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进入女洗手间的时候,正在里面的女人们一阵尖叫,当看清是钟御琛的时候,尖叫声又突然戛然而止。

    这是一幅奇异又可笑的场面。

    舒小爱很尴尬,看着这几个女人洗好手都不想出去的模样,只好和钟御琛一起进了单间。

    他站在她身后,双手从下面钻了进去,几秒钟,便给她扣上了。

    “看来钟少是极chong她的,连来洗手间都不愿意分开。”

    “是呢,看的人家好嫉妒好嫉妒……”

    “你们说他们俩在里面会不会那啥一番?”

    “看时间长短了……”

    舒小爱听到了洗手台边儿传来的窃窃私语,打开门尴尬的走了出去,相比较她来说,钟御琛可谓光明磊落多了,脸上既没有尴尬,又不会觉得不自然。

    出了门,大家站在一起,舒小爱好几天都没见到孙丹丹和江小咪了,自然有话说,钟御琛自然被忽视了。

    不过看她心情不错,他也没有表现一点不快。

    鸿塘和幕旭尧一起来的,以及他的未婚妻。

    舒小爱原本是笑着的,瞥到他们的身影时,眼底深处彻底黯了下来。

    钟御琛大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她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交汇在一起,随即又分别挪开视线。

    鸿塘一身红色的西装,脖子里带了个领结,发型炫酷的不行,走路都带着一丝妖娆。

    “生日快乐。”

    刚说完,目光便落在了舒小爱身后的江小咪身上。

    跨步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低声不满,“看见我来了,也不主动点。”

    这么多人都在,江小咪有一点扭捏,脸红了一圈,没说什么。

    幕旭尧尽量的不去看舒小爱,“进去吧。”

    一群人一起往里面走。

    国内最著名的综艺节目主持人担当主持,一片溢美之词后,便开始让钟御琛许愿切蛋糕。

    他缓缓上台,生日歌奏起,轻轻地将蜡烛吹灭,握住自己的手闭上了眼睛。

    下面一片鼓掌雷鸣声。

    再度张开眼,钟御琛开口,“我刚刚许了一个心愿,大家想知道是什么吗?”

    台下宾客齐齐的看着他,屏气凝神,想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他微顿,充满柔和的眼睛望向台下的舒小爱,“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舒小爱没想到,他的愿望竟然是这个。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么?

    她也好想有。

    只是,愿得一人心容易,如何做到白首不相离?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切完蛋糕,大家人人一份,钟御琛看台下的钟母站了起来,像是要上台的模样,他嘴角一勾,拿起话筒开口,“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前段时间,大家拍到了我和小爱的照片,那么借这个机会,就公开好了,小爱是我的女人,谢绝任何给我送女人的人,就这样。”

    迈步下台,钟母的脚步停在那里,上台也不是,重新回去也不是。

    这番话是不可能被传到网上的,因为进庄园的宾客是不准备利器和任何拍照的东西的。

    生日宴这种场合,钟御琛不喜欢,舒小爱也不喜欢热闹,方便说话起见,几个人回到了别墅的客厅。

    少了很多嘈杂,鸿塘长呼一口气,“小二,你住在二楼还是一楼,能去参观你的卧室吗?”

    江小咪低声问,“你参观人家的卧室干什么?”

    鸿塘哈哈一笑,“当然是别有用意。”

    “二楼。”

    鸿塘站起来,上了楼,不消片刻便下来了,唏嘘一声,“你家的床真大,怎么翻滚都不会掉床吧?”

    钟御琛晃了晃酒杯睨他一眼,“要不要送你一张一模一样的?”

    鸿塘倚在沙发上,“正好家里的床该换了,明天送到我家里去。”

    舒小爱笑吟吟开口,“一个不正经,两个不正经。”

    “你要是正经就不会爬上小琛的床了。”突兀的一声女音横穿了进来,气氛立刻冷了。

    舒小爱脸白了白,看向门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当然有,若不是你,我和小琛根本就不会分手!”

    钟御琛手中的高脚杯顿时摔在了地板上,清脆声让众人一惊,他冷寒着眸子,“美珍,我的警告对你不起作用是吗?”

    何美珍跨步进来,“小琛,我怀孕了。”

    一众人个个变了脸色。

    “我没碰过你,若你敢说孩子是我的,那我可是会跟你认真的,让你知道说谎的后果绝对不像你说的时候这么轻松自在。”

    何美珍不怕他,因为有钟母的撑腰。

    “孩子就是你的。”

    钟御琛冷声喊道,“队长!”

    “是,少主。”

    “将她拉到手术室,肚子给我剖开,取出受精卵,看看孩子是谁的?”

    孙丹丹和江小咪头皮一阵冷寒,以前就听到过钟御琛狠起来六亲不认,现在觉得,不是没有道理的。

    “是。”

    何美珍看着一群黑衣人进来,这才慌了神。

    她想辩解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却已经由不得她。

    “放开我!放开我!小琛,我错了,我没有怀孕!”

    钟御琛手一挥,黑衣人们立即松了手。

    “不是笃定孩子是我的么?怎么现在又说没有怀孕呢?”

    何美珍深知事情又搞砸了,欲哭无泪的说不出话来。

    整个人蹲在地上抖得跟筛糠似的。

    “小琛,我们十四岁就在一起了,我想不明白,难道真的比不上你跟她几个月,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十四岁在一起……最终还是让你跟外国的男人跑了,结婚离婚?你想不明白,我还想不明白呢,以后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了,滚的越远越好。”

    舒小爱转头看向他,万万没想到何美珍当年离开他去了国外,还嫁给了老外,又离婚了,才回来找他。

    不仅仅是她,幕旭尧和鸿塘也是才知道何美珍国外的事情。

    鸿塘嘲讽道,“美珍你可真是一个滑稽的人物,自食其果么?都到这一步了,死皮赖脸有什么用,给自己留点自尊不是更好?”

    “鸿塘,你懂什么,小琛现在是被舒小爱迷住了双眼,他会后悔的,因为舒小爱太像以前的我了,等到他醒悟过来,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她站起来,不知道到底从哪儿来的自信。

    “我不会,你不要再沉迷过去了,没有她,我也不会重新跟你在一起,有些话,说一遍就应该记住了,耳朵长在头顶上的动物很多,没想到,耳朵长在头顶上的人你是第一个。”

    何美珍重新走进去,一直站在钟御琛面前,“我想放弃,想了好几次但是只要一想到以后站在你身边是她不是我,我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小琛,你以前说过那么多的誓言,你都忘了么?你说无论我做错什么你都会爱我不变的,我不相信你在说假话,无论如何,我都会死守着你,都会等你回头,等你回心转意。”

    钟御琛很不耐烦,这种不耐烦表现的很明显,对于何美珍,他一点一点的厌恶至极。

    “不要说了,我一个字都不想听,趁我没发火之前滚。”

    何美珍不但没滚,还上前一把环抱住了他的腰。

    这么多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致的撇了撇嘴。

    何美珍一阵暗喜,这喜头还没来得及蔓延,突然,她的手便被他强行的掰开了,身子升腾了起来,越过茶几,砰的一声,被扔出了五六米远。

    “啊!”何美珍尖叫一声,随后是痛呼一声。

    她两眼冒金星,想要晕厥过去。

    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她伸手一摸,红色的血液显示着她的头被碰出血了。

    “来人,将她扔出去,以后不准进小区一步。”

    何美珍就这么狼狈的被拖走了。

    静谧的客厅。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千诗诗被钟御琛吓住了,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一般都是在家,也并无上流社会的通病,琴棋书画是她最擅长的,低声说,”旭尧,我们走吧,我下午还要去练琴。”

    幕旭尧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我们先走了。”

    鸿塘也站起来,“一起。”

    瞬间几个人都走了,只剩下了钟御琛和舒小爱。

    “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

    舒小爱抬起脸,“包括你吗?”

    他摇摇头,“除了我之外。”

    “霸道。”

    他捧起她的脸,声音悦耳动听,“这个生日,我很开心。”

    “你有理由不开心吗?”他要什么有什么,还会有理由不开心?

    “有。”

    “那是什么?”

    “你不在,我不开心。”

    “……”

    ***

    “钟少好吓人。”千诗诗出了庄园感叹。

    “虽然有一点,不过我觉得这是正常反应。”孙丹丹接腔。

    “你不觉得那个叫美珍的女人很可怜吗?”

    “不觉得啊,她的所作所为不叫可怜,而是可恨,我一点都不同情她。”

    千诗诗摇头,“感觉舒小爱挺那啥的,虽然整个人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不喜欢她。”

    孙丹丹嘴角一扬,“那是因为你看过新闻,知道舒小爱是幕少的前女友,没有女人喜欢自己未婚夫的前女友的,理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