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你让我很温暖

    舒小爱缓缓上前,蹲在了冰床旁边,眼泪夺目而出,啪嗒滴在了他的手背上。

    他猛然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舒小爱盯着他的眼睛,“你的眼睛……是红色的?”

    冥夜闭上眼,睁开眼,便已经成了黑色。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你……你的眼睛怎么也是红色的……”

    “我是冥夜。”

    四个字,窜进了她的胸口,眼睛徒然睁大,“你是冥夜?”

    他点了点头。

    “为什么长得一点都不一样……”

    他微微喘气,“那是我人间的肉身,并非我自己的,我去封水村是渡劫的。”

    舒小爱看他眉头皱成了一团,目光触及到他的背上,惨不忍睹,深到见骨。

    “很疼是不是?有什么什么办法是止疼的?”

    她慌乱的站起来,却被他拉住了手,“你陪我说说话,就不疼了。”

    舒小爱呜咽出声,今天是她哭的最多的时候,感动,悲伤围绕着她。

    “怎么可能不疼,冥夜,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我爸爸才能重新活着,如果不是你,他不可能死而复生。”

    “别哭,不想看见你哭,我才要谢谢你。”

    舒小爱哭的更大声了,“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

    “谁说没做什么,那不是么?”

    舒小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是自己曾经给他灌过茶的大饮料瓶和几片烂铁片。

    “你还留着干什么?”

    冥夜扯动一下嘴角,“你让我觉得很温暖,答应我的事情忘记了吗?”

    舒小爱重新蹲下身子,“没忘。”

    “没忘就好,等我好了,我会去人间小住一段时间,你不要跟他生活在一起了。”

    她点点头,虽然知道钟御琛不会放手,但是,她既然答应了冥夜,就不会食言,无论用什么办法,她都要义无返顾的离开锦绣小区,过自己平淡的日子。

    今天是宋琳琅,就算将宋琳琅执行死刑,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宋琳琅,她没有办法一直生活在提心吊胆的日子里。

    她和他,大概就不是一路人。

    “回去吧,天色晚了。”

    舒小爱站起来,“你好好休息,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你已经没事了。”

    “好。”

    舒小爱的身影消失在舒小爱的眼睛里,大门关上,房间重新一阵冷清。

    回到松树下的时候,让她诧异的是,原本在这里等着她的幕旭尧不见了,自己的肉体也不见了。

    她只好顺着公路回去,幸好距离市区并不远。

    到v栋庄园不远处便看见了钟御琛和幕旭尧在你一拳我一脚的对打,互不相让。

    舒小爱进了车,回归肉体。

    她缓缓睁开眼睛,腾地下了车。

    “够了没有!”

    幕旭尧停手,关切的问道,“小爱,没事么?”

    “没事,已经见了人,旭尧你先回去,我去见见爸妈。”

    “好。”幕旭尧擦了擦嘴角的血,扬起嘴角,“钟小二,刚才是我让着你的,不然早把你打趴下了。”

    钟御琛翻了个白眼,“下辈子你也打不过我,滚蛋。”

    幕旭尧呼出一口气,脸皱成了包子,小声嘀咕,“没仁义的家伙,专打脸,卧槽,疼死了。”

    钟御琛转眼看向舒小爱,上前一步,揽住了她的肩膀,“走,我们回家。”

    舒小爱打掉他的手,冷淡的说道,“我自己会走。”

    钟御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追了上去。

    再次见到后妈和爸爸,舒小爱心情早已平静了很多,突然听到家变的噩耗,突如而来的打击让她觉得天都塌了,幸好……

    “爸,姨,妹妹没有事,被抱养别人家了,我等下给局里联系,相信明天你们就能重新见到她了。”

    “真的?”舒母喜不自胜。

    “真的。”舒小爱确定。

    舒母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小宝没事就好!”

    舒小爱然后开口,“爸,你可知道幕后凶手是谁么?”

    “谁?”

    “宋琳琅。”舒小爱吐出三个字,“她犯下滔天大错,必定要遭受惩罚,算上你,害死了五条人命,她可真狠。”

    舒父没说话,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倒是舒母破口大骂,“这个死女人绝对不能饶了她,心太毒了,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谁做错了事情都要承担后果,我现在去给队长打电话。”舒小爱站起来,出了舒父的房间。

    走到院子里,她给徐正打了电话,将妹妹被送养的地址以及录音笔视频的地址告诉了他,包括主谋人。

    说完这一切,她并未觉得轻松。

    心里被压抑的喘不上气来。

    仿佛一天之间,她欠下了好多债,怎么还都还不完的债。

    “小爱。”

    舒小爱抬起眼,“钟御琛,希望明日你放我家人回去,宋琳琅估计现在已经被抓了。”

    “你呢?”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我……”她冷笑,“我当然也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已经想好了,钟御琛,我要彻底的远离你,是我不好,你才会认识我,是我不好,全部都是我的错,现在,我不想让这种错误延续下去了。”

    钟御琛的眸子阴暗冷清,英俊的面容微微变了色,显然他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是你不好……不想让这种错误延续下去了……这就是你想要离开的理由?”

    “是。”

    一个字便可以让他心如刀绞。

    “可是,我不准,怎么办?”凉凉的语气,掺杂着难以言说的杀气。

    “除非你有能力囚禁我一辈子,否则,只要我能离开这栋院子,我一定跑到你再也见不到我的地方。”

    这句话,如同火上浇油,让钟御琛整颗心都在颤抖,愤怒的他想要一把掐死这个女人。

    两手将她扛在了肩膀上,语气冷却了下来,“那就囚禁一辈子好了。”

    按照以前,她会向他示弱,会承认刚才的话不是她的本意。

    但现在她不会了。

    钟御琛比她聪明的要多的多,是不是演戏,他一眼就可以看清楚。

    就算她向他示弱,他不限制她的自由,但舒父舒母,他定然不会放。

    所以,不如不说。

    高大的身子顺着楼梯直接上了二楼。

    像是拎着扔小鸡一般扔到了大床上。

    舒小爱脑子一片浑浊,刚爬起来,便被他拽到了一条腿,直接拖到了床边,衣服瞬间被扒的精光。

    “钟御琛,放开我!”

    他扣住她的双手,压住了她的一条腿,一点前戏都没有,硬生生的进了她的身体。

    刺疼袭来,舒小爱咬住嘴唇。

    无论钟御琛怎么动,她的身体始终都是干涩一片。

    粗暴的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直至感受一阵润滑,他才低头一看,是红色的血。

    他退出她的身体,淡漠凌厉的看着一声不吭的她。

    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

    从她的衣服里掏出她的枪,一把将舒小爱拉了起来,将枪塞进了她手里,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要么现在杀了我,若不敢,就给我好好留在这里。”

    舒小爱微颤着手,“我将你杀了,我难道就能走出这栋别墅?”

    “不能,我说过,我若死了,你一定要陪葬。”

    她将枪收起来,“杀了你我也要死,不如不杀,我还不想死。”

    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包卫生棉,“你大姨妈来了。”

    舒小爱低头一看,发现还真是,怒瞪了她一眼,拿着内/裤和卫生棉走进了浴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放了一杯热牛奶和暖水袋。

    他将牛奶递给她,“喝了。”

    舒小爱接过,表示怀疑的看着他,“里面不会下了什么药吧?”

    “你大姨妈来了,我不会那样的。”

    莫名的选择相信他的话,仰脖一口气全给喝了。

    她拿过暖水袋爬上了床,将暖水袋放在小腹上,暖烘烘的,盖上被子,侧过头看他半靠在床头,指缝间已经夹了一支烟。

    钟御琛缓缓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你就那么看不上我么?”

    舒小爱低头,“钟御琛,我们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注定是个传奇,你注定需要很爱你的女人配,而我,不配。”

    “很爱我的女人,你觉得谁最配我?”

    “你觉得谁最配你谁就最配你。”她闭上眼拒绝回答。

    “呵……好。”钟御琛嘴角挽起一抹好看的唇角,拿起电话按了几个数字,“给我派个最妩媚的女人上来。”

    当队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当场便傻眼了,再看了看来电的号码,正是少主卧室的座机。

    他不知道少主要干什么,只好挑选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上去。

    “叩叩叩。”

    “进来。”

    只见一位穿着透视装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少主,我叫媚儿。”

    钟御琛幽冷的眼角上挑,“你爱我吗?”

    媚儿脸一红,娇羞道,“少主这样的男人,哪个女生不爱,我暗恋少主很久了。”

    “既然暗恋我已经很久了,那么,我就给你个机会,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能让我对你有谷欠望,今晚我便要了你。”

    最后一句话如同炸雷一样的震在了舒小爱的脑子里,她赫然睁开眼睛,看着媚儿欣喜的娇容,又看了看钟御琛挑衅的目光,心口像是被人狠狠地刺穿了一下,这一幕,极其刺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