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怎么突然来了?

    尽管相隔不近,似乎他眸子里神色,都被她目睹的一清二楚。

    舒小爱后退一步,心头砰砰乱跳个不停,然后转身出了门。

    幸好客厅里没人。

    跨出大门,一直来到他的车前,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他启动引擎,开着车停到了一处树下,更加漆黑的地方。

    车内的灯随即关闭,他打开车门,随后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舒小爱感受到他的气场,还是问出声,“怎么突然来了?”

    他扭过头来看她,声音略显低沉,“今天你在咖啡厅干什么?相亲?”

    舒小爱点头,“嗯,我后妈突然说让我和她侄子见见面,说他侄子人是过日子的型。”

    “见过后……感觉如何?”

    “挺好的,说不抽烟不喝酒不打女人,挣了钱上交。”她实话实说。

    他伸出手,捏住削尖的下巴,靠近她,舒小爱才发觉,他的唇里散发出一缕清幽的酒气。

    “你喝酒了怎么还开车?”

    “一点点而已,无大碍,就算相亲,也别这么迫不及待,最起码要我们的交易完成后……”

    “所以我没答应……”她的回答让黑夜中他的脸色好了不少。

    “很好。”他半压在她的身上,轻易的便捕捉到她的娇唇,发起了强烈的攻势,舒小爱很快沦陷进他的舌吻中。

    直至气喘吁吁。

    他一把抱起她的腰,让她背朝着自己坐在腿上。

    手从后面探进了她的衣服内,滑腻的肌肤触感带动他的谷欠望。

    舒小爱浑身一震,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一只手伸到她的腰间,解开了她的牛仔裤纽扣。

    裤子褪到大腿处,让她搂住前面的座椅半坐起身。

    他这才解开自己的皮带。

    再让她重新顺着坐下来,两个人一起发出满足的声音。

    他从后面抱住她,车内顿时温度节节高升。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身子瘫软了下来。

    靠在后座上,然后缓缓提上了裤子,长吁一口气。

    不禁一笑,“开车跑两个小时就为了这个?”

    他打开窗户,凉风吹了进来,舒小爱脸上的红晕渐渐驱散。

    “老大,电话,老大……”舒小爱赶紧拿出电话一看,发现是自己爸爸打来的,她立刻接听,“爸。”

    “小爱,快点下楼,你姨要生了。”

    舒小爱松了口气,便说,“好,别慌,我马上回去。”

    说完便挂了电话,看向他,“钟御琛,我后妈要生了,你赶快把我送回去。”

    他倒是利索,立刻下车去了前面,将车开到他家楼下,舒小爱连忙下了车,跑进了家。

    刚进客厅,便听见从楼上往下的脚步声。

    “爸!”她上前连忙扶住舒母的胳膊。

    “小爱,你先扶着,我去开车。”

    “好。”

    舒母浑身疼的难以言说,舒小爱刚扶住她,便听到地板上的滴水声。

    “小爱,我尿裤子了。”

    舒小爱闻言,立刻说,“姨,这是羊水破了,不是尿裤子了。”

    舒母着急道,“这怎么办?我现在觉得想要去厕所。”

    她拉着舒母,“不能去,万一将孩子生在马桶里就不好了,等爸将车开过来。”

    “可是,不行了。”她硬撑着歪在了沙发上,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舒小爱见状,觉得怕是到不了医院了。

    她紧紧地握住舒母的手,“姨,坚持住啊。”

    “小爱……不行了……我觉得孩子要出来了……你……你快看看……”

    舒小爱将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发现孩子竟然已经露头了。

    “小爱,快点将你姨扶过来。”舒父从门外进来。

    “爸,不行啊,羊水已经破了,孩子的头都要出来了。”

    舒父过来一看发现还真是,只好赶紧去烧热水。

    “姨,这情况,是去不成医院了,孩子随时掉下来,你使劲,我给你接生。”

    舒母点点头,汗水浸透了她的头发。

    这个孩子出生的十分顺利,孩子头露出来,舒小爱便小心翼翼的拖着她出来,舒父端着兑好的温水出来,放在舒小爱旁边。

    “爸,你去拿把剪刀来。”

    “好。”

    随后剪了脐带,舒小爱抱着这宝宝清晰身上的血迹。

    然后将滑出来的胎盘和脐带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给孩子裹上小褥子这才拿出一个铁锹,在大门口挖了一个坑,将塑料袋扔进了坑里,随后埋了。

    这是他们这个地方的一个习俗,寓意好的意思。

    再次进门,舒小爱便去烧了一瓶热茶,将提前买好的一罐牛奶粉拿出来,在奶瓶里冲了三十毫升的奶粉,拿进了卧室。

    “姨,奶粉我冲好了,等凉了喂她。”

    “好,小爱你上楼睡觉去吧,她闭着眼睛睡着了,我等会喂她。”

    “好。”

    舒小爱上了楼,后妈属于高龄产妇,这生了一个女儿,不知道还会不会冒险再生。

    后半夜,她没怎么睡着,早晨,老早又起来打了红糖荷包蛋,舒父做的早餐。

    由于是顺产,舒母早晨便可以下床走动。

    “爸,我们剧组女主角康复了,明天早晨我必须要去剧组了,今天下午我就要回去了。”

    “好,家里没事,你姨有我呢。”

    舒小爱点点头,“行,你好好照顾我姨,我姨刚生完孩子,在做月子,我看电视上说不能落下月子病,否则以后很难根治,不要让我姨累着了,还有不要碰凉水吃凉的。”

    舒父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看看我们小爱知道跟姨亲了。”

    “那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嘛。”其实,她也知道,短时间内,她跟后母可能无法心和心的拉近,但是,这样也很不错,最起码,和睦。

    信任是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多一个亲人比多一个敌人好。

    下午走的时候,舒小爱从兜里掏出了四千块钱悄悄递给了舒母。

    “姨,我挣得不多,这些你拿着,孩子喝奶粉都要花钱。”

    舒母有些为难的样子,“可是你爸那里不让要……”

    “没事,我不会对我爸说的。”

    舒母便接着了。

    “我回市里了。”

    “行。”舒母看她离开,数了数钞票,喜滋滋的放进衣柜里。

    舒小爱自己存了六七千块钱,她没有那么傻,钱全部上交,总要给自己存一些,毕竟自己现在是一个人,以后凡事都要自己扛,没有钱,绝对不行,但给舒母钱,主要还是因为孩子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是想为父亲减轻点负担。

    刚到市里,便接到了幕家老太太打来的电话,问他在不在市里,让她去幕家吃饭。

    舒小爱有些不想去,但是,经不住老太太的命令,她还是去了。

    因为还没有回钟御琛的别墅,所以,直接打车去了阳光大道。

    这次来,女佣对她简直万分尊敬。

    人就是这样,有钱有势,万人趋炎附势,无钱无势,万人唾弃践踏。

    “舒小姐,请跟我来。”

    舒小爱微微点头,“好的,谢谢。”

    她上前跟着女佣朝着里面走去。

    跨过客厅门口,一眼便看见幕家人坐在餐桌边儿,似乎就等她一个了。

    舒小爱捏了捏手指,进去,“幕先生幕夫人,奶奶好。”

    “好,小爱啊,过来我身边坐。”

    她点点头,走过去坐下,对面正好是幕旭尧。

    这样同桌吃饭,让她好不习惯,很不自在。

    尤其是在他面前。

    “今晚没外人,小爱今天我让你来,就是要告诉大家,以后,小爱就是我的干孙女,任何人不准有意见,我只是通知你们,不是商量。”

    舒小爱知道幕老太太为何这么说,但是,她只能点头。

    幕母十分不高兴,但不能太明显的表现出来,便笑着问道,“妈,你有孙女,干什么还要认干孙女,她救了你的命,是我们家的恩人没错,但是,可以赠送别的,比如钱啊,房子啊都行。”

    “美清,我刚才说了,任何人不准有意见,你是当耳旁风了么?”

    幕母干笑,“我只是随意说两句,妈说啥就是啥,谁敢不听。”

    幕老太太点头,“只要我还活着一天,那这个家就我说了算,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小爱来幕家,谁也不能拦着。”

    “是。”

    舒小爱纵然低着头,还是能感受到来自对面的视线。

    有探究,有疑惑,有喜悦,有不解。

    她统统都能感受的到。

    这顿饭可谓吃的是味同嚼蜡,面对山珍海味,没有一点食欲。

    吃过饭后,她便和幕老太太进房间说了一些话,随后便出来,幕老太太让幕旭尧送她,纵然婉拒,但幕旭尧却执意如此。

    天色黑了下来,又想着在这里打车不容易,她便上了车,明确的对他说,车子停在小区外就行。

    幕旭尧同意了。

    车子在公路上稳稳地行驶着,他目视前方,一路上,都没开口说一句话。

    直至车子停在小区外的时候,她要下车的时候,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舒小爱脸色一沉,低声道,“放开。”

    ********

    今天的更新完毕,明天继续,本文还是主要以言情为主的,大家放心看就是,更新稳定,安安求红包~~~~~爱你们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