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遇上你是我的缘(19)

    他的唇在她的额头上摩擦,同样闭上眼,即便他的内心某一个角落有一个叫做‘舒小爱’无法磨灭的痕迹,但是,在这个痕迹旁边一定有一个住着相依为命之人的名字,他觉得,一定是她,为什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晰,没有原因,直接便是这么告诉他的。

    第二天天一亮,幕旭尧便起来了,千寻起来的时候,桌子上有做好的早餐,很清淡,都是他亲手做的。

    这种温馨的感觉,让千寻唇齿之间的食物都觉得格外的香甜。

    吃过饭,她换了一身衣服,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两箱礼物,虽然幕旭尧不让买,但她依然要买,这是礼节。

    跟着她一起进了幕家的大门。

    慕母刚送完幕家奕回来,还没暖热沙发呢,便看见她们一起进来。

    她眼睛一亮,立刻站起来,上下打量了千寻一眼,便说,“旭尧,这是……”

    “妈,你不是见过嘛。”

    “我知道我见过,我想问的是,你们俩这是……”

    “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不是想要儿媳妇嘛,喏,给你带来了。”

    幕母一听,赶紧说,“快来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呀。”

    “伯母,我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就在超市里随意买了一些。”

    幕母笑呵呵的说,“空手来就好,家里呀什么都不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千寻。”

    幕母一听这个姓,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笑道,“你也姓千呀。”

    千寻知道他意有所指,便也不想撒谎,“对,我也姓千。”

    幕旭尧想了想,说,“她跟千诗诗是堂姐妹。”

    “什么!”幕母脸色一变,然后说道,“跟千诗诗!”

    千寻赶紧说道,“伯母,我跟旭尧没想骗你,所以,才实话实说,不过,现在我跟千家没什么来往了,我除了户口还在千家,跟那边的人没什么来往,还有,伯母,我跟她不是一种人。”

    “新闻上之前的便是你吧?”幕母还算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名字便是你这个名字。”

    “是的,是我。”千寻说道,“当年我跟厉天凌是政/治商业联姻,但结婚这两年内,我们只在婚礼上见过一次面,别的都没见过,前段时间,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想到,他找的那个女人眼睛有眼疾,企图要我的眼睛,幸好旭尧发现,才得以救了我。”

    幕母叹了一口气,“但凡是千家的人,我都有些介意,那个千诗诗啊,真是祸害遗千年,那么多出车祸的,怎么就没把她给撞死呢,跟她妈一起想我和旭尧爸爸以及旭尧,要不是小爱及时发现,现在我们一家要么是瘫痪了要么植物人,要么全给挂了,你说我能不恨她么,不过,旭尧既然都不在意跟你在一起,伯母虽然有些介意你是千家的人,但也不会为难你,只要我儿子开心就好。”

    千寻感激的说,“谢谢伯母。”

    幕母摆手,“不用谢,只要你们在一起过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有一点,我和他爸这关都好过,就是家奕,恐怕不太容易,他一直抵触他爸爸再找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这孩子倔的不行,不过,要不然你们先领证也行,领证后再慢慢的跟他说,这样相比较能接受,如果我没记错,你和旭尧还没认识一个月吧。”

    千寻有些局促,点点头,“没呢。”

    “看起来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旭尧能再次打开心结以这么快的速度跟你在一起,我想他也是想好的了,他平时不是个太冲动的人。”

    千寻点点头,“我觉得很幸运,在我眼里,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他的本性我却看了出来,生活就是在一起相互磨合着过日子,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心,很舒心,也很自在,无论以后有什么不如意,我想,最起码,我们在一起的初衷是一致的。”

    幕母点点头,“旭尧你的看法呢。”

    “我决定遵守妈的话,先领证,然后让她跟家奕好好接触接触,等觉的差不多了,再办婚礼,虽然你们觉得时间很快,但对我而言,时机刚刚好。”

    “那就这么办吧。”慕母说道,“对了,你的父亲已经进监狱了对吧,你的母亲呢。”

    “我的亲生母亲已经去世了,那个是我的继母,我是个私生女。”她说道,“这也是我说跟千家没什么来往的主要原因之一,我继母把我赶了出来。”

    幕母倒是没什么,“既然如此,不如搬进我们家里住吧。”

    “我在那边租了房子,距离这里很近,刚搬过来,等以后家奕不抵触了再搬来。”

    “那便按照你的想法做吧。”

    按照以前,幕母绝对不会同意这样身家背景的女孩嫁给幕旭尧,尤其是还是跟千诗诗有瓜葛的女人,但现在,她早已想清楚,与其让自己的儿子孤家寡人,不如按照他的想法来,只要他开心快乐,做母亲的便也放心了。

    从幕家出来,幕想要去了公司,千寻则准备去千家,将户口本拿过来,父亲在监狱里,没有他的允许,千寻不能擅自迁户口。

    她顺着人行道走着,没走到公交车站牌处,便听到左侧按喇叭的声音,她侧过头一看,发现,是厉天凌。

    他将车窗打开,冲她说了一句,“上来,我有话要跟你谈。”

    千寻站定不动,“我没话给你说。”

    厉天凌眸子一闪,“上来。”

    千寻转身就走,直接不搭理他。

    厉天凌开着车跟在她后面,再次到了她旁边,打开车门下车直接说道,“有关你父亲的事情,要不要上来?”

    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穿着,一双深邃妖娆的眼睛发出淡漠的距离,仿佛与生俱来的气势。

    蓝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就是为此量身定做,就是这样的一位天之骄子,却是她曾经的丈夫。

    “没有什么好谈的,看见你,我就觉得很讨厌。”她说完,再次走掉,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