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到底是母子

    “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啊,胖子堂妹妈妈的意思是胖子有了小妹妹,妹妹比较小,他是大哥哥,要让着她一点,那妹妹做的太过分了,也是不可以委屈哥哥的。”

    钟西徇嘟囔,“反正我不想要妹妹,也不想要弟弟了。”

    舒小爱先安抚他的情绪,打算慢慢的对他进行开导。

    “行,爸爸妈妈先不给你要弟弟妹妹好吧,明天就可以重新去上学了。”

    “真的?可是妈妈,你不是说要隔一段时间才能去上学的吗?”

    舒小爱看着他说道,“不用了,明天就可以了,对了,小徇,你跟你们班的同学关系是不是不太好呀?”

    “还行吧。”

    “等这周的周六,你去把你们班的同学来咱们家玩,因为,这周六,我们家有喜事。”

    钟西徇问,“是不是爸爸要和妈妈结婚了?”

    “不是。”

    “那是什么?”

    舒小爱浅浅一笑,“你还记得,你是我亲生儿子的事情很少人知道这件事吗?”

    钟西徇何等聪明,立即就猜出来了,“爸爸要公布你是我亲妈的事情!”

    “猜对了,来妈妈亲一个。”说完,她在钟西徇的左脸上亲了一下。

    他伸出手擦了擦她亲过的地方。

    舒小爱捧住他的脸,“妈妈再亲一口,不准擦。”

    右边又被亲了。

    钟西徇想伸出手擦,却被她阻止了。

    “妈妈,我要睡觉觉了。”

    “好,你快睡,妈妈出去了。”舒小爱出门,顺便将门给带上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舒小爱一直在纠结这个要不要二宝的事情。

    “你自己想要,但是顾虑小徇是吗?”

    舒小爱如实相告,“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其实不用想那么多,顺其自然就好。”钟御琛将她侧过身,伸出手,将她身后的内衣扣子给解开了。

    舒小爱扭过头看他,“他现在不想要弟弟妹妹,要做好他的思想准备,要让他明白我们不会偏见的。”

    “那你从明天开始慢慢的给他做思想准备,你看……”

    “就怕思想做不好。”

    “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只要想。”他的手褪掉了她的裤子。

    紧紧地搂住了她。

    “御琛……”

    他的火热深深地抵在关口,来回的摩擦,让她躁动不安。

    “御琛,我们要不缓缓再要二宝。”

    钟御琛身子猛然一提,一只腿半跪在床上,另一只腿做助力,缓缓的律动,不说话。

    舒小爱而后被迫趴在那里,再度问道,“刚才我的话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但是,我从来不会让任何人左右我的想法,除了你,孩子也不行,如果现在就要让他控制我的想法,这真是不幸。”他动作加快,舒小爱忍不住溢出声来,再也不说什么了。

    满室的旖旎,别样的气息。

    “之前很久我都在策划我们的婚礼,但是因为这事儿那事儿给挡误了,从现在起,我要重新开始,小爱,你想在什么时节结婚?或者你想在什么日子结婚?”

    “我没想过。”

    “趁着现在,可以想一想。”

    “要不等明年我生日。”她微微喘息,“也用不了几个月了。”

    “我觉得甚好。”

    舒小爱回头看他,“突然想到那一天,让我心情格外的紧张。”

    他伸出手,揉捏她的胸部,低头,唇在她的背上亲吻,“我爱你。”

    “什么,我没听见。”

    “我爱你。”

    她含笑再问,“大声一点,没听见!”

    “舒小爱,我爱你!我爱你!你听见了吗?”

    舒小爱咧着嘴,甜蜜的像是掉进了蜜罐里。

    钟御琛这一嗓子,震得外面的队长都听的一清二楚。

    小a问,“队长,咱们少主这声音不太正常?”

    队长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膀,“小a,听出来了?怎么个不正常法?”

    “好像……”小a皱着眉头,“好像他在运动时发出的声音。”

    “这就对了,咱们少主正在办正事,没听出这声音多兴奋吗?”

    小a瞬间明白了,郑重的点点头,随后冒出一句,“好想去看看。”

    队长一巴掌呼在他头上,“你敢去看看,下一分钟,少主就敢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a瑟缩一下,“我就说说……”

    队长两手在身后一背,“好好值班,我回家一趟。”

    “队长,你这么晚了要回家?”

    “嗯,想你嫂子了,回去见见你嫂子,咋的,不行啊?”

    小a嘻嘻一笑,“谁说不行啊,你跟嫂子一别就是几日,想念是自然的,快回去吧,不然嫂子都睡着了……”

    “……”

    ***

    次日。

    钟西徇梳洗打扮背着书包下来,他刚一下楼,球球便迎上前,摇着尾巴,伸着长舌头亲昵的蹭他的裤腿,但钟西徇显然没什么心情跟球球玩。

    舒小爱将粥赶紧给他舀好,“小徇,快点吃早餐。”

    他走上前,低着头吃着早饭,不说话。

    钟御琛问,“你心里不高兴?”

    “没有。”

    “那为什么脸皱成了包子?”

    钟西徇抬头,“爸爸,我能郑重的告诉你一个事情吗?”

    “关于你弟弟妹妹的事情?”

    “不是。”他继续说道,“关于我***事情。”

    “你奶奶怎么了?”

    “爸爸,你现在都不知道吗?刚才吴胖子给我打电话,说上流传了一个新闻,奶奶致电电视台,说你囚禁她,虐待她。”

    刚说完,队长匆匆进来,“少主,夫人致电媒体记者,录音供出你囚禁她虐待她的事情,现在媒体上都传开了。”

    钟御琛腾地站了起来,“什么?!”

    队长又将刚才的话叙述了一遍。

    钟西徇附和道,“吴胖子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立刻公关所有新闻,全部撤掉!”

    “我已经安排了,但,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好摆平了。”

    舒小爱脸色难看至极,抬脚上楼,匆匆换了一身衣服下来,立刻穿上鞋,和钟御琛一同开车出了门。

    直接便朝着老宅驶去。

    老宅门口聚集了很多媒体。

    钟御琛拨打给管家,管家说,冯秋实的电话忘记搜走了,让钟母用他的电话拨打给媒体了,事情闹大了,很多版面出现了钟御琛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新闻。

    钟御琛安排管家,将冯秋实的尸体立马处理了,将钟母的卧室重新收拾一遍。

    约莫半个小时后,他和舒小爱下车了。

    众多媒体看见她们,一拥而上的将他们俩团团包围。

    钟御琛紧紧地握着舒小爱的手,叽叽喳喳的记者发问声让他耳膜都快破掉。

    “安静!”

    一声怒喊,当即安静了下来。

    但还是有不怕死活的女记者发问,“钟总,你这么发怒是因为坐实了虐待母亲的事实吗?”

    钟御琛勾唇一笑,看了一眼她的话筒,“你是xx台的记者?”

    女记者错愕的低头看了一眼,讪讪然的应道,“是。”

    “好,我记住了。”他这话一出,别的记者不敢再问了。

    倒是这个女记者似乎也知道了什么意思,但是,还是要问,“能被钟总记住,是我的荣幸,但是小记者还是想问你,你虐待你母亲的事情是真的吗?若不是真的,为什么你母亲会亲自致电控诉你的行为。”

    钟御琛突然笑了,晃花了女记者的眼睛。

    正当她沉溺这种笑容当中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冷若冰霜,“今日在场的所有记者,现在将所有摄影机的东西删除,我便一起接受你们的采访,如果,不愿意,那我什么也不会说。”

    话毕,所有相机的东西都被删除,一切从零。

    见状,他开口,“记得,我去参拜我父亲的墓园时候,就说过,我们钟家是有家规家法的,这是我钟家祖先规定的,这么多年来,无人敢违背,一直都未曾被用过,到了我母亲这一代,出了先例,家法怎么规定,就怎么来用,希望这是你们媒体最后一次参与我钟家的家务事。”

    舒小爱颔首,“谢谢大家谢谢!”

    钟御琛牵着舒小爱的手进去,管家在院子里来回踱步,看见他们回来,立刻迎上前,“少爷,这可怎么办。”

    “我在外面已经说过了,你不用担心。”

    管家老泪纵横,“夫人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拖少爷的后腿不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对整个钟家都不利,若老爷还在,肯定要被气死了。”

    舒小爱抽出纸巾递给管家,“别太难过,有御琛在,一切都会解决。”

    管家接过,道了一声谢,“少爷要见夫人吗?”

    “要见。”

    “老奴去开门。”管家转身带头在前面走。

    钟御琛领着舒小爱也进去了,他们到客厅的时候,钟母从卧室也出来了,正好碰头。

    “儿子,你这么对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她说着便朝外走,“我现在出去便告诉外面的记者,告诉他们你杀了冯秋实。”

    钟御琛并未阻拦,倒是吓坏了管家,喊道,“夫人,你不能这样啊!”

    钟母走的愈发的快了。

    舒小爱晃了晃钟御琛的手,“真的让她这么说么?”

    他开口,“没关系,她不会说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