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遇上你是我的缘(16)

    只是这么一个动作,无声似有声。

    “你会对我好吗?”千寻开口,“我有了一段失败的婚姻,我跟厉天凌,见面屈指可数,我不要求你别的,只要求你对我好。”

    “会,其实,找另一半都是在赌注,就看运气是不是够好,我再赌你一次。”幕旭尧说道,“就看是否能赌对了。”

    千寻回答,“你若不让我失望,我亦然不会让你失望,只是,我唯一担心的是,我堂姐若知道了,肯定会大闹一场。”

    “对于她,你不用担心。”

    这话似乎给千寻吃了个定心丸,“我想了一天,似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很快,快的让我脸红心跳。”

    “如此便好,这段时间,好好休养,我等着你完全康复的那一天到来。”

    千寻进入了治疗周期,往后的日子她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很安心,每天幕旭尧都会来看她,有时候带着幕家奕。

    千寻从紧张到脸红最后到期待他来。

    他的温润让她很喜欢,如同一块玉一般,开始是凉的,越接触越温热。

    这一晃,便是十几天。

    她的眼睛逐渐的恢复。

    直至这天,医生拆开了千寻眼睛上的纱布。

    陈小蛮心都是端着的,她没敢拿镜子,幕旭尧抄在口袋里,直挺挺的看着医生一层层的拆开。

    纱布成功拆开,千寻闭着眼睛并没有睁开。

    她就那么闭着,好一会儿,才渐渐地睁开眼睛,刺眼的光芒让她有些不适应。

    但,在她完全适应后的几十秒内,她露出了第一个笑容,双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犹如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锁住陈小蛮和幕旭尧的视线。

    能够再度拥有眼睛,是她的福气,是修来的福音。

    没有幕旭尧和舒小爱,她的世界,将是一片漆黑。

    陈小蛮看见她的笑容后,急忙将早就准备却没敢第一时间拿出来的镜子奉到千寻面前。

    千寻大胆的去看,镜子中的眼睛,一如既往的自己,医生缝制的很好,一点看不出来她的眼睛动过手术。

    镶嵌在自己的眼眶里,就跟从未挪动过。

    千寻很满意,亦很感恩。

    她认真的看向陈小蛮,手摸了摸陈小蛮的脸,“瘦了,小蛮,这阵子多亏有你。”

    陈小蛮晦涩一笑,“寻妹,想起我表姐,我真的不由自主觉得对你很愧疚,再说了,你更要感谢的哪儿是我,是这位。”

    她指了指幕旭尧。

    千寻看去,对上他的视线。

    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握紧他的两个手,而后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没有你,我不会重生。”

    陈小蛮和医生识趣的退出病房。

    幕旭尧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他们也算是交往十几天了。

    这十几天内,愈是接触她,他越是觉得这个女孩真是与众不同,仅仅是靠近她,便觉得像是被阳光普照了一般。

    “我给你带了新衣服,换上吧。”

    她转头看向病床上,然后欢喜的拿过在自己身上比对,“真好看,你先到门外,我换衣服。”

    他点头,转身出去了。

    千寻将病号服脱下来,他给买的衣服,不仅有裙子,有打底丝袜,还有内/衣内/裤,当她穿上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竟然如此的合身。

    当跨出病房的那一刹那,千寻心都是抖得,从出事的那天到如今出院,这是一场残忍的噩梦,这是一辈子都无法泯灭的记忆。

    幕旭尧已经将出院手续办好了,和陈小蛮在病房门口,看见她出来,陈小蛮赶紧从挎包里拿出梳子,将她的头发好好的梳了一遍,然后惊喜的看着她,“寻妹,你真漂亮,我看上你了,跟我吧。”

    千寻娇嗔,“你现在去变x,我还能考虑考虑。”

    “得,你们俩先等着,我去病房收拾一下。”她冲进病房去收拾东西。

    陈小蛮将在医院内用的所有生活用品全都丢进了垃圾桶,按照她的话说,这叫弃旧迎新。

    挽着千寻,三个人一起出了医院。

    今日,阳光很灿烂,暖暖的照在她们身上, 在心里形成了一束光。

    幕旭尧和陈小蛮都没开车,三个人步行在大街上走着,看着人来人往的景象,看着多姿多彩的环境,边走边说着话。

    一路走来,这样的感觉,很享受的一个过程。

    地上的身影拉的很长,陈小蛮和千寻彼此去踩对方的影子,这一路都是欢笑。

    ****

    厉天凌开着车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遇到了红灯。

    无意的去看四周,这时,有两个牵着手的女人一路从另一端走来,在她们的身后是幕旭尧的身影。

    随风扬起的发遮住了千寻的脸,但那眉眼里的闪光被车内的男人看的清清楚楚。

    她竟然在笑……

    厉天凌冷眼看着他们三个的身影,而后红灯一过,车子呼啸而至,很快便开到了海边的别墅。

    这里曾经是他和千寻的新房,只是,身为新房的卧室,他一直都没有进过,就连千寻离开后,他也不曾踏足。

    从车上下来,他仰着脸看了看这套房子,刺眼的阳光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回到曾经的婚房,大床上并没有婚纱照。

    他和千寻结婚那天见了一面后,便再也没见过她了,只是每晚回来,会看到二楼的窗户有一道视线。

    他知道那就是她。

    这期间,无论他带多少女人回来,她都不曾主动找他闹过,更不曾质问过他,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厉天凌走到窗户面前,站在千寻曾经站过的位置,却发现,这个角度是看大门口最清晰的角度。

    他站在那里,久久未动,直至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武歆的父亲打来的。

    一接听便是质问,“我们歆歆为了你进了大牢,你就不想办法救她出来,如果现在不抓紧想办法,以后有办法也不管用了。”

    “伯父,她不是为了我进的大牢,但是,她进大牢我有责任,现在,不是我不想救,伯父应该知道钟氏企业的钟御琛吧,他那边找人监督着,我根本没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