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诅咒

    说着,他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又重新躺在那里,嘴里嘟囔了两个字,“好了……”

    “嗯,谢谢了,我们走了。”

    “嗯。”声音悄无声息。

    三个人一起走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刚出来,便看见江小兰一群几个人被安保赶了下来。

    看着门口上面的牌子,江小兰恼火的瞪着自己的姐姐,“姐,是你让老板把我们赶出来的?”

    孙丹丹哼道,“是又怎么样啊,不这样,你怎么出来呢?”

    江小兰反击,“要你多管闲事。”

    小咪向前,伸出手,“我的身份证拿来。”

    江小兰愤愤然的从钱夹里拿出身份证扔到了地上,然后扭头下了楼。

    孙丹丹拾起来,递给小咪,吐槽,“你这妹妹才16岁就这样,我看再大一些可不得了。”

    “我妈生她的时候难产,虽然不是儿子,但爸妈很疼她,从小惯得了,我们回去吧,我回家再让爸妈说说她。”

    三个人出了一千零一夜,“大姐,丹姐,我今晚回家,你们两个开车回锦绣小区吧。”

    “我送你吧,晚上,你一个人不安全。”孙丹丹主动说。

    舒小爱点头,“让丹丹送你,走,上车。”

    送完小咪,返回的时候,天空骤然下起了大雨,雨水很大,像是要将a市淹了。

    “麻痹的,这是怎么了?不想让咱俩回家了吗?”孙丹丹打着方向盘,咒骂。

    舒小爱若有所思,“开慢点,下的比较大,不知等会会不会停下来。”

    孙丹丹打着灯继续前行。

    快到家的时候,舒父给舒小爱打了电话,自己的爸爸从来没有在晚上给自己打电话过,这个时候打,让她有些意外。

    “爸。”

    “……”

    “什么?”舒小爱拧眉,连连答应,“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她凝重的看向孙丹丹,“丹丹你能不能开车送我回家?”

    “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没明说,只是说家里今晚很不太平。”

    孙丹丹没再多问,直接调头,原本做大巴二个小时,开车走高速,一个小时二十分便到了家。

    车子停在家门口,舒小爱伸出手朝向后座拿下一把伞,两个人一起打着伞下了车。

    走进自家大门。

    “爸,我回来了。”

    舒父连忙站在门口,“小爱,快进来。”

    她进去,“到底怎么了?”

    “你快来看看你妹妹。”舒父往自己的卧室走,舒小爱和孙丹丹跟在后面往里走。

    没走进卧室,便听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啼哭声,说是撕心裂肺一点不为过,因为孩子是拼命的哀嚎的。

    听在舒小爱心里不禁发了毛。

    舒母站在那里抱着孩子不停的来回走,轻声哄着,于事无补。

    卧室里并未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舒小爱靠近舒母,看着孩子哭成了一抽一抽的模样,真的很让人心疼。

    “小爱,有那些东西吗?”

    舒小爱摇摇头,“没有,爸,妹妹不像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倒像是被人下了诅咒。”

    舒母脸色大变,焦急的问,“小爱,你可得救救你妹妹啊。”

    “姨,你别着急,你们带她去医院看了吗?”

    舒父点头,“去了都检查了,没有一点问题。”

    “姨,抱上孩子,去找我师父。”

    “好。”舒母将孩子递给舒父,自己赶紧换了一身衣服,随后几个人乘坐孙丹丹的车来到了阳光大道的幕家。

    孙丹丹不敢一个人坐在车上等着,便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幕母幕父和幕老太太很快便起床了,坐在了大厅里。

    “奶奶,你看看我妹妹这是怎么了?”舒小爱抱着孩子靠近幕老太太。

    幕老太太看了看孩子,便问,“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舒母回答,“昨天晚上就开始这样了,我和她爸以为是孩子生病了,便抱去医院检查,今天一直跑了好几家医院看,都没找出毛病来。”

    “昨天晚上……昨天白天……你告诉我……你都见谁了?”

    舒母仔细回想,“我现在还没出月子,根本没出门,只见了小爱的亲生母亲张晓莉,她来家里了,还买了不少东西,说来看看孩子,不过,我觉得她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

    “对对,这件事,她给我说了,说我前妻来了。”

    “她是不是问你孩子的生产日子了?”

    舒母点头,“问了,还问我孩子叫什么名字,我说孩子还没起名字,我跟她爸爸都喊她小宝。”

    幕老太太叹了一口气,“那就对了,这种诅咒是一般诅咒,只需要孩子的生辰八字以及性别便能实施,小爱,你抱着孩子进来。”

    舒小爱点头,“是,奶奶。”

    幕母看向舒父舒母,“你们别进去了,先在这等着,一会就好了,真没想到,宋夫人心思还真坏,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舒母眼泪直掉,“她来,我应该将她轰出去,也不该告诉她孩子的生日。”

    舒父腾地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老舒,你干啥去啊?”

    舒父没说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半个多小时后,舒小爱抱着已经不哭的小宝出来,舒母赶紧上前接过来,看着孩子睡着的小脸,初为人母的她更是眼泪掉个不停。

    “姨,我爸呢?”

    “出去了,不知去干嘛了。”

    舒小爱闻言,立刻说道,“肯定是宋家了,姨,快点,我们去找我爸。”

    舒母点头,匆匆和幕家人告别,再次上了车。

    孙丹丹开车来到宋家。

    舒小爱让孙丹丹和舒母留在车上,自己独自下了车。

    小跑着进了宋家的大门。

    宋家客厅里,宋父跟舒父打了起来,舒母加入战场,和自己的丈夫一起打自己的前夫。

    舒小爱胸腔起伏的厉害,她红着眼睛,跑上前,一把抓住了宋母的头发给往后扯了起来,使劲一甩,便将宋母给摔在了地上。

    “哎哟!啊!”宋母被摔得头晕目眩,宋父松开了手,立刻将她扶了起来,“老婆,怎么样?”

    宋母站起来,瞪着舒小爱,“野人教养出来的女儿就是没教养!”

    “再没教养也比你强!”舒小爱同样瞪着她,“对一个不满月的孩子下毒手,可真是好样的啊,只是不知你知不知道,对别人下诅咒,自己同样遭受同样的恶行,人在做,天在看,张晓莉,我坐等你的下场!”

    宋父冷声说道,“张晓莉的名字岂会是你叫的?她再怎么不对,也给了你一条命,就凭这条命,你就该对她好。”

    舒小爱哼道,“一条命?她跟我爸离婚的当天,我拦住她的车不让她走,她的车将我甩了出去,碰到了头,听我爸说,那次,我差点就没醒来,而且因为那个事情,给我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这条命她早收走了!”

    “那是你自己想碰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晓莉!”舒父脸色煞白,气的不轻,他低吼出声,“孩子刚出生,你不闻不问,一口奶不给孩子吃,我一勺一勺奶粉将小爱喂大,你不管也就算了,你何必对我小女儿下此毒手,她跟你没任何瓜葛!”

    “舒小爱就是我人生的污点,我怀着孕要打胎,你为什么不让我打掉她?生出她来是我最后悔的事情,为什么给你小女儿下次毒手,那要问小爱了,我宝贝女儿琳琅还在拘留,她一日不出来,我就要生生的折磨你小女儿一天,看着她撕心裂肺的受折磨,你们两口子也怪心疼的,不是吗?”

    舒父气的浑身哆嗦,他伸出手指着宋母,说不出话来。

    舒小爱心口如同刀割一般,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走向舒父,“爸,她不是我的母亲,也不是你的妻子,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到她,走吧,我姨抱着孩子在门外等着咱们呢。”

    舒父反手拉着她,仿佛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好。”

    出了大厅,舒父喉间哽咽,再也迈不了步子,“小爱,都是爸没用,保护不了咱们一家。”

    舒小爱晃了晃他的手,“爸,你说什么呢,你是我最爱的爸爸,你是我的靠山,女儿很骄傲,把我抚养长大不容易,爸,我们不需要她。”

    舒父点头,不再多说,两个人出了大门口,上了车,舒母看出异常,问道,“还打架了?”

    舒小爱故作轻松,“我爸可没吃亏,我还将张晓莉给甩到了一边呢。”

    舒母担心的问道,“小爱,她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她是你亲妈,你打她了?”

    “没有,我没有亲妈,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她根本不是人。”

    舒母叹了口气,点点头。

    “对了,小宝脖子里挂着一个普通的玉,幕老太太在这个玉上做了法事,妹妹戴着以后就会避免诅咒,虽然是普通的玉,但是,玉养人,戴的时间久了,会对小宝有很大的好处,姨不要给她摘下来,幕老太太说了,最好一周岁之前都别摘。”

    舒母眼眶湿润,“好,今晚要是没你,可该如何是好……”

    “姨,你别这么说,小宝是我的亲妹妹,我也不想看到她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