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是新研究的姿势么?

    周卿一动不动,这一刻,她相信,舒小爱见到了赵可欣。

    她再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一旁的刘秘书已经被吓傻,“是周经理让我那么做的,我没有参与犯罪过程,我只是用了诅咒。”

    舒小爱看着她,“你只是用了诅咒?若不是你用诅咒控制她的心神,赵可欣会去星星酒店的1444号房间?别为自己的残忍找借口,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们两个遭受同样的待遇。”

    她走出审讯室,徐正和别的重案组成员满心欢喜的看着舒小爱,竖起了大拇指,“舒警官,这个案子曾经轰动了全国,案子破了,你会一举成名的。”

    “其实,我没做什么,真正将案子破了的,还是被害人自己。”舒小爱说道,“希望能等到执行死刑的那一天,这样,我就能去对赵可欣报告好消息了。”

    徐正兴奋的点点头,“这桩案子一直是我心头的大石头,现在,终于水落石出了。”

    “队长,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走访死水湖周围。”

    徐正郑重的说,“应该的,不过,已经过了20多年了,死水湖周围的乡村以前都是私自执法,现在重新为其恢复名誉,恐怕没那么容易。”

    “这几天我去看看,我先回去了。”

    “好。”

    舒小爱刚出警局门口,便见小a小b已经在等了。

    “舒小姐,少主在家等你回去吃饭。”

    “没有我,他是打算饿死吗?”

    小a伸出手,“舒小姐,请上车。”

    她朝着车走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路行驶到锦绣小区。

    从车上下来,舒小爱直接上了路。

    打开门,钟御琛正坐在餐桌边,他脸上的伤痕已经结痂,快要脱落。

    她坐在他旁边,也不说话,低头便开吃。

    “这一周,过的好吗?”

    舒小爱喜笑颜开,“这一周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周了,因为没有你出现,我便觉得很美满。”

    “那真不好意思,以后恐怕不会再有这样的待遇了。”

    她知道,这一周他是怎么过的么?很想将她抓回来,狠狠地教训一顿,但是,他忍住了。

    “钟御琛,我不是罪犯,你不用像看犯人似的那样看着我。”

    “谁说你不是?”他似笑非笑,“你早已被我判了刑,无期徒刑。”

    “………”

    “钟御琛,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能让你觉得好,又不需要这样对我,你想听听看吗?”

    “是新研究的姿势吗?”他兴致勃勃的问。

    他脑子里装的都是粪便吗?

    “当然不是,是这样的,你不是很想要孩子吗?去找个代/孕妈妈,不想直接造小人,可以试管。”

    他冲她一笑,“如果是你的卵子,我当然愿意。”

    “我不愿意!”她就算一辈子不会生孩子,也断然不会用这种方法孕育自己的孩子。

    “你都不愿意,我能愿意吗?”他用汤勺盛起一碗汤放在她面前,“将这一碗喝了。”

    “这是什么汤?”

    “滋阴汤。”他催她,“我特意让陈姨给你炖的,尝尝看,很美味的。”

    舒小爱脸色尴尬,端起来喝了一口,唇齿间溢美香浓,“挺好喝的。”

    喝了第一口,还想喝第二口,终于,一碗见了底。

    “还要喝吗?剩下的不喝也会倒掉。”

    舒小爱点点头,自己又盛了一碗,两碗汤下去,她喝饱了。

    “陪你吃过饭了,我能回去了么?”

    “嗯,可以,但是,九点我要见到你,如果不过来,我就踹门了,自己看着办。”

    她愤愤应道,“是,钟大少爷!”

    他满意的冲她摆手,“可以滚了。”

    舒小爱回到对门,孙丹丹和小咪已经回来,都刚洗澡出来。

    “小爱姐,这一周都没看到你,你可算回来了。”孙丹丹说道,“知道不,咱们对面新搬来了一户人家,不知是谁,很大派头的样子。”

    舒小爱躺在那里,闭上眼回答,“那是钟御琛,他卧室在装修,暂时住在这里。”

    孙丹丹傻眼,“他别墅那么大,随便一间都可以住啊,为什么要暂时住在这里,难道……因为你?”

    “你想多了,变/态都那样。”

    孙丹丹蹬掉鞋子,抱住自己的双腿,一板一眼的说,“给我来一个这样的变/态也好啊,小爱,我觉得钟boss对你有戏,去死水湖那一天,他跟我们一样站在那里等消息,整整一天啊,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没关系的女人这样,我和小咪琢磨了,他一定是看上你了。”

    看她没反应,孙丹丹伸出头一看,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舒小爱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十五分了,她从沙发上弹起拉开门便朝着对门走去。

    刚推开门,一个凉薄的声音便传进她的耳朵里,“你迟到了整整十五分钟。”

    她关上门,看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桌子上高脚杯里红酒刚刚下去一点。

    “睡着了。”她解释。

    “既然迟到了,光解释是不行的,必须要给你点惩罚让你长长记性。”他抿着薄唇,开腔,“还不快过来。”

    舒小爱皱眉,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的惩罚……

    她磨蹭的走过去,刚站在他面前,便被他拽到了腿上,舒小爱的身子骤然绷紧,想要站起来,却丝毫无法动弹,“别动。”

    他抱住她,紧握着的手在她的面前缓缓摊开,手心里是一条蓝宝石的项链。

    “喜欢吗?”

    “喜欢不喜欢都跟我没关系。”

    “有关系,因为喜不喜欢,从现在开始,它都是你的了,给你的惩罚便是,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摘下来。”说着,他亲自给她戴上。

    “太贵重了,我要不起,”她谷欠解下来还给他。

    却被他的话吓得魂不附体,“你敢解下来,我会让你过上真正监狱的生活。”

    舒小爱讪讪放下手,坐在他的腿上,扭捏不安,“为什么突然要送我这么昂贵的东西?”

    他轻描淡写,“这昂贵么?我最昂贵的东西可不是这。”

    所有的东西能有他的心昂贵么?

    双手将她的肩膀给扳了回来,狠狠地吻住了她的红唇,浑身的血液因为他的吻而变得沸腾,肌肤变得热切了起来,某种气息越来越浓烈。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舒小爱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鸿少。”

    “幕少喝酒喝到酒精中毒,吐血了,现在送往了医院。”

    “什么?”舒小爱心猛然揪紧,疼的她无法呼吸。

    挂了电话,她的情绪出现的波动尽收钟御琛的眼底。

    “鸿塘打来什么事?”

    “旭尧住院了,我要去看他。”她的惊慌失措让他不满,“你在家,我去医院就行了。”

    “不,我要亲自去看他。”她想去。

    他站起来,声音冷到极致,“不准去。”

    舒小爱懊恼,倔强道,“凭什么不让我去?我就要去。”

    说着,她便要冲向房间门口,钟御琛没拦她,只是一个电话打过去,片刻间,刚跑到楼下的舒小爱被黑衣人给拽了上来。

    门腾地关上。

    他起身,“好好看着她,我去趟医院。”

    小a小b小c小f认真的点头,“是,少主。”

    舒小爱被强行关进了卧室,她将门从里面反锁,将床单绑在阳台的柱子上,顺着下到了二楼的阳台,再顺着下到了一楼,成功的从这里出去。

    幕旭尧躺在那里被迫挂针,幕母既心疼,又不知说什么好,幕旭尧为什么这样,她心里一清二楚。

    “爸妈,你们回去吧,别告诉奶奶。”

    “好。”

    幕父幕母刚走,钟御琛便来了。

    鸿塘看到他来,率先走向门口,将钟御琛拉到外面,压低声音,“那么多女人,你就不能换换……”

    “不能。”

    鸿塘抬眼,“尼玛,你是走火入魔了么,本来幕少不让我说的,可老子忍不住了,你知道小爱为什么会和幕少分手么,他们当时感情好的令人羡慕,但是,却不能在一起,你知道为什么么!”

    钟御琛看他异常严肃,便问,“为什么?”

    “跟舒小爱在一起时间长了不好,幕少那会便是,开始还好,有气无力的,后来便经常昏倒,他的阳气差点就被耗尽了,你知道阳气耗尽是什么后果么,会死人的,舒小爱很阴的。”

    钟御琛怔住,蓦然笑了,“没关系,我很阳,专制她。”

    “今天旭尧去相亲了,过几天便订婚了。”半响,鸿塘说道,“如果心里不难受,不会喝酒喝到这个份上,他和小爱是不能在一起的,我觉得也只有另个原因,一个便是因为小爱太阴了,第二个,小爱跟你这件事,听说,旭尧妈妈和奶奶都知道了,他们家一向注意洁誉,就算没有第一个,也不会让小爱和旭尧在一起的吧。”

    舒小爱站在走廊拐角处听到鸿塘的话,眼泪在打转,从她和钟御琛交易那天起,她和幕旭尧便越走越远,永远没有回头路。

    她早已配不起他,也不能毁了他的一辈子。

    失魂落魄的下了楼,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全世界,仿佛都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