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你就不是个男人(求月票!)

    舒小爱察觉出来他的口气变化,心里纵然不愿意,还是说道,“当然是你厉害,你是钟氏集团的继承人,钟氏是世界前四的企业之一,幕氏相比之下,自然要逊色不少,这是事实。”

    “我不是指这个……”他淡淡的说,“我说的是床/上功夫……”

    舒小爱恼了,“我和旭尧又没有发生过关系,我怎么知道?”

    听到她的话,他的脸色柔和了下来,浇灭了心里的不舒坦。

    “你把我的脸弄伤了,就没有什么可表示的?”

    她反问,“你想要什么表示?”

    捕捉到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要害处,舒小爱的掌心被迫触碰到一处坚硬,想退缩,却被他死死的按着。

    “钟御琛,你……松手!”

    他丢手,却强行抱起了她,大步出了房门。

    “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马上就知道了。”声音带着撩人的情绪。

    却未料,他伸出手打开了对面的房门,门发出一声巨响,是他关上的声音。

    房间里漆黑如墨,舒小爱的身子突然被他丢手,直接扔在了一个柔软的大床上,摔得她脑袋晕乎乎的。

    还没来得及坐起来,身子已经被他的强势气息包围。

    让舒小爱没想到的是,紧接着,她的手竟被手铐锁了起来,鞋子被他一手脱掉,丝袜直接被撕得破碎不堪,感受到身子一凉,舒小爱预感到一场狂风暴雨就要到来。

    皮带的声音,衣服脱掉的声音,充斥在她的耳间。

    她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身上传来他的声音,“你睡觉吧,就当自己在做梦。”

    这个时候,她能睡着吗?!

    “钟御琛,我们明明说好的,住在你家四个多月,不过是我们商谈好的交易,你竟然言而无信,说话不算数?”

    “我一向言而无信,现在知道,似乎还不晚。”他没否认。

    “你……你就不是个男人!”

    他竟笑了,“我是不是男人,你之前不知道吗?别急,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究竟是不是男人。”

    “…………”

    的确,这个变/态狂深深让她认识到了,什么是野兽般的男人,这一晚上,舒小爱被折腾的死去活来,那么多姿势,他统统做了一遍。

    直至黎明前夕,舒小爱躺在那里,一动不想动,下/身疼的她抽搐,他拿出纸巾准备给她擦拭的时候,她一把将纸巾给抢了过来,“我自己来。”

    钟御琛缓缓开口,“小爱,给我生个孩子吧。”

    舒小爱动作一顿,才想起,今晚,他没有用任何避/孕措施,匆匆就要下床离开,身子再次被他抱了上去。

    “还想让我用手铐锁着你是不是?”

    舒小爱眼色一冷,“想要孩子,多的是女人给你生,千万别打我的主意,我这辈子都不会要孩子。”

    “可是,我只想要你给我生。”他伸出手打开灯,灯光让两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钟御琛,我从来没想要给我不爱的男人在一起,你明白吗?”

    他眼底的火焰疯狂的燃烧,仿佛要将她给融化,她不爱他,他知道,但听她这么亲口说出来,他莫名的想要发怒。

    他一把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强制的抱住她,吐出两个字,“睡觉。”

    舒小爱太累了,沉沉的便睡着了。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高升了,身旁早已没有他的踪影。

    从床上坐起来,环顾一圈,倒抽了一口气,床大的离谱,家具应有尽有。

    “变/态狂!”

    舒小爱下床,腰疼腿软。

    将破碎的丝袜扔进垃圾桶,穿上长毛衣,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十点多了,想必孙丹丹和小咪已经走了。

    出了卧室,看着桌子上的早餐,舒小爱有些发怔。

    陈姨从厨房出来,笑眯眯的说道,“舒小姐,别发怔了,快坐下吃早餐吧。”

    “陈姨……你怎么在这?”

    “是少主让我来的,少主说,他会暂时在这住一段日子。”

    “为什么?”

    陈姨轻声回答,“少主的卧室在装修,要装修好才会搬回去住。”

    “别墅里那么多房间,其实不用住到外面来……”

    “少主的心思我们不懂,舒小姐,快坐下吧。”

    舒小爱坐下来,看着早餐全是进补的早餐,她竟想起昨晚那死变/态的所作所为。

    介于真的饿了,她吃的很欢快,陈姨坐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她吃。

    吃完刚打开门,门口站着的小a小b让她错愕。

    回到对面,上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衬衫,下半身穿了浅色的牛仔裤,脚上踏上运动鞋。

    准备下楼,小a小b跟着她。

    她回头,“你们别跟着我。”

    “舒小姐,这是少主下的命令,吩咐我们务必全天跟着舒小姐,保护舒小姐的安全,全天交班。”小a回答。

    “什么?”舒小爱万万没想到,钟御琛竟然监管她的自由。

    虽然有黑衣人跟着,安全保障是没问题,但是,这样一来,她基本没什么自己的空间,做什么都要受到监视,她不喜欢。

    她要抗议!

    走进电梯,舒小爱掏出手机便拨打了钟御琛的电话。

    “钟御琛,你这是全面限制我的自由吗?”

    “没错。”他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你……”舒小爱觉得自己的人生顿时一片昏暗,“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

    “给我生个孩子。”

    “你让何美珍给你生岂不是更好?”

    “她不行,我只要你生的。”电话里,他声音十分柔和,“我家老头子今年都七十五岁了,迫切的想要抱孙子孙女, 我又不想跟别的女人生。”

    “你不想跟别的女人生,我不想跟你生,我不想,你听见了吗?我不想给你生孩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没听过这个道理吗?”

    “没听过。”跟她生个孩子,应该会很不错。

    “……”

    舒小爱挂了电话,转头看向身后跟的俩保镖,她只好让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这样很安全,不是吗?

    ***

    何美珍醒来,发现身旁并没有自己预期的钟御琛,相比较以前,自己感冒发烧都会让他紧张的情况来说,这对比落差,太明显了。

    “您醒了?”护工上前,“要不要喝点水?”

    “钟御琛呢?”

    “钟先生从您昨天一进病房便让我来照顾您,还没来呢。”

    何美珍又问,“警方的人来过了吧?”

    护工摇头,“没有。”

    何美珍睁大眼,反反复复的说,“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来?”

    “的确是没有来呢。”护工再三向她确认。

    何美珍觉得事情没达到自己的预期,有人从楼上掉落,警方会不侦查?

    但却又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不侦查。

    正说着,宋琳琅提着花篮来了。

    “你醒了?”

    何美珍挣扎着要坐起来,但是,她的腿已经打上了石膏,暂时无法动弹。

    宋琳琅摆手,“你别动了,好好躺着,我说,你可真够愚蠢的,怎么能想出这么笨的法子来,为什么不按照我说的做?”

    “我打算过几天再按照你说的做,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脑。”她解释。

    宋琳琅哼道,“我让我爸托关系去警局问过了,你是自己跳下去的,真有胆量。”

    “警方怎么知道的?”

    “听说,舒小爱有你们俩的录音,你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算了,先好好养着。”

    何美珍闻言,怒火中烧,强忍着说,“原来她竟然这么有心计。”

    “不要小看她,她对你防着呢。”

    宋琳琅站起身,“我还有要事去办,不能在这呆久。”

    “行。”

    宋琳琅出了医院,直接去了麻将馆。

    宋母和幕母正在打麻将。

    她笑盈盈的上前喊了一声,“妈。”

    宋母应了一声,“琳琅来了啊。”

    宋琳琅坐在她旁边,说道,“妈,刚才来的时候,你知道我看见谁了吗?”

    宋母配合的问道,“谁啊。”

    “我碰见舒小爱了,跟钟御琛一起呢,据可靠消息,他们两个曾经前段时间一直在同//居呢,钟少的女朋友何美珍气的在舒小爱的住处跳楼了呢。”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但一张麻将桌上的人都听见了。

    幕母显然不信,“少胡说八道了,怎么可能,小爱喜欢的是我们家老三。”

    “就是说呢,我和小爱曾经是朋友,我知道她和幕少的感情,但好像好多人都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一起吃早餐,感情好的不得了呢。”

    幕母心情受到了影响,她不相信舒小爱是这种见异思迁的女生。

    打了几局便不打了,开车回家。

    将宋家母女的话对幕老太太说了一遍。

    听完,幕老太太没说什么,见她沉默,幕母担忧,“若是真的,那我们老三该怎么办?”

    幕老太太这才叹了口气,“打电话,让他回来吧。”

    幕母给幕旭尧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后,院内响起了他的车声。

    “妈,什么事?”幕旭尧坐在沙发上,翘起腿。

    “小爱和御琛是不是在一起?”

    幕旭尧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打麻将的时候,那宋家母女说的,说小爱跟他同/居了四个多月,说他们感情很好,可是,小爱爱的不是你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