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他等,耐心的等

    “嗯!”

    吴胖子也是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只是趴在你身上一下,就会怀孕?”

    他原本脸就被肥肉堆的满满的,小眼睛看不大清除,此刻皱着眉头,更是看不见眼珠子了。

    “可是,我妈妈告诉我,只能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才会怀孕,我们俩都是男的呀。”

    钟西徇眼睛一亮,“是这样吗?我爸爸妈妈都没告诉我过呢,老师也没说过,我们去网上查查吧?”

    “好,我房间里电脑,走。”吴胖子说着便带头去了他的卧室。

    两个人特意将卧室的锁给反锁住,打开了电脑,吴胖子在搜索栏里搜索了一番,最后俩人看了又看,因为识字并不多,所以认识的也有限。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

    “算了,我还是回家问我妈妈吧。”

    “好。”

    回了家,他看到爸爸妈妈在客厅里下棋,便坐在沙发上,问,“爸爸妈妈,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舒小爱和钟御琛一怔。

    相视一眼,舒小爱回答,“你是爸爸妈妈爱的结晶,生长在妈妈的肚子里,一点一点的长大,最后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

    钟西徇这才释然,回味了一下妈妈的话,“那小孩子能不能怀孕呢?”

    “像你这样的小朋友当然不能怀孕,怀孕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个大人了,就像爸爸妈妈这么大的大人了,才能生小宝宝出来,但是,如果是小孩子,自己都还是孩子,不仅生理上不能,生活上更无法养活比自己还小的孩子。”

    “妈妈,我知道了。 ”

    从小,钟御琛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尝尝的陪伴在他身边,但是,对他的教育一直很严厉,直至舒小爱回来,才不那么严厉。

    但对男女的事情上,钟西徇可谓是空白。

    刚才舒小爱的话让钟西徇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原本的不解一扫而光。

    就在一家三口准备吃饭的时候,原本的星空突然一下子漆黑了下来。

    狂风肆意呼啸,别墅的门被这么大阵仗的风给刮得来回摇曳,发出砰砰的响声。

    舒小爱腾地站了起来,双手握紧,望着门口,扭头喊道,“陈姨!”

    “少奶奶!”陈姨立刻从厨房里出来。

    “带小少爷上楼。”

    “是。”陈姨不敢怠慢,立即拉着不明所以的钟西徇上了楼。

    钟御琛低声拉住她的手,紧紧地捏着她的手指。

    舒小爱却用另一只手将他的手给抹掉了,转身疾步朝着厨房走去。

    钟御琛立即追上去,“小爱。”

    舒小爱进了厨房,毫不犹豫的拿起菜刀,对自己的手指用力的一划,殷红的血迅速的涌出,滴在了一个洗的干净的碗里,怕少,她竟然还用挤自己的手指,随后,将碗放在柜门里面,转身又匆匆出去。

    钟御琛看着那只柜门,反手上前又拉住她。

    到了客厅,一身黑袍,长发披在肩上,眉目赤红的冥夜,已经站在了客厅里。

    钟御琛并没有看见,而舒小爱却定晴的看着冥夜,开口,“来的可真快。”

    冥夜看着她,又看了看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

    眉梢带着裹冷的寒意,一句话都没说,伸出手,一团滚动的气流冲着舒小爱袭去。

    舒小爱运气,一团橙色之光迅疾包围了他发的气流,气流停滞不前,冥夜见状,右手一抬,弥天大雾降落,他双手环绕在自己的胸前,迫使舒小爱冲着他的方向移动。

    轻易的便将舒小爱给拿下了。

    舒小爱动弹不得,被他带走在客厅里。

    雾散,风停,一切回归到原点。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钟御琛刚刚只觉得一团雾下来,一阵风刮来,身边紧握着手的舒小爱便不见了。

    又是这样的情况。

    无能为力。

    这样的自己,他真的很不喜欢。

    他知道来带走小爱的人是谁,因为刚才紧握的手里,舒小爱在他的手心里写了一个夜字的笔画。

    但,钟御琛不知道冥夜带他去了哪里,在法术和不可思议的世界里,他这个正常的人间人类,就凸显的很吃力。

    目光的赤红和紧握的拳头展现出他的愤怒。

    “少主?”

    陈姨拉着钟西徇下楼。

    “嗯,吃饭。”钟御琛想装作若无其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心里的愤怒,更多的是钟西徇。

    却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里表现了异常。

    “爸爸,我妈妈呢?”

    “嗯……你妈妈……她……刚才有朋友给你妈妈打电话,出去了。”

    钟西徇瞥了自己老爸一眼,应了一声坐在椅子上开始吃晚餐。

    父子俩席间一句话都未再说。

    钟御琛一直坐在客厅里,待钟西徇上楼睡觉,他走向厨房,将那只碗捧在手里,看着里面的血迹,心寸寸在滴血。

    月圆之日……

    不过寥寥数日,他等,耐心的等。

    ***

    “看来,明天我要去山上烧香。”幕母将筷子一放,说道。

    幕旭尧点了点头,在之前小爱离开的消息放出来的时候,他找了钟御琛。

    钟御琛给他解释了其中缘由。

    因此,他倒是还挺淡定的。

    加上,舒小爱从隐性岛回来,即便去水灵山脚下的墓园,也是坐在车里秘密去的,从墓园回来她一直都没出庄园,外界除了钟母,旁人还不知道她已经回来的事情。

    “你跟我一起去。”幕母开口。

    幕旭尧闻言,很爽快的答应了,“好。”

    所以,吃过晚饭,幕家人便早早的歇息了。

    第二天清晨雨纷纷。

    空气中灰蒙蒙的一片,雨水如线段一样倾斜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了一串串的水泡。

    幕母穿着朴素,因为是烧香,她的打扮十分的素雅。

    幕旭尧开着车带着她一起去了山上有名的寺庙,青云观。

    车子停在山脚下,幕旭尧和幕母一起打着伞踏着台阶上去。

    到了上面,幕母累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人年纪大了,上台阶就十分吃力,看来,我还得平时多锻炼锻炼。”

    “妈,敲门吧。”

    “好。”幕母上前敲了敲门。

    末了,门徐徐被打开,一位戴着僧帽,一身素衣,脖子里挂着黑色的佛珠的女尼双手合十开口,“阿弥陀佛。”

    “我来是许愿的。”

    “请随贫尼进来。”女尼一张素颜,生的虽然不是貌美如花,却也很不错,一张脸上无悲无喜。

    “好的。”幕母和幕旭尧一前一后进去。

    在里面老尼姑的帮助下,幕母和幕旭尧许了愿,希望舒小爱快快回来,或者和他们联系。

    许愿后,幕母则和老尼姑在里面说话,幕旭尧则退了出来,今天大概因为天气不好,所以,青云观里人并不多。

    幕旭尧一个人站在那里,恰好刚才开门的那位女尼走上前,低头问道,“师父和您母亲估计还要说会子话,施主去偏房小坐吧。”

    “好,谢谢。”幕旭尧跟着她去了隔壁的房间,女尼给他上了一壶热茶,便坐在那里看经文。

    幕旭尧轻轻地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水,瞄了她一眼。

    “你……多大了?”

    女尼一怔,看向他,“今年27岁了。”

    幕旭尧问,“为什么要……在这里?”

    她似乎是在想怎么回答,几十秒过后,她坦然,“因为无法忍受一些事情,也因为无法忍受的这些事情觉得难过,就上山来静静,不曾想到,三年过去了,愈发的不想下山了。”

    “你剃度了?”

    她摇摇头,“未曾,我只是想在这个宁静的地方居住,并未真正的出家,却也拜了师父门下,终究是因为不能完全的舍弃红尘吧。”

    说完,她将书放下,“我要挑水去了。”

    幕旭尧点了一下头,看了一下这屋子的环境,发现真的很简陋。

    不是说很有名的寺庙吗?

    既然有名,那来捐赠的钱应该很多才是。

    幕旭尧坐了一会儿便出了屋门。

    在寺庙里转转,刚走到一棵树下,便听见有说笑的声音传来,他微微探头,发现三个光着头的女尼结伴而行。

    “今天又可以好好休息了,有人替咱们挑水呢,真是个傻子,不像我们,是被遗弃的孤儿,在这里长大,无路可去,有家人还非要在这里生活。”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也没个说话的人,整天除了干活就是读经书。”

    “你们知道什么呀,我听说她抓老公和女人在床后,被老公拳打脚踢打出家门的,因为没结婚证,只办了酒席,家里又是农村的,她娘家人对她指指点点的,所以,才来这里的,把这里当避难所了。”

    “是吗?怪不得呢。”

    “小声点,我还是无意中听师父告诉二师父的,所以,别传出去了。”

    “知道了。”

    “……”

    见她们走远,幕旭尧从树后出来,朝着前方走去。

    没走多远,便看见女尼担水吃力的朝着这边走来。

    上坡路很滑,幕旭尧正谷欠上去,便见她脚底一滑,两桶水全部倒在了地上,身子则直接跪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呼声。

    幕旭尧上前,伸出手,“上来。”

    她忙站起来,摇摇头,“我还要继续担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