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本尊没这么不要脸啊

    “钟御琛……你……你光天化日之下,想耍/流/氓吗?”

    “是又怎样?”

    “你放开我,尼玛,这样好难受啊。”

    “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了你。”

    “我为什么要亲你,不亲。”她不愿意。

    “不亲我就不放你,看谁笑到最后。”

    舒小爱快要气疯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钟御琛吗?

    “我亲还不行吗!”

    说完,她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他随后丢了手,舒小爱擦了擦自己的嘴,然后义正言辞的指着他说,“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附在钟御琛身上!”

    钟御琛笑了,“我就是本尊。”

    “不对啊,本尊没这么不要脸啊。”

    “…………”

    舒小爱转头进了楼道,等她进入家门,在窗户前往下看的时候,钟御琛的车已经不见了。

    她放下窗帘,回头喂了嘟嘟,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想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打了徐正的电话,“队长,赵可欣娘家人的地址你给我说一下。”

    “…………”

    “好,记下了。”

    挂了电话,她站起来,将头发扎起来,重新出了门。

    赵可欣的娘家很有钱,住在一片富人区。

    赵母一儿一女,家里是经商做生意的。

    舒小爱到了赵家门前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了。

    “你好,我是刑警队重案组的舒警官,这是我的证件,我找你家的赵夫人。”

    “请进。”佣人连忙让开了门。

    跟着佣人一直到客厅门口,佣人进去喊了一声,“夫人,刑警队的来人了。”

    赵母站起来,迎前走来,“你是刑警队的?”

    “是,夫人,我叫舒小爱,是刑警队的特殊警官,您女儿赵可欣的案子将由我接收全权负责调查。”

    虽然又多了希望的光芒,但看她是个女的,赵母不禁相问,“舒警官可有把握将案子调查一清二白?”

    “虽然很难,但我一定不会让被害人冤死,还请赵夫人配合调查。”

    赵母眼睛顿时红了,说着说着便嚎啕大哭,“自然会配合调查,我们家可欣死的太惨了啊 ,凶手一日没有调查出来,我一日都不敢去给可欣的坟前。”

    “据我所知,赵可欣是去酒店开了两个房间,怀着八个月的肚子,说是给老公开的一间,老公根本没去,赵夫人,我想知道的是,她和她老公关系怎么样?”

    “可欣那晚和我女婿发生了争吵,据我女婿说,她一怒之下便出了门,女婿便追了上去,可欣说要一个人静静,女婿便没追了,想着她一会儿就会回来,谁曾想,这一别竟是阴阳相隔,两个人平时感情还是极好的,恋爱几年才结婚的,这件事发生后,女婿就病倒了,好久没缓过劲来。”

    “那您知道他们为什么发生争吵吗?”

    “听女婿说是因为他七点半才回家,可欣生气,女婿解释说,当晚和朋友去喝酒了,所以回家晚了些,就是因为这个小事。”

    “那您女婿现在生活现状如何?”舒小爱又问。

    “从别人那里听说他现在受他爸妈的胁迫通过相亲认识了一个女孩,刚结婚。”

    前妻死后三年才相亲,也说的过去,若以前两人感情很好的话,那丈夫应该是没有作案动机的。

    但这只是她一个人的临时分析,具体后面的还要等见过赵可欣的丈夫才知道。

    “那可欣生前跟人结仇过吗?”

    “没有,我们可欣平时脾气很温柔,见人都是笑眯眯的,没有不对劲的人,平时跟人来往都是很好心态对待的。”

    “这大概就是这个案子的难度,赵夫人,您儿子做什么工作?”

    “现在公司交给他了,儿子是公司的总裁,儿媳是总经理。”

    舒小爱下意识的问,“那您儿子跟儿媳没有孩子吗?”

    “结婚五年了,我每次催他们生孩子,都是以工作为重,原本可欣怀孕我还想着等孩子生下来我先带呢,家里太冷清了,我一个人,她爸爸又死的早。”

    舒小爱点点头,接着又问了一些关于赵可欣哥嫂的一些细节,最后才告辞。

    她按照赵夫人说的地址,前来拜见赵可欣的丈夫白杨。

    听说她的来意后,白杨很是配合,说了很多和赵可欣的相处点滴。

    从他的神采和话中,舒小爱感受到的是对赵可欣的念念不忘,以及对亡妻的爱,一个人是不是真心实意,眼睛可以看出来。

    晚上,舒小爱决定去星星大酒店,赵可欣死亡的那间房看看。

    像她死的很冤,案件也一直没破,应该怨气挺大,如果她没走的话,那最好不过。

    不过,去之前,舒小爱要做足准备,怨气大的鬼等级应该挺高,别收复不了,自己再被害了。

    她弄了一小袋狗血用塑料袋装着绑在自己衣服里,又弄了几个狗牙用绳子串在一起放进自己的兜里,最后是师父给的那道符。

    “小爱姐,你一个人可以吗?我们回去跟你一起吧?”电话里,孙丹丹有些不放心。

    “别担心,我准备好了,不会有事的,你们拍完夜戏直接在宿舍休息就好,到时候应该很晚了,安全起见别回来了。”交代好,舒小爱背着包出了门。

    钟御琛车停在门口,刚从车上下来,远远地她便看见路灯的那头走着的像是舒小爱,九点多了,她这是要干什么去?

    从车里拿出一顶帽子,不知什么原因,便远远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由于相隔有点远,舒小爱并未发现身后的他。

    她斜挎着包走着去了星星大酒店,她走了多久,钟御琛便跟着走了多久,当看到她进酒店的时候,钟御琛的心猛然一沉,九点多来酒店,难道来开//房间?

    和幕旭尧?

    尾随她后面,看她按了十四楼,自己便从另外一个电梯跟着上去了。

    十四楼的走廊安静的过分。

    钟御琛自然知道为什么这样,四年前那场轰动的惨案估计没有人不知道。

    因为连续死了好几个人,便没有人敢往十四楼来住了。

    看她站在1444号房间门口,钟御琛脑子里闪出一个问题,她是个傻妞么?

    那是四年前被害者住过的房间,酒店怎么还敢给她房卡让她入住?

    舒小爱忐忑的将房卡插/进卡槽里,握住门柄,房门顿时开了。

    她伸出手又将房卡拔出来,重新插/进墙上的卡槽里,顿时,房间一片亮堂。

    进来一步,她便察觉到不对劲。

    房间里的阴冷让她毛骨悚然,这种阴冷的感觉笼罩在她身上,很不舒服。

    没敢关门,敞开着门,她迈步走了进去。

    走到洗手间门口,听见了一阵哗哗的水声,她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门。

    水龙头哗哗的流着,洗手台的灰暗背影让舒小爱倒退了两步,轻声喊了一声,“赵可欣,是你吗?”

    背影缓缓地转过脸来,未等舒小爱看清,赵可欣的身影便骤然的移动了她面前,一把卡住了舒小爱的脖子,渐渐束紧,舒小爱瞪大眼睛,脸迅速红成了猪肝色,快要窒息。

    从衣服里将准备好的狗血直接倒在了她身上,赵可欣迅速后退几步,舒小爱见状,拔腿就跑。

    刚跑出去,房门砰的一声便紧随关上了,发出一声巨响。

    房卡还在里面。

    舒小爱靠在墙上,大口喘着气,紧紧盯着房门,手摸着自己的脖颈,可见刚才吓得不轻。

    她不敢再进去,只好迅速下了电梯,到酒店经理那里说明房卡在房间里面的卡槽里,没来得及拿,差点没命。

    经理问她看到了什么,舒小爱没说,只说下次再来。

    刚才舒小爱惊恐的模样被钟御琛尽收眼底,他跟着从十四楼下去,心里其实已经了然,她来可能是破案,并非见男人……

    不过,一桩四年都没破的案子,她有能力破么?

    怎么都有点不太相信,毕竟那些专业院校毕业的资历深的警察难道还不如她一个新人?

    出了酒店的大门,舒小爱的心情才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伸出手招揽了一辆出租车,正当舒小爱打开门准备往里面坐的时候,赫然发现,后座有两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她一退缩,“师傅,我不坐了,你们走吧。”

    却未想到,司机师傅一把用绳子套住了舒小爱的身子,后座的两个男人立即下车硬是将舒小爱给拖上了车。

    钟御琛相隔的有点远,等到他跑到出租车旁边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快跑的没影了。

    他迅速的上了后面的出租车,说道,“跟着前面的那辆出租车。”

    “好的。”

    看司机开的纵然已经不慢了,但是在钟御琛看来,依旧很慢,他喊了一声,“停车。”

    司机不明所以,停下了车。

    “你去后面坐着。”他一把抓住司机的衣领,强行将其从司机驾驶位上拽了起来。

    钟御琛一脚将油门给踩到了低,车子如同飞了一般,快的令司机都欲哭无泪了,“你慢点开啊,出了事怎么办。”

    钟御琛盯着前面的出租车,心里不禁想,如果今晚他没有跟着她,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