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故人

    孙丹丹兴奋的就要跨过沙发直接越过去,被舒小爱给拽住了头发,她疼的嗷了一声,“大姐,疼!”

    “都怀孕快四个月了,还这么不注意,下来。”

    孙丹丹冲她咧嘴一笑,“遵命,皇姐!”

    三个人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雪,如同少女一般的开怀。

    在孙丹丹餐厅里一呆就是一下午,期间钟御琛打电话来问了一下,舒小爱便说自己在孙丹丹这里,他便放心,让她回去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去接她。

    舒小爱答应了。

    转眼到了五点,冬天的天黑的比较快,舒小爱站在餐厅门口等钟御琛开车来接,门外的雪越下越大,她揣着羽绒袄的兜,望着外面的景色。

    突然,瞳孔紧缩,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一双眼睛也在望着她。

    舒小爱迈步下台阶,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此时,她的内心纠结复杂,看着眼前的她,一声师父想喊出口,却硬是给憋了回去。

    随即而涌出的是深入骨髓的恨意,这恨意让舒小爱的心一直都在不断的跳的很快。

    “你说过,永远都不会恨我。”他启唇,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的确,但你也说了,会厌恶,我想厌恶比恨更好,因为恨说明还在乎,而厌恶是一眼都不想看见,看见了就觉得倒胃口。”

    冥夜似乎早已预料到了她这样的说辞。

    整张脸都是一样的神情。

    “但即便如此,现在你恢复记忆了,血玉也开启了封印,萧耐也出来了,我想问你,你现在还想和萧耐在一起吗?”

    舒小爱冷冰冰的看着他,“这是我的事。”

    “他现在就在钟御琛的身体里,如果你想要继续和萧耐续二千多年前的爱情,那就不能跟钟御琛在一起了,如果你想要……”

    不等他说完,舒小爱便打断他,“你来这里,不仅仅是想要告诉我这个的吧?”

    冥夜眸子闪烁,还是说道,“以前的事情无论是谁的错,希望你能在大局上出发,天界魔界人界这三界不能乱,一旦乱了,生灵涂炭不说,人间多少人遭此劫难。”

    舒小爱嗤笑,“何必将此话说的太严重,当时,你们镇压萧耐,将我逼死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大阵仗,天帝将魔族的人赶尽杀绝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说什么大局为重啊,所以,这些屁话不要再告诉我,我听不进去。”

    “小爱。”冥夜再度说,“没有我将你的元魂和灵魂收集在黑玉里,又让你投胎,你根本没有这一天,虽然是我和天帝亏欠于你,但没有我,你是绝对不会跟我说这番话的,你想想看!我来这里是不想发生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想跟你好好谈谈,尽量避免最坏的结果。”

    舒小爱轻笑,“你所做的这一切,我权当和曾经逼死我逼我打掉孩子的事情一笔勾销了,但是,你和天帝凭什么那么对萧耐,凭什么对魔族人赶尽杀绝,这笔账,是永远算不清的。”

    冥夜不再说这个话题,开口问道,“你不是最爱看梅花,你的小窝梅花盛开了很多年了,要不要回去看看?”

    舒小爱一怔,然后说道,“倒真的应该去看看,但是我想让御琛带着我去便好。”

    冥夜嘴唇动了动,“你怕我把你困起来吗?”

    舒小爱如实说道,“是的,我怕,我不想再因为我成为我男人的软肋,仅此而已。”

    冥夜突然消失在了她的面前,一辆车嘎然停在了她的旁边,钟御琛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

    “刚才他跟你说了什么?”

    舒小爱紧握着他的手,“说了一堆,先上车再说。”

    两个人上了车,钟御琛拿着毛巾将她帽子上的雪给擦了擦,还有衣服上。

    车内开着空调,舒小爱将帽子给摘了下来,然后,看着她,说道,“他说,没有他,我不可能有现在,我说他说的没错,但是,没有他和天帝,二千年的悲剧也不会发生,我说,他对做的一切,我抵消了二千多年前他和天帝对我的行为,足够了,但是,他们对萧耐的行为不能算了,否则,萧耐在玉里待了那么久白待了,那些魔族死了的,也白死了,萧耐的一生都被毁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了事,不能这么委曲求全,我不答应。”

    钟御琛反问,“不仅仅这些……你我所受的苦难也想随便就了结了?”

    舒小爱歪过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保留了萧耐的记忆,能不能带我回到我曾经居住的地方?”

    钟御琛侧过下巴亲吻住她的额头,“好。”

    车子开到水灵山上,在那里的半山腰上,有一处门槛,迎向着太阳,门前有一片梅花,此时雪花不断的飘下,落在清香的花瓣下,舒小爱站在那里,钟御琛手持着一把透明的白伞,站在她旁边。

    “恐怕到现在,冥夜还认为,这梅树是他栽种的,萧耐栽种的梅树一直能保留到现在,很不容易。”

    “你拿着伞站到那里,我给你拍照。”钟御琛掏出手机。

    舒小爱摆手,朝着那边走去,“不要伞才更好看。”

    钟御琛站在那里,银装素裹的世界,梅花林里,她的身影站在那里美极了。

    钟御琛拍了很多,刚开始,舒小爱只有那么几个姿势,或站或蹲,表情也都是浅浅一笑,也许是后面彻底的自在了,有抱着树的照片,有闭眼亲梅花的照片,还有,笑容绚烂的照片,都记录在了照片之上。

    ***

    尽管天气不好,江小咪依旧出摊到八点多才收摊,现在她还没钱买第二辆快餐车,结束的时候,等腾飞他们弄完才能过来收拾这边的摊位。

    江小咪这边卖完,给腾飞打电话,他们那两个摊位都还没卖完,她只得先在大伞之下等着。

    不过有风,所以,路过的人少,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有些冷。

    边等边看着时间,正好龙晓晨的电话来了。

    每天一通电话几条短信,每天如此。

    接着电话,江小咪也不觉得冷了,脸上盛开着开心的花朵,煲电话粥一直到快餐车来。

    跟以往一样,摊位很快的便收拾好装到车上,大家一起开车回去。

    这次,快餐车后面,却跟了早已在暗处等了很久的跑车。

    一直跟到了小巷口。

    江小咪直接让几个员工回去小心些,自己则拿着钥匙回去开门。

    走到门口,她脚步一顿,拿起手机照明,看清了身后两米处的人。

    鸿塘站在那里,看她发现了自己,并未惊慌,也看着她。

    “你来这干什么?”

    “路过,便下车来看看。”

    “路过?”她嘲讽,“在高中门口我就看见你的车了,谎言编的像点,只是没想到你跟到这里,你现在是已婚身份,大晚上的来这里甚为不妥,再说,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鸿塘并未直接按照她的话回答,则问,“你近日过的好吗?”

    “很好,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听到这个回答,鸿塘的眼神暗了几分,朝着她走去。

    江小咪看他朝着这边走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但他还是走近了,淡淡的酒气传到她的鼻子里。

    “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

    “那你还开车?”江小咪皱眉,“现在下着雪呢,你回去吧。”

    “你还关心我。”他的身子轻晃,而后不等江小咪开口便又说,“江小咪,你觉得你现在的日子比跟我在一起还开心吗?这么累,半夜还要出摊,却不愿意做鸿家少奶奶,哪儿有你这么傻的女人啊。”

    江小咪冷笑,“我并没有关心你,只是担心被你老婆发现了误会,我可不想再有上次那样的遭遇,女人的嫉妒心都是很强的,所以,如果你能看在我曾经跟了你这么久的份上,别再来了,我们早已没关系了,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干。”

    鸿塘看她转身去开门,伸出手臂直接将她给扳回来了,江小咪怒斥,“鸿塘,你不要喝点酒,就在这耍酒疯,这里不是你想撒野就能撒野的地方!”

    “我没喝醉,何来耍酒疯之说?”鸿塘逼视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你说你过的不开心,过的不好,我心里还好受一些,你说你过的好,你过的开心,我心里就堵着……”

    江小咪问,“我早就说了,你只是占有欲强而已,你觉得跟了你那么多年的女人不愿意跟你了就应该过不好,这才是正常的,但是,我偏偏要证明,离开你才是我的正确选择,而且……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说完,她打开门走了进去,门砰的关上了,发出一道声响,声音不大,却震动了鸿塘的耳朵。

    他转身一步一步回到自己车上,浑身都仿佛要冻僵了。

    静静地呆在座椅上一会儿,鸿塘这才驱车离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许就是说的眼下这种情况,鸿塘的车刚离开,一直停在几米外的一辆保时捷立刻到了他刚刚停车的地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