    钟嘉丽实话实说,“嗯。”

    “嘉丽姐,你做完手术我是怎么交代你的,你果然没听我的话,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谁还爱你!”鸿塘怒视看着她,“一个女人若是这么糟践自己,那么没有男人会心疼你的!”

    钟嘉丽哑口无言,“我也知道,但是,许亮他非要来……”

    鸿塘不知说什么好,“这几天你住医院吧,我给你安排个病房,好好在医院疗养,直至好再回家。”

    没想到钟嘉丽竟然答应了。

    鸿塘将她带回医院,立刻安排了vip病房给她,给她挂了输液止血消炎的药水。

    “我知道你还想做妈妈,但是,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宫外孕没有切除输卵管那是因为没有到那种程度,但是,造成的损伤是不可能修复的,也就是说你再这样下去,造成子/宫盆腔炎症严重复发,别说几个月不可以怀孕,一年可不可以都不确定,嘉丽姐,你都27岁了,为什么还不懂得这些妇科知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