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不要脸的臭女人!

    “这是你女朋友?”她轻声问道。

    “不是。”他淡淡的开口,“二少他姐。”

    舒小爱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啊。”

    “现在半夜没公车了,你等等,二少就要来了。”

    话刚说完,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她回头一看,发现正是钟御琛。

    他走过来,看着沙发上的钟嘉丽,然后看向鸿塘,“怎么醉成这样子?”

    “不知道,一个人来的,我发现她的时候就看她一个人在喝酒,喝了不少,我劝她,还说我多管闲事。”

    “我给许亮打电话。”他掏出手机,快速的拨打了钟嘉丽丈夫的电话。

    过了 “因为什么?”

    “一点事儿,我带她回家。”

    鸿塘起身,许亮将她背了起来,一直背到了大门外。

    钟御琛拉开车门,许亮将钟嘉丽扔到了后座,然后开车离开。

    看舒小爱在那傻站着,他掏出钥匙朝着自己的车走去,“还不赶快跟上。”

    “这就来。”

    车子刚驶进小区,舒小爱便说,“车子停下,我走后门。”

    他瞥她一眼,“都到了。”

    舒小爱连忙跑到后座,身子弯下。

    停在大门口几秒,大门便徐徐的被打开,车子缓缓的驶进。

    等大门关上,她这才坐起身子,“你未婚妻可真坚持不懈。”

    “随便她。”

    舒小爱算了算,还有63次。

    “今晚会去我房间吧?”

    他侧过头,“这么迫不及待了?”

    舒小爱点点头,“嗯,每晚都想跟你在一起,最好每天来个几次更好了。”

    这样就可以尽快的完成交易了。

    他嗤笑一声,“每天来个几次,你承受得住么?”

    “你太小看我的谷欠望了!”她愤愤然,“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这二十多岁的年纪那是什么?狮子啊!”

    “唔……好,洗好坐床上等着我去。”

    她想着今晚又可以减掉几次了,便觉得心情雀跃了不少。

    下了车便跑楼上洗澡。

    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

    但坐在那里,一直等一直等,他都没来,眼看着快三点了,心想着该不会是耍她不来了吧?或许早就在他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她裹上浴巾,穿上鞋,打开了门。

    悄悄地推开了他的门。

    门没有上锁。

    里面漆黑一片。

    咦……难道没在卧室?

    她转身看向别的房间门口,发现书房的门底发出一缕灯光。

    便轻轻地走上前,握着把柄,悄然推开了门。

    他果然在里面。

    坐在那里,在处理公司的事情,看来,最近他比较忙了,都半夜了,还不能睡。

    “公司,很忙吗?”

    钟御琛抬起头,看见她站在门口,笑了笑,“嗯,比较忙,我马上就处理完了,你先等等。”

    最后这四个字,让舒小爱的脸瞬间爆红了,他的意思,她能不能解释为,自己太猴急了……

    她走进来,关上了门,站在他旁边,看着他认认真真的在看文件,似乎不受她的打扰。

    都说男人认真起来最帅,此时此刻,舒小爱的目光放在他的脸上,竟也觉得,他的确帅的让人脸红心跳。

    不知看了多久,他终于放下手中的笔。

    “迷上我了?”

    舒小爱撇过头,“少臭美了,谁迷上你了?”

    “那你看我这么久?”

    “看你是给你面子,纯粹喜欢欣赏一切美好的事物,别多想。”

    “呵……”他显然不信,收回自己的视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道,“千万不要喜欢上我,不然,到时候,会很难过。”

    舒小爱怔了怔,随后笑道,“不会,要不然我就不会急于完成交易了。”

    他站起来,看着她,“这才是实话?”

    “什么?”

    他长臂一伸,她被迫拽到了他胸前,身子被压在了书桌上。

    逼近她,他说,“如此猴急的想跟我一天来几次,说想我什么的,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么,如果,一天可以将这剩下的做完,你是不是想一天完成?”

    “那倒是不至于,我还是珍爱生命的……”

    他拽着她的胳膊,侧过身来。

    身上的浴袍因为动作,滑落在地。

    光洁的肌肤曝/光在他面前。

    对习惯了黑夜的俩人来说,不关灯是不习惯的。

    但这次,却硬是这么不习惯着来的。

    腿放在他的肩膀上,自己的胳膊抵在桌面上,虽然有些生疼,但是,来此猛烈的撞/击让她暂时空白了这种疼触。

    看她闷声不坑,他幽深的眼睛如同一汪深潭,深不见底。

    “喊出来,没人听的到,房间隔音最好。”

    她乖乖照做,喊到了喉咙都是哑的。

    不知多久,终于落幕。

    她靠在他怀里,两腿无力的夹住了他的腰,“抱我回房间好不好?”

    他拖住她的臀部,将电脑关闭,走出了书房。

    重新躺在那里,舒小爱觉得自己的四肢快被解散了,看了看表,已经快四点了。

    不敢再挡误,她蒙着被子大睡。

    再次醒来不是被闹钟吵醒的,而是被毛茸茸的瘙/痒弄醒的。

    她含糊的睁开眼睛,然后看向始作俑者。

    才发现是嘟嘟。

    翻了个身,“嘟嘟,出去玩去,妈妈要睡觉。”

    嘟嘟这次没听话,反而是咬住了她的被子,一跃到床头,将被子给拉开了。

    舒小爱浑身赤条,立刻坐了起来拉被子。

    可是就这么几秒的时间,嘟嘟竟然将被子拉到了窗口。

    她只得下去,捡被子。

    “真是越来越调皮了,看来你是大了,翅膀硬了,妈妈管不了了,也不听妈妈的话了。”

    刚说完便弯身捡起被子,不经意往外看,突然,她的身子猛然一闪。

    外面的院子里停了一辆车,钟母从车上下来。

    刚好被她看到。

    舒小爱立马穿衣服,然后对嘟嘟说,“嘟嘟,你别出声响啊。”

    不管它听懂听不懂,自己去洗漱,出来后,站在门口望了望,便给钟御琛发消息。

    但一直没收到回复。

    坐在房间里,舒小爱有些忐忑不安。

    “叩叩叩。”正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

    钟御琛是不会敲门的,她小心翼翼的站在门边的猫眼处看了看,发现,此人正是钟母。

    按理说,钟御琛应该在楼下吃早餐,人呢?

    她悄然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东西都塞进了衣柜里,然后将床上的被子叠好,这时,门口响起钟母的声音,“陈姨,拿钥匙过来。”

    “是。”

    舒小爱晃了神,她这个房间没有阳台,这是在二楼,纵然跳下去也是会被发现的。

    所以,她打开衣柜,抱起一大团衣服便将自己塞了进去,将衣服挡在了外面,但却发现没法关柜子门了。

    急得不行的情况下,嘟嘟竟然跷起自己的一只前爪子,将柜门给关上了。

    外面的门也随即被打开了。

    钟母一眼便看见了嘟嘟,“这个房间里怎么有只狗?”

    陈姨也算是呼出了一口气,笑道,“少主养的。”

    钟母点头,“这个房间看样子是经常打扫啊,一丝灰尘都没有。”

    “是。”

    钟母再度点点头,环顾了一下,转身出了门。

    门被关上。

    舒小爱这才喘出一口气。

    从里面出来,站在窗口边儿上,时刻注意着钟母的动向,直至她离开。

    舒小爱才从楼上下去。

    陈姨看见她,这才说道,“刚才,你躲到哪儿了?”

    “衣柜里。”

    陈姨嗯了一声,“幸好你这丫头激灵,你是不知道少主母亲的脾气,厉害着呢,若是知道……唉……”

    “陈姨,没事,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并且再也不会住进这里了,刚才让你为难了。”

    “啥为难不为难,发现了你,我也要受罚的,哦,对了,舒小姐快坐下,我给你端早餐去。”

    舒小爱点头,早餐吃的食不知味。

    “二少一大早便走了吗?”

    “对,少主最近公司忙,都走了一个小时了……夫……夫人……”陈姨突然变了脸色,舒小爱心一惊,转头便看见钟母满脸凌厉的站在那里。

    那脸色仿佛想立刻将舒小爱生吞活剥了!

    舒小爱腾地站了起来,手按住桌面,万万没想到,钟母杀了个马回枪。

    她蹭蹭的朝着舒小爱走了过来,最后站在她面前。

    抬起手对着舒小爱的脸便是两巴掌,“不要脸的臭女人!”

    舒小爱没敢还手,第一对方是钟御琛的母亲,第二就算不是他的母亲,也是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人。

    “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钟母绷着脸说道,“怪不得琳琅对我说,她一直怀疑小二这有女人,监督了这么天没发现,哼,果然是有,小贱人,不知道我儿子快要结婚了么?还这么死乞白赖的跟我们家小二在一起,想要多少钱开个价,拿完钱给我滚的远远地。”

    舒小爱两张脸印着手指印,她看着钟母,“我跟钟御琛在一起,第一,不是图他的钱,你这招对我没效,第二,不出三个月,我必定滚蛋,不用你催。”

    钟母闻言这话,心里实在是有点看不懂了,随后她面露嘲讽,“怎么的?想怀上我们钟家的孩子?这样便能顺理成章的搅乱小二的婚礼,再嫁进我们家,母凭子贵,想的够深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