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除非…他不是人(求月票!)

    原本的特大暴雨骤然停了。

    噼里啪啦的雨声像是突然间没有了一样,舒小爱没睡着,“维纳斯,外面是雨停了么?”

    维纳斯打开窗户,回答,“是,舒小姐,外面雨停了。”

    “这雨……好奇怪。”舒小爱喃喃自语,“昨天夜里说下就下,这会突然又停了,昨天夜里冥夜死了,刚才不久他被埋了,是老天为他哭吗?”

    维纳斯闻言不禁说道,“舒小姐,他只是个普通人,难道还能左右天气吗?那是风雨神在管,死人为大,希望他下次投胎能投到一个好的家庭。”

    舒小爱闭上眼睛,翻来覆去好一会儿都睡不着,最后不知怎么的就没了意识。

    她和维纳斯都是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给惊醒的。

    舒小爱看了看窗外,天还未明,手机上的表显示此时此刻不过三点多钟。

    “吓了我一跳,外面又是怎么了?!”

    维纳斯站起身,“舒小姐,我去外面看看。”

    舒小爱重新躺下,“ 唔,你看看。”

    没几分钟,维纳斯便匆匆回来了,低声道,“舒小姐,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抬着那个男人的几个壮汉一直没回来,妻子们便一起去找,结果发现,四个男人全部摔死了,无一生还,全部都是当场死亡。”

    “什么?!”舒小爱闻言惊变,声音有些打颤,“全部都死了?”

    “是的。”维纳斯也觉得难以置信,但是他觉得有可能是一人十足,三人一起被带下山的。

    “那他们是上山的时候摔下来的还是下山?”

    “下山,尸体全部被抬了回来,就在隔壁大门口呢。”

    “我去看看。”舒小爱匆匆穿上鞋,走了出去。

    妻子们和幼小的孩子围在自家的顶梁柱旁边,哭的泣不成声。

    舒小爱看到这一幕,四周看了看,并未看到四个男人的鬼魂,地上的尸体并列摆在那里,舒小爱眯眼看了看,发现四个人的表情都是一致的,明显的的又惊又怕。

    不过,这个也可以解释四个人没想到会从山上坠/落,那一瞬间很恐惧。

    老村长打着伞怒火滔天,“活着的时候带给全家灾难,死了也要给村子里带来灾难,这个孩子当真是邪得很!”

    舒小爱转身回到了房间,一个死人,一个连一个女人都反抗不了的死人能直接将四个男人害死?

    反正她不相信,除非……他不是人。

    无意间得到这个结论,舒小爱自己吓得不轻。

    如果冥夜不是人,那他会是什么?

    难道是……

    舒小爱的大胆猜测让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冰窖之中,她继而自嘲一下,怎么可能,如果他很有能力,为什么整日被后妈虐待都不会反抗?

    难道他是受虐狂?

    这不合情理。

    哭声一直伴随着黑夜来到了黎明,清晨的时候,白蔓打来电话,声称陈娟不在家,吴大刚一个人在家,是催眠的好机会,让他们二人一起去吴大刚的家里。

    舒小爱立刻挂了电话,和维纳斯一起过去。

    刚进大门,便见白蔓在拿着牙刷蹲在在水龙头前刷牙,吴大刚坐在房子下面,似乎在和她交谈。

    舒小爱上前,笑着打招呼,“吴大哥,你在家呢?”

    吴大刚下意识的便问道,“你就是前面那家新来的租客吧?”

    “是,这是我老公。”

    维纳斯掏出一支烟递给他,“原本在集镇上做点小生意,现在找了份还算体面的工作。”

    “挺好,咱们这里离集镇只有二三里地,骑着车一会儿就到了,便捷,镇上的房租比乡下要贵的多,如果收入不算很高话,还是住在乡下好的多,又很清净。”吴大刚接过一支烟,说道。

    白蔓边漱口边说,“就是听表妹说乡下空气好,房租便宜才搬来的。”

    “安心在这住吧,家里不吵,而且我们家没喂家禽,也很干净。”

    “是呢,所以来的时候一看我就喜欢这里了。”

    吴大刚站起身,“昨晚没休息好,妹子你们先聊,我回房里睡一会。”

    “好。”

    他转身,正当准备跨进门槛的时候,白蔓站起身突然大喊一声,“你不能进屋!”

    吴大刚错愕的转过头来,白蔓厉声说道,“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你很想睡了,你必须听我的话进入睡眠状态。”

    舒小爱和维纳斯紧张不已,但眼睁睁的看着吴大刚浑身一阵,面无表情如同木偶从门口走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面露一喜。

    白蔓冲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吴大刚跟着她一起进去,舒小爱冲维纳斯低声说道,“为了预防陈娟回来,你协助白蔓,我在大门口等着。”

    维纳斯点点头,随即关上了门。

    舒小爱刚走出大门口,便见陈娟从远处回来,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灵机一动上前拉住了陈娟的胳膊,小声地问,“嫂子,我给你说个事儿。”

    陈娟见她脸色凝重,便问,“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表姐昨晚吓坏了,说半夜有人敲她的门,但打开门却又什么人都没有,一晚上没睡好。”

    陈娟一听,心里更加忐忑了,强颜欢笑的说道,“一定是风刮的,最近两天又是风又是雨的,八成听错了,我跟你吴大哥一晚上睡得好好的,怎么什么都没听见?”

    吴大刚说昨晚没休息好,她却说一晚上睡得好好的?

    “我也是这么对她说呢,但我表姐吓坏了,现在在补眠。”

    “你吴大哥在家吗?”陈娟急急地便往家走。

    “吴大哥出去了,说让我见了你给你说一声。”

    陈娟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扯动了一下嘴角,喃喃自语,“我去找找他。”

    略过家门口朝着东边走去。

    舒小爱看着她远去身影,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徐正的电话,“队长,是我,马上就能拿到吴大刚的口供,我有点担心,事情过了二十多年了,死刑,无期徒刑的最高追诉日期是二十年,如果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须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这样,小爱,我带人现在过去,要中午才能到,我给那边镇上的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先过去。”

    “行。”挂了电话,维纳斯从门内走出来,冲她伸了一个‘ok’的手势。

    “维纳斯,你去将口供拷贝下来,徐队长中午就来了,给他一份,我们自己留一份。”舒小爱吩咐。

    “好。”

    “对了,这份录音都包括什么?”

    维纳斯笑道,“作案动机,作案过程,这两样就足够了。”

    “好,你去拷贝吧,我等会将白蔓送到公路上。”

    她进门,看吴大刚从白蔓的房间门口出来,动作依旧木木的,看样子还没清醒过来。

    白蔓站在门口,打了一个响指,“你可以醒来了。”

    吴大刚脚步一个踉跄,然后回头,顿时变了脸,嘴唇发颤,“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白蔓微笑,“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你窥视我的内心……这是催眠术?”

    白蔓将提前准备好的行李箱递给舒小爱,淡淡的回答,“没想到你知道的挺多的嘛,没错正是催眠术。”

    他的情绪瞬间如洪山爆发,眼睛徒然瞪大,原本忠厚的一张脸瞬间扭曲了。

    大步朝着白蔓走去,舒小爱一看,上前一把拉住了白蔓,两个人刚跑到门口,便被吴大刚抓住了。

    他力气很大,直接掐住了白蔓的脖子,怒吼,“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看白蔓的脸瞬间通红,舒小爱掏出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放手!”

    吴大刚讪讪的丢了手,随即,一把手铐便强行的扣在了他的手上。

    “吴大刚,我是市里的警察,这是我的工作证,一条人命不够,难道你还想杀两条命么?”舒小爱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他看,盯着他看。

    吴大刚常年压抑的情绪崩溃,“你……你们……是怎么知道……”

    “是你之前的妻子月琴给我托梦。”舒小爱看向白蔓,“你还好吧?”

    白蔓支起身子,“我没事。”

    十几分钟后,集镇上派出所的民警便赶到了,有专人看守他,舒小爱终于松了口气,将白蔓送到公路上离开,这才重新回到村子里。

    警车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就不平静的村子更加的惶恐不安。

    但听说是来抓吴大刚后,村民有的恍然大悟,有的百思不解。

    老村长讨好的问民警,“大刚到底犯了啥事啊?”

    民警开口,“当然是命案,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要等市里公安局的队长来才能知道详情。”

    老村长反问,“还惊动市里了?”

    “是,这位就是市里来的舒警官。”民警指着舒小爱介绍。

    围观的村民以及村长当即傻了眼,“舒……舒警官?”

    舒小爱不得不再次将自己的工作证拿出来,“为了案子,不得不伪装自己的身份,希望大家能谅解和理解。”

    老村长讪讪的附和道,“这是自然的,没想到舒警官为了查案,委曲求全,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舒警官不要介意才好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