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没有喂饱你

    他进去,关上门,耳边传来窗外的雨声,再无声音。

    静谧的如同没有人一般。

    钟御琛拿着手机照明,走到沙发旁边,光照耀在她恬静的脸上。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多么轻柔。

    掀开薄被,微小的动作足以让舒小爱醒来。

    “啊!谁!”弹坐起来的他看见是他,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怎么……半夜来了……吓死了……”

    “抱着你的被子起来。”他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舒小爱赶紧穿上鞋,抱着被子走出包厢,跟在他身后,来到了鸿塘的休息室门口,拿出钥匙拧开门,她跟着进去。

    灯光打开,十分刺眼。

    舒小爱将被子放在一旁,看着他,“你刚回来吗?”

    “嗯,过来。”他朝着里面的卧室走去。

    舒小爱小步跑上前。

    卧室的门被他反锁,他手撑着门,她靠在门上,看着他。

    二话没说,他便擒住了她的唇,头微倾,热吻袭来,舒小爱差点有些招架不住。

    钟御琛的舌在她的唇里翻山倒海,舒小爱不敢睁眼,任由他来。

    吻了一会,她便听到了解皮带的声音。

    身子骤然被转过去,脸紧贴着门板。

    他俯身过来,抱住了她。

    …………

    躺在床上,她靠在他怀里,说道,“又减掉了三次。”

    “我的技术好不好?”

    舒小爱嗯哼一声,“还行吧。”

    “还行?”他转过脸看她。

    舒小爱笑道,“你想听我怎么回答?好,很好,还是很wei/猛?”

    他掐灭烟头,“看来,没有喂/饱你,你才会这么说。”

    “啊!不要了……”看他又翻身上来,舒小爱拒绝。

    “由不得你……”

    直至早上鸿塘赶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在一起。

    “叩叩叩。”鸿塘靠在门边,“二少,吃早餐了。”

    “滚。”里面传来一个字。

    “二少,小爱很瘦,不够你吃的,快点了,我这里有好吃的,管你吃撑。”

    “滚。”

    “二少,你吃/我吧,我很壮……”

    “滚。”

    “算了,总是这么一个字,看来你只会说滚了。”他转身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的早餐,一个人坐在那里吃。

    钟御琛八点钟便起来了,他还要去公司一趟,舒小爱也跟着起来,毕竟,这里是鸿塘的休息室。

    她将床铺好,叠好被子,地上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垃圾袋拎着扔进了外面的垃圾桶。

    “晚上,我让小a来接你。”

    “可是……琳琅在你那里住……”

    他不以为意,“等会我打电话让她走。”

    舒小爱还能说什么,只好应了下来。

    这边的早晨还比较和谐,但钟嘉丽家里的早晨却是另一番景象。

    许亮早晨醒来,看自己浑身赤/条,身旁的老婆同样如此,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脸色都变了。

    “嘉丽,你给我下//yao?”

    她坐起身,“不给你下/yao,我怎么知道你是在说谎呢?”

    许亮有些慌张,“嘉丽,你听我说,我真没骗你,我前几天确实是怎么都没办法和你……”

    钟嘉丽点头,“我现在备孕,我要尽快怀上我们的孩子,亮亮,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么?我想通了,我们要个孩子。”

    “嘉丽……你怎么愿意生孩子了……”

    她不点破,“难道这不好吗?说你无法x行为这一点,简直是可笑之极,昨晚,老公你y了我多少次你知道吗?”

    许亮穿上衣服,神色慌张的不行,“我先去上班了。”

    钟嘉丽坐在床上,看他几乎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冷笑几声,她同样穿起来,吃过早餐,开车来到隔壁的小区。

    从车上下来,上了二楼,伸出手按开门铃。

    里面的娇小女人以为是许亮,原本欢喜的一张脸看到钟嘉丽的时候,同样吓得不轻。

    “是不是很失望?”她上前走了进去。

    “小君,怎么不说话呢?现在小三不是很嚣张的么,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呢,这样可不行啊,你要理所当然起来,抢别人的老公,shui别人的老公理所当然,这才是小三的表现不是?”钟嘉丽冷笑连连。

    “我没觉得我是小三。”终于,小君开口,看着她,“我觉得我才是正室,因为相爱的两个人才应该在一起,不爱的那一个才是苦苦纠缠的小三。”

    钟嘉丽抬起手,给了她一耳光。

    “当个表子还要立起牌坊来了?你妈妈没教过你结过婚的男人不能peng啊?”

    “结婚又怎么样,亮亮爱的是我,我们俩才是相爱的,你不过是个被丈夫不喜欢的有钱女人而已。”

    钟嘉丽握紧手,“爱你?不过玩玩你而已,还当真了?他那么爱你怎么不娶你?”

    “娶我是早晚的事儿,和你离婚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亮亮都不愿意碰你,你自己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和他离婚,拖着对你也不好。”

    “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你放心好了,我今天来就是给你个警告,你若有自知之明,三天之内离开这里,我给你一笔钱,若没有自知之明,我想三天后,你就见不到早晨的太阳了,自己掂量着办,不信试试。”说完,钟嘉丽便转身走了。

    门砰的被关上,小君征楞过来,才觉得一阵后怕。

    她丝毫不怀疑,钟嘉丽说的是假话。

    此时她的心里纠结不已。

    拿一笔钱离开这里,走的远远地,还是,等许亮不在这里,悄悄被人给杀了。

    小君是聪明的女人,她决定给许亮打个电话说一声,看看他的意思。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许亮听到她说钟嘉丽已经来过并放话的事情,其实,他才是最害怕的那个人。

    立刻让小君答应钟嘉丽,要一笔钱先躲起来。

    两个人商量好后,挂了电话,许亮心情焦灼不安。

    他觉得,按照自己老婆的脾气,回家肯定没好果子吃,但是,他不知道,钟嘉丽前些天就知道了。

    平时的强势,此时却隐忍了下来。

    许亮没到中午下班,便返回了家。

    看到钟嘉丽心平气和的,他更忐忑不安了。

    “嘉丽,你什么时候返回公司上班?”

    “最近我要备孕,大概暂时不会回去上班了,但大的事情我还是会参与的。”她淡淡的回答。

    许亮嗯了一声,坐在床上,看她坐在梳妆台边儿涂涂抹抹,不知她到底什么打算。

    钟嘉丽从镜子里看他,眸子一闪,什么也没说。

    中午两个人好好的吃了一顿午饭。

    看似什么事都没有了。

    渐渐地,许亮也就恢复如常,犹如以前一般。

    ***

    宋琳琅得知钟御琛凌晨三四点就到家了,却又走了,自己连面都没能见上,有点心烦。

    “我不走,我要等他回来。”她冲队长说道。

    “宋小女且,如果少主回来看到你还在这里的话,受罚的会是我们,不如你给少主打个电话,他若同意你继续在这里,我们自然不会请你离开。”黑衣人队长好言相劝。

    “既然受罚的是你们,管我什么事,我不走。”

    队长回头,冲值班的几个人喊道,“小a小b小c小d,你们四个过来。”

    四个高壮的年轻小伙子迅速跑来,站齐,异口同声的喊道,“队长!”

    “将宋小女且请出去,这是少主的吩咐。”

    闻言,看宋琳琅不顺眼的四个人立刻毫不留情架起椅子上的她,便拉着往外走。

    “你们四个敢动我,不知道我是谁吗?等我结婚后,我一定将你们统统赶出去!”

    四个人装作没听见,直接将宋琳琅弄出了门外,迅速的关上了大门。

    “少主真不幸,要和这样的大小女且共度一生。”小a感叹。

    “少主真悲哀,要是将来的种太太是舒小女且就好了,说话轻柔又礼貌。”小b附和。

    “想想也就算了,明眼里都知道不可能的,这都订婚了。”小c哼道。

    “是,小c说的对,豪门注定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

    宋琳琅的执着程度真是一般人不能比拟。

    她真的坐在大门口等了一下午,一直等到钟御琛五点半从公司开车回来。

    只是,很可惜的是,钟御琛的车进入院子,尾随进去的她再度被黑衣人给架了出来,气的宋琳琅破口大骂。

    她直接拨打了钟母的电话,钟母开车亲自过来了。

    黑衣人看是她,不敢再拦,便让钟母和宋琳琅进来。

    “作为下属,怎么能这么对待你们的未来少奶奶?”钟母看向队长,“再听御琛的话,也要考虑大局,不是什么人都能赶出来的。”

    队长开口,“夫人,你这话真是让我们也很为难,我们是少主培养的自卫队,不是夫人培养的,我们只听少主的话,前几日便是听夫人您的话,才让少主对我好一顿训斥。”

    “怎么?你这意思是,下次我也进不来这大门了。”

    队长不卑不亢,“夫人,您不要曲解属下的意思。”

    钟母拉着宋琳琅的手,“琳琅啊,咱们进去,我去给御琛说。”

    宋琳琅委屈的点点头,“谢谢伯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