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前往墓地

    ***

    舒小爱和钟御琛开车来到了墓地。

    二千多年前,钟家先人因为兵荒马乱,为了养活上有老下有小,去做了挖人坟墓的这种事情,希望能找到些钱财和古董典当。

    不料打开了埋在水灵山脚下的坟墓。

    这座坟墓正是二千多年前,舒小爱身为上仙时候死亡被埋的坟墓。

    车子到了水灵山已经是中午一点了。

    有些偏远。

    一路上,他们就像是游山玩水一样的开着车,所以到达的时候,并不觉得累。

    这里长年累月,有人替换着守卫这座古墓。

    很严谨的模样。

    舒小爱和钟御琛下了车,朝着里面走去。

    不知为何,舒小爱越是往里面走,越是心里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怪异,仿佛另外的一个自己,在身体里游动。

    思维意识却又在不断的告诉自己,二千年的自己早已元魂被毁灭,里面埋葬的骨骸不过是很多年前的自己而已。

    钟御琛似乎看出了她的异样,紧紧地攥住她的手,低声问,“怎么了?”

    舒小爱摇摇头,“没什么,走吧。”

    两个人在带头人的带领下靠近了墓地。

    舒小爱眼中的墓地十分的肃静整洁,看的出来,经常的修补。

    她接过旁边的佣人递来的一大束百合花。

    因为是二千多年的自己,所以她觉得还是百合花为好。

    相比较她的百合花,钟御琛将一大束玫瑰放在墓碑上。

    估计,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敢上墓带这样十分不符的花。

    “御琛,我想看看里面的她……”

    “真的要看?”

    舒小爱点点头,“要看。”

    钟御琛这才看身后人一眼,“开棺。”

    “是。”

    几个人立刻上前,去打开坟墓。

    当棺木掀开的时候,里面散发出的味道有些呛鼻。

    舒小爱上前,靠近了棺木,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以前,她第一次靠近朝阳公主棺木的时候,那种感觉难以琢磨。

    也许是因为想到里面是自己,所以才无所畏惧。

    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白骨,舒小爱竟然觉得自己能通过这堆白骨和骷髅还原‘她’本来的容貌。

    钟御琛注意力并不在棺材里的白骨上,而是在四处细看有没有可以发现的线索,但令人失望的是,待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直至舒小爱的身子朝着棺木伸去,他紧张的一把拉住她,“你干什么呢?”

    她指了指白骨旁边的一个小小的点边儿,“你看这里。”

    “那是什么?”

    “我拿上来看看。”

    钟御琛拉住她,“别了,我来吧。”

    他缓缓地弯下身子,将跟米粒大小差不多的一个黑硬的东西拿了上来,从上面往下看的时候,是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的,但是,当真的拿在手里的时候,两个人均吃了一惊。

    竟然是指甲。

    再度仔细看了看,还真的是。

    只是,这都多少年了,只剩下了一堆白骨,何来的指甲?

    还这么一点?

    钟御琛和舒小爱面面相觑,随后两个人齐齐的看向棺材里,谁都没说话,愣是重新仔细观察。

    “我好像是看出了什么来。”

    “嗯?”

    “我想知道的是,你家祖先当初发现这个棺木的时候,有没有动白骨?”

    钟御琛摇头,“我看老爷子留下来的记录,我祖先一辈一辈言传到他那里的话是,当时那块玉吸引住了他注意,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大着胆子将玉给拿了出来,别的哪儿敢乱动,特别是死去的人。”

    舒小爱沉吟,“既然如此,那么,单看她的骨架,我觉得,要么是放棺木里的时候是随便一扔,要么是……”

    她突然顿住了口。

    “什么?”

    “我也只是瞎猜,具体真相不如找个人来看看,我觉得,要么是随便一扔,要么是当时放进棺材的时候还未死,有明显的挣扎痕迹。”

    “什么!”这声钟御琛明显的加重了音,他再度一看,不知是不是听了她话的缘故,再这么一看,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照这么说,我也有三个推测,其一,进棺材的时候没咽气,最后吞了血玉气断的,其二, 进了棺材没咽气,有可能只是晕死过去了,或者就是活埋,血玉是她自己吞的,这些别人不知她有血玉,其三,进棺材的时候已经吞血玉死了,被人随便扔进了棺材里。”

    舒小爱赞同的点点头,“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这三个推测,我想证实一下,这个指甲你让人去做一下检测,我好奇的是,全身都化成了一堆白骨,为何会留下这么一点指甲,难道是当时没死,剧烈挣扎挠棺木断的?像断的。”

    “没准,你猜的还真准。”钟御琛说着,转身冲佣人说道,“将这个拿去交给门外的小a,让他装好,待回去再做检验。”

    “是,少主。”

    钟御琛揽住舒小爱的肩膀,“我们要回去吗?”

    “罢了,回吧,不然,多待这里一分钟,我觉得心里很难受。”她转身,“将棺木合上吧。”

    两个人渐渐地走远,一直回到车上,舒小爱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打开窗户,深呼吸了一下,才说,“好多了。”

    “总而言之,也没算白来。”钟御琛打转着方向盘倒车。

    “这一团雾的,好想给拨开,看看雾后面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我觉得,我们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

    “自然,我们寻找最后一个线索的脚步一刻都不能停下来。”

    车子急速的行驶着,舒小爱回去的路上睡了起来,钟御琛安静的开着车,车子后面是黑衣人  的车。

    两辆车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开到一半的时候,钟御琛将车停了下来,然后下了车,冲后面的车摆了一下手,后面的车果断的停下,小a迅速的下了车,“少主,怎么了?”

    钟御琛指了指车,“你上前开着。”

    “是。”小a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钟御琛则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上的门,将舒小爱给抱了下来,重新坐到车后,舒小爱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接着躺在他腿上继续睡觉。

    他抱着她,将外套给她盖着,也闭上眼休息。

    车子一路稳稳当当的到了锦绣小区。

    钟西徇正在院子里踢球,看见舒小爱,连蹦带跳的跑了上前,“妈妈!”

    “嗳。”舒小爱应了一声,一把抱住他,摸摸他的小脑瓜,“想我了吗?”

    “当然想,我天天想,夜夜想,妈妈,我好想你。”

    舒小爱很欣慰,牵住他的手,“今天是周五,明天又不上课了,老师留的作业多吗?”

    “多,不过,我刚才写了一些,等吃过晚饭,我再写一些,就没多少了。”他仰着脸笑嘻嘻的说。

    “嗯,有规划的去做事情,既轻松又觉得不累,晚上想吃什么,妈妈亲自给你做饭吃。”

    “想吃的可多了。”

    前面母子俩走的飞快,钟御琛则跟在她们俩后面,明显的被有了儿子忘了男人的女人忽视了。

    不过,他如此的看着他们,竟觉得很开心。

    舒小爱和陈姨一起在厨房里忙活,钟西徇抱着小柑橘坐沙发上,腿上放着ipad,吴胖子挺着小将肚来了,蹑手蹑脚的从后面靠近钟西徇。

    钟御琛抬头看他一眼,吴胖子冲他嘘了一声,然后小跑到钟西徇后面,跺了一下脚,喊了一声,但是,钟西徇纹丝不动,也没有受到半点惊吓的模样,抬起头看了看他,“从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听出来是你了。”

    吴胖子表示惊讶,坐到他旁边,“小徇,你脑袋后面长眼睛了吗?”

    “傻缺,就你走路那架势,恨不得一脚能将地给踩出个洞来,即便走的轻,但是那喘息声已经被我听见了。”

    吴胖子叹了口气,脸上无了身材,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

    钟西徇瞥他一眼,“咋啦?”

    “我刚才去找小花了,她妈妈说,以后我再找她,就打断我的狗腿。”

    “那挺好的呀。”钟西徇不厚道的说,“要是我,我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跟你这样的小胖子来往呀,而且不学习。”

    “小徇。”吴胖子皱眉,“我已经很难过了,你能不能别打击我了?”

    “我们老师新教了我们一句话叫做,玉不琢不成器,那我也要说一句,人不打击不努力,既然她妈妈不想让你给小花玩,那你就努力一下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让小花来找你呀。”

    吴胖子一听,小眼睛一下子亮了,“有道理,那我该怎么努力啊,减肥加上努力学习吗?”

    “对呀,你长的又不丑,如果减减肥一定是小帅哥。”

    吴胖子的心情仿佛一下子苏醒了,一鼓作气的看着他,“嗯!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学习,好好减肥。”

    钟西徇将小柑橘放在桌面上,站起身,端了一盘慕斯蛋糕过来,刚坐下,吴胖子便问,“看起来好好吃啊。”

    钟西徇指了指蛋糕,“吃吧,反正我也吃不完。”

    ****

    稍后还有一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