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殴打

    “那我是不是等下就可以回去了?”

    “嗯,你先躺一会儿,等下再下来回去,记住,一个月内不能x生活,最近别吃凉的,多吃些补血养气的食物,还有,你的这个男朋友不能要,如此对你的男生不如你一个人,你年纪还小,找男生要擦亮眼,希望你下一次再怀孕的时候已经结婚了,为你的老公怀的,女孩子,要爱惜自己。”江小咪说完,便说,“我就先走了,你等会再走。”

    “姐姐,你等等。”这次是手术台上女孩的朋友,“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里,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对啊,姐姐,你告诉我们吧,我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江小咪含笑,“不用了,好好照顾自己。”

    “对了。”女孩的朋友冲她鞠了一躬,“在公交车上,我的言语很不对,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江小咪抱了一下她,“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好好照顾你朋友,希望你们记住,别再这么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任了,因为,这是你们最珍贵的礼物,护好了它,你们才有资格去幸福。”

    虚弱的女孩躺在那里泪流满面的点点头,“我记着姐姐你的话,我回去便和我男朋友分手,谢谢的恩情我一辈子难忘,没有你,也许我以后就再也没有当妈妈的权力了,我该有多想死,所以,我还是想知道姐姐你的手机号码,真的想报答你。”

    江小咪最后说道,“真的不用,你们和我萍水相逢是缘分,碰到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说完,她转身,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的鸿塘。

    她迈着步子拎着中药出去,出了门诊部,鸿塘喊道,“咪/咪。”

    舒小爱倒是没躲避,躲避说明还在乎。

    “鸿先生大可不必再这么喊我,你我不再那么亲密,所以请喊我的全名就好。”

    鸿塘神情黯然,他连喊个名字的权力都没有了么?

    “江小咪,你最近还好么?”

    “嗯,我很好,现在过的很幸福。”江小咪神采飞扬,“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鸿塘一时间竟说不出别的话来,眼睁睁的看着她翩然离开。

    嘴里原本好多话,竟在她面前说不出半句。

    不远处的刘芳看着鸿塘,心里憋了气,他不是说要去公司吗?还不走的原因竟是因为想跟她说话吗?

    但她不会主动撞枪口,质问他,和她结婚,不就是因为他和江小咪分手了,她才有机会的吗?

    这样的婚姻很脆弱,她不会那么傻的去轻易丢掉。

    江小咪出了医院门口,拎着中药朝着公交站牌走,有些东西,即便释然,却始终忘不了。

    看到病床上的那个女孩,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她自己。

    她也曾经那样无助害怕的躺在床上过,只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没可能了。

    第一次怀孕,却也是她现在的最后一次。

    她能责怪谁?

    能将怨恨赋予谁?

    即便赋予了谁,又能改变什么结果?

    这一切,让她彻底的沉重了起来,她却又不能放弃,此时此刻的她,只希望老天能可怜可怜她,让她调理好身子,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是她最大的愿望。

    ***

    钟母以前很早就起床了,因为老年人的觉少,今天却也睡到了中午,吃了饭已经下午二点了。

    手痒痒了,又想搓麻将了。

    但老牌友就那么几个,别的麻将友她不习惯,想来想去,本来不想给幕母打麻将的她,让鸿母打给她。

    接到鸿母的电话邀约,幕母反问,“钟家的那位也在吗?”

    鸿母说道,“算了,都过去了,就算给我一个面子,大家认识那么多年了,还计较那些干什么,我已经说过她了,不然,也不会让我打给你了。”

    “行吧,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去哪儿打吧?”

    “要不,去你家吧。”鸿母提议,“好久没去你家了。”

    幕母答应了,“成,我准备好麻将桌,来吧。”

    果不其然,没多久,幕家门口便停了几辆车。

    鸿母的车,宋母的车,还有钟母的车。

    钟母带着她的保镖先到一步,看到幕母,她上前,“还生气呢?”

    幕母吸了一口烟,“只是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以后,那话别再说了。”

    钟母坐下,冲宋母鸿母喊道,“来的都一个点儿,还算及时。”

    大家齐齐坐下,鸿母抬眼,“哟,这从来出门保镖都在外面守着的,今儿怎么还带屋了?”

    “我喜欢。”钟母嘴角勾笑,“不行啊,你要希望你也带。”

    “呵……”鸿母笑了,“第一次听见你说这话,该不会想那啥吧你。”

    钟母当然不会说了,这个她还是有分寸的,“想多了你,跟你们认识,我也算是纳闷 ,四个人,有三个都比较认识舒小爱。”

    幕母问,“那怎么了?这三个人中不还包括你吗?我到现在还没联系上她。”

    “还没联系上?”钟母反问,“她已经回来了啊,跟我儿子又复合了。”

    幕母脸上露出一抹喜悦,“真的?”

    赶紧掏出手机拨打舒小爱的电话,却无法接通,“可是无法接通。”

    “你要真想见她,去锦绣小区找她就是了。”钟母摸牌,“提起她一次我就生气,上辈子一定造孽了,让我儿子迷恋这么一个女人,对了,宋夫人不是她亲妈吗?你可真有远见,提前抛弃这么一个女儿,算你有眼光。”

    “不,我后悔了。”宋母说道,“我后悔在她小时候那么对她了,所以,现在我终于还是知道了,亲母女即便嘴上说断绝关系,但骨子里还是一样的,这个女儿,我亏欠太多。”

    钟母诧异,“今儿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还真是头一回发现你……”

    她顿住,然后说道,“好了不说了,说个别的话题。”

    “你要是再说,我真的没心思打麻将了。”幕母说道,“你再不喜欢,总有人喜欢她,所以,以后不要因为这事儿闹的不愉快。”

    “知道了。”钟母说道,“你们家佣人呢,上点咖啡。”

    幕母转身喊道,“管家,冲几杯咖啡端过来。”

    “是,夫人。”管家应道,安排人去冲咖啡。

    乔映阳起床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冲咖啡,当她端着咖啡过去的时候,看到钟母身旁的保镖,脸色当即惨白了,因为这正是她女儿的父亲!

    此时此刻,竟找不到一个称呼来代表他,说是前夫,他们本来就没领证,更谈不上离婚,说是老公,更不是了,想来想去,她想到了一个词,前男友!

    将咖啡端上,乔映阳就赶紧出去了。

    随即,冯秋实在钟母耳边低语了几声也出去了。

    尾随着乔映阳去了她的房间。

    乔映阳将门关上,却被他一把阻挡,力气大的他推开门,随即将门关上。

    “你给我出去!”

    “你不在山上的尼姑庵了?跑到幕家来了,今儿要是不来,还真一时间找不到你。”冯秋实抬起脚,将乔映阳给踹在了地上,“怎么?想躲我啊?”

    乔映阳摔在了地上,随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喊道,“冯秋实,你够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喊人了!”

    “喊人?”

    他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对她拳打脚踢。

    乔映阳内心的怨恨被激发了出来,抱着他的腿就是啃咬,咬的冯秋实对她打的更狠了。

    “来人啊!来人啊!”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喊。

    许是考虑到这是幕家,周围都有人,冯秋实到底住了手,“下次我再收拾你,别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臭女人,等着瞧!”

    乔映阳怒喊,“你个畜生!我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被你这么纠缠不休!我不会怕你的!”

    冯秋实到了门口,冷笑了一声,然后出去了。

    乔映阳浑身都是疼的,她知道,他为何要这么一直对她,在抓他个别的女人在床后,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后,她一怒拿着喇叭在全村吆喝,那不过是因为她报警了,警方对她置之不理,置之不理的原因是冯秋实立马变了另一张脸,在警察面前再三表示好好过日子,不再打她,还因为,他们没结婚证,她也不是他的妻子。

    再者,她的娘家人也不管。

    所以才助长了冯秋实的气焰。

    她的这个行为让冯秋实感觉全村的人甚至更多的人对他指指点点,原本他带着女人回去,几乎没人知道,这么一吆喝,脸面丢尽了。

    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做出来的事情,被人指点他不怨恨,但别人若是也做了这样的事情,即便是他的错,他也不会轻易饶了谁。

    他在钟家当保镖,自己家里的情况在农村,所以这边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门发出一声巨响,乔映阳趴在地上,冰冷的地板让她浑身都是哆嗦的。

    这样的噩梦,一次又一次,她没有靠山,却也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到来?

    “乔映阳!”管家在外面喊道,“快点出来做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