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想耍/流/氓吗?

    她将照片一一看完,然后问道,“尸检报告是什么?”

    “被害人胸部几乎被割掉,zi/宫被取走,腿上有被划伤的痕迹,刚才我说了,赵可欣是个怀孕八个月的孕妇,她的zi/宫被取走,已经成型的孩子是从一楼的花坛里找到的,很明显是被凶手从十四楼扔下来的。”

    听完,舒小爱有些不舒服,“凶手好残忍,这得是多大的仇恨才能这么做,不过,你们调取监控有发现什么?”

    徐正摇头,“没有,被害人从进去,到被人在花坛里发现孩子,时隔11个小时,也就是说,她大约八点半进入的房间,发现孩子的时候已经早晨七点半了,期间没有人进入房子,你觉得先从哪方面着手调查?”

    舒小爱站起来,“你先将这些放起来吧,我先去看看她住过的房子看看。”

    “好。”

    从警局出来,舒小爱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

    她去了幕家。

    “小爱,给你看的那本书看的怎么样了?”幕老太太坐在那里没睁开眼睛。

    “还有一小半部分,奶奶,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说吧。”

    舒小爱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奶奶知道血玉吗?”

    幕老太太睁开眼,“血玉?你怎么会知道?”

    “听说有人戴,还是什么避鬼神器,突然想起来就问问。”

    “血玉是一对,另一块是黑色的玉,在阎王身上,还有一块是钟家的传家宝,两块都是避鬼的神器,不过,血玉是用人的精血养着的,一般是不能碰的,黑玉威力很大,见黑玉等于见阎王。”

    “奶奶的意思是,钟家那块玉,谁戴着就是用谁的血养着的?”

    “没错,那块玉等级太高的鬼是挡不住的,但是,它有攻击力,一旦解了封印,无人可挡,目前这个秘密除了钟家的人,外人很少有人知道,阎王手里那块最大的威力就是可以阻挡任何鬼,无论大小。”

    舒小爱脑子里竟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是有机会将阎王的玉偷出来,那,岂不是谁都不怕了?

    但也只是想想,她连阎王的面都没见过,还痴心妄想偷黑玉……

    “钟家那块玉只能是钟家的继承人能得到,外人若是得到了会怎么样?”

    幕老太太笑了,“外人是得不到的,除了本尊心甘情愿授予自己的继承人,否则,一碰就像是被电击一样的。”

    舒小爱下意识的便想了起来,有次趁着钟御琛睡着,她伸出手悄悄的碰了一下,但是没有电击的感觉啊,奶奶是不是说的不对……

    “原来是这样,听幕伯母说你一连几日都没出这个房间了,奶奶,你这是又要闭关了吗?”

    “不闭关了,我是觉得啊,我最近身体一直不好了起来,许是年纪大了,有些事啊心有余力不足了,只等你好好看书,我传授给你我的所有本事,且等你出师,为师也就可以放下心好好享几天清福了,不然,怕我万一哪天不行了,你还没出师,那可该怎么办啊,小爱。”幕老太太担忧的说。

    “奶奶你净瞎说,你能长命百岁呢,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舒小爱心里一慌,急忙说道。

    “我自个儿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奶奶等了几十年才等来一个徒弟,可算是后继有人,小爱,奶奶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千万别让奶奶失望啊。”

    “奶奶,我明白。”她起来,“奶奶你先休息,我还要去查案子。”

    “好,去吧。”

    ***

    二个小时的时间,何美珍便调来了舒小爱的所有资料,得知了她所有的一切情况。

    同时也知道,舒小爱跟宋琳琅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同时,两个人以前还是大学的至交好友,但是,现在关系破裂,宋琳琅绑了舒小爱,舒小爱将她送进了拘留所。

    看着这些,何美珍不禁笑了。

    有一句话说什么来着,闺蜜和闺蜜之间,你若安好,便是雨天。

    她让黑衣人队长亲自跑了一趟警局,将关押还不到半个月的宋琳琅给提前放了出来,并且带到了一个茶馆里。

    宋琳琅看见她的时候,还没开口,何美珍便率先说话了,“我是钟御琛的女朋友,我叫何美珍,可以说,钟御琛只爱一个女人,那就是我。”

    宋琳琅神情紧张,“我和他已经退婚了,也没有瓜葛了。”

    何美珍满意的点头,“我找人让你提前放出来可不是说这些的,你认识舒小爱吧?”

    宋琳琅点头,“认识。”

    “我这人不爱拐弯抹角,直接说好了,我很不喜欢她,你愿意跟我一起不喜欢她吗?”

    她的意思很明确,便是,让宋琳琅跟她站在一起对付舒小爱。

    宋琳琅当然愿意,但是,她没有直接明确的表现出来,“跟你这么一起做,有什么好处?”

    “除了小琛之外,你看上哪个男人,我都会费尽心思给你得到,这样行吗?”

    宋琳琅坐起身,“就算是幕旭尧,也行吗?”

    “行。”她旭尧一个同样很不喜欢舒小爱的帮手,这样做起事情来,才不费力。

    宋琳琅看她这么爽快,点头,举起酒杯,“我答应了。”

    何美珍跟她碰杯,两个女人一饮而尽,达成一致的协议。

    “我找人跟踪着她,有什么可以动手的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何美珍便离开了这里。

    她的车回到锦绣小区的时候,正好看见舒小爱站在旁边别墅的大门前。

    何美珍下了车,拿着包包踩着高跟鞋朝着她走了过去。

    舒小爱自然看见了她,面无表情瞥了她一眼。

    “你在我家不远处干什么?”

    “我要进这个别墅。”

    何美珍抱臂,“舒小爱,这借口太烂了,是在等小琛吧?”

    “我干什么要等他?”舒小爱反问。

    “还装,你以为趁我不在,你爬上他的床,我不知道么?!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是随你亲妈了么,那么贱!”何美珍想起就恼火。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爬他的床,他要是不愿意,谁爬的上去啊,你口口声声骂我是贱人,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抛弃最爱你的男人出走,整整四年不联系,这又回来找人家,你不是最贱是什么?”

    何美珍抬起手,就要打她,却被舒小爱一把抓住,“上次打我,我不还,这一次,你还想打,没那么容易了。”

    何美珍一挣扎,舒小爱一松手,她直接坐在了地上,从地上愤愤然爬起来,瞪着舒小爱,“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瞧。”

    说完,转身走了。

    舒小爱知道她不会放过自己,只要她知道自己和钟御琛在一起过,她就不会放过自己,这是必然的。

    闯进这片漩涡,她也不想。

    钟御琛中午回来,一进门,队长便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钟御琛点点头,“知道了。”

    然后进入客厅。

    “少主回来了,快坐下吃饭吧,已经做好了。”陈姨慌忙去厨房端饭。

    何美珍坐在他旁边,“都没来得及问你,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

    “好久没喝酒了,就多喝了些,不胜酒力了。”

    “小琛,我记得,你以前答应过我,只喝一些红酒,白酒和别的酒是不沾的。”

    “你也答应我只拉直头发,不烫头发的。”他拿起筷子,吃饭。

    “难道我这样不好看吗?我觉得很好看。”

    钟御琛看她,“好看,但不像你了。”

    “你看多了就像我了,来,吃饭。”她拿着勺子给自己盛了一口米。

    “吃饭还是只吃一口,如何吃的饱?”

    “我减肥呢,最后胖了两斤。”她咧开嘴笑。

    可是在钟御琛看来,她一点都不胖,一米六几的身高,九十斤,舒小爱差不多一米六的个子,都一百斤了,还是猛吃大吃,只要是吃的,来者不拒。

    “女生,太瘦了,不好。”

    何美珍轻笑,昂首挺胸的说道,“小琛,你没看到嘛,我瘦归瘦,但该有肉的地方不是还是挺有肉的吗?”

    “是。”他淡笑。

    吃过饭,他基本没在家多待便开车出门了,恰好碰上从d栋别墅里出来的舒小爱。

    她一个人在前面走,他开车在后面慢慢的行驶。

    突然,一声喇叭声响起,舒小爱没回头,赶紧走到边儿上,但是,喇叭还是响个不停。

    她又往里面靠了靠,回头看了一眼。

    “你干嘛?”

    钟御琛不说话。

    她转身,往前小跑,但她往哪儿跑,他的车便跟在哪里,直至到舒小爱的楼下,舒小爱不跑了,直接站在那里,他的车头正好停在她面前。

    站在他的窗户前,敲了敲玻璃。

    他的玻璃赫然滑落,戴着墨镜看她,“什么事?”

    舒小爱靠在窗前,“你跟着我干啥?”

    一双手捧住了她的头,直接给捧进了车里,因此,舒小爱身子在车外,头通过窗户已经进了车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彼此距离很近,互相看着对方。

    “钟御琛……你……你光天化日之下,想耍/流/氓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