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我真心疼你

    幕旭尧见不得弱者,直接拎起两只桶,一只手攥着她的手腕给拽上去了。

    女尼的另一只手则拿着扁担。

    “你的房间在哪儿?”

    “我自己会回去。”她摆脱他的手,从他的手里接过桶,拿着扁担回去。

    幕旭尧看着她,嗤笑,“还真倔强呢。”

    回去的时候,幕母已经和老尼姑等候了。

    “旭尧,去哪儿了?”

    “那边……”他因为走的快,本来尼姑走在前面,后面他超越了她,走到了前面,这么反手一指,正好指着尼姑。

    “呃……”幕母看着尼姑青衣上满是泥泞,便问,“是滑倒了吗?”

    “是。”她低头,将木桶和扁担放在门口,上了台阶推开一扇门进去。

    幕旭尧转身,“妈,我们走吧。”

    幕母答道,“好。”

    母子俩的身影渐渐离开。

    尼姑换好衣服出来,便不见了幕旭尧的身影,想必是离开了。

    她走到师父身边,“师父。”

    “映阳啊,刚才师父看见你个幕家三少爷从那边一起走来,你们认识?”

    “不认识,只是顺路。”乔映阳想起,刚才那个男人一手攥住自己的手腕,有些微怔。

    “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我先回房了。”

    “好,师父。”她应道。

    ***

    钟母早晨起床,许是因为有了男人滋润,精神容光焕发,心情也好转很多。

    吃早餐的时候,钟母特此让冯秋实陪自己吃饭。

    并且让管家给钟御琛打电话,让他回来,有消息要告诉他。

    钟御琛正在怒头上,钟母不知,她拿这件事刺激自己的儿子,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管家迟疑,“夫人,少爷最近有些忙,还是别了吧?”

    “让你打你就打,我是不想给他打电话。”

    “是。”老管家立即就去打了。

    打电话的时候,老管家简直不能想到自家少爷是什么神色,他连想都不敢想。

    但总算是颤颤巍巍将电话给打完了。

    令他惊讶的是,钟御琛说了声会回来。

    十几分钟后,车子的响声在老宅的院子里响起。

    老管家赶紧起身迎去。

    “少爷。”

    钟御琛一身西装革履,两手抄在裤袋里,看着老管家,“怎么了?”

    “夫人……没什么,你进去吧。”

    “嗯。”

    钟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神色肃穆的进了客厅。

    刚跨进自己的步伐,他的脚步便顿住了,看见自己的母亲让冯秋实夹菜喂她,这一幕真的让他的情绪很不爽。

    不爽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钟母找的不是两情相悦的同龄人,反而是为了故意气他随便找了个只比他大五六岁的男人,让他,颜面无存!

    “儿子,回来了?”钟母看见他,笑盈盈的招手,“来,过来见见你的叔叔。”

    老管家呼吸一紧,难以置信的看着钟母,脸都变色了,匆忙上前打圆场,“夫人,你……”

    钟母脸色一凌,瞥了一眼老管家,“这是我们钟家的家务事,即便你在钟家很多年了,但主子就是主子,下人就是下人,这件事轮不到你来管,退下!”

    老管家看了一眼钟御琛。

    “管家,你退下吧。”钟御琛心平气和的说道。

    他此时能做到这个语气说话,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老管家只得自行出去,顿时,客厅里就剩下了钟母钟御琛和冯秋实。

    冯秋实自然有些坐立不安,抬头惶恐的看了看钟御琛,但是看钟母一点也不心虚,他的腰杆无形中又直了起来。

    钟御琛走到餐桌前,看着桌子上的丰盛早餐,他眸子深处隐隐透着一抹暗色。

    “儿子,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叔叔在这里,怎么还不喊?”

    钟御琛手骤然握紧,抬起手,将那么大的餐桌瞬间给掀翻了,哗啦一声,顿时桌子上的碗筷盘子摔碎一地,原本洁净的地面,此刻一片狼藉。

    钟母看着他,发飙道,“你一大早回来给我找不痛快来了?”

    “我记得,妈说要找个伴儿,说要让我喊叔叔,我可没亲口答应要喊。”钟御琛踱步,脸上扬起一抹冷意,“这,就是你随便找的男人?”

    钟母开口,“你再不愿意,我也喜欢,小二,我想,你应该在现在对妈的感觉感同身受了吧?”

    钟御琛的视线落在冯秋实身上,语言轻佻,“也是,看这壮实的样子,一定让妈给满意。”

    漫不经心的话窝着滔天怒火,却也让钟母脸上略觉得害臊。

    因为这话出自自己的儿子嘴里。

    “你是不是还打算给我生个弟弟出来呢?”

    钟母反击,“我现在是不能生了,我要是能生,也许真有可能。”

    她这话只是刺激他,却未想到,钟御琛在这一刻,心里凉彻透顶。

    她的这话不仅仅给钟御琛刺激,同样刺激了冯秋实,怀孕?

    如果钟母能怀孕,那他的孩子也能分不少钱。

    虽然不是钟家的后代,但钟御琛倒不至于不管他妈。

    可钟母已经六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怀孕?

    除非……

    “妈你这样的所作所为改变不了什么,无论你怎么做,我是不会完全按照你的意愿来活。”

    钟母反击,“那我也一样,无论你怎么做,我也不会完全按照你的意愿来活,这话倒真真切切的还给你。”

    “既然妈一定要执意妄为,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钟御琛并未对冯秋实有任何动作,便转身出去了。

    钟母喊道,“来人,将这里收拾,重新做早餐!”

    管家赶紧派人清扫,随后紧追上钟御琛,“少爷。”

    钟御琛停顿脚步,看着管家,“我交代给你的,务必做到,如果你想死后有脸面对老爷子的话。”

    老管家浑身激灵,他跟了钟老爷子一辈子,与其说是对钟家的忠心耿耿,不如说是对钟老爷子的忠心。

    “老奴明白。”

    “有异常给我打电话就是,我先走了。”

    “是,少爷慢走。”

    老管家心事重重的回了客厅门口。

    正好听到了钟母的传唤。

    “夫人……”

    钟母说道,“将钱给我三十万,二十万放在卡里,十万现金。”

    老管家应了一声,先出去了,立刻给了钟御琛打电话,钟御琛还未到公司,便接到了老管家的电话。

    钟御琛直接发话,“记住我说的话一个月给她一万零花钱,别的不准支给她,如果一万块钱先支走了,再要是没有的,吃喝不需要她花钱。”

    老管家有些支吾,“少爷,一万块零花钱对夫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再说,夫人有很多首饰,还有老爷在世的时候给她买的贵重饰品,她若给卖掉了……”

    “这些就随她,总有卖完的那一天,先让她瞎折腾。”

    “是……”

    老管家叹了一口气,他十分不服钟母的理,若钟老爷子还活着,岂会让她这般丢人?

    重新回到客厅,钟母看他走进来,直接抬起了手,老管家站直身子,不卑不亢的问,“夫人,少爷命令,以后,每个月只给你一万的零花钱。”

    “什么?!”钟母难以置信,她的花销被控制了。

    “是少爷亲自嘱咐的,老奴不敢违背我们这一代钟家家主的命令。”

    钟母咬牙切齿的说,“不给我钱是吧,老爷活着的时候,送给我很多首饰,我变卖了。”

    “这个我提前对少爷说了,少爷的意思是,这个随便你。”

    “……”钟母气疯了。

    她说好每个月给冯秋实二十万的,这样一来,她该怎么给?

    瞥眼看了一下冯秋实,她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管家退下,钟母起身回了房间。

    冯秋实哪儿还坐得住,也跟着她回了房间。

    钟母打开房间的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两大沓钱,递给他,“这是五万,你先拿着。”

    钟冯秋实问,“你将这些钱都给我,那你呢?”

    “我有一箱子首饰呢,随便卖一下也不少钱了。”钟母无所谓的说道,“即便没钱了,我也会想办法的,我到底还是他妈。”

    冯秋实闻言,上前从后面抱住她,“我真心疼你。”

    钟母转过身附在他肩上,“等会吃过饭我们去上街,你就充当我的保镖,我钟家的人都不敢乱说话,没人会知道的,我们去游玩。”

    “好。”

    钟母问,“你女儿是你亲身带着吗?”

    “不是,由我妈妈带着。”

    钟母一想起他妈妈也就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有些尴尬,便不再说这个话题。

    ***

    “你又要带我去哪儿?”舒小爱使劲挣扎。

    冥夜紧紧地束缚她的手,低吼,“你再乱动,我就丢手了,从高空掉下去的下场我想你应该明白。”

    舒小爱两脚踏空,目光微微乡向下,漆黑的星空下面,万家灯火愈来愈模糊,甚至快要看不见。

    昨天晚上他被冥夜带走,安置在阴间,待了一晚上加一天,到了此刻的傍晚时刻,他带着她竟上了天。

    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种忐忑的感觉,他带自己上天是为什么,难道是去见那个人?

    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别的了,望着上空,舒小爱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做好心理准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