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再敢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这谎撒的可是一眼都不眨。

    钟御琛走到沙发边儿坐下,舒小爱坐在他旁边,十分拘谨。

    “爸。”他喊了一声,“宋伯父病危,愿望是想在去世前能够看见我和他宝贝女儿结婚,这是人之常情,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宋琳琅,但看在你的面子上,看在他曾经救过你的恩情,愿意娶她,但现在,我要对你说,我恐怕不能娶她了,我要退婚。”

    闻言,钟家的长辈几个均是面面相觑,钟老爷子干咳一声,脸色绷紧,“那你给我一个合适,又让我认可的理由来,御琛,今天,你将我们钟家人喊来,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些,那我不能答应你胡作非为。”

    钟母情急之下便喊,“御琛,莫非你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自然指的是舒小爱。

    舒小爱呼吸一紧,不知接下来钟御琛会如何回答?

    “当然不是, 怎么可能因为她?”

    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虽然说的是实话,但在舒小爱听来,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感觉。

    “那是因为什么?”钟母神色一紧,心里想问别的,但思量片刻,还是决定不问了。

    钟御琛回答,“因为这是一场骗局,宋家,彻头彻尾的在骗我们,宋伯父根本没病。”

    钟老爷子闻言,脸色大变,他这一生最恨欺骗了,手指着钟御琛,“小二,说话要有证据。”

    “爸,没证据的话我从来不说。”他看向宋家母女吓白的脸依旧强装镇定的神色,眯眼,“是你们说,还是要我请医院的主治医生来告诉大家伯母你是怎么收买他的,亦或者,去宋家请伯父去别的医院当着大家的面检查一番,这种瞒天过海的做法,真的胆子太大了!”

    钟家老爷子,钟家二叔,钟家二婶,钟嘉丽,钟母已经信了钟御琛的话,众所周知,钟御琛无论是谈生意还是干别的事情,都不做没把握的仗,更何况,当着全家钟家长辈的面,他更不敢胡来。

    “晓莉,御琛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要你亲口告诉我!”钟老爷子气的不轻,胡子都翘起来了。

    宋母握紧手,心里已经知道,这件事圆不过去了,“对不起,但是因为……”

    没等她说完,钟老爷子腾地站了起来,转身就朝着门外走,钟母赶紧站起身追去,钟二叔二婶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但心里已经知道,钟御琛的婚事即将泡汤。

    钟嘉丽虽然跟钟御琛关系很一般,甚至有些恶劣,但是,这件事关乎着钟家的面子,若传出去,难免让人笑掉大牙。

    “真没想到,敢撒这样的大慌来耍我们钟家,你们家真是好样的。”她冷笑两声,拎着包也走了。

    顿时,客厅里只剩下了四个人。

    宋琳琅想着这门婚事,立马化为乌有了,心里难免崩溃,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她钟家主母的梦破碎,这一切像是幻影。

    “你是怎么知道的?”半响,宋母问道。

    钟御琛翘起腿,面带笑容,“当然是随便一查,便查出了端倪,说实话,你这个破鞋女儿,娶回家也是摆在那里不用,这下也好,领回家祸害别的男人好了。”

    他的话难听又强势。

    宋母心里窝着火无处可发。

    腾地站起来,拉着宋琳琅走出了大门。

    “你让我跟你来这里,只是想让我看你是怎么退婚的么?”舒小爱看向他。

    “我只是想告诉你,小爱,你那天对我说你的故事,若不是听了那个,我不会发现这场骗局,我能退婚,你功不可没。”他含笑看着她。

    这笑容没有让舒小爱感觉到温暖,“那你妈刚才问你是不是因为我,你为什么不说是?”

    “我不想让她误会,毕竟,这个‘因为’有几种含义。”

    他话刚说完,宋家母女便又冲了进来,刚才的话,两人站在门口听的一清二楚。

    宋琳琅咬牙切齿的看着舒小爱,“要不是你,最起码他不会现在发现,舒小爱,你搅乱了我的婚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做小三真下贱,还说是鸿塘的女朋友,骗鬼呢!怪不得我在锦绣小区发现了你好几次,你进的是御琛的大门对不对?”

    本来,舒小爱是不想承认的,因为眼下交易快完了,她要恢复平静的生活,不想掺合别人的事情中,但是,现在,想给她按一个小三的名义,她不接受!

    她站起来,看着面前的母女俩,“宋琳琅,你给我听着,你说什么我都无所谓,但小三这个词不是你用的起的,我认识钟御琛的时候,你们还没订婚呢,凡事要先来后到吧?更何况,你既不是他的女朋友,又不是他的老婆,更不是他爱的女人,何来小三一说?我想,要说小三,你爸爸才是小三吧,你妈跟我爸是前两年才离婚的,你都这么大了,不是小三是什么呢?”

    宋母脸铁青着,上前给了舒小爱一个耳光,“闭嘴!”

    宋母看着舒小爱,“再敢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她笑了,“打得好,反正不是第一次打,怎么恼羞成怒了?张晓莉,你最好祈求你一番平顺,最好祈求你这辈子没有求着我跟我爸的时候,不然,若真有那一天的时候,我一定将你的肉给你一片一片割下来,喂狗。”

    宋母不屑一顾,“就你和你爸那个破家,我会求你们?呵呵,今天你破坏琳琅的终身大事,我会跟你清算的,你给我等着。”说完,宋母拉着谷欠说话的宋琳琅,出了大门。

    舒小爱站在那里,脸上的火辣辣,抵挡不住心头的凉意。

    “你……”钟御琛开口,看着她倔强不流泪的模样,竟不知说什么。

    “你带我来你家,是想看到我跟她们发生争执,还是想让她们知道,这件事就是我在捣鬼?” 没等他开口,她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钟御琛站在那里,手放进裤子口袋里,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些闷。

    ***

    “所以?你就这么让小爱走了?”鸿塘靠在沙发上,有些难以置信。

    钟御琛嗯哼一声,“难不成让我去追她,我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带她回老宅的具体原因,当时只是觉得,同样是女儿,宋母对她的待遇跟对宋琳琅完全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想让宋母知道,她那么珍贵的宝贝女儿在我眼里就是一文不值,她视如草芥的女儿,却是我的女人,但弄巧成拙了。”

    “你是爱上……小爱了么?”鸿塘头一次知道他竟然为了这么个理由做出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指身体还是思想?”

    “两者你是都有?”

    “没有,说身体的话,的确,有点迷恋,但思想,我很肯定,我没爱上她。”

    “幕少说,你同意和琳琅结婚,只是为了……”他闪烁其词,“只是为了美珍,你现在退婚,不是用事实说明,不是因为她么……”

    钟御琛晃着高脚杯的手一顿,“要回来,早在订婚的时候就回来了……还会等到现在……”

    鸿塘叹口气,“其实,我有点希望你能爱上小爱,但我也知道,爱上另外一个人,必须将之前的人在自己内心清理干净,才能全心全意的爱别人,美珍有些过分了,一走就是四年,杳无音讯,把你这个晾着。”

    他闭上眼,脑海里顿时映出一副模糊的影像,“有时候,不仔细想,猛然想起来就会想不起她的脸,看来,思念抵不过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消退,消磨我对她的爱。”

    “这是好征兆。”鸿塘坐直身子,“得,现在已经九点了,小爱肯定很受伤,以为你别有用心利用她,回去买一大束玫瑰,哄哄她。”

    “哪儿有卖花的?”

    “红绿灯东有个花店,我说,大学那会是谁那么浪漫,一天一次玫瑰花,现在几年没买了,手都生锈了?”

    他站起身,“我走了。”

    鸿塘点头,目送他离开。

    ****

    钟老爷子和钟母一起驾车来到了宋宅。

    平时他是不来的,所以突然来,宋家的佣人相当措手不及,想进去通报宋父一声,却没来得及。

    钟父和钟母进了客厅,顺着楼梯上楼。

    宋父正坐在床上玩电脑,听见有脚步声上来,以为是宋母回来了,便喊了一声,“老婆,给我倒一杯水来。”

    门被推开,宋父下意识的瞅一眼,发现是钟老爷子和钟母,他的魂儿顿时吓掉了一半。

    “师……师傅……”

    钟老爷子看着他坐在那里生龙活虎精神奕奕的玩电脑,冷笑, “若不是御琛调查,我至今仍被蒙在鼓里。”

    宋父连滚带爬的下了床,跪在了钟老爷子面前,“师傅,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这是第一次对你撒谎,全是为了我们琳琅能嫁给御琛,能有个好归宿,师傅,我没别的想法。”

    钟母哼道,“若不是为了你,我们怎么也不会逼小二娶琳琅,万万没想到,你们一家三口居然将我们钟家人当做猴子耍,没别的想法,会千方百计的想要一次一次的逼婚,两次假装病危让他们订婚,定下结婚日期,这都还没别的想法就怪了,你也知道,你师傅最厌烦说谎的人,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