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她不见了

    “你想让我回答真的还是假的?”

    孙丹丹笑,“当然是真的。”

    舒小爱朝前走,“我不会告诉你的,别问了。”

    孙丹丹看她走远,紧跟上去,“人家已经把你当朋友了,你啥时候把我也当朋友?”

    “交给时间检验了,看你的劣根性还有没有。”

    “小爱,晚上,我要去参加经纪公司同事之间的聚会,你陪我一起去吧?现在晚上我都不敢出门了。”

    “不去,我晚上要回市里。”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孙丹丹有些失望。

    换好衣服,舒小爱便坐公车返回了市里。

    她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心里有些失落,她发给他的短信,都不回了。

    因为怕锦绣小区有记者,她直接去了一千零一夜继续上班。

    一直到凌晨一点多才下班。

    看到空荡荡的大门口没有钟御琛的车,舒小爱其实心里是有些忐忑的。

    现在半夜哪儿还有公交车,从一千零一夜走到锦绣小区,最起码要走半个钟头。

    “小爱,我送你回去吧。”鸿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那谢谢了。”

    “这么客气。”他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上车。”

    十分钟,他的车停到了钟御琛的家门口,从车上下来,舒小爱冲鸿塘摆摆手,“路上小心。”

    “好。”

    车子掉头,转瞬即逝。

    她转身走到门前,按了按门铃。

    “舒小姐,怎么现在才回来?”小c开门。

    “在鸿少店里加班。”疲惫不堪的她说话都有些累。

    抬起头朝着别墅看去,楼上一片漆黑,无半点灯光。

    “二少睡了吗?”

    “睡了,早早就回来了。”

    舒小爱点头,朝着客厅走去。

    嘟嘟在脚边跟着,亲昵的用舌头亲亲她的腿。

    换上鞋,夜色中一步一步上了楼梯,站在两门之间,她转过头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继而转身朝着右边的这扇门,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啪”的一声,灯光充满室内。

    坐在床边,她一动都不想动。

    但还是拿着浴袍去洗澡,然后走进了他的房间。

    凌晨四点,刚刚回到自己房间不久的的舒小爱被一直拨打的电话铃声吵醒。

    她含糊的睁开眼,看也未看来电显示,便问道,“是谁?”

    里面传出小咪的哭声,“小爱,丹姐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说清楚。”

    “昨晚我们参加聚会,喝大了,我和丹姐就没回剧组,便在酒店睡了,但是,刚才我起来去洗手间,看她还再睡,我出来的时候就没人了,她晚上睡觉是不穿衣服的,衣服都好好的放在这里……”

    舒小爱下意识的问,“你现在出去到楼下调一下监控看看她是不是出去了?”

    她实在是不想起来,眼皮子打架,损失了太多体力,很累。

    “好。”小咪没敢挂电话,一直到一楼大厅,问了值班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答应让她去看监控。

    监控显示,孙丹丹一直在酒店的房间里一直没出来,但人确实是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舒小爱坐起身,“你住的是几楼?”

    “十二楼。”

    “好,等我去看看,你再找找看,这么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了不成?”她穿上衣服,两腿软的快站不住了。

    头发都没来得及弄,便跑下了楼,没麻烦黑衣人送自己,她小跑着去了酒店门口。

    跑了十几分钟,也不算远。

    “累死我了。”她扶住自己的腰站在酒店门口喘气。

    随后边走边拨打了助理小咪的电话,“你在哪儿?”

    “我在十二楼。”

    她乘坐电梯上去,一眼便在走廊口看见了失魂落魄的小咪。

    “我来了。”

    “小爱。”看见她,小咪像是见到了救命恩人一样扑了上去,舒小爱察觉到她吓坏了,便拍了拍她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你把所有经过告诉我。”

    小咪点点头,说,“现在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在调取酒店外的监控了,但是,小爱,我觉得丹姐仍然在这个房间里,她没有梦游症,不可能什么都不穿就走的,况且,监控上显示了,她从十二点多进去根本就没出来过。”

    舒小爱脸色凝重了起来,“你确定?”

    小咪奋力的点头,“确定,我起来去洗手间的时候,她还在那里睡觉,出来就不见了,这中间也就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她就不见了!”

    “带我去房间看看……”

    小咪紧紧地拉住她的手,走到了2044号房门前。

    门没关,里面的灯光亮着。

    舒小爱走进去,吸了吸鼻子,随后回头问她,“小咪,你没觉得这房间有点味道么?”

    小咪点头,“闻到了,但工作人员说是有点发霉的味道,我和丹姐也没在意。”

    舒小爱走到阳台上看了看,随后又返回了房间。

    这时,酒店的经理拿着对讲机带着两个值班的工作人员赶了过来。

    “这张大床四面是木板隔着的么?”

    经理点头,“对,床的四面都是木板的,没法钻进去。”

    “但若是将床整个掀起来呢?”

    经理不认同,“小姐,你这是开玩笑的么?这张大床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掀起来然后再把自己盖住,不发出声音的么?”

    小咪点点头,“小爱,我去洗手间这一分钟时间内,除了冲马桶的水声,是没有任何声音的,我没听到。”

    舒小爱开口,“这个房间并不大,跳楼也是不大可能的,窗户那么小,而且别的都是封死的,又没有出这扇门,经理,你觉得她能去哪儿了呢?”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这种事第一次碰见,很不可思议。”

    舒小爱再度吸了吸鼻子,“这个房间有一股味道,大家也都闻出来了,就没想查找味道的来源么?”

    经理循着味道,四处闻了闻,最后来到了大床前,“你……你是说,味道来源这个床?”

    舒小爱指着床,“是床下,你们将大床合力掀起来,我要看床下面有没有孙丹丹。”

    床板距离地面有两尺那么大的缝隙,可以板着掀起来。

    经理妥协,“我觉得是没可能的,但是你既然这么怀疑了,还是打开看看。”他转身看向两个值班的男工作人员,三个人一起将床慢慢的掀了起来。

    当掀起来的那一刹那,所有人均发出一声尖叫,小咪一把捂住了脸,抱住了小爱。

    三个大男人当即丢了手,床重重落地,发出一声“砰”的响声。

    大家面色惨白,经理浑身发抖,指着工作人员,“快报警。”

    工作人员掏出手机,简单的三个数字报警电话,竟然手抖得拨不出来。

    最后好不容易拨打了电话,又是哆嗦的说不出来。

    警方带人很快赶来了。

    大家又一起将床抬了起来。

    映入眼前的是孙丹丹趴在那里的身子,她的旁边,并列躺着一具同样赤条的女人,和孙丹丹一个姿势,但是,女人已经死了。

    小咪大着胆子靠近触碰到孙丹丹,将其拖了出来,然后用被子盖住,低声喊,“丹姐?丹姐?”

    孙丹丹哼唧了一声,随即睁开眼,“什么事?”

    “丹姐,你……”

    她四下看了看,发现很多人在这房间,便问,“小咪,怎么这么多人?”

    “丹姐,你看那里……”

    孙丹丹看向北面,瞌睡虫当即无影无踪,魂儿也跟着快吓没了。

    “啊!”她尖叫着往后退。

    随后裹着被子站在舒小爱身边,“小……小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小爱对经理开口,“再给我们开一间房。”

    经理点头,“好,请跟我来。”

    三个女人一起去了另外一间,受另外一个房间的影响,进来,舒小爱和小咪便查看四周,有点不敢坐床上。

    经理只好让人再度将床掀开,确保什么都没有,大家的心才放了下来。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三个人,孙丹丹焦急的再度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说啊,快急死我了。”

    小咪看向舒小爱,“你来说,我想想就心惊胆战。”

    “我四点接到小咪的电话,说你不见了,来了后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小咪四点去洗手间上厕所,一分钟的时间就不见了你的人影,然后想着你浑身没穿衣服,而且衣服都放在一边儿,不像是会果奔的样子,大家都很焦急,我进去那个房间便觉得有一股子味道,现在我终于清楚了那是什么味道。”

    孙丹丹闻言已经吓白了脸,“什么味道?”

    “死尸的味儿。”

    “我……我难道在床下跟那个死……死尸一起……”

    “没错,我们掀开床的时候便看见你趴在那里,跟那个死尸的姿势是一模一样的,不知道你是怎么钻进去的。”舒小爱的话,让孙丹丹直接泪崩。

    “小爱,我最近怎么总是碰见这些千奇百怪的事儿啊,我到底是走什么狗屎运了啊!”

    舒小爱继续说,“死尸的脸我刚才看见了,你们知道是谁么?其实你们见到过的。”

    “什么?”

    “就是公交车上,那个男人背着的女人就是她。”

    一席话,让另外两个女人吓得花容失色,更是哭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