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干什么笑的那么迷人

    舒小爱伸出手舀汤,“可是我没钱,贵的买不起,便宜的廉价货我买了你又不会要,不知道送你什么好。”

    “这样好了,你什么也不用给我买,给我亲手做一顿丰盛的饭,行么?”他挽唇一笑,“不要说那么做会做饭的为什么要让你做,因为,我只想吃你亲手做的。”

    舒小爱的心骤然乱成了一团,她捧起碗,将整整一碗汤一口气全部给喝光了,放下碗,无所谓的说道,“我以为你想要什么呢,不就是做一顿饭吗?这有什么,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是我可以学。”

    她不知道,她随意的一句话便可以让他喜不自胜。

    他擦了擦嘴,“我很期待。”

    舒小爱吃饱饭,将自己买的小体重秤放在地上,站在上面看了看,小脸顿时垮了,“我又胖了,都112斤了,果然,嘟嘟都是跟我学的,我要减肥。”

    “胖点才好看,圆润润的,摸着才有手感,放心,我不嫌弃你。”他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

    舒小爱将称放起来,“我自己嫌弃我自己。”

    钟御琛放下书,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捏住她婴儿肥的脸颊,优雅一笑,“你敢减肥我就让你两个月出不了卧室的门。”

    “……”什么都要管,她减不减肥他也要管!

    该死的,干什么笑的那么……那么迷人……

    她打掉他的手,“老是捏我的脸,我又不是小孩子。”

    “跟我过来,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看。”

    舒小爱跟着他上楼,一直进入卧室,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长盒子。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钟御琛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舒小爱接过,当打开的时候,瞬间愣了,盒子里面一对戒指,看起来很昂贵,戒指的上面刻着英文字母,两个戒指的字母不一样。

    一个是zs,一个是sz。

    很明显,这是两个人姓的大写字母。

    “好看吗?”

    舒小爱看着戒指,单说戒指外观来说,的确是她喜欢的模样,“好看……只是可惜了,注定是摆设。”

    “……”

    他将盒子重新接过来,放进抽屉里,罕见的没有逼她戴上。

    “等你想戴的那天,再戴。”

    “我想,我永远没有想戴的那一天。”

    钟御琛转身,笃定的开口,“我相信,你有。”

    “哈,钟御琛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我有资格有这个自信。”

    “……”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陈姨的声音传来,“少主,队长回来了,说有要事禀告给你。”

    “知道了。”他转身便朝着门口走去,舒小爱连忙跟了下去。

    看见钟御琛下来,队长立刻说,“少主,已经查到了,监控显示,维纳斯的车在停车场里停放期间,只有一个修车工靠近过这辆车,并且打开过,据老板称,修车工已经离职了,我们便顺着老板给的信息去找,查到了他的去处,并且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据他交代,是一个女人给了他很多钱让他做的。”

    “这个女人是谁?”

    “他说没见过面,只通过电话联系,我们顺着给他打钱的银行账户调查,发现……是何美珍的户头。”说到这的时候,队长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钟御琛瞳孔紧缩,“又是她?”

    舒小爱没开口,她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他回头,对上她的眼睛,“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你将她送进警局是没用的,因为你前脚送过去,后脚就被我妈保释出来了,前段时间,她救了我妈,我妈现在对她看法改变了太多,要跟我一起去医院吗?”

    “我不想见到她,你自己去吧。”她的语气完全冷了下来,转身上了楼。

    钟御琛大步出了房门,开车来到了市医院。

    站在何美珍病房前,他想了想,冷脸走了进去。

    看见他来,何美珍心情欢喜了起来,“小琛,你来啦?”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做错事?”

    “我……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钟御琛下颌绷得很紧,“小爱车的刹车和钥匙孔难道不是你做的?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美珍,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这几年你变成了这个模样。”

    何美珍脸色白了起来,手紧紧地攥着被子,“你难道就不让我失望吗?我回来以为你还是爱着我的,可你呢,早已将我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我想跟你重新开始,舒小爱总是挡我的路,我也是逼不得已的。”

    “不是她挡你的路,是你自己亲手将路堵死了,美珍,究竟是什么让你有勇气提出和我重新开始这个话的,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不是傻子,你的所作所为我都一清二楚,包括,你在国外的一切情况,我都知道。”

    何美珍心里咯噔了一下,“你查我?”

    “你回来之前我都没查过你,你在国外做什么,我不想知道,你回来后我对你曾经在国外的所作所为彻头彻尾的调查了一遍,你为什么会出国,不是因为那个外国男人么?你跟他结婚三年,离婚收场,婚姻不幸福才知道回来,如果你在国外过的很幸福,你还会回来吗?答案是否定的,美珍,我这里不是垃圾回收站。”

    何美珍手心里出了一层汗,一切被揭穿,这一刻,她深深地明白,他终究到达了自己可望不可及的高度。

    “小琛……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复合的事情你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跟你复合,还有,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识时务的话,别再做让我对你失望的事情,如果你不识时务,那么,你还能不能活着就很难说了,不要觉得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顾念旧情,那不是我。”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钟御琛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小琛!”

    何美珍坐起来嘶吼,心在颤抖,浑身都是冷的。

    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贵,等到失去,看到别人拥有的时候,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

    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她一定不惜一切要买来一粒,重新回到他们相爱的时光里。

    “咣当。”一声,让何美珍回过了神。

    “钟御琛来看你了?”宋琳琅坐在她床边。

    她重新躺下,“事情败露了,他来警告我,说如果我再做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杀了我。”

    宋琳琅心中暗喜,面上却一片愁容,“这群废物,什么事都办不好,这么快就给暴露了,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他怎么可能会杀你,毕竟相爱过,他绝对下不了手。”

    “他刚才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何美珍闭上眼,“我现在觉得很难受,事情走到这一步,是我没料到的。”

    “你想放弃了?”

    “我不知道。”何美珍喉间涌出一缕哽咽,“现在觉得自己从前就是个脑残,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现在后悔也晚了,他刚才明确的告诉我,绝对不会跟我复合,我还执着下去有意义吗?”

    宋琳琅绝对不会让她放手,她还指望着何美珍对付舒小爱,如果她现在放手了,那自己精心策划的这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当然有意义,谁没有走过错路,知错就改难道就不能得到宽恕吗?你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钟母对你的改观,如果现在放手,多可惜。”

    何美珍翻过身,“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宋琳琅只得起身离开医院。

    ***

    血光蔽日,大地剧烈的颤抖,鸣啸的声音宛若天雷一样炸开来。

    一座座大地魔像巍然屹立,耸立在血色之中。

    声音延续了很久,直至原本昏暗的道路光芒乍现。

    无数小鬼惊慌错乱的声音淹没了整个上空。

    冥宫。

    崔珏站在冰床前,看着床上的俊美男子睁开眼睛,立刻下跪喊道,“恭喜主上完成渡劫。”

    冥夜坐起身,淡淡的瞥了一眼,“崔判官,起来,你现在去给我扒扒生死簿,找找一个叫舒小爱的女人大限是多少?”

    崔珏站起来,不敢多问,立刻应道,“是,属下立刻去查。”

    冥夜手一挥,一阵青光乍现,床上立刻显现出一个大的塑料瓶,里面还有未喝完的大半瓶水,旁边是几块薄薄的铁片,脑海里当即想起那天的情形。

    她蹲在自己面前,轻手轻脚的给自己弄这看起来很可笑的做法。

    这样善良的女人,如何让人不喜欢?

    “主上,人间叫舒小爱这个名字的人不少,属下不知道你要找的是哪个,如果有地址…”

    “这个。”他手指那么一伸,崔珏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女人的音容笑貌,正是舒小爱去扶冥夜的情形。

    崔珏低头,快速扒着生死簿,很快,便出现了舒小爱的具体信息。

    “主上,她的大限……看不到。”

    冥夜幽深的眸子一惊,“这是何意?”

    “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是特殊阴阳眼之人,且已经来过阴间。”

    冥夜猛然一惊,嘴角的笑容愈来愈大,“真的?”

    “千真万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