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在我心里,你比她重要

    “崔判官,封水村死的村民还在吗?”

    崔珏恭敬地回答,“都没有去投胎,一直在等主上回来发落。”

    冥夜嘴角一扬,“本来我是想自己亲自处理,但是,现在没必要了,你去让他们投胎去吧,我不想见到他们。”

    崔珏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只得前去处理,“是,属下立刻去办。”

    冥夜站在一面古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妖孽惑众,除了一双眼睛是红色的,样貌跟在封水村渡劫的时候一点也不一样。

    包括声音,不知道她见了自己,还能认出来吗?

    不过,真的很拭目以待和她再见面的日子。

    她会不会被吓到?

    ***

    钟御琛回到家的时候,舒小爱已经睡着了,他动作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她。

    可见她的睡眠质量并不好。

    钟御琛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顺其自然的搂住她的身子,舒小爱没出声,任由他搂着。

    “对不起。”一声低喃穿透了她的耳膜。

    舒小爱浑身一震,这样默默道歉的还是钟御琛么?

    她认识的钟御琛可不是个会对女人道歉的人。

    不知为什么,这句他亲口说出的‘对不起’让她原本饱含冷意的心温暖了几分。

    一晚上,她一直紧贴着他的身子,直至天亮。

    今天不用去警察局,舒小爱起的很晚。

    起来吃了早餐,她便询问陈姨钟御琛平常喜欢吃什么菜,她要学。

    陈姨当然乐意教她,说一天教会她一个菜,直至钟御琛的生日。

    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她学会八个菜就行了,剩下的日子里她想学学做蛋糕和点心之类的。

    这是她的计划。

    上午学习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

    十点钟,舒小爱出来透气,不知不觉竟来到了之前居住的别墅。

    里面的摆设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只是二楼钟御琛卧室的大照片不见了。

    “那幅大照片呢?”

    “少主很早之前便吩咐给烧了。”

    “烧了?”舒小爱话锋一转,“什么时候?”

    小f回忆,“是从这里搬出去的时候,少主亲自吩咐的。”

    舒小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身下了台阶。

    “老大,电话,老大,电话……”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舒小爱划过接听键,放在耳边,“喂。”

    “……”

    “是,好。”挂了电话,舒小爱快步朝着小区门外走去。

    钟母喊她去钟家老宅,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她,除了跟钟御琛的事情有关,她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乘坐出租琛来到钟宅门口。

    老管家已经在等着了,“舒小姐,请进。”

    “是。”

    舒小爱跟着老管家一起来到客厅门口。

    诺大的客厅只有钟母一人,舒小爱进去,开门见山道,“伯母,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我们没必要拐弯抹角。”

    钟母嗯哼声,“你坐。”

    转头看向佣人,“送两杯咖啡过来。”

    “是,夫人。”佣人照做。

    钟母贵妇气势幽娴,“舒小姐,我想问你,你愿意给我们家小二生孩子吗?”

    “不愿意。”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

    舒小爱冷嗤,“是你儿子不放我离开,如果你能成功的说服你儿子,我十分感激。”

    听到她的话,钟母又气又觉得挺好,气的是,这个女人如此不识好歹,觉得挺好的是,就要她这种不识好歹。

    “好,很好。”钟母眼角弯了起来,“既然你如此有自知之明,就好,我想,你也不想害了小二,毕竟无论家庭背景还是别的,你们注定是两条线上的人,永远不会有交集,我也不会认可你做我的儿媳妇,咱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佣人将咖啡放在两个人的面前,钟母端起,轻轻地吹了吹,浅浅的喝了一口,示意她,“尝尝我家的咖啡如何?”

    见她不动,钟母笑道,“怎么?嫌弃?”

    舒小爱摇摇头,“我喝不惯。”

    实际上是因为,她多留了个心眼,如果钟老爷子在家,她一定喝,就她们两个人,万一里面放点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要不给你上茶?”

    舒小爱摆手,“伯母不用麻烦了,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钟母抿唇一笑,“急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对你说,美珍怀孕了,算算时间,刚好是她从国外回来的二三天怀上的,一个月左右了。”

    舒小爱的眼睛徒然睁大,“怀……怀孕了?钟御琛知道吗?”

    “当然知道。”钟母笑盈盈的说,“你也不想孩子出生没有亲爸爸吧?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你离开这里吧,不要再和小二见面,积德行善。”

    “我会看着办的。”她匆忙站起来离开了老宅。

    钟母盯着桌子上未动的咖啡,最近噙着一抹冷笑。

    一路上,舒小爱的脑子里都是混乱一片。

    怪不得呢……

    纵然他霸道,她被迫跟着他,那也是在不做小三的前提下,何美珍怀孕了,如果她继续在他身边,就算不是自愿的,那也是小三!

    回到锦绣小区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大门口停着他的车。

    舒小爱快步的进了庄园,一直到客厅,才停下。

    钟御琛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见声响便转过头来,“去哪儿了?”

    舒小爱弯腰换了鞋,顺着楼梯上去,彻底无视了他。

    钟御琛察觉到她的异常,便坐起来,紧跟着也上去了。

    推开卧室的门,见她坐在床边,面上情绪全无,像个木偶一样。

    他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到底怎么了?”

    舒小爱仰起脸,眼底划过冷漠,“我怎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假惺惺的关心。”

    钟御琛蹙眉,坐在她旁边,“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吗?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舒小爱站起来,倒退两步,“钟御琛,你欺人太甚了,真是太欺负人了,你明明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

    她曾经明确的告诉过他,她死也不做小三。

    现在,这算什么?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给她。”他嗓音沉重,“没有下一次。”

    舒小爱发现,他们说的根本不是一个点,他说的是何美珍对车动手脚想要害死她的事情,而她说的却是何美珍怀孕的事儿!

    突然,想要坦白的话,哽住在了喉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舒小爱转身就要下楼。

    钟御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声音柔和了许多,“在我心里,你比她重要。”

    “是吗?”她不相信。

    “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不喜欢。”他使劲一拉,便将她的身子给拉到了他面前。

    舒小爱凝视着他的眼睛,“钟御琛,说真的,被迫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累,心很累,身很累,所有的一切都很累很累,我想过平淡的日子,没有提心吊胆,没有陷阱的日子,你却想把我像金丝雀一样关在鸟笼子里,我不开心,我是个人,我想要自由,不想被监视。”

    这番话彻底激怒了他,跟他在一起很累吗?很不开心吗?

    “维纳斯不只是协助你,监视你,还是保护你,你要去哪里,我有说不让你去吗?跟我很累,不开心,是不是跟旭尧在一起,这几点就没有了?你心里还是忘不了他是不是?”

    舒小爱觉得他不可理喻,“他都订婚了,我们也已经没关系了,干什么又要牵扯他?”

    “怎么会没关系,别说订婚,就算结婚生孩子了,只要旭尧离婚,你还是会巴巴的贴上去,你的心思我不知道?只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死也要死在我身边。”他猩红的眸子仿佛要将她给吞噬了一般。

    “我们上辈子一定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会让你这辈子这么对我,钟御琛,如果时光倒流,我绝对不会跟你交易,更不会去闯进你的房间去认识你,认识你,就是我最大的悲剧。”她语气淡淡,每一个字眼,却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恨不得掐死她。

    暴怒的他直接掀起了旁边的桌子,玻璃桌顿时四分五裂的发出一声巨响,玻璃片碎了一地。

    舒小爱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钟御琛,你……”

    他冷睨着她,“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要的起你,好好在房间里反省。”

    萧条的身影隐没在门口,舒小爱晃了晃身子,她不该激怒他的,这下,她真的被囚禁了。

    很快便有佣人来打扫玻璃片,并且将房间里所有能自残的利器全都收走了。

    她不禁一阵苦笑,难不成他以为她会自杀么?

    客厅门口果然驻守了黑衣人,不准她出去,甚至她想见他去认错,都没机会。

    他不见她。

    舒小爱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个大错。

    猫儿的爪子再锋利,在老虎面前,始终都是不堪一击。

    晚上,一个人躺在大的离谱床上,孤枕难眠。

    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食欲渐渐地也小了,一天不怎么吃东西,但是,她没忘记跟着陈姨学做菜,每天都在学,学完菜大多时候,要么是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发呆,要么是躺在床上睡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