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亲密

    “在这个时代,不是你人多就能无所畏惧的,而是你本领够强,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才是强者,不管在什么时候,站在金字塔上的人总是少数的。”

    舒小爱不得不说他的话是有道理的,回忆的场景,让她也深刻的明白,你能力不强,被人欺负至死也改变不了什么,以前她和萧耐没能力对抗,现在有能力了,为何还要继续担惊受怕,担惊受怕的应该是他们。

    ***

    今天一天,龙晓晨都没打电话和发简讯,江小咪察觉有异样,给他打电话显示关机,将电话打到了舞蹈室的指导老师的手机上,打过去后,才知道,晓晨发高烧了。

    正在医院挂点滴。

    江小咪二话不说,便放了腾飞小柔等员工的假,锁了门乘坐飞机去了c国。

    到了江小咪的宿舍,龙晓晨一个组合的姜森见状便诧异的问,“小咪姐,你怎么来了?”

    “晓晨呢?”

    “刚回来,在宿舍里休息呢。”

    “谢谢。”她连忙去了龙晓晨的宿舍门口。

    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地推开门进去。

    此时傍晚,房间里未开灯,很暗。

    她关上门,将包挂在架子上,坐在了床边。

    轻声喊了声,“晓晨?”

    床上的身影动了动,缓缓的坐了起来,“是小咪吗?”

    江小咪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抱住了他,“是我。”

    龙晓晨难以置信,抱紧她,“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你每天上午都会给我发短信,我看到下午了也没给我发,给你打电话,也关机,给了你们指导老师打了电话,才知道你发烧了,怎么样?烧退了吗?”她作势伸出手抚摸住他的额头。

    还很热。

    “已经打过退烧的点滴了,睡一会儿就没事了,别担心。”龙晓晨的嗓子有些哑。

    “你快躺在那里。”

    他却抓住她的手,凉透的手被热烫的掌心包围,“你也上来。”

    “好。”江小咪将鞋子脱掉,躺进了被窝,跟她躺在一起。

    “国内下雪了吧?”

    “恩恩,下的很大,不过早上就停了,路面结冰了。”江小咪低头看他,“你还看国内的天气预报吗?”

    “我看了国内的新闻,新闻上有说。”他的脸依偎着她的脸,“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在担心你,都在希望日子快点过去,好见到你。”

    “就几个月,明天早上我便回去,以后我答应你,每隔一段时间来看你一次,你不能随意回国,但是我能随便走动。”

    “可是这样,你会很奔波。”

    江小咪搂住他,“没关系,我愿意,想着见你,我一点也不觉得累,是你让我看见了阳光,让我感受到了它的温暖,就算暴风雨来了,我也不怕,因为我知道太阳终有一天会再出现,我现在每天都在好好的喝中药调理身子,因为无论希望多么渺茫,我也想拥有一个孩子,爱的结晶不是吗?”

    龙晓晨亲吻她的脸,一路到嘴唇,她身上冰凉,他却如同火炉一般传给她热度。

    “你发着烧呢……”

    “抱着你都会起反应,可见我对你的敏感度有多高。”

    江小咪抱着他,“你的胸膛并不宽,可是这么抱着你就是觉得很安心,想平平淡淡的跟你一路走下去,虽然我们刚携手走了不远的一段路,但看到后面的路,想着跟你一起上路,我便觉得路并不漫长。”

    龙晓晨捧着她的脸,给了她一个很长的吻。

    被窝里,两个人的衣服凌乱的褪掉到了地上,紧密的贴在一起。

    只是,床太不给力。

    一动,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咯吱……

    响了一会儿,两个人都觉得不妥,太尴尬,隔壁住的都有人。

    于是,电暖扇和空调都开开了。

    房间里很快的便暖了起来。

    逃离了床上。

    虽然他们好几次在一起了,但江小咪还是不适应在灯光下被他看光,身上的未淡化的伤疤,对她而言,很丑,

    她想关灯,他不让。

    “我熟悉你的身体了,我一点也不觉得丑,相反,它在提醒我要好好疼你,好好爱你,不能再让你受这样的罪。”

    江小咪转过身,抱住他,“晓晨。”

    他眉眼带着点点笑意,“嗯?”

    “我发现,我越来越在乎你了。”

    “多在乎。”

    “每天都会想你。”江小咪回答,“每天都在想你正在干甚么,吃饭了没有,累不累,什么时候回来,但每过去一天,我都在想,真好,又过去了一天,距离你回来的时间又近了一天,只要你在a市,即便不在我身边,我却也那么认为,你就在我身边。”

    龙晓晨裂开嘴角一笑,撅起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你这话说完,我觉得我的烧已经退了。”

    江小咪反问,“对我这话,你有别的感想没?”

    “有,因为你说的话,正是我要说的,这大概就是两情相悦,相爱的滋味。”他抱起她,一同站在了窗口前。

    窗帘只露出两个人的头,他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亲密的抱着她,缓缓地律动。

    整整一晚,他在她的身体里尽情释放了几次,也不清楚,只知道,清晨两个人是同时醒来的。

    被窝里依旧紧紧地抱着,嗅着彼此的气息。

    江小咪伸出手将手机拿来看了看,“七点多了。”

    “你几点走?”

    “九点的飞机。”

    龙晓晨说,“我送你吧。”

    “你刚退烧不久,别出去吹冷风了,我打的到机场,没事的。”她说着就要坐起来,但他却拉住了她,声音带着柔腻的撒娇,“不想让你走。”

    江小咪抿唇,“我下次再来,反正我自由。”

    “九点的飞机,我们八点再起来,现在还不到七点半呢。”

    江小咪其实自己也不想走,她贪恋着他,也想跟他在一起,感觉两个人成为一个人,离开一会儿都会想念。

    “好。”

    又在床上停留了会儿,这才穿起来,洗漱后出了宿舍。

    外面下起了雨,还刮着风,冷飕飕的。

    龙晓晨将她棉袄的拉链给她拉好,围巾和帽子都给她戴好,最后是手套,然后带着她去旁边的早餐铺买了早餐。

    江小咪心疼他,便说,“你别送了,我打出租车一路到机场。”

    龙晓晨坚持,和她一起上了出租车,然后到机场,给她买好几票,看着她过安检,一直站在那里,直至她往里面走不见了身影才离开。

    江小咪坐在椅子上等着,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特别不舍。

    坐在那里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候,她上了飞机。

    几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抵达了a市机场。

    出来的时候,发现a市虽然没下雨,但却又下雪了,天阴沉的很,灰蒙蒙的。

    叫了一辆出租车。

    她坐在后面,走到半路,又上来一位乘客,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上。

    她赶紧给龙晓晨报了平安,而后这才抬头往外看,却突然发现,出租车行驶的路并非是去市区的路。

    她赶紧问,“司机师傅,你这路走的不对啊。”

    司机师傅回过头来问,“怎么不对,你不是去市区吗?”

    “对啊,这不是去市区的路啊,你这是走反了吧?”

    “姑娘,这是捷径,那边走比较远。”

    江小咪摆明不相信,“不可能,那边才是走的近路,你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不说话了,也不停车。

    江小咪连忙掏出手机拨打舒小爱的电话,刚拨通,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便来抢她的电话,但是她已经大喊了,“大姐,这里是机场相反方向,出租车牌号是xxxxxx,救我……”

    刚说完,便被男人抢走了。

    司机却慌了神,回头瞪着江小咪,“麻痹的,坐个出租车还记车牌号!”

    江小咪不甘示弱,“麻痹的,就是预防你们这些黑司机,保护自身安全,你知道我姐是谁吗?如果你五分钟不把我放下去,你就完蛋了,我姐可是钟御琛的女人舒小爱!”

    前面俩人面面相觑,随后大笑,“哈哈,你骗谁呢?钟御琛是你姐夫,我也能是你姐夫!”

    江小咪从包里抽出一把刀子,紧紧地攥住手里,她早就为了保护自己做好了万全准备,谁伤害她,她也不惜一切保护自己!

    车子一直朝着前面驶进,但江小咪心里此时只有紧张,并无太大的害怕。

    她知道,刚才电话接通了,舒小爱听到了就会来救她的。

    江小咪觉得,她这辈子,能碰见两个姐妹,一个龙晓晨这样的男人,此生无憾。

    她丝毫根本不用怀疑,舒小爱会来救她的可能性。

    车子渐渐的距离机场越来越远,正在江小咪紧绷着神经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

    她从窗口看去,便看直升机慢慢的下来,很快落了下来,挡住了出租车的去路。

    江小咪的心里激动了起来,前面两位男人惊慌了起来,司机驾驶位上的男人想掉头,却为时已晚。

    舒小爱已经到了车前,一锤子砸烂了车窗的玻璃,瞬间,玻璃烂了一地碎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