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只能刻着我的名字(求月票!)

    他抬起手,将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后转身走了。

    舒小爱下床,站在门口,便不见了他的身影。

    她站在楼梯口,往下看,突然一股力量抱住了她,身子一倾,两个紧紧抱着的身体从楼梯的地毯上滚落了下去。

    舒小爱尖叫一声,迅速滚落的身体最后静静地躺在楼梯下。

    他抱着她,连呼吸都带着酒气。

    舒小爱望着漆黑的上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人的后半夜是在地上度过的。

    早晨黑衣人来到客厅的时候,看见这一幕,顿时吓傻了。

    连忙上前轻声喊道,“少主?舒小姐?”

    “唔。”舒小爱被他的手臂压得呼吸不顺畅,翻了个身,腿搭在了他身上,两个人的姿势真是让人看了忍不住发笑。

    钟御琛缓缓睁开了眼睛,冲黑衣人队长摆了摆手,示意让他滚,队长赶紧撤退。

    他侧头,看着舒小爱熟睡的容颜,眼睛变得很柔和。

    随后,起身,将她抱了起来,一起上了楼。

    两个人一起跳进了温泉池内。

    被温暖包围,舒小爱纵然已经醒了,但是,仍然不想睁开眼睛。

    此时已经临近十月,天气骤然冷了起来,泡泡温泉也不错。

    温热的唇覆上她,拼命探索着她唇内的香气。

    狂乱的亲着她,慢慢向下,啃噬她的肌肤,滚烫的温度令两个人像是粘在了一起,一点缝隙都不容许存在。

    她的衣服一件件在水里被他给扯掉,飘在水面上,两个人很快坦然相对。

    一切的一切都很顺理成章,舒小爱的眼睛一直都未睁开,他的眼睛却一直都在看着她。

    舌尖在她身上游弋,身子被他往下拖,两个人的头顶沉浸在水里,舒小爱这才睁开眼,水里的两个人注视着对方,来一场水下欢喜。

    一人披着一条浴巾坐在边缘上,双脚依然放进水里。

    “从今天起,旭尧跟你已经无缘,别再想着他,你的心里,你的身体,你的思想,只能刻着我的名字,别人高攀不起。”

    她反问,“你的心里,你的身体,你的思想能刻着我的名字吗?”

    他终于淡笑,“你想吗?”

    “不想。”她站起来,“我今天和维纳斯一起去死水湖,你大可放心。”

    他也起身,警告道,“少认识乱七八糟的男人,如果你执意,我不介意一个一个废掉。”

    舒小爱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死水湖旁边的村子都是一些村民,哪儿来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心眼怎么比针眼还小呢。”

    他不语,穿上衣服,两个人一起下楼吃早餐。

    嘟嘟自从蹄子好了之后,身材愈发的走样了。

    舒小爱喂它的时候还冲钟御琛说,“我看没有公狗狗喜欢我们家嘟嘟了,它还不知道危机,整天傻吃傻吃的。”

    钟御琛若有所思,“有个傻吃傻吃的娘,能没有傻吃傻吃的闺女么?得到你的真传了。”

    舒小爱瞪他,“它又不是我生的,怎么得到我的真传了?”

    “就算是养母也是会有样学样的。”

    “……”真是够了!

    喂好嘟嘟,她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行李中包括她的生活用品和两套衣服,还有一些小零食和矿泉水,这次去,最起码也要一个星期,这都是预计的短的,首先要先融入水鬼的村子,再慢慢地调查,最好不动声色不打草惊蛇最好。

    维纳斯帮忙接过行李放进车里,舒小爱走到门口换鞋,边换边说,“嘟嘟别让它生病了,还有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随便可以找女人,最好能成功的怀孕一个。”

    钟御琛大步朝着她走去,狠狠地吻住她的嘴,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怂恿他找别的女人,还最好能怀孕?

    “你是不是还想来个双人运动?”

    舒小爱摇摇头,“不想。”

    “事情办完立刻回来,我会密切的关注你的一天的行踪的。”

    “知道了。”

    她穿着布鞋,牛仔裤,半袖毛衣,都是自己平时的衣服,并且让维纳斯穿上农工的衣服,尽管如此,依旧掩饰不住他的帅气。

    钟御琛看着她上车,又看着她乘坐的车缓缓离开大门,他的心情竟然受到了影响,想到好多天看不见她,更烦躁了。

    对于舒小爱来说,宁愿去查案子,也不愿意面对他的脸。

    能看不到他,她的心情别提有多开心了。

    车子从市区到死水湖,八点钟出发,十二点多到达。

    到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今天的天气不好,阴沉沉的。

    舒小爱让维纳斯将车集镇上的一家停车场内,然后和维纳斯两个人一起提着行李从集镇上走着去了水鬼的村子,封水村。

    刚到村口便看见几位中年妇女在一起坐着聊天。

    舒小爱边走边对维纳斯说,“我们装作夫妻,说要租房子住下。”

    维纳斯俊脸上露出一抹羞涩,“舒小姐,那你要对少主说一声。”

    “知道了,我会告诉他的,他会理解的。”事实上,待到晚上打电话给钟御琛的时候,他虽然不满他们扮作夫妻,但还是勉强看在她工作的面子上答应了。

    两个人上前,舒小爱笑着打招呼,“你们好,请问村子里有没有要出租的房子啊,我们夫妻二人在集镇上做点小买卖,但镇上的房子太贵了,这里距离镇上只有二三里地,所以,想在这近处租一个房子。”

    “有,有的。”一个中年妇女热情的站了起来,“我家两间下房空着呢,出租给你们。”

    舒小爱闻言,立刻眉开眼笑的说,“行,大姐你带我们看看房子吧,如果没啥问题,就住下了。”

    “好,妹子,你们跟我来。”

    两人跟着这位中年妇女进了村子,在一扇铁门前站定,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我姓徐,孩子们一上学走,老公外地打工,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不回来几次,我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下房原本是我儿子住的地方,挺干净的,但他一年只有暑假寒假才回来,空着也是空着。”

    “徐大姐,村里人多吗?”

    “以前算多,但现在年轻人谁还在家里啊,都外出打工,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在家,现在村子里没有以前热闹了。”徐大姐打开下房的门,“你们看看,怎么样?”

    舒小爱往里面看了看,挺干净的房子,一张木头做的大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别的就没了。

    “我看挺好,老公,你觉得呢?”舒小爱回头看向维纳斯。

    维纳斯脸上又是一红,点点头,“挺好。”

    “大姐,月租是多少钱,你说吧。”

    “乡下啥都便宜,我也不给你们多要,一个月一百块钱。”

    舒小爱点点头,“行,那先给你交三个月的房租。”

    她利索的掏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她。

    徐大姐点点头,“行,家里水是自来水管,不过,冬天天冷,水管没水,要去水井里担水吃呢。”

    “没事,我让我老公去集镇上买用品回来。”

    徐大姐开口,“我正好也要去赶集,家里有机动三轮车,一起去吧。”

    舒小爱笑着点点头,“好。”

    这一次上街,舒小爱下了不少功夫,买了很多东西,煤气罐煤气灶,案板,锅碗瓢勺,刀,菜肉类,光矿泉水就买了很多件,两床被子,一箱泡面,一袋面粉一袋大米。

    看着种类挺多,其实没花多少钱。

    水鬼的案子时隔二十多年,小爱知道,案子并不好查,最起码,没那么容易。

    但水鬼救了她,是她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她也要倾力相助。

    她已经做好了最短三个月侦查的准备。

    因为只有一张大床,所以,舒小爱和维纳斯决定,一人一头,一人一个被,褥子是徐大姐家的。

    两个人简单的做了饭,吃了后,舒小爱决定下午在村里和其她中年妇女聊聊天,先认识认识,熟络熟络,维塔斯去村里到处转转。

    按照这个计划,大家分头行动。

    舒小爱去了村口,和几个中年妇女包括徐大姐一起聊天。

    “小爱,你和你老公在集镇上做什么生意呐?”

    “就是开的一个水果摊,最近生意也不好,所以,我让我老公明天去集镇上随便找工作先干着,最近身子有些不好,过阵子,我也要去集镇上上班。”

    徐大姐笑道,“这挺好,你们能在一起,有孩子吗?”

    舒小爱抿唇一笑,“没呢,我们刚结婚出来,还没打算要孩子。”

    “孩子要趁早呢,年轻好生好养,早晚都要有的。”陈嫂子今年五十几岁,二子二女,都结婚了,任务完成的她看着没什么压力。

    “等过两年再说呢,对了,之前我们村里的一位年轻的女孩被人扔进了死水湖里呢,没被打捞上来。”舒小爱开始询问这方面的话题。

    徐大姐问,“是前阵子很多警察打捞的人嘛?那次警方出动了多少人啊,都没打捞上来。”

    舒小爱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被扔进死水湖警方打捞事件,她点点头,“是呢,湖其实并不是很大,但那么多人找,为什么连根骨头都找不到,是不是里面有怪物,给吃了?”

    陈嫂子压低声音,“什么呀,死水湖一年四季湖面都很平静,以前这个湖很浅的,别说怪物了,鱼都没有,只能说怪的很呐,以前那地方是处死通女干侵猪笼的地方,很邪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